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四章

红海au,先写再说

CP:楼诚/杜方/谭赵/凌李/黄曲/洪周/

100%大团圆结局,不会发刀子啦😄



前篇:【1】 【2】 【3】

-----------------------------------------





【楼诚/楼诚衍生/红海au】绝地反击

第四章



杜见锋、赵启平和机枪手洪少秋身处厂区右翼。

而方孟韦和另一位机枪手周凯埋伏在厂区左翼准备吸引火力。

 

政府军的抵近工事帮助他们拉近了和厂房的距离,在红外热像仪的辅助下,杜见锋率先踏出攻势,趁巡逻人员绕圈的空档,他带领自己的小组接连几个百米冲刺直扑铁丝网下,准备进行破拆。


可巡逻人员却偏偏踩着这个点突然折返回来。 


嗖的一声。

黄志雄的子弹来得及时。

武装分子顿时倒了下来,他的同伴听到枪声出现赶忙伏下身,可惜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拍,还没等他的脑袋躲到掩体之后,黄志雄的第二枪已经迅速补上。


瞄准镜里的人一脸愕然地张大嘴。

但黄志雄没工夫搭理他,又迅速将准星瞄向窗口,那里还有个单独守在屋里的观察哨。 


三枪过后,右翼一侧的哨兵全部解决,但枪声也引起了武装分子的警觉。


就在这时,办公楼一楼的左翼突然传来一声炸响,安放了轻型爆破筒的铁丝网被炸开一个口子,霎时间,沙尘漫天飞扬,正当室内外的武装分子左顾右盼寻找枪声的来源时,方孟韦和周凯已经掐准时间突破黄沙的围袭,将炸药设置在办公楼左侧的边门上。雷管被设定成遥控引爆,炸药的用量和爆破方向他事先已经做过充分的计算,确保形成的冲击不会损伤到人质所在区域。 

 

守在门前的武装分子并不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但在长期的实战下却也有了一定的战术意识。一拨人暂时舍弃了自己的工事和位置,前往厂房左翼驰援,而另一拨人仍选择坚守岗位,警惕前方的动向。


黄志雄马上瞄准了他们的脑袋。 

 

大堂的武装分子一听到响动就知道外面的政府军开始行动了,他们立刻条件反射地转向声音的来源,人质们绝望的脸上也随之重燃起了希望,有人已经蠢蠢欲动,小声比着口型试图伺机逃跑,但他们的念头很快就被频频响起的枪声喝退,又抱着脑袋重新蹲回地上。 


方孟韦在心里默默读秒。

听到脚步声渐近便和周凯一起退到掩体后面,接着便按下遥控器。


左侧的墙壁轰然坍塌,钢筋水泥的碎块携着爆炸的余威瞬间将那些围拢过来的武装分子砸得人仰马翻,火光犹如信号直冲云霄。 

 

人质们被呛得直咳嗽,之前大多数武装分子都被吸引到侧门边,留下来看管人质的不过两人而已。


而这时,杜见锋也带领剩下的几人如法炮制攻入右侧的边门,赵启平两个点射就将看守放倒在地。


为了避免伤及人质,这边破门用的炸药量明显少了一半,之前为了确保左翼能够吸引敌人足够的注意力,右翼没有使用爆破筒来破开铁丝网,而是多花了些手段用特种工具钳打开豁口。 

 

三组人马配合默契,行动的衔接的节点几乎精确到秒。 


短短两分钟内,一楼的敌人已经全部清理干净,政府军派来的数辆装甲车也按照事先安排的计划撞开正门,坚固的车身将门口的沙包工事推得七零八落,然后毫不留情地碾过那些被黄志雄狙杀的尸体。 

 

一部分人质还有伤在身,但此时也顾不上处理伤口了,在方孟韦和赵启平的指挥下,他们纷纷跑出门外,政府军的装甲车正在那里接应他们。 


楼上的武装分子如梦初醒,小头目和手下的亲信刚想逃跑,洪少秋和周凯构成的机枪火力就将他逼了回去。


小头目完全没搞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眼下他手头的火力点已经被一一拔除,唯一能为他充当保护san的人质也得到营救,要不了多久,政府军的人就会攻上来,到时候他就彻底完蛋了。


此刻他只能慌不择路地往后退,几步过后才想起骷髅旗还留下一名雇佣兵留守在这里,现在也只能仰仗对方来帮助他突围了。


来自骷髅旗的雇佣兵名叫爵士,是一名狙击手。 


其实爵士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因为本人酷爱爵士乐而得名,和贵族之类的名词没有任何关系。


他是个外貌粗犷的白人中年男性,蓄着络腮胡,眼眶很深,留着一头金色短发。


他是美国人,以前曾经在三角洲部队服役,阿富汗战争后就从部队退役。此后他加入黑水公司,在伊拉克参与各类军事活动,但由于黑水数度卷入各类虐囚和枪杀平民的丑闻,原有的公司业务被迫转向后勤,爵士便离开了黑水,转而加入臭名昭著的国际雇佣兵组织“骷髅旗”。 


而成员的标志之一,便是各式各样带有骷髅和旗帜元素的纹身。

 

