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因为人尽皆知的发糖所以这次就先更楼诚啦~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章



驾驶座那边亮着灯,将司机扭曲的面目照得越发妖异,他虽然脸上挂着生硬的笑脸,可里面既不是真情实感,也不是虚情假意,更像是有人故意捏着他脸上的肌肉,硬是掰扯出一个好像在笑的表情。


司机的脖子已经拧转了180度,阿诚愕然地望着他的脖子,因为过度扭曲的关系,表面的皮肤已经迸裂开来,露出里面红白交错的肌肉和筋腱,皮下的血管一旦被拉扯到极限,就只能一根根绷断,一条条细小的血线很快便沿着皮肤上浅浅的纹理扩散开来,染红了雪白的制服衬衫,空洞睁大的眼睛配上几乎快要弯到最高处的嘴角,叫人看了越发不寒而栗。 


就算把明楼和阿诚引导这里的罪魁祸首解除对他的操纵,他也不可能再清醒过来了。 


明楼的脸上阴晴不定,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司机缺乏焦距的眼睛,他很清楚此时正有人通过这具死shi监视着这里,那显然不可能是普通人的手笔——是别人召唤出来的恶魔吗?还是有其他什么势力盯上了明家? 

 

“不愧是明家人,遇到这种场面还能临危不乱,不愧是人中龙凤的人物,佩服佩服。”

还有闲情逸致夸赞对手,显而易见,对方已经胜券在握成竹在胸了。 

 

“这种时候就不必假装客气了吧,你是谁,特意找上门来又有什么目的?”

明楼冷着脸,一双眼睛里映出点点碎光,可这光华里却带着锐利的棱角。


阿诚的酒也跟着清醒过来。

幸亏他已经遭遇过明楼死而复生又被恶魔取代这般荒诞离奇的经历,否则任是再冷静理智的人,在目睹这番光景的时候都不可能泰然处之,恐怕早就手忙脚乱要开车门逃跑了,然而两侧车门已经被锁住,况且那个司机身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异常,也就是说,就算下车也未必就能逃出生天。


阿诚突然有点庆幸有明楼在身边,否则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可能最后也只能靠硬碰硬闯一闯而已,尽管身边的恶魔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现出自己无利不起早的一面,但只要大哥在,似乎悬着的心就有了依仗。


然而这样的放松仅仅只持续了一瞬,他的眉头又突然蹙紧。

要知道大姐还独自在家,虽说楼里安全措施齐备,但那都是用来对付普通人的,对恶魔却没有任何防范能力。

 

明楼的目光没有挪移半分,却好像已经对阿诚的顾虑了然于心,只暗暗拍了一下他的手,阿诚背后一凛,赶紧稳住手脚。 


“我是谁不重要?你们都是将死之人了,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司机的脖子发出咔哒一声响,好像突然失去了支撑似的,软绵绵地垂了下去。诡笑定格在他脸上,嘴唇纹丝未动,但喉咙深处却发出咔咔咔咔的笑声,越来越响,越来越疯狂。 


与此同时,司机的脚也狠狠踩在油门上,直直撞向街道尽头的水泥墙。

以这个速度,恐怕再过十几秒就会车毁人亡。 


虽然对方身份未明,但敌意已经显而易见,现在可不是计较对手身份目的的时候,保全自己才是当务之急。 


明楼此时也顾不上隐藏什么了,当即凶悍地一脚踹上车门,这一记几乎没有任何保留,车门内侧瞬间变了形,车门和车体之间衔接的部分在蛮力的作用下硬生生地折断,转眼就脱离车框飞了出去,擦过地面冒出一连串耀眼火星。


紧接着,两道人影便抱在一起从车中扑了出来,刚在冰冷的水泥路面上滚了几圈,之前两人搭乘的那部轿车便一头撞上水泥墙,只听到轰得一声巨响,火光随即冲天而起。  


阿诚这才撑着地面从明楼怀里探出头,嗡嗡的耳鸣声还在脑袋里响个不停,他用力揉了揉脖子才终于清醒过来。


“没事吧?” 

明楼支起上半身。


阿诚低头看了一圈,不仅手脚脸上毫发未伤,就连衣服也没有破损分毫,完全没有滚过地面后该有的狼狈。 


“没事就好。”

明楼看起来也不错,只不过额前多落下几缕发丝罢了。


火光烧红了半边天。 

阿诚突然发现明楼身上多了一件黑色大衣,今天出门的衣服是他亲自挑选搭配的,两个人只穿了西装而已,并没有额外搭配外套,既然如此,那这件眼生的衣服又是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这里?


明楼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于是拎了拎大衣的领子,慷慨的替他答疑解惑:“这是我的能力。” 


“能力?”

阿诚仰起脸。


“我可以操纵自己的影子任意变化。”

当然了,虽然可以拉长或者缩小,却不能切断,变化本身也有限度,铺开的面积和强度成反比。而这身外套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做的伪装,参考了途径橱窗里陈列的款式,必要的时候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包裹全身充当护甲,哪怕是子弹也无法轻易近身。 


明楼扶了阿诚一把,迎着火光来到车边。

整部车已经全部笼罩在熊熊大火里,滚滚黑烟下,驾驶座上的人形轮廓依稀可辨,车里所有的可燃物逐渐被烈焰吞噬殆尽,转眼只剩下一个焦黑的车框,经过炙烤的车窗玻璃已经爆裂开来,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明楼目光如炬,紧盯着渐渐减弱的火势。

动静闹得这么大,恐怕附近的居民已经报jing了,一旦guan方的人到场,他反而不好动手,毕竟司机死得太蹊跷,就算让法医来检查,也只会得出完全不符合世人逻辑的超自然结论。

 

明楼手一扬,搭在肩上的大衣也跟着摆起,掀起一个优雅绝伦的弧度,隐没在衣服里的黑色影子闻风而动,顺着手臂挥斥的方向嗖得飞去,就好像武侠小说里的侠客使出了什么不知名的暗器,但实际上,那仅仅只是影子的一部分罢了,一头还连在明楼的袖管里,另一头却直取驾驶座。司机的尸体已经一片焦黑,穿着在外的制服只剩下少许残骸,紧紧黏着皮肤,恐怕稍稍一动就会连着皮肉一起剥落。


影子没有一丝一毫地迟疑,中途只留下一道残影,尾端已经抹过尸体的脖子,一个已然看不清五官的脑袋跟着咕噜咕噜滚到明楼脚边,阿诚抽开脚,及时躲开头颅滚过的轨迹。 


才刚停下,头颅又冷不防地动了动,悉悉索索滋啦滋啦,听起来就像是在啃食焦肉,阿诚不由得屏息,目不转睛地盯着被火光映亮的地面,不一会儿,头颅嘴巴的部分突然张开,从里面爬出一只蜘蛛,背上的图案形似一张愁苦万分的人脸。

 


(未完待续) 


评论 ( 30 )
热度 ( 17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