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六章

前篇:【1】 【2】 【3】 【4】 【5】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六章



高木关押阿诚的地方距离警方的临时指挥中心并不远,不消十分钟,全副武装的特jing便迅速赶到,里三层外三层将整栋建筑都围了个严严实实。


高木胸口中弹,警方抵达时整个后背已经完全浸在血泊里,确认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以后,尸体就被现场人员收殓起来,等待法医的进一步解剖,明楼和阿诚也按照警方的要求接受了询问,还让医务人员帮阿诚脚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


明镜一听说阿诚已经安全脱险便忍不住喜极而泣,忙催阿香回家一趟,再带套干净的换洗衣服过来。 


高木对付明家的企图最终还是落空了。

原定的签约仪式被延至下午三点,明镜重新以光彩照人的商业女强人形象准时抵达宴会厅,顺利签署了这份价值不菲的合同,并在稍后的记者见面会上对项目的前景做出了诸多展望。


这一天过得简直惊心动魄。

阿诚到家时已经疲惫不堪,可一靠在床头闭上眼睛,脑袋里就会浮现出明楼先前对他说的那些话。


——我不是你大哥。


阿诚从漆黑的眸子里什么都看不到,就算竭力想为那双眼睛赋予自己的解读,到头来还是被那抹黑色冷酷无情地啃噬殆尽,不留一丝尘埃。 


是啊,早就不是了。 

阿诚抱着被子辗转难眠,冰冷的手捂在同样冰冷的被窝里,不过是拿冰块摩擦生热罢了,就算朝手心里哈气,也只能看到转瞬即逝的白雾。


床头的电子钟已经跳过零点。 

他挣扎许久还是披着睡衣赤脚走下床。


复式结构的房子有上下两层,女眷的房间都在楼上,明楼和阿诚的卧室都在楼下,分别靠近走廊的左右两侧。


阿诚特意放轻脚步,免得吵醒大姐和阿香。 


明楼的房间敞开着,人却不在。

回来的路上,他说有事中途下了车,也没明确告诉他究竟要去哪里,阿诚虽然不放心,但想想如今的明楼已经被恶魔附身,就算七八个人同时围上来也休想将他拿下,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大哥……”

阿诚扶着门框,但屋里却再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唤。只有满屋子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纸箱还堆在墙根边,堵住了书柜的玻璃门。


房间里的摆设和明公馆几乎一模一样。

阿诚没有开灯,借着外面稀薄的月光踱到明楼的书桌边,抚过空荡荡的椅背和扶手,


当年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懵懵懂懂地迎来了自己的初恋。 


每次明楼在家里办公,阿诚就会厚着脸皮霸占他桌边的沙发,拿书柜里的百科全书翻看。整套书足有二十五本,掂在手里又厚又沉,阿诚之所以喜欢这套书,一来是因为图文并茂趣味十足,二来则是因为内容足够丰富,能为他增加一个可以多往来于书房的借口。 


“大哥,百科全书里是不是什么都有啊?”

阿诚捧着书问。


“不然怎么叫百科全书呢。”

明楼没有停笔。 


“那我要是有什么问题,他是不是也能替我解答?”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就看你到底是想问什么了。”

 

“才不告诉你。” 

阿诚忙举起书挡在面前,眼中的清泉漫过书页上整齐排布的铅字,九转十八弯后还是情不自禁地从从封面后面探出头来,偷看一眼大哥的侧脸,灯光下勾勒出的轮廓犹如艺术家刻刀下精雕细琢的雕塑,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原以为这样的单相思会一直持续下去,但之后的某一天,明楼却突然将那套百科全书悉数搬到他的房间,说既然喜欢就拿去看吧,阿诚这才后怕起来,也许对方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所以才不打一声招呼就剥夺了他出入书房的理由,或者说,这举动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委婉的拒绝。 


阿诚退缩了。

高中毕业后他选择了住宿制的大学,毕业以后又去军营锻炼,之所以离家那么多年,为的就是将那些说不出口的心意用时间一点点稀释。


可现在,长久以来的努力已然丧失了意义,连同支撑这个家的纽带也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 


望着书房里随意搭在椅背上的衣服,阿诚摇了摇头,却还是耐心地将衬衫叠好,又将大衣重新挂回衣柜,待要关上柜门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忍不住拉过衣摆将脸贴上去,想象着记忆里坚毅的后背,才敢让满腹的酸涩与迷惘溢出眼眶。


