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一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一章




杜见锋早上起床的时候心情还挺不错,一边哼着强军战歌一边做早餐,方孟韦少有的没去厨房当学徒,而是留在屋里接电话,似乎是在谈工作方面的事,所以杜见锋就没过去打扰。


杜见锋和三个孩子在生活上已经逐步与方孟韦达成了一种默契,从早上起床到出门上班,一切都能有条不紊地进行,杜见锋也乐得如此,他并不急于和心仪的对象拉近距离,能够在潜移默化间渐渐融入对方的步调就很好。


但这个美好的畅想还没来得及构成具体的计划,就迅速胎死腹中了。


晚饭以后,方孟韦直接开诚布公地告诉杜见锋,他已经帮孩子们在学校附近找到了合适的出租房源,地方比这里宽敞,价格也十分公道,随时可以拎包入住,以后接送孩子也能方便一些。


杜见锋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他可巴不得能在这里多赖几天呢,谁知道对方居然闷声不响地在家里联络了那么多事,一口气把什么都打点好了,叫人根本无处反驳。


这样的惊喜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

杜见锋的耳朵一下子耷拉下来,方孟韦之所以这么做分明是故意要跟他保持距离,否则又何必这样,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已经摆出疏远的姿态,只差没有直言不讳地赶人了。


杜见锋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还是很值得褒奖的。

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那天晚上,自己脑袋一热直接告白惹的祸,也是,他能看透自己的心意,接受自己已经弯掉的事实,但方副局长却未必能接受这样直白过头的表态,想来站在他的立场和角度,即便今时今日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取向也不是能够随便改变的东西,以这种方式委婉的拒绝,也算是顾全了他的脸面。


杜思军和杜思念起先还以为方孟韦会和他们一起去,两个孩子对他口中夸赞的新房也满怀期待,尽管他们并没有亲眼见过房间的模样,却已经开始讨论要把书桌摆在哪个方向,又要把玩具布置在哪里了。等方孟韦表明自己有职务调动,这阵子不能和他们见面以后,姐弟俩兴奋的小眼神顿时就暗淡下来,一前一后眼泪汪汪地扑进方孟韦怀里,都舍不得跟他分开。 


“那,方爸爸会陪我们一起开学吗?”

只有杜思杰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方孟韦只好苦笑着搪塞:“难说,得看工作办得如何。”


至于要做什么工作,什么时候能办完,终究是一笔糊涂账。 

小孩子容易糊弄,但杜见锋就没那么容易糊弄了,三兄妹一回房间,杜见锋便锁了房门,说什么也要跟方孟韦好好谈一谈。 

 

“方副局长,就算你真看不上老子,也不必这么着急赶人吧?”

杜见锋嘴里发苦,他虽然是个粗人,但也知道感情方面的事情总得你情我愿两情相悦才行,只要把话说开了明明白白的拒绝,他也不置于钻牛角尖或者死缠烂打。 


自从和三个孩子熟络以后,方孟韦时常紧绷的表情便放松了许多,可如今端坐在杜见锋面前的人似乎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只能让人联想到公事公办四个字,哪还有面对孩子时那般温情脉脉。 

 

“老杜,你是个好人,但是——”

方孟韦并没有流露出半点遗憾或者纠结的情绪。 


这场谈话尚未开始,杜见锋的底气就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但是”两字之后的话,就算对方没有明说,他也能猜出一二,无论是说或者不说,对结果都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和改变,不过是给彼此之间徒增尴尬罢了。 


杜见锋是军人出身,早就把令行禁止刻进了骨子里,做起事来绝不会拖泥带水。本来到方孟韦家就只是暂住而已,所以只带了必要的行李而已,第二天就把东西全部打包完毕。


方孟韦没有远送,只一声不吭帮忙把那些零碎的行李一起搬下楼。


大家在楼底依依惜别。

三个小不点都是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尽管他们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并不长,却已经迅速培养出了感情,一想到可能很久都见不到对方,小不点们即便出了小区,还是忍不住一步三回头。 


“杜爸爸杜爸爸,方爸爸什么时候能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呀?”

