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二章

红海au,先写再说

CP:楼诚/杜方/谭赵/凌李/黄曲/洪周/

外交官:凌远 / 记者:李熏然

舰长:明楼 / 政委:明诚                

队长:杜见锋  /  副队长兼爆破手:方孟韦

狙击手:黄志雄 /  观察员:曲和

通信兵医疗兵:赵启平

机枪手:洪少秋 / 周凯

直升机:谭宗明

100%大团圆结局,不会发刀子啦😄

前篇:【1】

 

-----------------------------------------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二章

凌远刚就着温水服下胃药。

之前送来的午餐还摆在桌子上,现在已经凉透了。

“凌主任,我帮您把饭菜热一热吧。”

秘书说。

“晚点吧,我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就吃。” 

 

“您每次都这么说,到头来还不是——要是又把胃熬坏,我头一个没法交代。”

秘书撇撇嘴,敦促似的把摆在案头上的照片往前推了推,照片里是凌远和爱人的合影,那是个帅气阳光的青年,头发微微带卷,他从后面搂住凌远,一副要把全身重量都挂上去的架势,一双鹿眼弯成了月牙,笑得格外灿烂。凌远虽然背后吃重,却还是稳稳地撑住了他,无奈里带着一丝宠溺。这张照片凌远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办公的时候就支在边上,也算是圆了两情缱绻的心。

“知道了,我保证吃饭总行了吧,你可不许在他面前打我小报告。”这下凌远也不好再推脱了,在外人面前总得给足爱人面子才行,尽管他心里还在惦记手头的工作,“早上的会议进展如何?”

“针对车队被xi事件派遣独立调查小组的议案,安理会还在讨论当中,美方的态度似乎并不积极。”

秘书答道。

“看来这里面的确有猫腻,我们针对这点进行深入调查的决定是对的。” 

原定的四方会谈由于之前的意外交火不得不延后,身为谈判代表的凌远没有在布里塔尼滞留,第二天就回到国内。他需要结合情报揣摩各方的意图,重新对谈判未来的走向进行评估。

美方车队遇xi事件疑点重重,没有势力肯站出来对事件负责,乍看之下,美方损失最大,车队的随行人员和援助物资至今仍然下落不明。按照美国的行事风格,必然要将这件事大肆报道,然后立于道德制高点上大加抨击。

但美国这回却偏偏没有大做文章,而是直接摆开谈判桌,拉着政府军和反叛军展开和平谈判,还真有几分大局为重不念旧恶的超然。

这种一反常态让凌远不由得警觉起来。

中方与布里塔尼现政府一向交好,在国内有许多援建项目,具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去年双方还进行了高级别会谈,布里塔尼方面有意将国内最大的港口出租给中国作为海外军事基地,该港口位于亚丁湾要地,是船只往来地中海和印度洋的必经之地,也是波斯湾运输石油的重要水路。前出可攻,退居可守,能为海军的远洋航行提供全方位的支持,就相当于在印度洋航线上钉了一根楔子。 

美国人显然对此相当不满,一直想尽办法从中阻挠。 

反叛军此次突然发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数座重要城市,焉知不是他们人从中作梗的缘故。

本来就算是要居中调停,也应该是由中方牵头才对。

但车队被袭一事却给了美国横插一脚的机会,节点卡得恰到好处,使得美方一下子就掌握了谈判的主导权。

不管谈判最后结果如何,只要有美国这个搅屎棍在,布里塔尼的两股势力就会不断爆发冲突和摩擦,从而牵制中方的脚步,海外军事基地的落地也将遥遥无期。

一味挨打可不是凌远的性子。 

“布里塔尼那边的局势还在恶化,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已经攻陷了一座中资化工厂,手握大量人质,这可不好办啊。”

“依我之见,撤侨工作已经势在必行。”

有备无患。

这是凌远的思量。 

 

“好。”

秘书端着饭菜走出办公室。

凌远的手依然捂着胃,药效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了,恼人的绞痛多多少少得到了缓解,但他的眉头还是不自觉地蹙着,直到目光落回相片上才终于稍稍舒展,但短暂的放松过后,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不知道那边的调查进展得怎么样了……”

他喃喃着。 

 

中资化工厂被不明武装人员占领的新闻很快就开始诉诸报端。

与此同时,鉴于布里塔尼国内恶劣的安全形势,各国纷纷展开撤侨行动,中国也迅速启动应急机制,召开中资企业负责人会议,公布撤离的时间和具体路线,强调务必要在使馆的安排下安全有序的撤离。 

另一方面,亚丁湾护航编队也接到通知要求停止护航任务,全力协助使馆工作。为了营救人质而改变航向的547舰此前刚刚在布里塔尼靠港,更是临危受命首当其冲。 

明楼镇守在作战室里,前方的情报还在源源不断地传来,他一刻也不敢松懈。而政委阿诚刚刚主持完会议,将相关工作和要求布置下去。

“在参赞处同志的协调下,我们已经在港口拉开警戒线,划定了等候区域,安检装置还在安装调试,可以确保按时投入运转。” 

明楼这才松了松发酸的肩膀:“安全警戒尤其不能放松,我舰继续保持一级战备。” 

“撤侨的保障工作我会盯着,你就放心吧。倒是杜见锋那边形势复杂,而且随时可能跟不明武装分子接上火。”阿诚提醒道,“营救工作要是出了纰漏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明楼知道杜见锋肩上压的担子很重,他们俩是老交情了,明楼还没当舰长那会儿,杜见锋就是他的手下,怎么可能不担心:“小队现在到哪里了?”

