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三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三章

马三爷望着蜘蛛腹背上形似人脸的图案若有所思。

这种蜘蛛能通过蛛丝来操纵人类,即便是活人也无妨,如果这个人身体足够强壮,或许能清楚地感觉到异物在喉咙里活动的触感,身体还会条件反射地恶心干呕。但那不过是开始而已,蜘蛛一旦爬入喉口就会一直盘踞在那里,然后源源不断地分泌蛛丝,只需要很短的时间蛛丝就能遍布人体,而在此期间,身体的五感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疼痛也不会减少半分,只能任由怪物一般的虫子一下一下拨弄敏感的神经,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操纵却无能为力,和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相比,还不如直接了结性命来的痛快。 

“这东西可以送给我吗?”她问,“这可是魔女制作药剂的好材料。” 

 

明楼大方地表示:“反正留在我这里也没有用,你要是喜欢就尽管拿去吧。”

 

马三爷顿时如获至宝,她没有用手直接去碰触蜘蛛的尸体,而是拉开边上的抽屉,取出一根长针,一头磨得很尖,另一头则缀有一颗用黑曜石磨成的圆珠,即使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黑曜石特有的彩虹眼依然流光溢彩。

女人手如柔夷,纤若无骨,陪伴君侧红袖添香定然美不胜收,可眼下这位美人却在面不改色地摆弄着一只恐怖的人面蜘蛛,就像在制作标本一样,将它小心翼翼钉在一个白底木框里,针尖上的黑曜石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随即闪过一丝微光,似乎有了它就能直接跳过防腐之类的步骤。

有条不紊地完成这一切之后,木框便被悬挂到墙上,既像是一件与众不同的装饰,又像是在展示商品。 

明楼耐着性子等着,完全没有催促她快点进入正题的意思,大概是因为就算这么做对方也完全不会迁就他吧。阿诚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打了个来回,看得出来黑影和马三爷应该是老相识,但让他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一个恶魔会知道这么一家店铺,又是为了什么理由特意光顾这里呢?而敢于和各种非人类生物打交道做交易的掌柜,恐怕也不是寻常女子吧。阿诚暗暗打定主意,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打听一番。

将木框的位置调整妥当,马三爷终于满意地将手叉到腰上。

“十分钟了。”

明楼瞟了一眼手表,的确有点不耐烦。 

“只是十分钟而已,你也用得着跟我斤斤计较?放心吧,我手头的情报值得你付出这些时间。”

马三爷重新坐回沙发,长腿跷在膝上,上半身慵懒地斜倚着沙发扶手,一双酒红色的尖头高跟鞋在裙摆下若隐若现。 

“哦?”

明楼正了正坐姿,阿诚也连忙竖起耳朵。 

“据我所知,像这样的人面蜘蛛几天前也曾在魔都的其他地方出现过,只不过警方没有将它放在心上罢了。”

 

“你说的地方指的是——”

明楼连忙追问。 

“你应该也有所耳闻。”马三爷眼里的笑意更浓了,“新区的日本街你知道吧?”

“日本帮派新竹组的大本营就在那里。” 

阿诚答道。

那一代是外国人聚居区,日本人的帮派势力在那里影响颇深,其中尤以新竹组为甚。新竹组的现任老大名叫藤田芳政,之前屡屡对明家下黑手的高木也是他的手下之一,在他找杀手偷袭明家的罪行败露以后,藤田便毫不留情地断尾求生将他踢出新竹组,走投无路的高木将明家视为死敌,甚至还狗急跳墙绑架阿诚试图要挟明家就范,然而最后却悲惨地死于明楼之手。因为案子罪证确凿,犯人也已伏诛,阿诚就没有盯着这桩案子的后续进展。 

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也跟日本人有牵扯。

“前天,新竹组在大本营开会,一名叫矢野的干部在会议中身亡。但奇怪的是,藤田本人以及现场参加会议的其他干部都言之凿凿咬定他是突然发狂,毫无预兆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开枪自杀。闻讯而来的jing察并没有贸然采纳目击者的说辞,毕竟那人并没有自杀的动机。”

马三爷轻轻敲了敲桌面。

“莫非矢野是受到蛛丝的控制?”