杜思杰掺着他的手问。


“很快就会见面的。”杜见锋答道,“临走前方爸爸不是保证过了嘛,他和你们开学一样马上要恢复工作了,有很多工作要做呐,但只要得空就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杜见锋看得出来,方副局长看望孩子是真,但是不是有意顺便看看他,那就不得而知了,没准避之唯恐不及更多一些吧。暗自叹息着,杜见锋努力维持着脸上笑容,不愿让失恋带来的酸涩表露在外,唯恐被孩子们看出端倪来。


搬家的过程出奇地顺利,杜见锋待人直爽又讲义气,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找到一批称兄道弟的朋友,听说他要换地方住,都主动请缨要给他帮忙。房东是方孟韦的熟人,早早就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里面水电煤卫一应俱全,家具也擦拭得一尘不染。


忙活了足足一整天,总算把新家布置得像模像样。

第二天,杜见锋特意在家里摆了一桌,把过来帮忙的朋友好生招待了一番,杜思军一向不认生,这个叔叔那个哥哥叫得亲热极了,一桌人里就数他最讨人喜欢。


到了晚上,客人们一一告辞,三个孩子因为太累一早就回屋睡了,只有杜见锋还在忙碌。他扎起围裙将遗留的碗筷洗干净,放到不锈钢架子上沥水,再将没吃完的菜装进保鲜盒放到冰箱里。


全部忙活完,他才扯过毛巾将手擦干净。

活一停,周遭的空气瞬间便静了下来,杜见锋关掉水龙头,心头莫名有些怅然若失。 


高压锅就摆在厨房的灶台边,煲好的鸽子汤还处在保温状态,揭开锅还热腾腾地冒着香气,尽管该补身子的人不在,但用来补身子的汤羹还是照常煲着,杜见锋感慨了一声老子还做这无用功干嘛,心里还是忍不住惦念起方孟韦,也不知道少了自己这个大厨,方副局长有没有按时吃饭,是不是又躲懒去叫那些没营养的外卖。


想着想,他已经取出真空保温罐,这是之前在超市采购时顺道买的,没想到在方孟韦家没来得及用,现在又开始心有不甘地发挥余热。


盛了鸽子汤的保温罐掂着成了不少。

杜见锋绕着客厅的桌子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到底还是拎着保温罐出了门。


这里距离方孟韦家只差三站路而已,杜见锋蹬了一辆共享单车就去了。 


夏夜里少了炽烈的阳光,但闷热并没有丝毫消减。

杜见锋径直进了小区,可一到楼下又开始止步不前,思来想去又退回到旁边的行道树下,躲在两辆SUV的夹缝里。


就着昏暗的路灯灯光,杜见锋随手点了一支烟。 

因为怕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以前留下的瘾头早就戒得七七八八,今天随身带的这一盒还是给兄弟们分烟剩下的。


微风穿过树梢,不时发出簌簌地响声。 

杜见锋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有嘴上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始终没有停下的意思,旁边的垃圾箱顶上不一会儿便摁灭了好几个烟屁股。


簌簌簌。

耳畔的风声依旧不得停歇,间或将别的杂音也一并掩了过去,杜见锋虽然还在瞻前顾后心事重重,但曾经磨砺到极致的感官可没那么容易衰退,哪怕只是转瞬即逝的视线,他也能敏锐地捕捉到。 

 

“谁!”


杜见锋厉声大喝,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异响的来源扑了而去,伸手果然抓到一个可疑的年轻男人,对方似乎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愣了愣才想起还手,可惜论腿脚功夫他完全不是杜见锋的对手,只过了两招就被反身摁在地上。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 

只见停靠在不远处的面包车上又蹭蹭蹿下两个男人,大有要将杜见锋堵在这里的意思,可惜他们远远低估了前特战队队长的能耐,还没近身就被杜见锋见招拆招掀翻在地,见这伙人气势汹汹拉帮结伙,怎么看都透着可疑,杜见锋就更不可能手下留情了。


转眼间,三个人便抱着手脚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杜见锋正想上前问问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 



(未完待续) 

  

 


评论 ( 15 )
热度 ( 109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