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四章

前篇:【1】 【2】 【3】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四章




阿诚的计划完全是瞒着明镜进行的。


签约仪式安排在上午,了解日程安排的阿诚借故先一步出了门,在阿香的掩护下,他按照计划仔细装扮了一番,单从轿车后挡风玻璃看的确可以以假乱真,因为不需要露正脸的关系,化妆这个步骤直接跳过即可,反正就算化妆技术再怎么高超也不可能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其实要想扮得像也有其他方法,在阿诚的人脉关系里就有能接这种活的高手,只凭一张照片就能做出惟妙惟肖的雕像,再通过雕像制作翻模,从而做出一张质感堪比真人的假脸,覆在脸上一壶,再根据本人的形象在假脸和真脸之间加注填充物就能起到鱼目混珠的效果,只要不是近距离细看根本无法分辨真伪。 


然而再高明的能工巧匠也需要充足的时间才能施展技术,在那么仓促的情况下,能把其他扮装的道具备齐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有所取舍的结果就是如果面对面马上就会穿帮,何况腿上还有怎么遮也遮不掉的浓密腿毛。


明楼没有从头笑到尾已经很给面子了。


还好阿诚有备而来,事先就准备了一条肉色打底裤,主要还是裤袜厚度不够,就算穿上去也起不了多少遮掩的效果,然后他又顶着戏谑的目光裹上厚实的皮草大衣,下摆刚好超过膝盖几公分,只露出一截纤瘦的小腿,这才让整体效果看起来协调一些,就是高跟鞋实在太折磨人,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鞋码,可又细又长的鞋跟还是让他举步维艰,就算勉强稳住上半身,刚走出几步又开始一瘸一拐。他不由得钦佩广大女同胞挑战自我的勇气,能驾驭住十公分的鞋跟还健步如飞的都是能人啊。 

 

因为高木尚未被逮捕的关系,警方在经过分析后也认为明镜此次出席活动会有遇xi的可能,所以他们在跟明楼和阿诚接洽后,决定安排警员假扮保镖全程陪同,然后沿途暗中设卡。


阿诚也将自己扮装顶替明镜的计划知会了他们,双方合计了一下,决定彼此通力合作,最好能借这个机会将逃跑的高木一举拿下。


明面上,阿诚顺利坐车驶出了小区外,被两部伪装过的警车包夹在中间。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此时此刻高木正蹲守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上。

明家现在的落脚点戒备森严,又是警员的重点关照对象,要想混进去就得经过一层层盘查,中途暴露的几率太高了。再者,阿诚和明楼的本事也远远出乎他的意料,他雇了那么多人去对付他们,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显然正面硬碰硬不是个好主意。


所以他及时转变了思路,打算在中途进行伏击。

 

这里视野良好,距离签约仪式会场还有十分钟车程,并不是警方守备的重点,最近的十字路口常年拥堵,可以给他充分的时间瞄准目标。 

 

高木默默点了支烟叼在嘴边,一只军绿色的箱子静静靠在墙边。

为了达成目标他处心积虑做了不少准备,还特意在滨海小区外安装了一个网络摄像头,这种随处可见的地摊货安装方便成本低廉,也不会引人注目。


他一监控到载有目标的车驶离小区便开始掐表计算时间,顺利的话,一个小时后就会经过这里,这次没有帮手替他处理善后,一切都得靠自己,难免会有不周到的地方,不过他已经孤注一掷了,倘若自己不能好过,那明家也休想好过!  