结合今天的遭遇,阿诚很容易就将两者联想到一起。 

“矢野死得不明不白,在目击者这里又找不到突破口,警方只好将重心转移到证据上。法医立刻着手解剖,在死者的喉咙里发现一团白色蛛丝,但死者身上却没有中毒的迹象,死因还是近距离枪击。” 

 

“矢野的死果然有问题。”警方只会从毒物检测的角度来思考蛛丝的作用,但明楼的思路却不会如此片面,“这个使役蜘蛛的人既跟明家有过节,又和新竹组不睦,是和恶魔签订了契约吗?”

“明家除了你可没招惹过其他恶魔,除了高木也没跟其他新竹组的人有过明面上的瓜葛。”阿诚小声嘀咕着,“矢野死得那么蹊跷,新竹组内部难道就没有什么反应吗?” 

“据我所知,至少表面上一片平静,只不过原先由矢野负责经营的生意被重新划归到藤田手里。”

马三爷托着脸颊,似乎早已洞悉真相,却故意拐弯抹角闪烁其词,只给出几个要紧的提示而已。 

 

明楼立刻会意:“看来我得去会会那几个目击者,好好探一探新竹组的虚实了。”

 

马三爷提供的情报点到即止,至于明家的两位接下来要采取什么行动就与她无关了。

离开前阿诚特意联系了警局,那边果然已经接到报an,正在派人调查事故车辆,阿诚在电话里简单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同意第二天去警局一趟配合调查,当然了,他会将口供里怪力乱神的部分统统剔除,反正就算照实说警方也不会相信。

出事的轿车如今只剩下一个烧黑的框架,但路面监控已经证实司机故意踩动油门加速撞上围墙,明楼和阿诚也是靠及时跳车才幸免于难。至于司机的尸体为何身首异处,自然是一问三不知,这个难以自圆其说的问题还是抛给警方解决比较好。

 

回家途中,明楼简单介绍了一下今天在店铺里的收获。

 

护身符能防止低级恶魔和人面蜘蛛的附身,对精神攻击也具有一定的抵抗力。其实这些魔物看似厉害,但对经验丰富的驱魔人和猎人来说并不难对付,只要找对了应对的方法,就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这也是为什么从古至今,这些魔物虽然一直存在于世,却从未彻底统治人类的原因所在。 

而报信鸟则是一种可以拟态成鸟类的精灵,外表看起来就像人畜无害的麻雀,可一旦遭遇危险,它就会发出一种特殊频率的鸣叫声,不管相隔多远主人都能听到,把她留在明镜和阿香身边再合适不过了。 

明楼不清楚马三爷给阿诚的那把短剑是什么来头,但头一次见面就肯把这样的好东西拿出来,看来她对阿诚的印象还不错,不管怎么说,有她在,就算遇到什么意外状况脱不开身,阿诚也能有一个可以商量事情的对象。 

两人到家时已经敲过午夜零点。

沉迷于电视剧的阿香也睡了,屋里静得只能听到落地钟滴答滴答走时的响声。阿诚蹑手蹑脚地走近明镜的卧室,只打开一道细缝,小夜灯柔和的光芒从他脚边洒在屋里的地板上,明镜的呼吸一起一伏,宁静安稳。小小的报信鸟就停在窗外,圆溜溜的眼睛忽闪忽闪,忠于职守地警戒着四周。 

明天早上要去警局录口供,下午还要调查新竹组,不知何时就会跟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对上,阿诚脑袋里装满了事情,未知的威胁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头顶,就算闭上眼睛也依旧辗转难眠。他暗自摸向藏在枕底的短剑,冰凉的剑柄握久了似乎也能感染到些许暖意,恍然又想起店铺角落里那只小箱柜。

隔壁房间是披着明楼皮囊的恶魔,箱柜里映出的则是真正的心中所想。 

孰真孰假,也不知道哪一个更能慰藉人心。 

阿诚将脑袋蒙进被子里,考虑明天是不是该单独再去店铺走一趟。 

殊不知他心心念念的东西现在已经用漂亮的锦缎包裹妥当,由信使送到明家。

信使不是人类,而是一群蝙蝠。
按照马三爷的说法,这个箱柜其实是非卖品,但难得遇到有缘之人,就权当是大额消费的赠品吧,因为捧在手里不方便,就商量着送货上门。

明楼打开窗,接过包袱,的确份量不轻。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置它,藏起来还是干脆毁掉?”
黑影饶有兴致地问。

(未完待续)

评论 ( 26 )
热度 ( 162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