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四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四章



黑影将包裹摆在一旁的柜子上,马三爷一向心思细腻精巧,哪怕赠品也要包裹得漂漂亮亮。天青色的锦缎素雅庄重,只在四角绣了几朵浅粉色的梅花,顶上扎了一个漂亮的结,又垂下两股流苏做装饰,单是安安静静放在那里也十分雅致。


“好歹也是个颇有年头的古董,毁了也不嫌可惜,你这铺张浪费的毛病是从哪里学来的?” 

明楼的卧室里东西不多,柜子里还有好几处空地方,足够把装有箱柜的包裹藏在里面,毕竟这次搬家太过仓促,只从明公馆打包了一部分日常用品而已,上回高木派来的杀手把明公馆搞得一团糟,虽说黑影和阿诚联手挫败了这次偷袭,但还是留下满屋子的血腥味,明楼倒是无所谓,但家里的女眷肯定受不了。


黑影满不在乎地把玩着包裹,仅用一根指头顶着箱体下方,手一动,上面便开始左摇右摆,随时处在掉落的边缘,啪嗒一下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毁了又如何,难道你还介意这点花销?再说了,你特意把它从马三爷那里要过来,无非是因为阿诚喜欢,你吃醋了呗。”


如今在明楼面前,黑影越发有恃无恐了,开口便是一语中的直戳痛处,一向擅长巧言令色的男人这回也被怼得无话可说,良久才悻悻然地垂下眉头:“要是弄坏了他肯定会不高兴。” 

 

这个他显然是阿诚无疑了。


“不管是我还是封在这个箱子里的幻影,在阿诚眼里都只是冒牌货而已,就算我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他也绝对不会怪罪到你头上。”

黑影循循善诱着,顶在指头上的箱子越发岌岌可危。 

 

明楼一把夺过箱子搁到橱柜里,然后啪得关上门,懒得再搭理耳边那些诱惑的辞令,不愧是恶魔,确实很擅长蛊惑人心,毕竟符合本心的做法最容易让人产生共鸣,一旦有人在身边附和,任谁都会情不自禁的动摇吧,明楼当然也不例外,至于接受与否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一会儿要顾忌这个,一会儿又要顾忌那个,感情这东西果然是个累赘,还是为所欲为最痛快。”

黑影在橱柜门上碰了一鼻子灰,挫败地哼了一声。 


明楼依旧不为所动:“懂得抗拒诱惑和欲望正是人类的可贵之处,恶魔当然是不会理解的。” 


先前和马三爷单独见面时的情景,对方曾预言他会变得越来越像人类。

开什么玩笑,黑影将脑袋扭向另一边以示不屑,绝不认同这个观点。 

 

两人各怀心事,对话最终不欢而散。 


隔壁的阿诚在昏昏沉沉中终于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又在昏昏沉沉中醒来,洗了把冷水脸强打起精神,接着便开车前往警局录口供。


局长不敢怠慢,和颜悦色地将阿诚请进会客室,又吩咐秘书去取他珍藏的茶叶好好招待客人。


负责案子的重案组陈队长也被叫了过来。

他是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壮汉,身高接近两米,进屋的时候为了防止撞到脑袋还特意弯了一下腰,枪带勒着白衬衫,和隐约可见的健壮胸肌相比,配枪都显得小巧玲珑起来。 


“昨天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阿诚吹了吹杯中的浮沫,没有急着喝。


“这个——” 

局长苦着脸赔笑,积年的胃绞痛又有犯病的征兆。 

上回高木搞出来的大阵仗才过去没几天,怎么又有人跟明家过不去呢?也不知道是流年不利,还是命中注定要接连遭遇血光之灾。

 

昨天晚上他就收到了明家兄弟遇险的消息,匆匆忙忙放下吃了一半的夜宵,换了衣服就立刻往局里赶,一晚下来压根没有合过眼,一直坐镇办公室,盯着重案组的人落实调查。先查司机,又查代驾公司,结果一无所获,两边的底子都很干净,过去一直和明家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将亲友同事统统排查了一遍也没发现结仇的迹象。 


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于是又有人提出司机受到胁迫的可能性,因为经过检查,车辆的刹车系统并没有问题,后座的明楼和阿诚又不可能自寻死路,那司机加大油门只能是主动为之了。


根据附近有限的监控摄像头,可以证实明家兄弟的确中途跳出车外,只在现场逗留了几分钟而已。但因为角度的关系,这几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无法证实,只知道车在撞击墙面后发生了严重爆炸,将车里的东西烧了个精光,司机也死于非命,等消防车抵达时,他已经被烧成一具狰狞恐怖的焦尸,脑袋也似乎被飞出的玻璃削断了,一路滚到车外,怎一个惨字了得。 

