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破局 第三十四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

【楼诚】破局

第三十四章


为期五天的A+峰会在周日终于圆满落下帷幕。 

当搭乘外国政要的最后一架专机离开中国领空以后,整个云海市委市政府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下来。

在短短五天之内,明楼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主持云海上下的各项事务,而即将攀登上事业巅峰的汪芙蕖却被带走调查,与他一同被拿下的还有市纪委书记曾为民,以及他在云海的其他几位死党,一举剪除了他的所有党羽。 

这几天来,有关A+峰会的各类报道铺天盖地,其中的好几项经济合作协议都极具分量,云海官场的那点风波显然算不上什么重磅消息,也就是在本地新闻里有所提及罢了,一旦离开云海市,那恐怕只有在新闻下方的滚动条里才能有幸窥得一二。

不过对置身于官场中的人来说,却不可能对这些改变等闲视之。

经过这次的事件,所有人都充分认识到了明楼这位新一把手的能力和魄力,光是他敢于和手持武器的恐怖fen子进行一对一对峙,甚至于拿胸口去堵抢眼,在座诸人就绝对不敢尝试,也未必敢于担起这样的责任。而明楼不仅做到了,而且完成的非常漂亮,不仅成功挽救了中毒的国安队员,还顺利逮捕了原本企图实施恐怖行为的汪曼春。就冲他与国安合作期间的卓越表现,就够得上大功一件,再加上他之前在经济和民生领域的诸多亮眼成绩,他的能力已经得到充分的展示和肯定,云海上下再无人敢对此存疑。

梁仲春亦是如此。

他此时刚到食堂,今天的菜色不错,他一打完饭便坐到角落里,从这个位置可以将整座食堂一览无遗,不管哪位头头脑脑进来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如果想和某个人拉近关系,一起吃饭显然是增进交流的好主意。

他现在简直追悔莫及,早知道明楼是这么一尊能上天入地的大佛,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仗着近水楼台好好巴结一下呢?像对方这样有本事的人,自然不愁没人阿谀奉承,同一个套路听得多了怕是耳朵也要磨出茧子了吧,何况这位仁兄也根本不吃这套糖衣炮弹。

经过一番认真的反省,梁仲春悲哀的发现,自己在明楼面前最突出的贡献,就是帮他选了阿诚这个好秘书。

 

所以他果断把目标转向了阿诚。 

当然了,身为明楼的秘书兼心腹当然值得他如此重视,但更重要的一点是,梁仲春手里有内部消息——根据在现场的知情人士透露,明书记和阿诚不仅在工作上配合默契,私底下的关系也相当亲密,在经历惊险的枪击之后,两个人不仅旁若无人地当众接吻,还亲得难解难分,这跟公开出柜也没什么区别了。 

趁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得人尽皆知,他得快点利用起来,先和阿诚搞好关系,再跟明书记套近乎就容易多了嘛。 

没等一会儿,阿诚果然来了。

这个时段人还不多,他打了两人份的饭菜,还特意点了红烧肉和草头圈子,梁仲春知道自己的表现机会来了,跛着脚照样跑得飞快,就跟鞋底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子窜到阿诚面前,抢过餐盘说什么也要帮他搭把手,给人以春风,不,骄阳般的温暖。 

梁仲春捧着餐盘就近找了个角落,热情地招呼道:“阿诚啊,这边地方空,来来坐这边。” 

阿诚虽然哭笑不得,但还是从善如流地跟了过去。

这边厢才坐定,明楼也刚好结束一通公务电话走了进来,张望了几下便迅速锁定了阿诚的身影,然后习惯成自然地在他身旁坐下。梁仲春赶紧瞄准机会将自己的饭菜端过来,打了声招呼便顺势在对面坐下。 

明楼对梁仲春的企图清楚得很,虽然这人精明有余格局不足,但终究没干过什么太出格的事,跟汪芙蕖一伙也没有牵扯,否则这次纪委重拳出击,他也没好果子吃。既然他有心投靠,就没必要故意划清界线驳人家的面子,将来大家还得在一栋楼里办公不是,能团结的对象还是要团结为上嘛。

