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一章

先写再说😎,看看是不是赶得上四月的国创only

人员安排跟之前脑的稍微有点变化。
大概会更偏剧情向一点?😂

外交官:凌远 / 记者:李熏然

舰长:明楼 / 政委:明诚                

队长:杜见锋  /  副队长兼爆破手:方孟韦

狙击手:黄志雄 /  观察员:曲和

通信兵医疗兵:赵启平

机枪手:洪少秋 / 周凯

直升机:谭宗明

--------------------------------------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一章

第30批亚丁湾护航编队刚刚结束一次护航任务。

舷号547的导弹护卫舰正准备前往临近港口进行的补给休整。这艘标准排水量3600吨的战舰搭载了最新型的雷达和武器系统,不仅能应对来自海上的来犯之敌,也能胜任反潜防空等作战要求,是整个护航编队毋庸置疑的核心。 

这俨然就是一座海上移动堡垒,但航行在这片茫茫大海之上,即便拥有这样的体量也只是一粒不起眼的微尘罢了。 

战舰一路劈波斩浪,海风夹杂着咸味吹得桅杆上的红旗猎猎作响。

杜见锋穿着一身海洋迷彩站在迎风处,望着船尾在蔚蓝的海浪上犁出一道白色水迹。臂章显示他来自海军特种作战旅蓝鲨突击队,作为一队队长,他就是整个小队的主心骨。

但此时主心骨却拧着眉头,双手抱在胸前使得手臂上本就结实的肌肉显得越发突出。 

副队长方孟韦一进舱室就注意到压在桌上的调职申请,底下的落款写的狙击手黄志雄的名字。

 

一个月前,位于非洲北部的布里塔尼共和国陷入动荡,叛军组织黎明阵线占领了北部数个重镇,意图发动军事zheng变。交火期间,美国一支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车队遭到xi击,随行的12名人员全部失踪,所有援助物品也被洗劫一空。

此事一出,国际舆论一片哗然。

布里塔尼共和国率先将矛头指向黎明阵线,指责他们恶劣的行径将引发国内的人道主义危机。

而黎明阵线却对此矢口否认,始终坚称美方车队被袭并非自己所为。 

事件就此变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双方一番唇枪舌剑,但谁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观点。国际舆论也看法不一,但普遍认为黎明阵线才是背后主谋,毕竟布里塔尼政局不稳,急需各方的援助物资,完全没必要做把官盐当私盐卖的蠢事。 

 

最后还是美方主动提出倡议,希望双方能暂时放下芥蒂,坐到谈判桌前进行和谈,试图减缓布里塔尼国内越来越糟糕的安全局势。 

会谈由美国牵头,除了布里塔尼政府和反叛军以外,在非洲具有传统政治影响力的中方也加入调停,成为四方会谈的参与者之一。 

 

在布里塔尼政府的首肯下,蓝鲨突击队护送会谈代表凌远前往该国首都。但在行驶途中,随行的政府军在开道时误触地雷,与当地的反叛军势力发生交火。杜见锋所在的小队不得不投入战斗,护送凌远撤离战区。

黄志雄和观察员小吴当时也在现场。

交火区域地形复杂,他们在寻找制高点时发现有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在暗中行动。两人不敢怠慢,立刻寻找掩体保护自己。凭着一名优秀狙击手的灵敏感官,他及时发现了对手的藏身之处,但敌人的水准也相当了得,同样也锁定了他们的位置。

于是小吴自告奋勇充当诱饵吸引火力,让黄志雄在对方暴露枪口的刹那进行反击。

然而非洲的风沙却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不合时宜地经过,风速会直接影响子弹的轨迹,但这时再做出反应显然已经晚了,黄志雄已然扣下了扳机。

子弹堪堪擦过对方头顶。

与此同时,对手的枪口也冒出火光,子弹飞出枪膛直奔诱饵,激烈的交火掩盖了空气被穿透的声响,观察员甚至来不及感受疼痛,子弹已经正中眉心,脸上只留下一个被高温烧灼过的血窟窿。

 

这一幕,黄志雄透过他的狙击镜看得一清二楚。

战友就倒在百米之外,但他却只能坚守原地,因为下一枚子弹随时都有可能朝他呼啸而来。 

 

交火很快就得到了平息,但造成的损失却再也无法挽回。 

黄志雄对搭档的死自责不已,自那之后便一蹶不振,甚至还萌生了离开蓝鲨突击队的念头。虽然舰上及时为他提供了心理疏导和治疗,但现在看来收效甚微。 

共事多年,杜见锋很了解黄志雄的脾气——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尽管履历上的表现堪称完美。但训练和实战毕竟不能相提并论,在作战中失去战友对他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在专业层面上他的表现堪称一流,但这次的经历却暴露了他在感情上脆弱的一面。 

