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一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一章




从司机嘴里爬出的蜘蛛跑得极快,转眼已经逃出数米开外,眼看就要钻进下水道的进水口里,可惜明楼眼明手快,脚下的影子一抖,一道虚影即刻凝聚成锐利的枪尖,瞬间就将长着诡异人脸的蜘蛛死死钉在水泥地上,任它如何扭摆螯爪也无法逃脱。


阿诚挨近了看。

蜘蛛大约有小孩的手心那么大,通体黑色,除了背上的图案以外和普通蜘蛛没有任何区别,若不是明楼事先有所防备,它必定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逃之夭夭。 


“如果我没猜错,这只人面蜘蛛应该就是控制司机的媒介。” 

倘若现在去检查倒在车里的司机尸体,就会发现他体内纵横交错全是白色的蛛丝,遍布于肌肉和血管之内,想来之所以采取这种玉石俱焚的xi击方式,多半也是为了方便毁尸灭迹。毕竟这样一具疑点重重的尸体要是落到警方手里,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明楼目光森然,他手腕一转,地上的影子便迅速包裹成一个黑色球体,被钉死的蜘蛛随即被封入其中,收进风衣外侧的口袋里。 


“这蜘蛛应该不是本体吧?”

阿诚问。


明楼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也许此刻对方正在暗处窥探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想到这里,阿诚便觉得芒刺在背,然而他仰视四周却只能看到群楼环绕,急于想要探寻的答案却还隐没在黑烟和夜幕中,不得其所。 


“我们这次的对手想来是个行事谨慎的家伙。”

如果只是对付普通人的话,这种程度的招数已经足够取人性命,倘若对付的不是普通人,也多少能刺探出对手的斤两,还真是一石二鸟。 


但新的问题也纷至沓来。

是什么让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不惜动用这种非常规手段呢?

明楼思来想去,除了当初的死而复生,自己好像并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行为,一般来说,应该不会有人把明家大少爷和非人类联系起来才对。

 

远远地,好像有警笛声传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对方已经盯上我们了,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要是等jing察到了,看到这个用常理根本无法解释的车祸现场,一定会盘问个没完没了。阿诚越发担心大姐的安危来,赶紧打了个电话回家,这个点大姐兴许已经睡了,但阿香应该没有,联系她是最妥当的。


而阿香此时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剧,内容大概是个磨难重重的爱情故事,看得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接电话的时候还一下一下抽着鼻子,着实把阿诚吓了一跳。


万幸那边一切如常,再三确认明镜已经睡着了才真正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有点发软,明楼立刻不动声色地在后面托了他一把,接着说:“这次的事情有点复杂,我们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就算不能主动出击也要做到有备无患——你先跟我去个地方,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 


再者,这个人面蜘蛛的来历也很值得挖一挖。 


“去哪里?”

阿诚很清楚,就算警方赶到也根本帮不上忙。 

 

“到了你就知道。”


明楼要带阿诚去的正是马三爷的店,距离这里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算起来,这是黑影与明楼融合以后,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


其实以魔法和巫术为噱头的商店在魔都市内也有,主要售卖相关的书籍和饰品,还有一些来历不明的占卜道具,大多都只是徒有其名的假货而已,只有这方面的爱好者才会买单。


明楼的眼光显然要比那些所谓的爱好者高多了。 


巷子里静悄悄的。

站在巷头完全看不清巷尾,人行道两侧分明竖着路灯,可灯光却好像在刻意回避什么似的,只照到明楼和阿诚脚下,再往前就只剩下黑洞洞的一片,仅靠稀薄的月光无法揭开其中的隐秘,迫使来客必须主动迈入其中,才能一窥究竟。


阿诚做了个深呼吸,调整步伐跟上明楼。 

黑暗在视野中迅速扩散开来,意识似乎也受到夜色的蛊惑,开始不由自主地产生各种联想,或是阴森或是恐怖,或是有形或是无形,在黑漆漆的空间里肆意滋生,阿诚已经领略过黑夜的另一面,置身其中越发惴惴不安,忐忐忑忑不知道该如何落脚才好。


明楼有意放慢步子:“要我牵着你的手走吗?”


阿诚不甘示弱,忙回了一句不用了,随即跟得更紧。 

 

小巷尽头仍旧是死胡同,散发着血腥味的涂鸦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按照明楼的指导,阿诚将手放到墙上,紫光掠过他的手掌下方,数秒过后,墙上便出现一道入口。阿诚望向明楼,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又再度刷新了,天知道前面要迎接他的是什么龙潭虎穴,可明楼又偏偏不解释这地方是干什么的,他只能慎之又慎。明楼这才带头走到前面,以他对马三爷的了解,那位老板是绝对不会出来迎接客人的,只能由他来充当临时向导。 


店铺里陈列出来的商品稀奇古怪,黯淡的灯光则在无形中增加了神秘感,但能堂而皇之摆在店堂里的大多并不会伤人,阿诚还看到几个匣子和锦盒,也没有特意搁置在高处,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表面却被黄纸封住,用朱砂密密麻麻写满符咒,虽然不知道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不过还是不要乱动为妙。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目光扫过两侧,忽然停在角落里。

