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九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九章




这座城市的运转并不会因为缺少一个小小的零件就停滞下来。夜晚的生活仍在继续,明楼和阿诚也有必须出席的应酬。


黑影对这类活动兴致寥寥,根本不想浪费时间和一群把算计都写在脸上心里只揣着生意的人聊天,脸上始终摆着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知道明家最近遇到不少糟心事,原本有意上前攀关系的老板只得望而却步。


阿诚那边则是花团锦簇,过去敬酒的人络绎不绝,都想通过他搭上明楼这艘大船,再加上他年轻有为英俊潇洒,也有不少年轻男女将他视为目标,阿诚只好端着一副完美的社交微笑一一应付过来,折腾了好半天才终于消停下来,即便如此,还是往胃里灌了好几杯,早知如此就该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胃袋蠕动着发出咕咕的响声,阿诚挑了几样小点心,总算让空荡荡的胃里终于得到一点稀薄的充实感。 

 

嘴里的东西才嚼到一半,半边腮帮子还鼓着,肩侧突然递过来一杯温水,刚好贴到脸颊上。阿诚肩膀一跳,回过头才看清递水的人原来是自己大学时的同窗好友。


以前他在校园里就是风云人物,家世人品一流,算是实打实的青年才俊,现在也子承父业经营起自己的事业。


“生意上的事情明明是你家大哥做主,可他倒好,一个人在旁边躲清闲,把你顶到前面来挡酒。”

话里满是同情。


“家里刚经历了那么多事,焦头烂额也是难免。”

阿诚接过玻璃杯,水温刚刚好,胃里总算舒服多了。


“明家家大业大,难为你一直四处奔忙啊。”


“我怎么觉得这话听起来像是我大哥大姐的台词?”

阿诚玩笑道。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转投我新成立的公司发展?我这里正求贤若渴,想找个合适的人一起闯一番事业。”对方笑得尤其诚恳,只差没有拉住阿诚的手贴在心口上表现诚意了,“你也不必因为明家对你有收养之恩,就始终抱着一颗报恩的心。” 


“所以你才急于要自己打拼证明自己?”


“当追随成为一种习惯,自我就会变成别人的附庸,那不是我想要走的路。” 

 

阿诚当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当年为了逃避自己对明楼的感情,念大学那几年他的确流露过想要离开明家独立发展的想法,后来也确实参军入伍离家好多年,显然对方还记得这件事,所以才借这个理由递出橄榄枝。


可惜对方好像有所误解。

也许在他眼里,明家虽然能提供一展身手的舞台,但从别的层面上来说,也是一种沉重的束缚。但如今的阿诚,把肩上这份负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根本无暇顾及别的东西。 


于他来说,明家是他失而复得的归宿。

正因为曾经失去过,才愈加珍惜。 

 

“你把那称之为束缚,我却觉得那是一种责任。” 

阿诚歉然地笑笑,没有正面答应就是一种委婉的拒绝,接着便开始转移话题。有同窗情谊在前,话题里不免会提及一些让人怀念的元素,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自从明楼被恶魔附身以后,阿诚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下忧虑开开心心地聊天了,可惜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实在太过短暂,比起酒精的麻痹效果还是差了一截。  

 

黑影躲在帘幕后面,看着别人出双入对凑在一起说话,他突然又有了说话的兴致:“好像很受欢迎啊。”

 

指的当然是阿诚。

 

托盘的侍者此时刚好从他面前走过,黑影随手拿了一杯,以这场酒会的规格,这种档次的酒只能说是刚好踩过合格的门槛而已。


“那个小白脸态度殷勤,人年轻,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据说风评不错的样子,应该是个良配吧。”


黑影的发言依然是冷冰冰的,他似乎还不习惯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说话方式,但了讥讽和嘲弄的意味已经表露无遗了,就好像在提醒他如果不尽早表明身份,迟早会被人挖掉墙角。


按照马三爷的说法,黑影的感情很大程度上会受到明楼的影响,这是灵魂融合的标志。明楼头一次发自肺腑地自省——我的本性有那么糟糕吗?


又不是看他跟别人卿卿我我,只是说个话聊个天而已,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呢?他只好把责任归咎到黑影身上,要不是他之前在阿诚面前问东问西,自己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场面就这样心烦意乱。


“怪我干什么?”黑影可没兴趣认领这口无端端扣到自己脑袋上的锅,“我之所以会刨根问底,还不是因为你也想知道?” 


影响本来就是互相的。

 

明楼懒得在黑影面前争辩什么,难得阿诚看起来心情不错,没必要赶在这个时候过去打扰,于是他转了个身,目光沿着酒杯的边缘绕了一圈,很快又散失了原本的焦点,直到他竖起耳朵发现那位同窗正在死缠烂打邀请阿诚周末一起出来聚聚,才终于离开了原本的座位。


同窗好友此时正聊到兴头上,似乎有意请阿诚到别处再喝一杯,但明楼的突然出现却打断了他诚挚的邀约。

 

“怎么喝得醉醺醺的?别是因为我事先没提醒,你就来者不拒。”

明楼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旁边的陌生青年,眼光自上而下将人审视了一番,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鼻孔里不经意的哼声。


这位同窗虽然不如晚宴上那些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精厉害,却也读出了明楼眼里暗含的戒备和敌意,他正好奇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明家大少爷。


“没事,我压着量呢。”

虽是如此,但开车肯定是不行了。


阿诚脸上红扑扑的。

明楼脑袋里无端端地冒出想捏的念头,于是就旁若无人的在阿诚被酒气熏得微红的脸上捏了一把。


隔壁的同窗险些被他直白的举动惊掉下巴。 

 

“我已经通知了司机,人待会儿就到,你只要安安分分坐着就行。走吧,要是回去晚了大姐又要担心。” 

 

阿诚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回给同窗好友的只有一个礼貌的道别,毕竟往后还有可能在生意上有所合作,妥善的交际还是必要的。


车开得很稳当。

但细小的颠簸还是让阿诚昏昏欲睡,明楼装作不经意地将肩膀送过去,歪向一边的脑袋这才有了着落,但额头一碰到大衣的肩角就触电似的弹了起来,又重新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想起早先和阿诚之间约定的吻好像已经被淡忘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应该稍微提醒他一下呢?被黑影如此直白的提点,明楼反而拉不下脸这么做了。

 

再说吧。

反正恶魔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

明楼想着。

 

黑影看好戏的想法再度落空。


明楼不再搭理他,眼睛一闭开始打盹。

车里开着暖气,明公馆坐落在市中心的风貌老街,沿街开设了许多极具特色的店铺,即使到了晚上也很热闹,但今天却不知为何静得出奇,被灯光打亮的橱窗印象里都是温馨明亮的暖色调,此时那光亮之上却泛着一层诡异的阴冷,并且正透过视线逐步渗入车厢里,尽管隔着一层坚固的玻璃,明楼却已经预知到寒意的终结就是图穷匕见。


已经迷迷糊糊睡过去的阿诚似乎也察觉到了身边的变化,猛地一个激灵醒转过来,一抬头就对上明楼严阵以待的表情,循着他的眼光望去,车内后视镜刚好映出司机扭曲的笑脸。

 

仔细一看才发现,挂着狞笑的司机两眼无神,握着方向盘的手木然的动作,仿佛一具被人操纵的木偶。 

 

“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明先生。”

司机将脸转过去,骨头发出咔咔咔的响声,就好像有人用力掐着玩偶的脖子往后拧。 


 

(未完待续) 

 


评论 ( 39 )
热度 ( 211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