爵士所在的位置在办公楼三层,外面枪声一响,他便立刻翻身伏到窗边,子弹上膛瞄向窗外。原以为这是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没想到中途还是出了纰漏。这些靠金钱和暴力组织起来的反叛军果然只是一群散兵游勇而已,根本成不了气候,左右枪声一响便乱了方寸,完全被对手玩弄在股掌之间。 


爵士光凭外面的声音就将枪支的型号和射击方向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最早响起的枪声百分之百来自于狙击枪。


能考虑到各方面的需要配置不同的火力,协同作战组织紧密,对手显然不是政府军那帮乌合之众。他立刻离开原地,转移到另一个面朝正门的资料间。 


接连响起的爆炸声没有分散他的注意力,就像一头伺机而动的猛兽,只专心致志对付自己的猎物。


终于,他的瞄准镜里出现了一张画满油彩的亚洲面孔。

爵士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之前护送中方谈判代表凌远的应该也是这群人。

 

根据公开的说法,那是一场由误触地雷引发的武装冲突,使得原定的和平谈判被无限期推迟。但实际上,那不过是反叛军的阴谋而已,为的就是搅黄这场所谓的和平谈判。爵士当时也在现场,同时也是计划的执行者之一,可惜中方谈判代表四周犹如铜墙铁壁,又有狙击手从旁阻挠,结果他只干掉狙击手的搭档而已。 


蓝鲨特战队的名字旋即从浮现在脑海里。他立刻意识到,这一战最棘手的敌人的确不是布里塔尼政府军,而是那些从东方古国远道而来的客人。 


没想到当时的对手还会在这里不期而遇。


爵士原本瞄准的对象是狙击手,但现在,他却改变了主意,突然将枪口转向正为黄志雄充当支撑的曲和。


杀气透过枪管衍生到远方。 

 

伏在车顶上的黄志雄没来由的心头一紧。

敏锐的感官是一名优秀狙击手必备的素养,有时候是源于经验做出的判断,有时候则源于直觉带来的灵光一闪。 


他赶紧打开战术头盔内置的热成像仪重新审视前方,这种内置的便携式模块探测距离不如手持式,但在这种时候却往往能发挥奇效。


他的直觉是对的。 

对面果然有一名狙击手,他将身体的大部分都藏在文件柜组成的掩体后面,根本没有露头的打算,不给他任何可趁之机,就连手腕上的纹身也仅仅是在眼里一闪而过罢了——那是一个戴着海盗帽吹着萨克斯的骷髅骨架,背景是一面花哨的旗帜和枯萎的玫瑰花。 


黄志雄顿时冷汗涔涔。

他记得这个纹身,这人分明就是当初杀害他搭档的神秘狙击手!


而此刻,强烈的杀气已经化作利刃直指而来。

想到这里,黄志雄的心跳又乱了套。


曲和背对着敌人,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目标,但传递过来的心跳却让他及时察觉到异样。 


“志雄?”


曲和正要抬头,黄志雄却猛地将他的脑袋按回怀里,然后连人带枪一起滚下车,说时迟那时快,爵士的子弹也在同一时间击中车顶,它没能击穿装甲车厚实的钢板,变形的弹头跳了几下落到地上,刚好掉在曲和手边。


曲和恍然明白过来。

这一滚是从车顶摔下,黄志雄被他压在下面当了一回人肉靠垫,后背摔得动弹不得,曲和也顾不得去擦拭自己脸上的擦伤,忙弯腰将人拖到车后。


啧。

爵士往身旁啐了一口,要不是对面躲得快,他现在已经得手了。但他没有放弃追击,还打算再度瞄准,一想到对面的狙击手即将再度失去搭档,他便隐隐兴奋起来,显然很享受这种将对手逐步逼入绝境,连同精神一并击溃的kuai感。


可黎明阵线的小头目却赶在这时突然闯进屋里,央求爵士帮他找一条可以脱身的退路,眼下他的手下正在外面硬扛,但每个人手头弹药有限,不可能无限制地持续下去。 


被打断乐趣的男人顿了顿,他无言地端起枪调转方向,虽然他的表情平静地犹如绿洲的湖泊,但行动却已经表明了他的不满。 


小头目只能扯着嗓子喊:“组织已经付妥了佣金,而你的老大让你留下也是为了协助我!” 

 

“你似乎理解错了什么,支付我报酬的人可不是你。”


“这话是什么意思?”


爵士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头蠢猪:“我只服从真正付钱的人。” 


“你、你想干什么!”

