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六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十六章



晚饭过后,明楼借口处理公务把自己关进书房里,接着就偷偷溜了出去,明镜不疑有他,就吩咐阿香没事不要去叨扰。阿诚是明楼的秘书,进出书房倒是没什么顾忌。


卧室连通书房,阿诚打开衣橱,衬衫和外套毫无章法的混在一起,皮带和领带很随意地往空地方挂,早晨刚晒好的内裤就皱巴巴地揉成一团塞在角落里,就好像被贼人翻箱倒柜过,留下一片狼藉,哪有半分富家少爷该有的派头。不管是出事前还是出事后,他在人前都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君子,一碰到家务却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十足十的甩手掌柜,当真是被家里惯坏了。 


面对乱糟糟的衣橱,就算是阿诚也只有摇头叹气的份。反正要替明楼挑衣服,他就顺便把橱里的东西统统抱出来重新整理一遍,至少要把成套的衣服和单件分开摆放,将贴身的衣物叠放整齐,装饰用的的领结、领带还有袖钉也要分门别类摆在不同的隔层里。 


收拾了好半天,只剩下放过季衣服的地方。

这几天天气转暖,厚实的外套已经没有用武之地,就乱七八糟地卷起来塞到最底下。阿诚一件一件取出来捧在怀里,可摸到后面却意外发现一个用锦缎包好的包裹,里面似乎是个四四方方的小箱子。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塞东西的时候顶上的结松了开来,露出一个角。阿诚一眼就认出了旁边的黄铜护角,手腕一松,先前捧在手里的衣服顿时稀里哗啦落了一地,他慌里慌张地弯腰去捡,可眼光却还死死钉在包裹上。


包在锦缎里的东西分明就是他在马三爷店里看到的那个小箱柜,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明楼的衣橱里?之前去的时候,带回来的东西里可没有这一件。阿诚越想越糊涂,就算明楼白天又去店里光顾了一回,又为何要特意把它买下来?原先在店里挑东西的时候,他分明很讨厌箱子里的东西啊。 


若是有意要将东西藏起来,又何必让他进来挑衣服,生怕他找不到箱子被藏在哪里吗?


阿诚完全搞不懂明楼……准确的说是占据了明楼身体的恶魔究竟安得什么心。他一边思索,一边收拾橱柜里的衣服,等手头的东西处理完毕,心思却还依旧牵挂着包裹里的东西。


锦缎的触感细腻柔软,内里却坚固得像块顽石,可隔着一层怎么也看不透,或许只有掰开了揉碎了才能勉强读懂几分。 


结松松垮垮地垂着,一抽就能解开。

阿诚捏着一角迟迟没有动,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放弃了,转而站起身来,他要去一个地方,也许那里能帮他解开某些疑惑。


今晚的月色冰凉如水,没有云层的遮挡,粼粼的银光笼罩了整座城市,深沉似海。


马三爷安坐在会客室里,黑猫蜷在她膝上,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用涂红的长指甲轻轻挠着黑猫后背上的毛。


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摇曳的火光落在女人的裙角上,像极了一朵朵争相盛放的彼岸花。 


会客室的顶上原本只是一片普通的天花板而已,马三爷抬头望去,张开手凭空抹过,单调的白色便徒然生出一片浓墨重彩,与外面的夜色融为一体,恍然间,仿佛天空触手可及。但不同的地方在于,头顶上方又浮现出一个个黯淡的光点,偶有被点亮的部分,细看竟是不同的星座,在头顶上方组成一张若隐若现的星宫图。


其中两颗孤悬的星光看起来尤其明亮。 


“你看,那两颗星又要交汇到一起了。”马三爷自言自语着,“距离那两颗星上次交汇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呢,这次必然会掀起更大的风浪吧。”

 

而置身于风浪之中的人们,又有多少能够全身而退呢?

马三爷缓缓合上眼,天花板上的星宫图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抚过毛皮,伏在膝上的温度却突然跳开了,冲门口喵喵叫唤了好几声。


看样子是有稀客大驾光临。 

 

果不其然,阿诚很快便从楼梯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掌柜的。”

他颔首道。

 

马三爷脸上的忧虑转瞬之间便被浓艳的笑容所取代,迤迤然地起身相迎,她对面的沙发空着,茶几上摆了两个茶杯,却已经事先倒上茶水,仿佛早就预见到晚上会有访客到来。 


“请坐吧,茶已经凉好了。” 


“你知道我要来?”


“这世上命中注定的事情最多,变数却寥寥无几,的确不难猜。”

马三爷掩着嘴笑。 


“那你是否能猜出我今天的来意?”

阿诚试探着问。

 

“是想问明先生的事,还是他为什么会买走你看中的那个箱子?”


“掌柜的果然耳聪目明。” 


“诚秘书谬赞了,你我之间既然有缘相识,说话又何必如此疏远客套呢。”马三爷捧起茶盏吹了吹,“我这间小店平常鲜有客人造访,就当是闲来无事陪我随便聊一聊吧,能说的,我自然知无不言。”


“你的意思是——还有不能对我透露的部分?” 


马三爷笑而不语。 

茶香流过喉口,尝出些微针锋相对的味道。 


“他被恶魔附身了,你想知道他是不是还能得救,我猜得没错吧?” 

