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一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一章


交火一触即发。

一之濑这个怪物对于组织的威胁越来越大,这些新竹组的元老们为了保住各自的性命和利益,不得不逼迫自己做出决断,说什么也不能屈服于一之濑的恐怖手腕之下——刚才发送出去的消息便是拉响战斗的号角!

院子里的保镖们早就被偷偷替换成了矢野的旧部,他们为自己的老大报仇天经地义,而今天谁能在这里拿下一之濑的性命更是大功一件,等事情了结以后,大干部们必定还要论功行赏,届时便能凭这份功劳平步青云。

冲在最前头的几个人已经争先恐后跃上台阶,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杀手,在明楼和阿诚出现之前就一直在旁边伺机守候,紧紧盯着目标的一举一动,下手的时候毫不拖泥带水,隔着纸门也敢开枪。

先前还靠在纸门上的背影匆忙朝旁边闪开,却已经晚了。

一之濑瞪大了眼睛,手下意识地去捂身上汩汩冒血的枪眼,紧接着又是砰砰两声,飞溅的献血再度染红了榻榻米,一之濑艰难地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贴着门瘫倒下来,在透光的纸门上留下一条拖长的血迹,于白色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刺眼。

院里那些受惊的麻雀还来不及飞走,一之濑就已经倒在茶室里死于非命。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面对上膛的手枪,就算是一之濑也来不及做出像样的反击。 

外面的干部们喜出望外,山下萎靡的精神仿佛也为之一振,无需部下扶着,人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迈进弥漫着血腥味的屋子,伸手探了探一之濑的鼻息和脉搏,果然,人已经死透了。

“哈哈哈哈哈哈!”

山下喜形于色,又发泄似的狠狠往尸体上踹了两脚,接连几天的心惊胆战和惶恐不安才终于有了着落。

其他人脸上的欣喜却只维系了短短的一瞬,很快又恢复宠辱不惊的模样,跟随在他们身侧的几名亲信则不动声色地离开原先的岗位,暗暗把守住茶室仅有的两个出入口,眼下哪怕是一只苍蝇也休想从屋里飞出去。 

“你们想干什么!”

藤田猛地拍案而起,杯中的茶水随之剧烈的动荡起来。

一之濑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他的地位,可他却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拍手称快,口气更像是在指责他们为什么要自作主张。

“一之濑想对您不利,还三番两次地威胁大家必须以他马首是瞻,这样的人留着就是隐患,我们不过是替组长清除组里的蛀虫而已。”

“你们是想帮我,还是想假公济私?”

藤田反问。

自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组里的几大势力就开始蠢蠢欲动,由于膝下没有子嗣,一时间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继承人,一度导致他的地位岌岌可危。

 

“组长,一之濑那个混账巧舌如簧,您可千万不要被他的谗言所迷惑啊!” 

几位干部虽然言辞恳切,但归根结底不过是包装算计的糖衣炮弹罢了,藤田的年纪已经大了,身体和精力也大不如前,一之濑的确心心念念惦记着这个组长之位,但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呢,这些在浸淫黑道多年的元老们也都有各自的小算盘,只不过他们不像一之濑这样的年轻人锋芒毕露,懂得用城府来掩盖己的野心罢了。 

“听藤田先生话里的意思,好像不大高兴?”

明楼至始至终都在捧着茶杯看戏,一副置身事外的观众模样,时而还要不咸不淡地点评几句彰显一下来存在感。还是阿诚戒心重一些,一直留心着外面的动向,来的路上明楼就已经提出过这种可能性,新竹组里大小势力众多,其中的利益关系亦是错综复杂,绝不会因为一之濑的威胁就坐以待毙,果然,他们最后还是动手了。只是,清君侧的结果未必是皆大欢喜,也有可能是为另一场阴谋拉开序幕。他立刻不动声色地将手探向脚踝,握住随身携带的短剑,正是马三爷送给他的那柄。

众目睽睽之下,藤田忽然冷笑起来:“我身体欠佳,上个月刚在医院确诊了恶性肿瘤,你们恐怕早就迫不及待希望我死了吧?” 

不管是拉拢一之濑,还是联合其他干部势力,都只是权宜之计,在夹缝中寻求生存空间罢了,这个组长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当得着实窝囊。 

 

“组长,您老是越来越糊涂了。上回开例会的时候,您还和我们约定好要一起对付一之濑,结果关键时刻却出卖矢野,逼得他最后只能举枪自杀!他可是您最忠心的手下啊!这样做不是寒了兄弟们的心吗?”在新竹组的干部之中走出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人,站在人群中犹如众星捧月般,他装作语重心长的样子,眼里却泛着阴冷的寒光,就像某种富有毒性的冷血动物,“您是我们的老大,又是在座诸多人的伯乐,原以为干掉一之濑这个祸害您就能幡然醒悟,看来还是我们太过乐观了。”

说着,又发出一声痛惜的长叹。 

矢野的死干部们一直讳莫如深,就算是矢野的嫡系部下也只知道他是自杀而死,却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原以为一之濑才是始作俑者,没想到藤田也在背后推波助澜。他们一听完这番话便纷纷侧目,谁愿意自己出生入死追随的对象是一个只会听信谗言的老糊涂呢? 