那里摆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四出头小箱柜,料子用的是上好的黄花梨,黄铜锁头,柜门上雕有精致繁复的花纹,这种箱柜通常用来放置杂物,摆在桌子上也是不错的装饰品。


阿诚暗叹,这地方还挺中西结合,便只当那是件普通的摆设。


小箱柜上的铜锁形同虚设,他也没多想,还以为之前就有人摆弄过了,便兀自将柜门打开。 


从门里飘出一团灰雾,没等阿诚看清,雾气已经徐徐腾起,在半空中构成一片漩涡,漩涡中心犹如在眼眶中转动的眼球,阿诚一怔,好像目光刚对上,自己的心思就被置于无影灯下,被从里到外看了个透。而此时,灰雾又起了新变化,在迅速凝聚到一点后又忽地散开,但这次呈现在阿诚面前的是却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这个背影他再熟悉不过了,失神间几乎就要将大哥二字脱口而出,但明楼却先一步跨到阿诚背后,朝幻化而出的背影狠狠一瞪,昏黄的灯光下,他眼底有红光一闪而过,锋芒毕露。 

 

“滚!” 


只一声怒喝,灰雾便飞快卷起幻象逃回柜子里。 

嗙的一声,柜门重新合上,黄铜锁也自动锁了起来。 

 

“刚才那是……?”

阿诚问。


“不过是蛊惑人心的东西罢了。”

明楼不屑地说。

 

“痴男怨女分隔两地,久而久之思念便会化作鬼魅,它本身并没有伤人的能力,只能映射心中思念的对象而已。”

直到这时,店铺的老板马三爷才姗姗来迟,她身着一袭酒红色包臀长裙,领口带有旗袍的设计元素,剪裁上似乎也有参考之处,从上至下紧贴大腿曲线,将一副好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


女人袅袅婷婷走来,脸上一对梨涡甜美可人,一直凑到阿诚面前才停下脚步,轻轻托起他的下巴仔细端详,就好像在品鉴一件待价而沽的藏品,阿诚被审视的眼光打量得很不自在,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目睹这一幕的明楼表情堪称精彩,脚下的影子蠢蠢欲动,好像随时准备出手制止,察觉到一旁警告意味十足的视线,马三爷这才放下手,转而朝明楼嫣然一笑。 


“今儿吹得是什么风,你居然还带了个伴来?”

 

“有人在背后对我下黑手,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总得防患于未然。”

明楼答道。

 

“你——我是没什么可担心的,至于这位嘛……若是跟着你的话,确实需要带些防身之物。”

马三爷顺势将两人迎进会客室。


里面的环境要比外面宽敞舒适,桌上摆着茶水点心,壁炉里跳动着火苗,暖洋洋的就好像普通人家的客厅。听到说话声,原先伏在沙发上的黑猫微微竖起耳朵,等人走近了才不情不愿地从垫子上跳下来。


它显然是不认生的,绕着阿诚脚边走了一圈,接着小爪子就开始一下一下扒起他的裤腿,看样子对这个生面孔的客人很感兴趣。阿诚一向拿小动物没辙,只好将黑猫抱起来,揉揉它的脑袋和下巴,黑猫心安理得眯着眼睛享受,之后干脆趴在肩膀上不下来了。


明楼的嘴角抽了抽,看样子这家店的人和猫都不知道客气这两个字怎么写。 


“先帮我找样趁手的武器吧。” 

他赶紧切入正题。

 

“是为他备的?”马三爷掩着嘴笑,“要方便随身携带的话,就选个精巧些的吧,用咒术加持过的匕首怎么样?”


“好主意。”

 

“店里就有现成的。”


“护身符和报信鸟我也需要。” 

 

“这个好办。”


马三爷站到墙边,在手掌划过墙纸的同时默默念诵了什么,墙纸的花纹渐渐消退,露出后面隐藏的抽屉柜,大小各异占据了整面墙,那才是这家店里真正的藏宝阁。她驾轻就熟地拉开抽屉,根据客人的需求挑选商品,似乎对每个柜子里保存的东西都了如指掌,明楼左看右看挑挑拣拣,不一会儿便挑中了五六样,里面有适合阿诚的,也有适合大姐和阿香的,总归要面面俱到才好。 

 

可另一边的阿诚却有些心不在焉,心里还念着之前自己打开过的箱柜,目光也不自觉地往那边飘。 

 

“怎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还不够你看吗?”明楼的声音冷冰冰地蹦出来,将一柄银色匕首递给他,“这是破魔剑,对付一般的恶魔不成问题。”


阿诚接过短剑仔细端详,发现匕首并没有开锋,掂起来重量刚刚好,他试着反手握住挥了几下,最后却没有收手,而是冷不防地将匕首横到明楼的脖子上,紧紧贴着皮肉。 


“把这东西给我,就不怕我用来对付你吗?” 

 


(未完待续) 


评论 ( 38 )
热度 ( 19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