杜见锋长叹了口气。

尽管现在海上一片风平浪静,但参与护航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静水之下往往是暗潮汹涌。

这片海域近年来由于海盗猖獗而闻名于世,劫持绑架等恶劣行径严重影响了过往船只的货物和人员安全,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呼吁和授权之下,各国海军舰艇开始编队赶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保卫区域和平与安全。

像现在这样的宁静究竟能维持多久呢?谁也说不上来。

他们必须随时做好备战的准备,一个发挥失常的狙击手极有可能成为队伍里的不安定因素。

于情,杜见锋理解黄志雄的感受,却不希望自己的好兄弟就此离开,但于理,他身为队长就要为整个小队着想,将完成任务视为第一要务。 

看到杜见锋愁眉不展的样子,方孟韦默默将那份申请折好塞进抽屉里,接着说:“新来的观察员曲和已经到位了,志雄好像对他的新搭档有点排斥,看来他们还得多磨合一阵子才行。”

“他那个人就是容易钻牛角尖,ta娘的,愁死老子了!”

杜见锋虽然有一肚子想要嘘寒问暖安慰人的心,可话一到嘴边就开始抓瞎,到头来有劲没处使,只好跟舰上那些训练器械置气。

“我看曲和脾气还不错,能尽快融入队伍当然再好不过。要是真出现什么状况,有他在至少多了一重保险。”

方孟韦答道。

 

“是啊,但愿他能好好开导开导那个臭小子。”

当了这么多年的战友兄弟,要是黄志雄当真以这种方式离开部队,杜见锋心里也不是滋味。他脑袋里装的事情太多,心里沉甸甸的就像压着一块千斤巨石,等方孟韦已经挨到他身边牵住他的手,杜见锋才回过神来,双脚犹如过电一般向后跳开,捎带着把手也抽了出来。

 

“干嘛又躲着我?”

但方孟韦似乎对这个反应并不意外。 

杜见锋连正眼看他都不敢,只能破罐子破摔似的往地上一蹲。他作战是把好手,可一在工作以外的事情对上方孟韦就特别容易犯浑,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能耷拉着脑袋盯着脚边,只恨甲板上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否则捡根烟屁股塞嘴里也比这样僵着强。 

 

“咱们这些一线作战人员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老子别的不怕,就怕以后缺胳膊少腿的连累你。”

杜见锋嘟囔着,说话完全没有底气。 

“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用这种方式来负责我不接受。”

方孟韦垂着眼,看人的眼光和他的声线一样温柔,像丝绸的触感萦绕在侧,让人禁不住耳朵尖上微微发痒。

杜见锋一下一下薅着头毛,脑袋里快要乱成一团浆糊。

方孟韦也不逼他,只抚了一下作训服的衣兜,正色道:“在我心里,你参加护航前说的那些话依然作数,不管你现在认还是不认,反正我认了。”

  

杜见锋被方孟韦的直球砸得丢盔卸甲,半晌说不出话来,明明心里觉得高兴,却必须努力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晒成小麦色的脸上还是老实巴交地红了一片。 

赵启平是队里的医疗兵兼通信兵,休息时间没什么大讲究,他很是潇洒地将手插在裤兜里,嘴里还叼着一支可乐味的棒棒糖。谁知路过这里正好撞见队长和副队长在说话,怕一不小心踩到雷区,他忙把跨出去的脚缩了回去。

“怎么了?”

跟他同行的是舰上的直升机驾驶员谭宗明,赵启平脚步一停,两人险些撞到一起。 

“喏。”

棒棒糖的纸棍朝前面努了努。

谭宗明心中了然,当即就决定跟赵启平一起转移阵地。可惜队长和副队长已经结束了刚才的话题,方孟韦眼尖,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他们的踪迹。

“你们也出来吹风?”

方孟韦随口搭了一句。

赵启平这会儿再溜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站定:“老闷在里面多没意思呀。”

“老谭也在呢?”

“这不是刚给直升机加完油嘛。”

“那好,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方孟韦还要回去写小结,就没有在甲板上多逗留,打完招呼便回到舱室里,被独自撇在外面的杜见锋这才重新站起来。

 

“怎么,你们俩的事还在原地踏步呢?”看出这两位分别时的气氛不大好,谭宗明只能无奈地摇头,“当初三天两头来找我请教怎么追求人,眼看人就要追到手了吧,你又犯怂了,也不知道是搞得什么鬼。”

“是是是,老子就是没你坦荡行了吧?”杜见锋一脸懊恼,一抬眼就看到赵启平和谭宗明勾肩搭背贴得老近,越发觉得刺眼:“滚滚滚,在老子面前秀什么恩爱?” 

