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洪周】暖

开门啦,社区送温暖~

洪周也要过年wwww


前篇>>> 【楼诚衍生/洪周】穷追不舍



-----------------------



【楼诚衍生/洪周】暖



过年期间周凯还挺闲的。

他面馆的生意已经逐渐步入正轨,他算了算手头的资金盈亏,又帮小马在附近的小区租了一间房,之前睡在码头那边虽然进货方便,但成天把船当成家终究少了点脚踏实地的安稳,所以就算小马一个劲地推辞,周凯还是做主把事情办了下来。


原本说好了两个人一起住,但是因为洪少秋的介入,实际上周凯还是在外面留宿的次数更多一些,搞得他每次打电话跟小马说不回家的时候总觉得愧疚,其实那边厢一点也不介意,自家大哥好不容易找了个好对象,他这个拜了把子的兄弟别的忙帮不上,不添乱还是可以的。


年里周凯要跑动的亲戚不多,弟弟阿超年前刚刚喜得千金,整个人容光焕发,成天在朋友圈里晒他的宝贝女儿。周凯也对自己的宝贝侄女疼爱有加,这回过年特意准备了个大红包,还添置了一大堆婴儿用品,塞满了婴儿房的柜子。小马则是一向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今年按说也是如此,所以周凯一开始计划节日安排的时候也有把他考虑进去,不过小马这次可放聪明了,事先就打听过洪少秋哪天值班,提前约了病房里认识的小护士去泡温泉,说什么也不去当那个碍眼的电灯泡。 


一大早的,小马已经准备妥当了,自从经营面馆以后,周凯也渐渐习惯了早起的生活,偶尔想睡个懒觉偏偏比平常起得还要准时。


“哥,车钥匙借我一下呗,我还要去接女朋友呢。” 

小马一咧嘴,笑得跟开花似的。 


周凯故意攥在手里不给他:“万一待会儿我要用呢?”


“让洪队开车载你不就好了?晚点你要是想回来就让他送,想在他那边留宿也不影响我——哎呦!”

小马差点被车钥匙砸中脸,知道周凯被踩中了猫尾巴,这才不贫嘴了,吐了吐舌头腹诽大哥怎么一遇到洪队的是脸皮就这么薄呢,但脸上可一点也不敢露陷,只管老老实实把东西收好。


得嘞。

脑袋后面揪了个小辫的青年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周凯摇摇头,这小子也不知道是跟谁学坏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肯定是那姓洪的干的好事。


小马一走,屋里顿时冷清起来。 

虽说家里按照年俗也在门口贴了福字和春联,屋里也挂了狗年的装饰物,就连客厅沙发上的靠垫也换成了喜庆的中国红。只是独自一个人坐在屋里,终究还是少了过年那种热闹的气氛。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周凯干脆翻开账簿算起年后店里要预备的支出。


照去年的趋势来看,今年店里的生意应该也不会差,如今外卖平台的接单直线上升,只靠他和小马两个人恐怕会忙不过来,也是时候招几个小工帮忙打下手了,但工资上的开销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还得好好合计合计才行,毕竟还欠着洪少秋一屁股债呢。


一想到那位国安队长,周凯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翘。 

 

自打他出狱以后,对方前前后后帮衬了他不少,承了那人的情,自己也点明了心意,按说是两个大老爷们正式谈恋爱的关系了,可周凯的性子一贯要强,只要一天没把钱还清,心里就总是有一块抚不平的疙瘩。

 

洪少秋很看不惯他在钱的问题上如此斤斤计较,直言不讳地说,总不能为了银行卡上的一串数字,咱们的关系就一直原地踏步吧?你要是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肉偿也成啊!周凯斜眼看过去,赶紧滚,麻溜的。 

 

但洪少秋又岂是那么简单就会放弃的人,知道周凯吃软不吃硬,就死缠烂打厚脸皮地搂住人,从耳朵亲到脖子根,手也跟着伸进衣服里。周凯因为过去常年出海脸被晒得黝黑,但平常不见光的地方却依然白嫩,洪少秋就勾着他的裤腰扯开一角,照着勒出红痕又舔又亲。 

 

铁汉都化成绕指柔了,难道真硬梗着脖子跟他作对吗?周凯也不是那么没情趣的人,最后还是半推半就让某人得逞了一回。 


帐才算到一半,洪少秋的电话来了,约他去城郊的老街逛一逛,大过年的闷在家里多没意思,换身衣服就赶紧下来吧,就在小区门口等。


老街是城郊为数不多保留完整的古街道,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白墙黑瓦高脊飞檐,小桥流水环绕,一条带青苔的石板路串联起了整条街道。


