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一章

先挖个坑再说。

原先的名字改了改,这个可能更贴切一些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一章

由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城市呈现出冰冷的铁灰色。

瓢泼大雨源源不绝,豆大的雨点狠狠砸在瓦楞板做的遮阳棚上,又顺着板上的凹槽滑落下来,反复冲刷着肮脏的地面。

被堵在小巷里的年轻男人此时正仰躺在地上,胸口艰难地起伏着,他的肚子被子弹打穿了一个血窟窿,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汩汩外涌的鲜血浸透了,转眼又被水洼中的积水稀释开来,沿着地砖上的接缝不断向四周蔓延,不知不觉已经没过礼物盒的一角,红色丝带的一边就这样浸在血泊里。 

 

突出的帽檐挡住了杀手冷峻的面孔,这显然是个职业好手,从不会在目标面前磨磨唧唧地说废话,第一颗子弹命中目标以后,杀手便踩着水花一步一步走到目标跟前,跟着又补了一枪,确保目标绝无苟延残喘的可能。

中枪的男人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嘴唇已经看不出血色,但还是吃力地动着,但细若游丝的声音却完全敌不过哗哗作响的雨声。

杀手面无表情地想着,我可没兴趣替你转达遗言啊,并没有发现对方的目光其实并非聚焦在他身上,此时的杀手只看到从天而降的雨滴,而垂死的男人眼里看到的却另一番景象。 

一个黑影正在雨中逐渐凝聚成形,虽然隐隐约约能看出稍许人的轮廓,但边缘却显得模糊不清,既看不出五官也看不出躯干,好像一挥手就会被雨水贯穿。

“你是谁……这是幻觉吗?”

男人艰难地扯动着嘴唇。 

笼罩着城市的雨声响彻天地,黑影的声音却清晰地拨开四周弥漫的水汽,清晰地在男人耳边响起:“我与将死之人交易,你可以用自己的灵魂为代价换取一个愿望。”

“恶魔吗?”

“与其说是恶魔,不如说是收买灵魂的商人吧。”那声音由远及近,若即若离,“说吧,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如果……我许了愿……会怎么样?” 

男人已经虚弱到极点,眼前的景物越发模糊起来。  

 

“你的灵魂将永远成为我的血液,没有资格通过死者之门,也再无轮回转世的可能。”

漆黑的影子探出一只手,从中浮现出一个精致的沙漏,颠倒过后,灰色的细沙便穿过中间狭窄的颈部管道流入底部的玻璃球,沙子流得飞快,等它们全部流尽,这场交易就会宣告结束,到那时就再没有出尔反尔的机会了。 

 

男人试着动了动,可手指却根本不听他的使唤,只能任由雨水打湿脸庞,却再也够不到手边的礼物盒,他无力地抬起眼,不管眼前的是蛊惑人心的恶魔还是濒死前不切实际的幻想,都无所谓了。

“今天是我大姐的生日……没想到仇家会在这种时候找上门,我……不想让她伤心……请代替我陪她好好过个生日吧。” 

黑影闻言身形微微一晃,这座城市乃至大雨的运行轨迹都随之一滞,但未等有人意识到这点,一切又迅速恢复原样,悬浮在空中的沙漏也随之颠倒,重新开始计时。

“好,你的愿望我收到了。” 

横躺在地上的男人终于无力地垂下手。

与此同时,他的灵魂也从肉体中剥离出来,就好像要伴随大雨一同坠落一样,但黑影却在中途伸出手,手掌一翻便将其捕获,微弱的灵魂之光刹那间便被黑影所吞噬。

支付了代价,就要给予相应的回报。 

这才是契约的内核所在。 

一旁的杀手显然并不知晓这场被大雨所掩盖的交易,只当目标迟迟没有闭眼是为了在垂死之际做最后的控诉,可在这条城市边缘的阴暗小巷里,除了死神还有谁会大驾光临呢?不过是在枉费心机罢了。

他十几年前就在这座钢铁之城里打出了名号,是佣金最高的杀手之一,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失手过,遇到的人不是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就是赌咒发誓要报仇雪恨,但只要一扣动扳机,这些人的下场唯有一个,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今天他杀死的对象也不过是诸多名字中的一个,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能成为一流的杀手,小心谨慎显然也是必要的。

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蹲下身在此探了探目标的脉搏,确认无误之后方才掏出怀里的黑色记事本,里面记录了他所有猎物的名字,之前的那些已经被逐一划掉,而写在最后一页上的“明楼”二字现在也无从幸免。

正当杀手打算落笔之际,黑色的影子也弯下腰,手指在触碰到死者胸口的刹那,地上的血液也猛然开始逆行,依靠回流弥补身上落下的伤口,让这具被子弹洞穿的尸体仿佛又重新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在黑影的融合下,本该死于枪击的男人猛得睁开眼,手指也跟着动了动,松开少许又重重攥紧。 

那是堪称完美无瑕的融合。

外表仍然维持原样,和杀手在记事本里夹的照片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名叫明楼的男人确实已经死了,内里已经完全被未知的黑影所取代。 

可杀手却对来自身边的异变浑然不觉,已经咽气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他的威胁呢,至于鬼神之说就更不足为信了,如果他相信世间有因果报应,那么一开始就不会干这刀口舔血的行当。 

所以他放松了对后方的警惕,踩着水往巷子外的亮处走去,甚至还愉快地哼起不知名的调子,然而他才跨出几步就忽然感到身后有一股阴风掠过后颈,立刻下意识地扭过脸,还条件反射地抬起枪口,但手臂才刚刚抬起就被一股惊人的手劲狠狠钳住关节,以至于他根本动弹不得。

刷刷刷。

周遭风雨交加。

杀手愣了足足一秒才认清那股诡异的力道来自于谁,先前他已经确认死亡的猎物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身后,而且一出手就将他牢牢制住。

杀手顿觉头皮发麻,但明楼并没有给他发问或者质疑的时间,仅仅只是轻轻一划便轻而易举斩断了杀手的气管,鲜血瞬间从巨大的豁口喷涌而出,松手的同时,杀手的身体也颓然倒伏在地。  

明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并没有浪费时间去掩埋或者处理尸体的打算,只是自顾自地从地上捡起还浸泡在血水里的礼物盒,将散乱的蝴蝶结重新打好,然后整了整脖子上的领带。 

一切从大雨开始,又在雨中落幕。 

只有密如擂鼓的雨声依旧声势浩大,还在耳边回荡不已。 

 

 

 

 

(未完待续) 

就目前脑的结果→
背景大概是架空世界的魔都,是个妖魔鬼怪吸血鬼狼人异能者天使恶魔超级英雄共存的世界。大姐明镜生日当天,明家大少爷明楼雨夜被仇家所害,死前和灵魂商人签下契约让他代替自己去见大姐,另一边仇家收到杀手的消息以为明楼死了,回头却发现他又好端端的出现在家里,就又要对明家下手,本来明楼过了午夜零点就要离开的,但是阿诚识破他的伪装,发现他不是本人,但是怕大姐知道受不了打击希望他继续装扮下去,明楼叉着手微笑:那你要先支付代价,转过去把裤子脱了【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ಡωಡ) 】

后来没有感情的明楼就被明家的感情感动,又喜欢上了阿诚,就一直以明楼的身份生活酱紫

原来想养成阿诚的,现在好像被养成的是楼总啊喂😂

评论 ( 48 )
热度 ( 33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