高木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他表情阴沉,下巴上已经冒出一片胡渣,尽管眼下已经泛出阴暗的青黑色,却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路上交错而过的车辆。


直到发现真正的目标,瞳孔才猛地一缩。

一时间,他眼里除了被红灯堵截在横道线前的黑色轿车再无其他。

高木立刻蹲下身,啪的一声打开黑箱子接缝处的搭扣,清脆的响声过后,盒盖便被猛地掀开,露出一支火箭筒,以及一发与之型号相配的火箭推进榴弹,也是人们俗称的RPG。 


高木是个生意人,对武器的驾驭能力有限,显然不能跟那些成天刀头舔血的杀手相提并论,就算以前玩过枪,常年不用也已经完全生疏了,所以他决定以提高杀伤力来换取对精度的追求。 

 

RPG上手容易准头差,瞄准几乎都是靠感觉,高木居高临下,略微瞄了瞄便扣下扳机,推进剂被瞬间点燃,并在发射筒内剧烈燃烧为炮弹提供飞行所需的初速,锥形的弹头随即飞向下方的十字路口,在空中划出一道显眼的燃烧尾迹,直奔黑色轿车而去。


阿诚的直觉一向敏锐,也是车厢里第一个发现RPG的人,但此时再想从封闭的车厢里逃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所幸RPG刚发射时主要还是靠惯性,在炮弹内的发动机启动之前并没有实质上的推力,所以很容易被建筑物之间穿过的风影响,弹头虽然和起初瞄准的角度只产生了微小的偏差,但真正落点却差了不止一点,弹头恰好从车尾掠过落在水泥马路上,与阿诚的座驾偏离了好几米。


只听到一声轰响,防弹玻璃随之炸开了无数裂纹,车尾更是被爆炸形成的气浪一下子掀了起来,车身在地上足足滚了一圈,最后斜着依在路旁的电线杆上,车头和车门的部分严重凹陷,跟随在阿诚后面的警车距离炸点更近,车窗玻璃直接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在翻滚中车体几乎散了架,司机的脸重重地砸在弹出的气囊上,一只手以诡异的角度垂着,看样子已经折断了。 


路面同样也承受了巨大的破坏,埋在地下的水管被炸开一个大洞,在水压的作用下喷出了足有一层楼高的水柱,转眼就将爆炸引起的火焰扑灭了大半。

 

明楼和明镜乘坐的那辆车晚了半个小时出门。

司机是警方人员,驾驶技术十分高明,车上额外配置了无线电,可以随时向这边通报路面情况。


前车被埋伏的消息也很快通传过来,负责驾驶的警员一边答应,一边协同前后的随行车辆改变路线,先去事先在预案里安排好的安全地点。


起先由于无线电对讲机里都是杂音,明镜没有听清对话,等对方复述的时候才听清阿诚、高木还有埋伏爆炸那几个关键字,她立刻坐不住了,拉住明楼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明楼却只是顾左右而言他试图蒙混过关,但明镜何等聪明,立刻就从他闪烁的眼神和语焉不详的回答里觉察到问题。


“阿诚到底去哪儿了!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什么?”


见实在躲不过去,明楼只好如实作答。


“什么?你居然让他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就不知道劝劝他嘛!”明镜气得快把手里的手绢也抓破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 


“前面刚出了事,附近的警员应该已经调配过去了,救护车也很快就到,现在路上一片乱,我们就算去了也只是添乱而已。”

明楼的意见一向很客观。

 

负责驾驶的警员也跟着帮腔,他虽然理解明镜的担忧,可他的立场却不允许她这样感情用事:“我们必须保障您的安全,还是跟我们走吧!” 


被一车人押着,明镜只能忧心忡忡地望着车外,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阿诚能够平安无事。


载有明镜和明楼的车队十分钟后停在分局门口,明镜被女警护送进了接待室,明楼让阿香先陪着她,自己却在外面的走廊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接电话。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但接通电话的人声音却很熟悉——是高木。


“明大少爷好呀。”

高木的中文带了一点口音。 

 

“是你啊。” 

明楼并不意外。 


“没想到你们会来这么一出偷梁换柱的把戏,连我都被你们骗到了,还好这次也不算一无所获,起码还逮到一个明家的活口。” 

 

“你想跟我谈交易?”


“我一直听说你们明家姐弟情深,想来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弟弟见死不救吧?” 


“你究竟想说什么?”

明楼的口气依然毫无起伏。 


“来谈个交易怎么样?一命换一命。”

 


(未完待续) 


评论 ( 38 )
热度 ( 22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