临街的店铺很多,多数是卖旅游纪念品的,也有极富当地特色的各种小吃,过年期间,古镇管委会还请来许多手艺师傅,有剪纸的、捏泥人的、做糖画的,定点还有舞龙舞狮表演,里里外外围了好些人,尤其是那些跟着父母一起出来的孩子,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手里攥着小灯笼小风车就往人墙里钻。


两个人走走停停,纯粹就是凑个热闹。


看到桥边风景不错,洪少秋一下子来了兴致,硬是拉着周凯去那边拍照。无奈他举着手机左移右挪就是找不到合适的角度,于是就拜托一位路过的年轻姑娘帮忙。


周凯不太习惯照相,只规规矩矩地站得笔直,洪少秋就不高兴了,明明是情侣合照,哪能拍得那么生分?于是他悄然圈住周凯的腰,将人一把抱了起来,为了显得关系亲昵还特意把脑袋埋进人家怀里。


“喂喂喂喂你干嘛呢!”

大庭广众的做什么妖? 

周凯脸上顿时红了一片,他可不想在外人面前闹笑话。  

 

未曾想对面的小姑娘竟是个蕙质兰心的主,二话不说就举起手机咔擦咔擦一通连拍,洪少秋心里美得不行,就好像要表现自己臂力有多好似的,手一换又变成了公主抱。对面的小姑娘顿时拍得更加起劲,还手机的时候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等走在后面的其他同伴过来,还忙不迭地把自己的经历跟她们分享,卧槽你们刚才是没看见,一对帅哥!一边说还一边兴奋地手舞足蹈,身边仿佛飘了一片粉红色的花。 


周凯越听耳朵越热,赶紧拽着洪少秋往远处走。 

 

老街另一头有一家卖汤圆的小店。

金字招牌边上贴着知名美食节目推荐的字样,堂吃已经坐满了,外卖窗口也排着一条十来米的队伍。


“听说那家店挺不错的。”

周凯说。


“买点尝尝?”

洪少秋马上往队伍里站定。

 

“既然一样来了,就多打包些生的回去吧。”

 

再过几天就是元宵节,今年洪家老两口由小妹一家带着去海外旅游,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回国,时间那么紧,肯定没时间置办这些,不如事先把他们那份准备好,给小马还有周超的自然也不能忘,算下来至少要买个十来盒才够。


周凯扳着指头逐一算过来,洪少秋看他一副认真的样子,脸上越笑越开怀。


“怎么了?”

还以为是自己少算了什么。 


“没,不愧是当了老板的人,越来越有持家的样子了。”国安队长咬了咬周凯的耳朵,“要不我把工资卡也交给你管?你看新年新气象,咱们的关系也该更上一层楼了吧。”


“好好排你的队,没正形。”


洪少秋也没死抓着非得讨个结果出来,反正没有明确反对就是同意的意思嘛。


这趟老街之行两个人大包小包满载而归。 

到家时小马还没回来,洪少秋便腆着脸说口渴,非要帮他把东西一并送到楼上。 


装汤圆的盒子把冰箱的冷冻柜塞得满满当当。


洪少秋到了这里就跟回自己家一样,自己倒茶自己找座,完全不跟周凯见外,打开电视机随便挑了一个放电影的频道,也不期待内容能有趣到哪里去,权当是背景音乐。


洪少秋前几天都在值班,对着无聊的电影越看越困,靠着沙发不知不觉就打起盹来。周凯刚把草莓洗干净端出来,听到男人的鼾声连忙轻手轻脚地把东西放下,然后关掉电视机,转身拿了条毯子替他盖上。


洪少秋浅眠,一察觉到动静就猛地睁开眼,眯瞪了几下看清那是周凯,身体又跟面条似的软了下来,身体还趁势往旁边一歪。


周凯哪能不知道他心里打得是什么主意,故意在他耳朵上拧了一把:“要睡到屋里睡去。”


“陪我?”桃花眼眨巴着。


“要是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就一并提了吧。” 


“我哪敢有什么要求,只需要一点关爱和温暖就行。” 


早先只知道这位国安队长是个侦查天才,没想到撒娇卖乖也是一把好手。周凯推了他一把,随即撩起毯子搭在手臂上。 

 

“走吧,社区给你送温暖。” 

 

 



(完) 


评论 ( 17 )
热度 ( 209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