哦,这是要摊牌了啊。

黑影心中了然。

人类就是这样,就算行恶也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摆出一副清白如莲花一般的嘴脸,比真正的恶魔还要虚伪,令人作呕。 

“刚才还有人说一之濑巧舌如簧,可要我说,他还是不如你厉害,能装的如此冠冕堂皇,动动嘴就能颠倒黑白!”

藤田的笑容里满是嘲讽之色。

“组长您还是应该听从医嘱专心休养比较好,至于组里的事务,我们会替您妥善处理的。”

这已经是明晃晃地撕破脸皮了。

山下这些天闭门不出,事先并不知道其他人的筹谋,可他也不是傻子,事情进行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他推断出来龙去脉了,倘若他一开始就参与其中,现在自然有说话的资格,可正因为没有,这只老狐狸当即做出判断明哲保身,只管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冷眼旁观着。 

干部们突然发难,藤田首当其冲,但一旁闲坐的明楼和阿诚也休想置身事外,尤其他们还亲眼目睹了一之濑被枪杀的全过程,一旦他们离开这座院子,必然会向警方告密,指望他们保持沉默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明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 

终于有人想起他们了。

 

几位大佬处心积虑安排了好几日,为的就是借葬礼这个机会埋伏一之濑,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反正事后就算警方要追查,也可以将罪责统统推到他身上,大可以说他觊觎组长宝座,打算不择手段要暗害藤田,却被众人及时发现,从而导致双方发生激烈的交火。

谁知道会突然出现明楼和阿诚这两个变数呢?

 

“是明家的人又如何?”干部之一恶狠狠地咬着牙,“谁叫他们非要赶在这个时候过来趟浑水,那是他们自寻死路!大不了把之前商量好的口供重新改一改,反正明家也跟我们有过节,一言不合发生冲突有什么可奇怪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带头的中年男人朝两边使了个眼色,杀人灭口这种事容易弄脏自己的手,所以他决定让自己的亲信来处理,至于他,只要和其他干部一起退到外面等候结果即可。

山下惯会见风使舵,头一个就想往外溜,可腿刚迈出半步,脚踝就突然被一把抓住,低头一看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原本已经中弹身亡的一之濑竟冷不防地睁开眼睛,猛的一抓就将刚才踹了他好几下的山下拽到在榻榻米上,只听到他哇得一声大叫,脖子便无力地垂了下来。

新竹组的干部们原以为己方已经胜券在握,形势却突然失控,目瞪口呆地望着一之濑从地上翻起来,先前被血水浸透的白衬衫正紧紧贴在身上,胸口和肚子上的弹孔也清晰可辨,但他好像并不在乎身上的伤,像丢垃圾一样,只凭单手就将山下的尸体扔到外面。 

 

山下惨烈的死状让人触目惊心。

还是明楼反应最快,当即拉住阿诚退到角落,要不是四周都有人堵着,他早就把人带出院子了。

 

另一边的保镖们反应也很快,立刻拔枪瞄准眼前这头浴血的怪物,疯狂地按动扳机,而干部们则顶着连绵不绝的枪声狼狈地逃窜。可惜的是,这个死而复生的一之濑根本不惧怕子弹,任由弹药倾泻在身上,只微微晃了晃便立刻稳住身形,脚下一蹬便轻松跃上房梁,一个翻身又反扑回来,随手掐住一人的喉咙,咔擦一声便轻松拧断。

人群里一片哗然。

那些还在发懵的黑衣人终于想起来要逃了,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便迅速跟上,眼看已经快要摸到大门,却有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赤手空拳就将跑在最前面的几人打飞到数米开外,拦住所有人的去路。

那人也穿着黑衣,并没有特意遮掩自己的面孔,很快就有人认出来,那就是之前在停尸间神秘失踪的高木。

大门是出不去了,有人便另辟蹊径往内院里跑,但那里同样是死路一条,因为还没来得及入土为安的矢野也活了过来,他扶着棺木缓缓起身,冲闯入灵堂的人露出一个惨白扭曲的微笑。 

除了一之濑和矢野这两个怎么打也打不死的怪物之外,在附近路口休息的工人也终于开始投入工作,他们驾着挖掘级凿开路面,咚咚咚咚的噪音不绝于耳,只要他们堵住这条必经之路,无关人员就无法接近这里。 

死到临头的人们爆发出了惊人的求生欲,枪声和喊杀声连绵不绝。明楼原以为这些人早就被人面蜘蛛的招数吓破了胆,没想到骨子里居然还留有一点血性,哪怕是以卵击石的无谓挣扎,也比当一群丧家犬好看些。 

“藤田先生好手腕。”四周鲜血横飞,唯有明楼始终面不改色,“所有人都以为是一之濑控制了你,其实你才是控制他的那个人,我没猜错吧?”


(未完待续) 

 

评论 ( 25 )
热度 ( 13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