所以明楼还是很客气地跟他聊了几句,而阿诚根本没兴趣插足他们之间的话题,专心致志埋头吃饭。A+峰会召开期间事务繁杂,由于汪芙蕖的缺席,明楼临时代理他的职务,一个人恨不得掰成两个来用。这几天下来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都是在临时办公点的沙发上将就着,阿诚一直陪在他身边,同样也是睡眠不足,熬出了浓浓的黑眼圈,今天为了处理一些后续的收尾工作,他一整个早上就连停下来喝杯茶的功夫都没有,现在总算能安稳一会儿了。

梁仲春心里正美着呢,和领导同桌吃饭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嘛,虽然餐盘里都是些家常菜式,今天吃起来却格外带劲。

对面的阿诚也吃得津津有味,餐盘里荤素搭配合宜,挑得都是现下的时令菜,食堂的红烧肉味道非常正宗,浓油赤酱十分下饭,不仅明楼喜欢,阿诚也几乎是每餐必点。

当初听说明书记喜欢这道菜,梁仲春就私下跟食堂那边打了招呼,别的菜色都能轮班换,就这道红烧肉必须坚守岗位,一顿也不能落下。现在想来,这个决定实在太有先见之明了。

 

在饭桌上,阿诚一向习惯把喜欢的菜留到最后,眼看餐盘里就快只剩红烧肉了才开始慢慢享用,筷子往肥瘦相间的地方一夹,然后便照着平常的习惯将肥的部分全都送到明楼碗里,夹了几个来回,明楼的碗便被满带油光和青葱的肥肉铺满了,他似乎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酱油拌着白米饭一口一块,照样吃得不亦乐乎,中途还顺口问起晚上想吃点什么,阿诚囫囵了一口,回了一句烤肉。 

坐在对面的梁仲春顿觉如坐针毡。

总觉得自己好像当了电灯泡,就是这个电灯泡当得着实窝囊,没能闪瞎别人反而自己快被闪瞎了。狠狠闭了闭眼睛,他赶紧把碗里的饭扒拉干净了,然后捧着空盘子逃之夭夭。 

明楼用餐过后有嚼口香糖的习惯。

等阿诚进办公室的时候,便发现桌上多了一只用包装纸做的小青蛙,折得还挺精巧,在屁股上一摁,青蛙便一下子跳到他面前。

“呱。”

居然还有活灵活现的配音。

“明书记童心未泯啊?”

阿诚笑道。

 

“好不容易了结了一桩大事,总得放松一下吧。”

 

阿诚被他逗得直笑,趁四下无人,也偷偷在青蛙屁股上按了一把。

两个人伏在办公桌上你来我往玩了好几个回合才终于过足了瘾头。 

 

“其实我一直在想,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明楼一手撑着脸颊,含笑望着爱人。

“嗯?” 

明楼用指腹摩挲着纸青蛙的后背,半开玩笑地说:“趁早把人拐回家。小的时候我可以教你读书写字,到了高中能当全科辅导,等上了大学,说不定还能帮你指点一下论文。”

 

“说的跟童养媳似的。”

阿诚立刻噗得一声笑出来。 

 

“亦师亦友亦知己,若是如此,到也是一段良缘了。”明楼悄然牵住他的手,“现在开始弥补应该还不算晚吧?” 

阿诚一双明眸清澄如水,默默与他十指交扣。

午休时间转眼就过去了,A+峰会虽然结束了,但那并不意味着云海的工作会就此告一段落,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明楼去处理,要不了多久,上头就会调新的市长人选过来,其他空缺的位子也要一一补足,到时候保不齐又是一番暗中争斗。

不过在那之前,至少还可以再享受片刻的安逸。

阿诚和往常一样在桌前处理公文函件,按照轻重缓急做好分类。其中一封还是来自市儿童福利院的,正是阿诚小时候呆过的那一家,这让他觉得很好奇,便打算先拆开看一看。如果是慈善活动之类的邀请,他得先问问明楼的意思,再决定如何做日程安排。

这时,位于走廊尽头的电梯刚好运行到这一层,王天风从里面走了出来,阿诚连忙迎上去。

斟完茶送好水,秘书就该退居门外了,但王天风却说:“不用急着走,接下来要谈的事情也有你一份。” 

 

 

(未完待续) 

评论 ( 58 )
热度 ( 23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