小头目紧盯着枪口,手不自觉地探向背后的枪。


可没等他摸到枪把,爵士已经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在如此近的距离他根本不可能失手。


“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爵士将自己的爱枪重新背到身后,没有再理会黄志雄和曲和,小头目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节奏,也导致他失去了先机,现在再补枪显然已经没有意义了。 


趁小头目的手下还在外面阻挡,爵士果断选择断尾求生,撇下反叛军独自从后窗索降,他事先就在后门藏了一辆越野车,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不消一会儿。

洪少秋和周凯便扫平了前方的障碍,三人跨过地上的尸体继续探索三楼的其他房间。 


人事科就在三楼尽头,而武装人员拍摄勒索视频的地方恰恰也是在这里。 


从虚掩的门缝里传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杜见锋一把推开门,洪少秋和周凯紧随其后将枪口指向两侧。


但这里没有武装分子,只有尚未收拾的摄制工具还摆在那里。镜头的对面是一个被捆在椅子上的年轻女孩,她垂着脑袋,太阳穴已经被子弹打穿,鲜血溅了一地。除了死亡的折磨,她显然还遭受过肉体上的蹂躏,只有一件被撕破的衣服还勉强挂在身上,露出的手臂和大腿上遍布着惨烈的伤痕。 

 

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手无寸铁的孩子,战争都不会施舍半点怜悯。


周凯于心不忍地掏出手帕擦掉女孩脸上的血污,洪少秋则干脆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到女孩身上,这才伸手抚过她因为极度惊恐而瞪大的眼睛。 


整栋办公楼已经全部搜索了一遍,但人质的数目却还是对不上。


“少了两个人。”

方孟韦按照名单逐一对过,发现这家工厂聘请的两名中国籍工程师并不在人质之列。


“怎么回事,那两个人在哪儿?”

杜见锋揪出一个俘虏直接踹倒在地上,用枪顶住他的后脑勺。

 

俘虏已经气焰全无,高高举着手根本不敢反抗:“他……他们被带去附近的基地了……”


“为什么要单独带走他们?”


俘虏拼命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方孟韦倒是有了思路:“这是一家石油化工厂,叛军之前刚占领的那座城市有一座油井,可工人一听到炮火声便纷纷逃之夭夭,黎明阵线需要产出石油卖到黑市来维持经费,没有懂行的人指点他们可不行。” 


“看来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杜见锋在耳边按了一下,接通了547舰的通讯频道。


女孩被残忍枪杀的视频已经作为证据被传回舰上。 

明楼和阿诚表情沉重,作战室里的其他官兵也眼眶发红,他们义愤填膺,恨不得将那些绑架犯碎尸万段。

 

现在看来,这段没有对外公布的勒索视频才是国内下定决心撤侨的原因所在。 


“从武装分子的尸首上搜出了属于反叛军的黑巾,俘虏也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

阿诚说。


“但仅凭这点证据他们是不会承认的,就算真是他们的人,也可以说是有人干私活,以此来推卸责任。” 

明楼深知那些反叛军丑恶的嘴脸。


“根据俘虏的说法,反叛军打算明天就将两名工程师送走,那样一来,营救将会更加困难。” 


杜见锋小队的报告帮阿诚解开了很多疑惑,却也为他带来更多疑问。 


按照黄志雄的说法,武装分子当中有一名狙击手,手腕上有显眼的纹身,经过分析应该是雇佣兵组织骷髅旗的标志,但在清扫战场以后并没有发现此人,多半是见势不妙独自逃跑了。


而这也意味着,杜见锋小队的存在已经被敌人获悉,如此一来对方势必会有所防备。骷髅旗可是职业雇佣兵,一向杀人不眨眼,远比反叛军要难对付得多。如果这次是他们跟反叛军合作,那如何营救剩下的两名人质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可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指挥这次绑架行动的小头目也死得十分蹊跷,他并非死于杜见锋小队之手,而是被同伴所害。根据黄志雄的指认,骷髅旗的狙击手之前就曾在那个房间里逗留。莫非骷髅旗和黎明阵线之间也有嫌隙和摩擦?  


明楼思索良久,推了推帽檐终于有了决定,“我去向编指汇报一下情况。”


“那杜见锋小队呢?”

阿诚问。

 

“让他们原地休整补充弹药。”明楼顿了顿,“先按兵不动。” 


夜幕降临,杜见锋小队就驻扎在政府军的基地里,一旦明楼那边有新的指示下达,这里随时可以开拔。


这一战运气不错,大家虽然也有挂彩,但多数都是较浅的皮外伤。方孟韦的手臂和脸颊分别被石子和流弹咬了一口,黄志雄那一下也摔得不轻,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后背上还是青了一大片,现在只能先趴在床上休养。 


赵启平刚帮方孟韦把伤口清洗干净,杜见锋守在外面坐立难安,以他对方孟韦的了解,那是个就算受伤也绝对不会吭声的人,硬气得一塌糊涂,也正是因为这样,杜见锋才会觉得不放心,生怕他身上还留下什么别的暗伤。 


“怎么样?”


赵启平一出来,杜见锋就忙不迭地凑上去。 

 

“放心放心,还不至于破相。”


“那就好。” 

杜见锋总算松了口气。 


赵启平没急着走,而是将纱布、胶带和伤药从急救包里搜罗出来,统统塞到他手。 


“啊?”

杜见锋的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茫然地接住。

 

“战友受了伤,你这个做领导的也不知道慰问慰问啊。”赵启平越发无奈,绕到队长背后把他往门口推了一把:“还愣着干什么,去吧。” 




(未完待续) 


评论 ( 29 )
热度 ( 14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