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二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二章



“住手!” 

背后传来的声音杜见锋再熟悉不过了,他惊讶地扭过脸,果然看到方孟韦站在那里,大概是急急忙忙从楼上跑下来,额角还沁着汗珠。


杜见锋连忙收敛了手腕上的力道。

常年出入腥风血雨中的人早就摒弃了手下留情的坏习惯,否则就是为敌人制造反击的机会,尽管现在他已经离开军营,积年累月养成的习惯也不会轻易改变,尤其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时,更是直接唤醒了他的战斗本能。倘若刚才方孟韦晚来一步,躺在地上那个年轻人就要遭殃了。 


“方局!”

 

杜见锋正摸不着头脑呢,面包车上又下来一个中年男人,他顶着一头微卷的黑发,下巴上一圈青色的胡渣,身上那件皱巴巴的T恤好像几天没有好好洗过,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那人快步跑来,和方孟韦一起将挨揍的同伴一一扶起,确认大家没有真的伤筋动骨方才安下心来,但望向杜见锋的眼神依然带着些微敌意。

 

“他们都是市局支队的人,奉命过来蹲点的。”

方孟韦抢白道,接着又小心扶了手下一把,告诉他们杜见锋是自己的朋友,顺便提了提他过去有过当兵的经历,至于兵种什么的便直接含糊了过去。刑jing队虽然也要对付穷凶极恶的歹徒,但论手脚上的功夫,总归不能跟训练有素的军人相提并论,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难怪下手那么重……咳咳,干净利落,陈队,我的小胳膊肘啊差点就折了。”

挨了拳头的年轻人之一哭丧着脸,顺便还撸起袖管展示了一下手臂上留下的淤青,虽然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那这些也该算是工伤吧,尽管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未必看得清楚。

 

“不放心的去医院看看,医药费回头一并报给我。”

胡渣男应该就是年轻人口中他那个陈队了。 


“明天换班以后,让陈队带你们搓顿好的,我请客,算是赔不是了。” 

方孟韦歉然道。


“怎么能让你掏腰包呢?都是老子的错,饭钱也应该老子来担!”

杜见锋却不答应,明明是自己惹得事却让对方破费,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你不是已经搬出去了吗,怎么大半夜的突然过来?” 

方孟韦虽然口气很重,却没有责备的意思。


杜见锋这才想起他随手搁在一边的保温罐,赶紧一路小跑取回来,万幸并没有翻倒,里面煲好的汤也安然无恙。 


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方孟韦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依依袅袅淌过心涧,叫人眼眶一热,再也扮不出冷若冰霜的模样。


前天早上刘褫打来电话,告诉他局里接到线人的消息,贾荃的弟弟贾鑫已经秘密潜入A市,据说他来之前曾经扬言要亲手替哥哥报仇,可以想见——方孟韦必定是他此行的目标。


局里领导对这件事非常重视。

方孟韦勇斗歹徒光荣负伤,贾鑫若敢对他挟私报复,便是对警方赤果果的挑衅。所以他们立刻成立了专an小组,将方孟韦作为重点保护对象,对住所四周也要进行严密监控。


方孟韦独来独往惯了,在警局里工作了那么多年,经手的大案要案也不少,其中不乏有亲信者夸下海口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若是畏惧又岂会一直坚持到现在。


只是,自古以来都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他一个人可以小心提防,但家里多了杜见锋和三个孩子,要想做到面面俱到事无巨细就没那么容易了。杜见锋兴许是不需要担心的,孩子们手无寸铁又天真无邪,哪里是某些居心叵测之人的对手? 


方孟韦少有地惶恐起来。

害怕本该只针对自己的报复会波及到那些无辜的孩子身上,他已经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为他而受到一点伤害。所以他果断做出了决定,联系熟人为杜见锋他们找到其他更安全合适的落脚点,能离自己这个暴风眼越远越好。 


当然了,这其中也确实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私心。

诚如杜见锋所猜测的,方孟韦的确想跟他保持距离,在之前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他曾经向往的一切都近在眼前触手可及,他的呼唤总能得到回应,他的伤痛也有人温柔以待,美好到让他莫名生出一种念头——似乎就这么相处下去也很好,以至于被杜见锋吻住的时候,心动的感觉远远多过于抗拒。 


那个人啊喜欢直来直去,他的心意也许少了甜言蜜语的包装,却无比坦诚地展露出来,从言语到行动,让人无法对他所做的一切视而不见。


方孟韦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过去那么理智了,开始被感情和情绪所左右,这种感觉既陌生又可怕,他曾竭尽所能把自己打造成一座最坚固的城池,高墙耸立,风雨不侵,哪怕周遭荒芜不堪饿狼遍野也无法动他分毫。 


可现在,包裹着他的城池正在被杜见锋步步蚕食。 


所以他决定趁机冷静一下,也许分开一阵自己就会发现,心头那点微小的悸动不过是错觉而已,他还能将那堵坚不可摧的墙高高筑起。 


先前陈队带着人在楼下蹲点,报告说看到一名可疑男性一直在楼下徘徊,但灯光昏暗,无法分辨对方的身份,便派了一个人悄悄摸过去探一探虚实,谁知人还没来得及近身就被杜见锋发现了,随即便打了起来。


得亏方孟韦觉得不对劲赶紧下楼,才没有闹出更大的乱子。


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快又见面了。

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众人便没有继续聚在楼下,免得招惹眼球打草惊蛇。

刚才挨了拳头的几位赶紧跟着陈队上车,中途还时不时地回头偷偷瞥来瞥去,都对杜见锋和他们方副局长的关系充满好奇,再好的朋友也不至于大半夜地守在人家楼下半天都不走吧,就算是好心顺路送个夜宵,为什么不直截了当上楼呢?大家禁不住交头接耳各抒己见起来。 


方孟韦听不见他们的八卦,只扯了扯嘴角对杜见锋说:“来都来了,上楼坐一会儿吧。” 


闻言,男人耷拉许久的耳朵终于竖了起来。 


打开门,杜见锋驾轻就熟地在墙上摸到电灯开光,客厅立刻应声而亮。

环顾四周,屋里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少了些厨房的烟火气,以至于灯光都多了几分清冷而已,才走两天便已经有了怅然若失之感。 


方孟韦本想继续隐瞒贾鑫的到来,但杜见锋何等敏锐,已经将事情的原委猜出了个大概。


“你是不是故意把老子和孩子们支开?”他直言不讳地问, “莫非有仇家威胁到你,怎么不跟老子说呢?老子保护你啊!” 


方孟韦一梗,既然对方已经猜到这个地步,用拙劣的理由来掩盖显然已经没有意义了,于是只好老老实实地承认:“就是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理,才想瞒着。” 


知道那是不希望他和孩子卷入事端的委婉说法,杜见锋刚板起来的面孔马上又放松了,他忽然很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否则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岂不是要让方孟韦一个人身陷险境?幸好幸好,总算还有防患于未然的机会。


“还是你了解老子的脾气,可惜千防万防到底还是没能防住,看来老天爷都是向着老子的,知道我痴心一片,不忍心棒打鸳鸯。”男人嘴角掩不住的得意,“贴身保镖都送货上门了,方副局长不签收一下吗?” 





(未完待续) 


评论 ( 27 )
热度 ( 12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