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九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九章



两位市局副局长的孩子大打出手,地方还是在社区活动室,想不引人围观都难,这也就罢了,偏偏里面还牵连出方副局长的花边新闻,那可是号称市局第一洁身自好只可远观不可肖想的高岭之花啊,就算刘褫平常没有打听别人八卦和私事的爱好,此时也按耐不住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一时竟忘了要去过问孩子们打架的理由。 


而杜见锋始终挺胸抬头迎向那些探究的目光,表情透着一股老子顶天立地谁也不怕的凛然,就算看出刘褫和方孟韦相熟也没有半分要退让的意思,始终把杜思杰护在自己身后。


至于旁边围观的女大学生则是毫不避讳地两眼放光,一脸你们不解释我就自行脑补啦的样子,别人只看到杜见锋人前护犊,可落到她眼里却多了几分别样的意味,瞧瞧,不愧是官方盖章的西皮,就是那么正大光明经得起所有人的审视!老公!亲的!


而孩子们的想法显然和大人们不在一条轨道上。 

杜思军冲在最前头,肉嘟嘟的脸蛋上眼泪还没来得及擦干净,但那并不妨碍他跟哥哥同仇敌忾,眼睛瞪得好似一对铜铃,要不是有方孟韦在前面拦着,他早就跟刘赞扭打在一起了。杜思念只是个小姑娘,打架自然不如男孩子厉害,但在旁边呐喊助威趁机补几脚还是可以的。 

 

对面的刘赞此时还被老爸拎着衣领呢,细细瘦瘦的小腿只能在半空一通乱蹬,这才将老爸跑远的思绪艰难地挽回了一丁点。双脚着地以后,他似乎又有了怼人底气,于是他无视试图打头阵的杜思军,眼光只管往杜见锋身后拼命扎,怒目相视的模样仿佛在说躲在大人后面算什么,有本事出来单挑啊! 


被交错的目光夹在当中,方孟韦一时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才好了——打从第一天脑子一热认下三个小不点开始,自己就已经跳进坑里爬不出来了,这也算是自掘坟墓了吧?

他不免头疼起来。


得亏当时出入阅览室的人并不多,刘褫也知道在这里由着孩子们继续僵持下去不是个事儿,于是双方十分默契地选择退出社区活动室,免得招来更多不必要的注目。


将还在对峙的小鬼头们分开,问话总算可以顺顺当当地继续了,打架的缘由也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说法。


杜思杰红着眼把刘赞之前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但另一位当事人却完全没有触及别人逆鳞的自觉,还撇着嘴喃喃着是杜思杰说谎在先。


刘褫不愧是正经的刑侦科班出身,只听了几句便琢磨出门道了,自家的傻儿子打小就崇拜英雄,又是个愣头青脾气,但某些话说出来的确是既不占理又得罪人。他兀自叹了口气,这臭小子的确是被爷爷奶奶惯坏了,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斟酌轻重,别人已经不打算追究了还在那里火上浇油,这不是自己作死呢么?虽说眼下还能用童言无忌来推卸,但往后长大了总不能还用这个理由来搪塞吧? 


可刘赞自觉逻辑有理有据,犟起来连亲爹都敢瞪。

你们大人互相给面子,我这个小孩就不要面子啦?

 

杜见锋原先表现得还挺冷静,听完杜思杰的话也忍不住来气了,那么多人默默无闻守护在边疆,就算得不到英雄这个称号,那也不该将他们的功绩一笔勾销,岂不是叫人寒心? 


前特战队员虎目圆睁,就算中间还隔着方孟韦和刘褫,这股慑人的气魄依然没有减损分毫,刘赞先前还能硬挺着背脊和自家老爸顶真,但杜见锋恼起火来可不比寻常人,这可是一双沾过血的手,能扛得起的绝不止是一把枪,此时此刻,他见到的是男人背光的面孔,黑得几乎看不清眉眼。

 

刘赞莫名地心慌起来,就连牙齿也跟着一起打颤,直白得昭示出那看不透也摸不着的威胁确实存在。 

 

刘褫算得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也被杜见锋骇人的气势吓了一跳,赶紧弯下腰,一把捂住儿子那张惹祸的嘴。

 

“老杜!”

方孟韦忙在他肩上推了一把,劈头盖脸扑来的杀气这才暂时消弭。 


杜见锋双颊的咬肌绷得死紧,虽然能叫住一时,但他却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方孟韦知道他的脾气,又拽了他的袖口一把,有意放缓了语速说道:“既然他觉得无凭无据就是撒谎,那就给他看凭证,如何?”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不清楚状况又不肯好好解释,会产生误解也是情有可原。倘若给了凭证还不知悔改和道歉,那就不可原谅了。


“我马上回去拿!”

杜思军自告奋勇,扭头又冲刘赞忿忿地吐了一下舌头,一溜烟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捧着一个大盒子回来,因为跑得太急脸上已是满头大汗。 


这时,杜思杰却一步跨上前,将盒子一把夺了过来,捧在怀里谁也不让碰。


弟弟顿时迷糊起来:“哥?”


“爸爸是不是配得上英雄的称号用不着这种人来认可!凭什么他说是就是,他说不是就不是!”


“要我说这盒子里肯定什么都没有,所以你才不敢拿出来给人看!” 


刘赞哼了一声,随即和杜思杰争抢起来,两人的力气不相上下,一来二去谁也没抓牢,盒子咚的一声砸向地面,盖子上活动的锁扣一碰就松,金灿灿的奖牌和勋章稀里哗啦洒落一地,还有几张卷好的奖状,烫金的文字和鲜红的印章刺得刘赞差点睁不开眼,他揉了揉眼睛,紧接着,一张白纸便轻飘飘地落在他手边,他下意识地抓过来想看个究竟,死亡证明那几个沉甸甸的铅字随即映入眼帘。


他顿时一愣。


杜思杰趁机抢过盒子,蹲在地上拼命把那些散落的荣耀朝怀里扒拉,指缝里沾满了细小的砂砾和灰尘,扒着扒着终于闷头哭了起来,呜咽声埋没在膝间,而眼泪则滑过脸颊啪嗒啪嗒滴落在地,化作微咸的雨。 

 

见状,刘褫直接一脚踹在儿子的屁股上,熊孩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这会儿他再也没办法厚着脸皮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了,小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老爹在后面吹胡子瞪眼,他更不敢怠慢,只好拖着脚步往杜思杰那边一寸一寸地挪。 


可惜杜思杰压根不想听他说话,情绪只短暂的失控了一小会儿,马上就止住了眼泪,他仰头做了个深呼吸,用沾着灰的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留下好几道脏兮兮的印子,方才转过脸望向刘赞,冷冰冰的表情虽然不像杜见锋那般杀气腾腾,可眼光里的寒意却让人越发心头发虚,只一扫便止住对方迈开的脚步,就好像有意要拉开彼此的距离似的,抱着盒子扭头就跑。 


杜思军和杜思念一边嚷嚷着哥哥等等我,一边快步追了上去,杜见锋和方孟韦也不放心,只回头看了一眼神情尴尬的刘褫,也匆匆跟上孩子们的步伐。

 

徒留刘赞不知所措地僵立在原地,直到脑袋上挨了个爆栗才猛然回过神来。 


 


(未完待续) 


评论 ( 23 )
热度 ( 12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