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八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八章




杜见锋一闯进阅览室就看到两个小鬼头正打得难解难分。

杜思杰的额角挂了彩,领口和衣襟也被揪得乱七八糟,而刘赞则被杜思杰死死压在地板上,左眼一个大皮蛋,鼻血更是糊得到处都是,样子远比杜思杰狼狈得多。 


不过杜见锋对自家儿子的身手很有信心。


杜思杰本来心性就比杜思军稳重,做事也更沉得住气,虽说少了点孩子该有的天真烂漫无拘无束,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一直都是三个小鬼头里最让人省心的一个。所以两个男孩子追着杜见锋要学腿脚功夫的时候,杜思军只坚持了两天就开始摸鱼偷懒,唯有杜思杰还能天天坚持练习,而他也充分继承了杜见锋打架的风格,对光明正大来挑战的对手自然有光明正大的打法,至于那些出言不逊的家伙就不必那么客气了,反正怎么狠就怎么来,他不服气就一路打到他服气为止! 


社区活动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得比杜见锋早,是个来暑期打工的大一女学生,人长得小巧玲珑,嗓音里带着江南特有的软糯,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招架。她尽管年纪比两个小鬼头大,但打架已然打红眼的孩子们拳脚无眼,也完全不知道要斟酌力气,女大学生好几次想上前,既要将两个人分开,又要护着他们不要磕着碰着,显然有点力不从心。 


结果在杜见锋到场之前,女大学生只好扯着嗓子干嚎:“你们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好不容易有家长到场,女大学生都快喜极而泣了,尤其这位人长得还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一看就是个说一不二的厉害人物。所以嘛,长得好看的确是个大优势,什么都没做也能博取好感。 


但现实很快就让女大学生失望了,以貌取人是不可取的。


杜见锋慌里慌张地进来,看到两个孩子打架的情形却好像完全没有要上去劝架的意思,只是半边眉毛挑了挑而已,居然就开始优哉游哉地坐山观虎斗起来,每每刘赞挨了杜思杰的拳头,他还会暗暗握拳叫好,就差没把干得漂亮四个大字明明白白写在额头上了。


“请问……这位帅——咳,家长……哪个是你家的孩子啊?” 

女大学生试图提醒他。 


“当然是打架占上风的那个。”

杜见锋扯了把椅子过来,然后大大方方地一屁股坐下去。 


刘赞能当上小区里的孩子王,手上多多少少也有点搞事情的能耐,闷头挨了好几拳以后就开始伺机反攻。


“诶诶诶!这么打不行!腰这边都是空隙,老子以前怎么教你捕俘技巧的?——你拧他手腕再摔他!对对对!就是这招!” 


这位家长,你倒是劝一劝啊…… 

一旁的女大学生简直欲哭无泪。 


刘赞虽然被打得鼻青眼肿,但表情和眼神似乎还没有服气的意思,这怎么行?

甭管他们干架的理由是什么,但老子的儿子绝对不能输! 

看来还是打得不够啊。 

于是杜见锋干脆在场外做起了技术指导,大腿都快拍麻了。


咋的?瞧您的兴奋劲儿,该不会还想亲自下场给孩子撑腰吧?

女大学生觉得自己不能再矜持下去了,再让他们这么打下去,回头被领导看到指不定要怎么数落她呢,连劝个架都不行。


她毕竟只是一个暑期工而已,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领导瞧着不顺眼直接给她结工资明天不必来了怎么办?距离大学开学还有小半个月呢,这十几天的工钱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淘宝购物车里已经塞满了周边和同人本,就等着这笔工资回家好揭锅呢!


“这位家长,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打吗?” 


“啊?我是大人,总不好出手欺负小孩呀?”


“欸,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们不听我的,你的话好歹会听一听吧?” 


“观棋不语真君子,就算要问要说也得等他们打出个结果才行。”

杜见锋看热闹都看得理直气壮。


“不管怎么说,先打人肯定是不对的。”

女大学生学着辅导员的口气说道,还试图循循善诱挽救一下对方的脑回路。 


“我儿子肯定不是先动手的那个。”

果断否定。


这家长也太护犊子了吧,女大学生反问:“万一呢?”


“万一,那也肯定是因为他先被激怒的关系。” 

 

“起冲突的时候没有旁人在场,空口无凭说了不算——” 


“你了解他吗?”

杜见锋立刻反问。


“不了解啊。”


“那就对了,我了解啊。” 

 

这都是什么歪理?

女大学生腹诽道。

再这么打下去万一孩子出事可怎么得了?再说了,这位大哥你之前观棋的时候有少插嘴吗? 


这是双标!赤果果的双标! 

过分!白瞎了这张帅脸! 


好在在女大学生被杜见锋诡谲的思路绕进去之前,终于有人赶来救场了。


方孟韦本来是想出门接孩子来着,半路刚好遇到同事,而这位同事正是刘赞的父亲刘褫。


刘褫长得十分和气,乍一看很像是门卫室里捧着玻璃茶缸看报纸的大爷,但本人却是个十足的笑面虎,年轻时在潜伏搜查方面可是堪称老法师的人物。因为工作繁忙一度耽搁了个人问题,人到中年才有了刘赞这么个独生子,要不是有他拦着,家里人几乎要把孩子宠上天了。 


刘褫和方孟韦许久没在单位见面,便在路上多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边聊边走不知不觉便来到社区活动室门口。 


杜家另外两个小鬼头已经在阅览室外站了好久,杜见锋不叫停,他们也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偷偷给大哥加油鼓劲。杜思念眼尖,方孟韦刚露脸就被她发现了,赶紧哭着奔出门外,径直扑到方孟韦怀里。


“爸爸!哥哥和别的小朋友打起来了!哇——” 

 

杜思军后来居上,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抱住方孟韦的大腿。

杜见锋对自家孩子的本事心中有数,但两个小的只看到哥哥挨了打,嘴角额头还见了血。 


两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孩围着方副局长叫爸爸,这一幕怎么瞅着这么魔幻呢? 

刘褫此时的表情简直比方孟敖还要精彩。 


在两个孩子的拉扯下,刘褫追着方孟韦一起进了社区活动室。 

杜见锋耳聪目明,一听到杜思念和杜思军的声音就知道不对,人刷得一下便站起身来,比见到老首长的反应还要快。


接着,本该友情路过的刘褫就猛然发觉自己的戏份增加了,原来自家那不省心的臭小子竟也是闹事双方之一,这时候也来不及询问事情的因果,冲突又是怎么发生的,先把人拉开再说。


杜见锋眼明手快,抢在刘褫前面先把杜思杰一把提溜起来。

旁观许久的女大学生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了,您老可算想起正事了是吗?估摸着这位帅哥背地里肯定是个妻管严,肯定是怕纵容孩子打架回头挨骂!在女大学生心里,已经描绘出一副河东狮吼的生动画面。 


小小的阅览室里,杜见锋和刘褫分立两侧,一人手里提着一个挂彩的小鬼,画面十分对称。


有方孟韦当靠山,杜思军和杜思念就有了露脸的依仗,见里面那场架总算打完,转眼便围到杜见锋身边,一边爸爸爸爸地喊,一边把杜思杰护在后面,一副要替哥哥出头的模样。 


方孟韦是爸爸,这个眼生的男人也是爸爸?

两个爸爸三个娃?

方副局长不是单身吗? 


这下,刘褫不止是惊讶,而是惊吓了。

隔壁的女大学生也瞪大了眼睛。


哇,现实比小说更精彩。 

 


(未完待续) 


评论 ( 29 )
热度 ( 115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