“我们秀了吗,没啊?”

赵启平舔了一口棒棒糖。

“那就秀一个给他看。” 

谭宗明揽过身旁满嘴甜味的青年狠狠亲了一口,甜味更浓了。 

被一口狗粮狠狠拍在脸上,某人顿时气得直跳脚,他正要骂一骂这对秀死人不偿命的情侣档,舰上却冷不防地拉响了战斗警报,尖锐的铃声震得脑袋里嗡嗡作响,空气里的火药味一触即发,仿佛搓一搓手指就能点着。

“一级战备!” 

 

三人对了一眼便迅速分开,飞快穿戴好装备前往各自的岗位。

547舰舰长明楼和政委明诚已经先一步抵达作战室,作战参谋刚将电脑生成的3D模型投影在模拟沙盘上。手表上的指针才绕过两圈,以杜见锋为首的小分队已经整整齐齐排成队列。 

“废话就不多说了,直接看投影吧。”

明楼道。

 

阿诚点点头,接着说:“十分钟前,我在布里塔尼的一家中资化工厂遭到不明武装分子的xi击,极有可能是叛军武装黎明阵线所为,办公楼的几个出入口目前已经被控制,内部人员伤亡情况不明。好在我军已经得到布里塔尼政府的同意前往当地援救。” 

 

沙盘上显示的模型正是那座被袭工厂。

 

“办公楼里有人能跟外界联络吗?”

杜见锋问。

 

“有人拨打了领保电话,但电话现在已经断了。好在我们得到了人员名单,具体资料都在这里。”阿诚将一份文件交到他手里,名单和场地的蓝图都在里面,“你们的任务就是立刻赶往工厂所在的坐标实施营救,政府军会提供直升机送你们过去,随时保持联络。” 

 

“是!”

杜见锋脚跟一并。 

而此时,黎明阵线已经包围了工厂办公区,正在逐层进行清扫,工厂的雇员被统一集中在大堂里。

由于政府军和反叛军的冲突日趋激烈,工厂已经处在停工状态,只有中方人员和部分外籍雇员还留守在办公楼里,人数并不多。

在xi击发生前,人事科的小叶正悠闲地窝在办公室里,一边啃饼干一边开着QQ跟国内的闺蜜聊天,外面爆炸声乍然响起,整栋楼都跟着晃了起来,她吓得手一松,也顾不上饼干撒了一地就赶紧抱住脑袋。

对面的闺蜜还在给她发搞笑表情包,完全不知道厂区里已经陷入混乱。年轻的女孩被吓得不轻,她抖抖索索地敲着键盘,手指已经不听使唤了,好不容易才掏出手机拨通领事求助电话,磕磕绊绊地说出工厂的名字和位置。

对面的工作人员还算镇定,一边安慰她一边询问工厂里究竟有多少留守人员,厂区的安保力量是否能够抵挡,小叶只好壮着胆子朝窗口张望了一眼,脚一下子就软了,原来荷枪实弹裹着头巾的反叛军已经炸开大门涌进办公区里。 

她正要说话,可身体一动便发现后脑勺顶在了枪管上,她顿时打了个激灵不敢动弹。稍后,一只布满枪茧的手便缓缓伸到她耳边,一把掐掉了电话。 

“不用害怕,转过来。”

那是一个长着鹰钩鼻的白人男性,一双蓝灰色的眼睛也带着一股阴鸷之色。他说的是英语,并非本地语言,身上的装束也和反叛军不同,身上套着战术背心,装备明显要精良得多,身后还跟着两个人,看起来是他的手下。 

小叶一下一下抽着鼻子,眼泪已经流得满脸都是,就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

鹰钩鼻显然很享受她恐惧绝望的表情,戏谑地冲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问你答怎么样?”

小叶用力点头。

“再给领事馆重拨一次电话,说你手头有现成的人员名单可以传给他。”

说着,就将手机递还给女孩。

小叶不得不照着男人的话来做,说明情况以后,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果然发来了一个邮箱地址。 

鹰钩鼻勾了勾嘴角,将一个U盘插到电脑上,接着就开始敲击键盘,篡改名单里的资料,在里面额外增加了一名外籍雇员的资料,而资料的照片栏贴的正是他的照片。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之后,鹰钩鼻才点击发送,还弯腰捡起地上撒了一半的饼干,拿了一块塞进嘴里,嚼了几下发现得味道还不错。

“要把她带下去吗?”

手下依然举着枪。

“不用了。” 

鹰钩鼻叼着第二块饼干,随即轻描淡写地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仿佛这条人命在他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未完待续) 

 

评论 ( 40 )
热度 ( 26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