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五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五章

“喂,你到底是谁啊!这里可不是谁都能进的地方!”

壮汉虎背熊腰的形象魄力惊人,通常只要他站在审讯室里,再往桌面上狠狠拍上一掌,就能让对面的嫌犯吓得冷汗涔涔。但这次,他的威吓却没能震慑来人,对面的少女只是歪了歪脑袋,却没有远离解剖台上的尸体。 

少女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她拥有一张典型的欧美面孔,金发碧眼,卷曲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白皙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唯有嘴唇犹如染血一般透着娇嫩的红,就好像一只漂亮的白瓷娃娃,或者说是穿梭于林间的妖精,散发着一种出尘脱俗的美。可与这美貌相伴的却偏偏是一具血肉模糊的焦尸,以最极端的形式将美丽与丑陋糅杂在同一幅画面里,使得视觉上的冲击越发强烈。 

“大叔你又是谁?”

她问。 

“重案组队长陈煜。”

“陈队长是吗?那现在说也不迟,从现在起,这件案子跟你们没关系了。” 

少女的声音宛若岩间滴落的泉水,叮叮咚咚分外悦耳,看人的神情却带着轻蔑的笑意,尽管身高还不及男人的胸口,却颐指气使地发出宣告。 

 

“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的来头——就算说了你们这些凡人也不可能知道。”

少女哼了一声,手指不客气地指着陈煜,虽然气势不错,但因为身高上的显著差距,效果还是大打折扣,少女显然很讨厌这种被人压下一头的感觉,又偷偷踮起脚,手指几乎快要戳到陈煜脸上,逼得他不得不往后退。 

 

这时,陈煜才发现少女所戴的不是寻常的白手套,手背上绘有一个复杂的红色圆阵,中间是交错的盾牌和长矛,像是某种彰显身份的标志。 

局长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双手接过从对面递来的介绍信。

它被装在一个白色信封里,乍看之下平平无奇,但转动角度就会发现表面隐约可见的暗纹和水印,反面的折口处还煞有其事的用火漆印章封缄。 

萨马拉白银骑士团。 

好像只会在传说和故事里出现的名字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印在上面。

局长已经一把年纪,也算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但这种阵仗还是头一次见识。刚才他已经收到上面的通知,要求警局接待几位重要的外宾,但具体是做什么的,通知里却语焉不详,就算问了那边也含含糊糊说不清楚,只说对方如果对什么案子感兴趣,只管把卷宗交给他们就好,后续的事情就不必管了。这算什么事呢?办案是警局的工作,怎么能让这些来历不明的人处理?  

局长的外语会话水平有限,为了不在客人面前失礼还特意叫了个年轻人过来,准备让他充当翻译,结果见面才发现,等候在外的是一张亚洲面孔,说话交流完全没有任何障碍。 

那是一名年轻男性。

他似乎对白色情有独钟,上下搭配的西装和西裤都是一尘不染的白色,唯有里面的衬衫是截然相反的纯黑色,只在衬衫领口两侧嵌有徽章形状的钉珠,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如果另一边的陈煜也在局长办公室,就会发现盖在信封上的火漆印章和不明少女手套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局长在接待之前曾经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神秘的萨马拉白银骑士团居然还真有介绍。他可不是什么演出团体,跟扮装爱好者也完全没有关系,而是一个实打实的准国家。

它的领土来自中世纪时教廷的赐封,位于波多黎各附近的一座孤岛萨马拉,孤岛的面积不过数十平方公里而已,涨潮时岛屿的面积还会进一步缩小,四周的浅滩都会被海水淹没,只剩下一座矗立在高处的古堡,要前往孤岛只能乘坐渡船,且线路只向自己的成员和邀请的客人开放,普通游客根本没有途径能够靠近,而这恰恰是萨马拉白银骑士团一直鲜为人知的原因。

至于骑士团究竟有多少成员,他们的人员构成如何则是一律秘而不宣,只知道他们都只唯骑士团团长一人马首是瞻。

国土虽小,但好歹也是个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准国家。 

据说初代骑士团团长还拥有爵位,是名副其实的贵族,此后的继位者也都是他的子嗣,可眼下坐在局长面前的男人却歪歪扭扭地靠着椅子,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谈吐举止之间既不恭敬也不客气,完全没有一丝名门贵族应有的气度。 

他正是现任萨马拉白银骑士团的现任团长穆尔。

“请问先生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面对相当于一国之君的人物,局长说话不自觉地慎重起来。

“没什么,这次来魔都主要是和同伴一起学习游历,前几天无意间听说贵局遇到几桩棘手的案子,本骑士团恰好有些处理疑难案件的手段,就顺道来看一眼,没准能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穆尔搓着翘起的发梢,说得漫不经心,虽然尚未触摸到案情却已经摆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您指的是哪一件案子?” 