她故意避过最尖锐的部分。 

 

被蒙在阴影里的鹿眼里猛地又燃起希望,阿诚直直望向对面的女人。 


“对恶魔来说,你认为明家有什么能够制约他的东西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马三爷叹道,“你所见的恶魔如今已经与明先生的肉体融合到一起,这种事发生的概率非常的小,小到难以称之为巧合。即便他心里不情愿,也只能接受现实成为明楼的一部分,如果能轻易剥离开来的话,恐怕他早就这么做了吧,要是将他驱离这具身体,那明楼就将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真要权衡利弊,也许维持现状才是上策。”

 

话题一下子走进了一条死胡同,放眼望去只能看到山穷水尽。

可惜面前倒的终究只是香茶而非烈酒,香味怡人却不能醉人,浇灭不了心中不断蔓延开来的绝望。就像是被马三爷的叹息声感染了似的,阿诚也跟着叹起气来。  


“这个肉身对恶魔而言不过是个累赘而已,他要是想为所欲为又有谁能拦得住呢?他当然没有任何义务守护我大哥的身份和生活——”

正说着,阿诚送到嘴边的杯子却骤然一顿,水滴滑到唇边却悬而未落,良久才滴入杯中,瞬间搅乱了平静的水面。


停滞的画面良久才重新动起来。 

阿诚似乎想到了什么,慌忙放下杯子,上半身急切地往前探去,但马三爷却刻意举起茶杯挡在面前,显然是看出了他的疑问,却又故意不给他机会确认求证,叫人坐立难安百爪挠心。 


只能提点却不能实说莫非指的就是这个吗?

阿诚暗自思忖着,接连倒了好几杯茶咕咚咕咚往胃里灌,这才将混乱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虽然因为太着急烫到了舌头,但总算刹住了车,并没有一味执拗地追问下去。  

 

谈话俨然变成了茶会,两边各怀心思,一杯接着一杯,白瓷茶壶很快就见底了。 


马三爷没有端着茶壶去续杯,终于肯正眼望向阿诚了:“这几天事端频发,明先生想来也很忙碌吧,所以你才独自过来。”


“是,他要去调查新竹组。”阿诚据实答道,“凭他的本事,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某位干部家里并非难事,我虽然不放心,但即便去了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最多也就是守在门口望望风而已。” 


“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是吗?” 

马三爷顺手剥了个橘子递给他。 


阿诚有些意外,眼前的女人与他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待他竟像是一位久别重逢的长辈,他哑然失笑,还是礼貌地双手接过,剥了一瓣放进嘴里,味道竟出奇的甜。


“什么忙也帮不上,有点不甘心罢了。”他又苦笑起来,“毕竟我只是普通人而已。” 


“如果你想助他一臂之力,也未必没有办法。”马三爷答道,“风云际会之日即将到来,这座魔都恐怕会成为真正的群魔乱舞之地,届时,总得有点自保的本事才行。” 


阿诚有些茫然,活像一只懵懂的雏鸟。 

 

“你已经拥有一把驱魔短剑,至于具体该怎么使用,或许我能指教你一二。” 

马三爷扯过挂在手臂上的披帛,换了一只脚跷在膝上,长裙的开岔处露出性感的黑色吊带袜,若眼光足够毒辣,就会发现丝袜不仅包裹出玲珑的腿部曲线,还挡住了她大腿上的红色纹身,那是一个红色圆阵,中心则是相交的盾牌与长矛。 

 

明楼到家的时候阿诚还没回来。 

屋里的衣橱已经理得整整齐齐,摆包裹的地方有动过的痕迹,想来他已经发现藏在里面的东西了。


“何必呢……有功夫煞费苦心演这么一出,还不如直截了当送过去,何必多此一举,搞得好像你在考验他似的,他反而不敢拿了。” 

黑影发现明楼这个人实在古怪,做的尽是些言不由衷的事。 


正说着,阿诚也到家了,进了书房才发现明楼竟比他早到一步:“你回来了?” 


“不是让你留在家里吗,怎么平白无故又突然出门了?” 

明楼脸色不大好看。 


“你是在担心我?” 


这句反问着实把明楼噎了一下,阿诚一向聪明,这个问题要是不谨慎作答,没准就会让他看出端倪,那样可得不偿失了。于是明楼试图回避这个疑问,可阿诚却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看,温如暖玉的眼里闪动着水光,细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扇动着,翘起的弧度羸弱不堪,却还是竭力撑起一丝看不见的希望,犹如孤星望月一般。 


“要是我回答是,你是不是觉得心里好过一些,就好像我真的是明楼一样?” 

 

问题又被抛了回去。 

 

“我的确可以把你当成大哥的替身,但你这样视人类为蝼蚁和食粮的恶魔——会乐意做别人的替身吗?” 

阿诚立刻反唇相讥,言语化为刀剑再度架到对方的脖子上。 


“看来你我之间是该重新明确一下尊卑上下了,你大概已经忘了我们一开始的约定了吧?” 

明楼立刻以不容置疑的姿态将阿诚压在墙上,脸也跟着逼近,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接着又故意扣住他的下巴稍稍托起,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见状,阿诚却不怒反笑,用力抿了抿嘴角。 


“大哥他从未用这么轻佻的态度跟我说过话。”他垂下眼帘,“他明明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在我面前却总是端出一副大哥的架势。也许是因为觉得当初救我的时候不够果断,心里还有些歉疚吧,他总是一本正经的教导我做人和学习,简直比学校的老师还要较真,好像是怕自己迈错了一步,我也会跟着出错。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不是隔着一层身份相处,他会不会更自在一些?” 


明楼的眸子顿时重重一沉:“或许……他是为了你好呢?”


“也是,大哥他一向深谋远虑,总是考虑的比谁都周到。”

阿诚的目光渐渐黯淡下来,认输似的闭上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明楼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之前那些威胁的话已经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明家大少爷被逼得进退两难,只好求助于黑影,恶魔却两手一摊,是你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的,这时候又想搬救兵了?有本事去跟阿诚怼到底啊。 

 



(未完待续) 


评论 ( 41 )
热度 ( 17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