 

局长相信,只要顺着司机这条线往下查,总能查出个子丑寅卯来,查出嫌疑人不过时间问题。 


但是。

迄今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这件事是谁搞的鬼,我们一定会调查到底……” 


局长频频用手帕擦拭额头的冷汗。 

隔壁的陈队对顶头上司没出息的模样大概已经习以为常了,只能陪着一起道歉。 


“这已经不是明家人第一次遇袭了,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躲过一劫,要不然,下回出行的时候我和明先生就跟着局长一起走,兴许幕后黑手看到局长的英姿会投鼠忌器。”

阿诚说得漫不经心,轻飘飘的好像只是在开玩笑,可字里行间却有如利刃出鞘,带着压迫感袭来。


明明隔着一张茶几,茶杯也是阿诚捧在手里,局长却仿佛被茶水烫到了舌头,狠狠倒抽了一口凉气,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鬓角滑落,擦汗的手也禁不住瑟瑟发抖。 


“诚秘书可真会说笑。”

局长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强忍住逃跑的念头。

他本来就是胆小怕事的类型,之所以能坐到如今的位置,一半是熬资历,另一半则是靠局里踏实肯干的好下属们。 

 

显然,今天要是没有像样的进展,不仅明家这边没法交代,媒体那边也会穷追不舍,现在明家还能支持警方继续调查,等他们的耐心被消磨完了,在摄像机镜头面前故意埋怨几句,到时候媒体的长枪短炮一股脑地堵在门口,别说他这个局长,就是把全局人马垒成人墙恐怕也招架不住。


“法医那边有发现吗?”

阿诚继续提问。


眼见局长的嘴角抽得厉害,陈队长只好代为回答:“老实说,尸体的损坏程度非常严重,死者的胃袋里除了未消化的食物,就只剩下一小团白色的丝线,经过化验应该是蜘蛛丝。” 


果然如此,人面蜘蛛分泌出来的蛛丝果然还残留在死者体内。


“一般人不会吃这种东西吧,莫非它有什么奇怪的功效?”

阿诚装模作样地问。


经他这么一提醒,陈队猛然想起几天前在新竹组大本营发生的案子,姓矢野的组织干部在开会时突然发狂开枪自杀,警方也没能找到他这么做的动机,和这桩案子确有异曲同工之妙。 

 

局长暮气沉沉的眼睛顿时一亮:“如果这种蛛丝具有某种普通技术手段难以检测出来的致幻效果,那么矢野能因此发狂自杀,司机也未尝不可嘛。” 


虽然他的思考方向出现了偏差,但只要案子能够找到符合逻辑的解释,明楼身上异于常人的地方就会被忽略,没有人会去追究司机的头是如何被割断的,普通人就算手持利器也很难在短短几分钟内完成,也无法保证切面足够光滑,最后只能归咎于爆炸造成的气浪和碎裂的车窗玻璃。 


联系马三爷之前提供的线索,桩桩件件都和新竹组有着若有似无的关系,那么高木呢?对付明家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有人在背后指使?阿诚觉得很有必要把相关人员重新彻查一遍。


比如高木的案子。 


闻言,局长的脸色更难看了。 


“什么,高木的尸体不见了?”


听完阿诚的转述,明楼立刻陷入沉思之中,高木是他亲手杀死的,要想将他的尸体从警局运出来又不惊动任何人可谓困难重重,也没有特意冒险的必要性。 


如果尸体受到人面蜘蛛操纵呢?

也许诸多运送上的麻烦便能迎刃而解。


但不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明明白白昭示了一件事,即便是死了的高木也依然具有利用价值。


在背后推动这一切的势力究竟是谁? 

明楼微微眯起眼,对方绝不是普通人类那么简单。 

看来和新竹组的人促膝长谈势在必行。 


案件的调查原地踏步,又出了丢失尸体的状况。 

局长简直焦头烂额,偏偏这时候上头又来了通知,要他去接待什么重要的访客,只能摁着胃招办。


重案组的陈队也无从下手,只好再去解剖室和法医交流一下意见, 

最近几起和明家扯上关系的案子都透着古怪。 

陈队的调查卡在瓶颈处,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也会像局长一样天天被胃绞痛折磨。 


门虚掩着,他敲了敲才推开。

可法医并不在里面,反倒有个面生的少女站在里面,像模像样地戴着手套,正用解剖刀在尸体上比划。


“你是谁!”

陈队大喝一声,解剖台上的尸体分明就是那位被大火烧焦的司机。 

 

“这具尸体有问题。”少女转过脸说,“他的脖子在被割掉之前就已经断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32 )
热度 ( 14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