局长疑惑地问。

“就是昨天明家被袭一案。” 

穆尔笑道。

“您的意思是说,这件案子里有蹊跷?”

局长的嘴角狠狠抽动了一下。 

之前他才向阿诚许诺会将案子追查到底,怎么这时候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也不知道是安得什么心,别的也就罢了,回头要是再碰上明家人可怎么交代呀? 

“放大镜和显微镜能看到的东西当然是不一样的。放心吧,这方面我们才是专家,外行人插手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穆尔缓缓站起身,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满含深意地眯起,眼缝间随即酝酿起巨大的压迫感,尽管他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局长却仿佛经历了一场狂风吼雨,额头上落下的白发已经被冷汗打湿了一片。 

“何况贵局的上司应该也在通知里明确做过说明了,这可不是请求,而是命令。”白衣的骑士始终面带微笑,嘴角又向上弯起几度,这才收敛起眼中的光华,像一只狡猾狐狸进退自如,“我的同伴现在正在解剖室检查尸体,想来已经有所收获了,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帮忙把相关证据做一下移交呢?”

局长只好僵硬地点点头。

楼下的解剖室平常很少有人经过,陈煜的大身板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先前指着他的高傲少女已经被腾空提了起来,半悬的双脚乱蹬了一通却一次次被躲过,显然手底下也有些应敌的功夫。

少女顿觉羞愤难当,挣扎的动作很快认真起来,只见她冷不防地握住陈煜的手腕,接着身体便灵巧地往上一翻,外套缠着手整整绕了一圈,被缠住的手臂也在惯性的带动下朝外拧了九十度,再往转关节可就受不了了,陈煜被这记拆招逼得不得不将手松开。 

刚脱身的少女还不依不饶,手掌一翻,掌心便骤然多了一根四寸长的银色长针,她将长针插入发间,三下五除二便将披在肩上的长发卷起盘到脑后,只剩下一长撮仍旧挡在左眼前方,发丝散开时隐约可见她的左眼是火一般的红色,和右眼的颜色完全不一样。 

陈煜一愣,对面的少女一甩手,又变戏法似的多了四根长针夹在指间,随时都有可能脱手而出。 

“莉莉!”

眼见少女要动手,穆尔赶紧叫住她。 

“团长大人!”金发少女仿佛找到了靠山,立刻气鼓鼓地告状,“这个凡人竟然敢对我动粗!”

“依我看,是你又在乱闹脾气吧?”

穆尔脸色一沉,莉莉垂着脑袋偷偷抬眼看他,然后略显心虚地嘟起嘴。至于同行的局长则根本不敢露脸,只躲在后面冲陈煜拼命使眼色。 

“移交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妥了,我们走吧。” 

“是……”

莉莉这才悻悻地收手,快步跟到团长身后,跨出门后还有些不甘,又转身朝陈煜补了个鬼脸。 

屋里的大块头被她搞得莫名其妙,一边揉着手臂上掐出的手印,一边无奈地摇头,明明挺漂亮的姑娘,怎么脾气这么差劲呢?陈煜在心里直摇头。

“你跟一个小jing察置什么气?”

穆尔步伐不急不缓,脚下的每一步都显示出与懒散表象截然不符的沉稳。 

“要不是看在他只是个凡人的份上——我早就动真格的了。”

莉莉故意扭过脸不看他,堂堂骑士竟被人拎着领子举在半空,对她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羞辱,何况从小到大她还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 

“尸体检查得如何?”

穆尔没再提及解剖室里意外出现的风波。

 

“他身上确实有破绽。在被割掉脑袋之前,死者的脖子就已经扭断了,足足拧转了360度呢,但脖子的断面上并没有施加外力的痕迹,就好像死者自己折断了自己的脖子一样。”莉莉斩钉截铁地做出结论,“一定是魔物搞的鬼。” 

“可这么惊悚的画面,在明家兄弟的口供里却丝毫没有提及,不觉得很奇怪吗?他们为什么要故意隐瞒这件事呢?” 

“要找他们当面对质问个清楚吗?”

 

“不急,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看看能不能靠他们钓出一条大鱼吧,别忘了,我们才是正牌的驱魔人。” 

明家远在城市的另一头,对于突然驾临警局的骑士团一无所知。 

阿诚刚打听到一条新消息——矢野的葬礼将在明天举行,地点就在新区,届时新竹组一干人等将济济一堂。

“你有什么打算?” 

阿诚问。

 

“先找个新竹组的干部问问情况,明天再随机应变。” 

明楼躺在沙发上,手里揣着一本灰封皮的精装书,时不时地翻上几页。 

“晚上去?”  

“嗯。”

“那我呢?” 

“你就留在家里吧,帮我挑挑明天若要出席葬礼该穿哪一套衣服比较合适。”明楼将手头的书本啪得合上:“至于刺探的事,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未完待续) 

 

评论 ( 26 )
热度 ( 13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