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破局 第三十六章【完】

撒花完结♪(^∇^*)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楼诚】破局

第三十六章【完】


阿诚送完王天风就回来了,刚好看到明楼正捏着信纸发愣,他好奇地探头去看,原以为信里写了什么了不得的内容,定睛一看才发现不对,这分明是他之前寄给院长托他转交的信啊!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自己对某人如何爱慕,如何倾心,如今两情相悦往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诸如此类洋洋洒洒写了一堆。

以某人一目十行的速度大概已经把信从头到尾通读过了,那些真情告白的部分当然也看得一清二楚。

可这信怎么就落到明楼手里了呢?

阿诚死死定在原地,双脚仿佛已经在地板上扎了根,幸亏他脑筋转得快,才迅速把状况梳理清楚。他瞅瞅信纸,又瞅瞅明楼的侧脸,脚步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了一步,对方似乎也终于回过神了,慢条斯理地将信纸照着原样折好,然后缓缓扭过脸,眼神刚对上便绽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阿诚被他惊得肩膀一抖,直到这时他才终于开窍了,长久以来被自己视为人生标杆,透过纸笔为他指引人生方向的人其实就是明楼,那张白净的面孔顿时就跟剥了壳丢进热锅里的虾米似的,一下子红透了半边天。

怎么可能这么凑巧呢?  

要知道信上写的那些话他都没好意思跟本人说过,可现在却一字一句全都落在对方眼里,白纸黑字一句话也抵赖不掉,幸好末尾没有直接署名,否则不就是一张签字画押的口供了嘛。 

带点肉渣

 

完事以后两人温存了好一会儿,万幸下午没什么额外的安排,阿诚懒洋洋地把明楼的胸膛当成枕头,手还紧紧拽着他的袖子,明楼想着,这么好看的手指,一定要挑一枚像样的婚戒才般配。 

第二天恰好是难得的假期,明楼先带着阿诚去了一趟墓园,在大姐明镜的墓前郑重其事地介绍了自己的爱人,回去的路上又顺道去了老昙山,两个人饶有兴致地爬到一处坡顶,这里空气清新,绿意盎然,放眼望去满目苍翠,山峦叠起。 

“再过半年,老昙乡的改造工程就能启动了,等高铁一通,以云海的地理位置,必将成为又一个贯通南北的交通中继站。”

明楼指着前面的老昙山,目光深远,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挥斥方遒的豪迈之气。 

阿诚循着他的视线望去,仿佛也从飘渺的山雾中听到了高铁穿过隧道飞驰而过的隆隆声响。

“到时候不管是老昙乡还是云海,都将焕然一新,到那时,再从这里远眺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阿诚已经满怀期待。

 

明楼点了点头,深情地牵住他的手。


(完) 

评论 ( 59 )
热度 ( 431 )
  1. 一个这样子的我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