 

“根据他们现在的位置,要抵达出事地点至少还要半个小时。”

参谋答道。 

“快了。”明楼若有所思,“但愿那边一切安好。” 

中资化工厂的位置深入腹地,杜见锋小队必须先坐车前往政府军的基地,再搭乘直升机前往事发地点。 

小队分坐两辆越野车,队长杜见锋和副队长方孟韦在前车商量营救方案,狙击小组坐在后车,新来的观察员曲和跟医疗兵赵启平坐在一边,黄志雄则是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眼光逐一扫过每一个经过的制高点。

远离首府的小城市缺乏防御力量,政府军和反叛军的势力犬牙交错。刚受到战火染指的街道一片断壁残垣,墙上随处可见密集的弹孔。谁能想到这里昨天还是人流熙攘的集市,今天却只能零星看到几个人佝偻着腰,在断墙碎瓦弯腰里翻找亲人的尸骸。

从天堂到地狱不过咫尺。 

 

黄志雄用力闭上眼睛,想要逃避那些血腥残酷的画面,但战场上尚未散去的硝烟味却迫使他不得不提振起精神,在上面批准他离开部队前,他还得继续恪守军人的职责。

“他总是这样沉默寡言的吗?”

曲和望着自己的新搭档,可两人的视线却一直没有交集。 

 

“他以前可是最擅长活跃气氛的。”

赵启平惋惜地摇摇头,至于黄志雄变成闷罐的理由,他相信对方已经听副队长提过了,没必要再在这里揭一次疮疤。

曲和抱紧了怀里的枪。

“跟他搭档挺辛苦的吧?”赵启平并不排斥队伍里的新人,主动搭起话来,“你要是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我好了。”

说到这个,他还真有东西想问一问赵启平:“你和舰上的直升机驾驶员是不是很熟?”

“熟啊,很深入的那种。”

全副武装的医疗兵毫不避讳地把左手握成圈,将食指戳进圈里,意思不言而喻。 

曲和被他的直白呛得连连咳嗽。

难怪刚才在舰上整装待发的时候,谭宗明会特意过来。曲和当时刚更换好身上的装备,想趁出发前一个人静一静,好及时调整状态。结果刚出门就看到赵启平在跟谭宗明说话。

他心知偷听不好,有意要躲开,却还是零零碎碎听到一些。

 

“按照原本的计划,应该是我开直升机送你们去基地,但刚才命令有了改动,我得留守在舰上待命,马上就得回去。” 

谭宗明说。

“那就赶紧去吧,被耽误正事。”

“政委特批了一分钟让我为你送行,就没别的话要对我说?” 

“当然有。” 

赵启平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即便是海风搅起的乱流也吹不散男人眼里纷扬的桃花,顶着战术头盔的医疗兵笑了笑,伸手摸向耳边的调节带解开插口,谭宗明立刻会意,掀开头盔凑到他唇上落下一吻,体温停留片刻才肯离开,又赶忙帮他把歪掉的头盔扶正。  

海风呼呼响个不停,但曲和还是清晰的听到外面传来一句我爱你。

“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闹了半天是因为这个。”

赵启平完全并不在意自己的好事被人撞破,反正在队里早就人尽皆知了,曲和知道也是早晚的事。 

“那你出任务的时候他一定很担心吧。” 

“所以每次临别,我都把那句话当成遗言来说啊。”

赵启平弯起嘴角,似乎再沉重的话题也无法抹杀他天性里流淌的坦率和乐观。 

一路下来,曲和跟赵启平聊得非常投机,而黄志雄始终一言不发凝神望着窗外,犹如无言的守卫者。 

半个小时过后,小队如期抵达目的地。

厂区外围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四周连个像样的民房都没有,只要站在楼顶就能将方圆数公里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在劫持事件发生以后,驻扎在邻近城市的政府军率先赶到。但厂区缺乏掩体,百来号人手一旦铺开只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毕竟对方手握人质,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被迫停在距离厂区五百米的地方,先用沙包构筑起简单的防御工事,再考虑营救方案。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 

从工事外可以清楚地看到蒙着头巾的武装分子在门口巡逻。

“确定这伙人的身份了吗?” 

杜见锋放下高倍望远镜。 

反叛军的标志是缠在左臂上的黑巾,但这些人并没有佩戴。但他知道那只是为了方便干黑活而已。他不清楚向反叛军输送资金的管道有哪些,但绑架打劫肯定是其中之一。

而政府军拍摄的照片也验证了他的猜想。

这批武装分子配备的火力很强,轻重机枪和火箭弹一应俱全,绝非普通的流寇可比。布里塔尼虽然也有海盗,但他们的主要活动范围都在海上,几乎不会深入内陆。 

“他们有没有提出要求?”

方孟韦问。 

 

政府军的指挥官打开电脑:“他们在网上放了一段录像,索要五千万美元赎金,如果不在一小时之内将钱打进指定账户,此后他们每隔三十分钟就会杀死一名人质,并且在网络上进行直播。”

 

“艹,这帮子龟孙真特么的不是东西!”

杜见锋一拳捶在越野车的前车盖上。 

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一个小时的行动时间,可面对平坦的地形,如何在短时间内突破这段长达五百米的空阔地带是他们率先要解决的问题。 

(未完待续) 

评论 ( 44 )
热度 ( 196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