另一边,置身黑暗之中的明楼却如鱼得水,即使在灯光难以惠及的阴暗小巷也能如履平地,最终在一个死胡同里停下脚步。


他面前是一片斑驳的墙,露出里面残破的红砖。

墙上满是诡异的涂鸦,一个个狰狞恐怖的怪物侵占了整面墙壁,虎视眈眈地望着前方,仿佛在等待猎物主动羊入虎口,还脚边随处可见鲜血淋漓的残肢,如同是将地狱中的一隅搬到画面上,刺眼的血红色倾略性地充斥了整个视野,普通人只要一踏入这里就会立刻产生严重的感官不适。


但明楼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抬起手按在墙上,位置刚好就在怪物张开的血盆大口上,只见一道紫色的光沿着他的手掌描了一圈,接着,原本空无一物的墙上便忽然浮现出一道可供一人行走的门。 

 

这是一家只要出钱就什么都能买到的店,偶尔也出售情报充当中介人。不管是崇拜恶魔的人类、魔法师、猎魔者、女巫,还是狼人吸血鬼都能从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旦走出这扇门便两不相欠。

 

店里空间狭窄,灯光昏暗。

商品看似杂乱无序地摆放着,将每一个货架都塞得满满当当。有封印着婴灵的诡异玩偶,一双蓝色的大眼睛仿佛会随着投来的视线一起转动,玻璃罐里则浸泡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脏,凑上前就会发现它居然还在扑通扑通地跳动,柜子最上面是野狼的标本,正活灵活现地昂着头咆哮。而在靠墙的角落,古代骑士的铠甲和木乃伊的棺木就竖在一起,就连屋顶的空间也被充分利用起来,装有各种水晶石的玻璃瓶挂了一长串,一有人经过便开始叮当作响。 

 

明楼侧着身才勉强走到里面的会客厅,这里的空间明显看起来要宽敞精致得多,不仅有供客人细细的沙发,还有精心织就的波斯地毯垫在脚下,在一旁的壁炉里火焰烧得正旺,整个房间都笼罩在温暖的红色调里,和外面阴森恐怖的氛围截然相反。


这家店的主人是一位脸上带酒窝的美人,虽是女人,绰号却叫马三爷,可见她的地位不同寻常。


“今天是怎么了,来就来吧,还套了一身皮囊,看着怪不习惯的。”

马三爷深褐色的眼睛里流动着琥珀一般的光泽,她总能轻易看破表象捕捉本质。


“我过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说笑,是遇到麻烦了。”

顶着明楼的面孔,黑影将自己的遭遇简单陈述了一遍,无法从这具身体里脱离出来这点尤其反常。

 

“像你这样的人,居然也会对人类的感情感兴趣吗?”

马三爷嗤笑起来,爽朗的笑声还吵醒了窝在沙发后面睡觉的黑猫,小家伙微微竖起耳朵,张嘴打了个打哈欠,但它显然对旁人的烦恼完全没有兴趣,轻盈地踩着地毯来到马三爷腿边,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挠过她的脚踝,旋即一跃跳到主人膝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伏下,又重新蜷成一团。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马三爷一边揉着黑猫一边回答:“你原本只是出于本能去获取灵魂,而那些濒死之人心中的绝望、悲伤、愤怒和不甘便是你的食粮。但不凑巧的是,这次却找错了交易的对象,这个人身上拥有远比那些情绪深刻百倍的羁绊,正是那些东西让你作茧自缚啊。”


如果说明楼的灵魂是一个装满水的杯子,那属于黑影的杯子或许只有浅浅的一层吧,毕竟他只是学习人类的思维方式,在需要的时候演绎合适的情绪罢了,并不具备真正的感情。和装满的杯子相比,他的杯子就太过浅薄了,又怎么可能撼动得了对方呢? 


在这种情况下附身,与其说是融合,不如说是给对方续命,等对方休养生息恢复元气,迟早会反客为主。


“那样的话——”


“或许你会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类吧。”马三爷淡淡地说,“事已至此,既然融合已经不可逆转,不如将错就错如何?”


明楼没有对她的提议做出表态,只是陷入漫长无际的沉默。

 

壁炉里的火苗越烧越旺,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女人没有打搅不请自来的客人,继续为伏在膝头的爱猫梳理毛发。但她心里还是不由得好奇,下次再相遇的时候,眼前的男人究竟会变成拥有恶魔能力的人类,还是化身为人类的恶魔呢? 


这实在是个难以解答的问题。

对她是如此,对眼前那人来说更是如此吧。 


夜深人静之处不仅适合思考,也适合为阴谋诡计充当掩护。


法医的助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停尸间走,这几天明家接连出了不少事,他也被迫跟着连轴转,之前死在明公馆的几名杀手才刚解剖完毕,只要把高木的死因确定下来,明天就能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可当管理员打开冷藏柜的一刻,法医却大惊失色。


因为高木的尸体居然不见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50 )
热度 ( 19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