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三章

红海au,先写再说

CP:楼诚/杜方/谭赵/凌李/黄曲/洪周/

100%大团圆结局,不会发刀子啦😄

外交官:凌远 / 记者:李熏然

舰长:明楼 / 政委:明诚                

队长:杜见锋  /  副队长兼爆破手:方孟韦

狙击手:黄志雄 /  观察员:曲和

通信兵医疗兵:赵启平

机枪手:洪少秋 / 周凯

直升机:谭宗明

前篇:【1】 【2】

-----------------------------------------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三章

小队的所有成员都围拢到队长身旁。

杜见锋掸掉落在蓝图上的黄沙,点了点靠近厂区进口处的办公楼。这里的地形易守难攻,即便能突破不明武装架设的火力点,顺利穿越厂区外的空阔地带,后方还有一道铁丝网在等着他们。就算开着坦克一路横冲直撞突入厂区,途中还是要耗费时间,敌人绝对不可能坐以待毙,极有可能会选择杀害人质充当威胁的手段。

 

根据使馆方面传来的消息,工厂内共有中国籍雇员25人,外籍雇员5人,主要以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为主,大部分都住在办公楼后面的员工宿舍,其他在当地聘用的工人在停产后就遣散了,应该不在人质之列。使馆根据名单一一联络过来,只联系上了其中5人,不是碰到轮休就是刚好外出,这才幸运地躲过一劫,目前已经通知他们前往港口做好撤侨的准备。  

“为了便于看管,他们应该会将人质聚集到一起,加派人手进行看管。” 

方孟韦扫了平面图一眼,办公楼虽然只有三层,但空间很宽敞,能容纳这些人质的地方就有好几个,如果不能准确定位,他们的行动必然会受到阻滞,从而对人质安全造成无法估量的威胁。

“这里也肯定是武装分子重点盯防的地方。”

杜见锋放下望远镜挂回脖子。

办公楼的所有窗口都被窗帘挡得严严实实。 

大门口左右各有一个用沙包堆砌出来的工事,至少有一挺重机枪,可以对正门突破的对手形成交叉火力,楼顶也有数人举着枪来回走动,时刻关注着政府军这边的动向。 

想用常规手段接近那里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这些武装分子单兵火力不错,但据他的观察,这些人的通讯手段其实很简陋,连台像样的无线电对讲机都没有,这点完全可以善加利用。

 

“我们可以从两侧迂回。”方孟韦将地图盖到最上面,“办公楼是钢筋混凝土结构,采光主要集中在正门,侧面的窗口只有区区几扇而已。相对而言,右翼的地形起伏更大一些,在这里增加掩体有利于我们隐蔽接近。” 

杜见锋放下手中的红笔,一个全新的计划已经在他脑中渐渐成型。

距离武装分子规定的一小时时限已经过去三十五分钟。

布里塔尼政府军还在专心致志修筑工事,沙漠地区最不缺的就是沙子,搭建简易工事所用的沙包完全可以就地取材,每隔七八米就能看到平地之上多了几分起伏,断断续续连成一道弧线。 

“政府军似乎想包围我们。”

一名武装分子躲在三楼的窗帘后面,只偷偷瞄了一眼就将脸缩了回去。 

和他同处一室的是一个蓄着卷曲胡子的中年男人,他是绑票行动的是黎明阵线中的一个小头目,鼻梁很挺,皮肤黑的发亮,背上扛着一把突击步枪,刚将腿跷到桌面上。

他的手下们已经按照要求将原本缠在手臂上的黑巾摘下,唯独他没有遵守这个命令,仿佛这条黑巾就是他彰显身份和地位的标志。 

“哼,就这点零零碎碎的兵力还想将我们团团包围?一辆装甲车就能在这个孱弱包围圈上撞出一道口子,他们拿什么来拦我们?只要我们后撤两公里便是自己的地盘,量他们也没那个胆子深入敌营!更何况我们手里还有一大票人质,万一行动中出了岔子,这个责任他们担得起来吗?要我说,他们不过是在外面搞点小动作装装样子,对外能有所交代罢了,根本不足为患。” 

小头目信心十足。

这次他带了二十多个人,足够控制住这栋三层小楼,得益于这里天然的地形优势,使得厂房内外泾渭分明,这些人手已经足够控制住场面,还有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质。 

何况组织还特意请了一伙可靠的外援。

这些外援来自雇佣兵组织“骷髅旗”,水准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号的,只要给足钱什么脏活都敢接,哪怕是女人和婴儿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可惜他们还有别的任务要完成,此次陪同他过来的三人当中有两人先走一步,只留下一名狙击手协同作战。 

小头目压根没把政府军的行动放在眼里,殊不知他这次真正的对手其实是一群中国军人,并且还是精英中的精英。

赵启平已经将通讯用的天线支了起来。 

 

政府军的越野车始终只在500米外的安全区域缓慢绕行。

经过沙包工事时,杜见锋带头打开车门,同车的另外几人也陆续跟上,借着轮胎掀起的扬沙,小队的成员迅速翻入掩体之后。 

因为在附近找不到其他制高点,黄志雄只好退而求其次将位置设在政府军防御工事后的一块小土坡上,这里土质松软,不适合固定位置,于是曲和屈起腿仰躺在地上,以自己的膝盖来充当枪架。

地面因为遭到阳光直射一片滚烫,但隔着作战服总算还能忍受。他用带沙漠迷彩的帐篷布盖在身上,只有枪口和瞄准镜从里面露出一截,蒙在镜头上的滤光格栅可以防止反光,防止狙击手暴露自己的位置。 

黄志雄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而在这样干燥闷热的环境下,他鬓角和额头源源不断流出来的却是冷汗,更糟糕的是,他的食指还在不可自律地发抖。狙击手从事的是高精度射击,任何一点微小的差池都有可能导致失手,以至于他根本不敢将手指落到扳机上,他原以为自己可以撑得住,但前任搭档临死前的画面却还在梦魇一般一遍遍的在他脑中重放。 

曲和紧挨着黄志雄,当然能察觉搭档的异状。 

“志雄——”

曲和叫了好几声,黄志雄的意识才猛然从瞄准镜所框出的世界里抽离出来,肩膀一弹,枪口险些从刚才的位置滑脱。 

“你不要紧吧?”

曲和握住他的手腕,一眼就识破他在逞强。黄志雄的脉搏跳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大战临头的时候,身体和神经会高度紧张,那样虽然对提升注意力有好处,却过犹不及。他的呼吸太重,如果继续下去,射击的时候必然会出现偏差。

观察员不仅是副手,一旦狙击手受伤或者出现其他问题,就得代替他执行任务。

 

根据杜见锋制定的计划,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消灭楼顶上的眼线,拿是保障后续所有行动的前提所在,不容许出现任何错漏,一旦打草惊蛇,不管是已经潜伏到侧翼的小队其他人还是大厅里的人质,都会身陷险境。

自他加入小队到现在,这对狙击搭档还没有好好说过一次话,黄志雄对曲和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和赵启平聊天的时候,细心稳重,看起来就是一个好好先生。

但再温厚的人也有较真的时候。

黄志雄不敢直视他,退缩的念头再度冒了出来,既然状态不佳,那还不如换更合适的人上,他已经不想再看到战友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流血了。 

“你想临阵脱逃?”

曲和一下子翻起身,黄志雄忙扶住爱枪。 

 

“人只要逃避一次就会再逃避第二次、第三次,难道真要让这个刚成立的狙击小组缺掉一个角吗?”

“那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我的手一直在发抖,根本不听使唤,就算这样还要把队友的命全都拴在我身上吗!还不如让趁早向队长报告,我发现自己胜任不了,不想拖累队友!”

黄志雄的手指紧紧握住枪身,这里不是宣泄情绪的地方,所以他只能把那些覆压在心头的东西转嫁到别处。 

 

“如果我倒下了,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曲和反问。

 

黄志雄顿时哑口无言。 

 

曲和目光直视,接着又说:“我还没加入蓝鲨的时候,就在大练兵见过你的狙击表演,你的狙击技术是一流的,我非常确信。只是心理障碍这道坎,我没办法替你迈过去,只能由你自己来——但我可以和你一起承担。狙击小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出了问题我和你一起担。” 

“你用不着这样。”  

“这可由不得你犟。” 

曲和摆出不容置疑的架势,随即张开手扑进搭档怀里,将脑袋埋在黄志雄身侧,双手环抱住腰际,然后双膝分开撑住地面。

 

视环境不同,狙击手和观察员可以配合多种姿势来辅助射击。这种虽然看起来有点滑稽,却能让枪直接架在背上,比起提供肩膀充当支撑点更为稳当。

黄志雄岂能不明白这个动作里所包含的信任和期望。

枪和上半身的分量全都支在曲和的背脊上。

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不管是呼吸还是心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类似这样的配合黄志雄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军事训练之日复一日枯燥乏味,为的就是要将每一个战术动作都能刻到骨髓里。

曲和的心跳很平稳,咚咚咚咚有力地敲击着胸口,没有一丝紧张和慌乱。就像听到音乐就会不自觉的跟着打拍子一样,黄志雄聆听着他的心跳声,自然而然就会受到影响,原本紊乱的心音也有了调律。 

 

心跳和呼吸不知不觉便重叠到一起,架设在背脊上的狙击枪如同四肢的延伸,而瞄准镜就是他的眼睛。

 

黄志雄的手指终于不那么抖了。 

栖息在沙漠里的小生物自由自在地游走于对峙双方之间。蜥蜴动了动脑袋,旋即爬过简易工事。

 

方孟韦将单兵远距离红外热相仪卡在沙包和沙包之间的空隙里。这种红外热像仪便于携带性能出众,可以在1000米外透过烟雾或者黑暗辨识生命体征,捕获的图像资料还可以进行无线传输。 

显示器上很快生成了热图像和温度值,将敌人的分布情况无所遁形。

“一楼热源最多,人质的位置应该就在一楼大厅,有六个人守卫在他们周围,位置一直在移动。”

方孟韦说。 

“如果我们正面强攻,这些人质就会沦为武装分子用来挡子弹的人墙。” 

杜见锋不免后怕。 

绑票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可见在这拨人眼里,不能换钱的人命贱如蝼蚁。 

“其他人到位了吗?”

杜见锋问。

“洪少秋到位。”

“周凯到位。”

“黄志雄到位。”

“曲和到位。” 

“赵启平到位。”

所有人员确认无误,杜见锋开始倒数计时。

当表上的秒数从59跳到00的刹那,行动正式开始。 

(未完待续) 

评论 ( 40 )
热度 ( 17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