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三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祝大家中秋快乐ღ( ´・ᴗ・` )比心!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三章




杜见锋在盛夏夜里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近身搏斗,汗味混杂着强烈的男性气息毫无遮拦地抵近,冷不防地将方孟韦压向墙角,然后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弯起的眼梢和嘴角分明是温厚亲昵的,那双黑眸里闪烁的光芒却暗含了侵略性和占有欲,仿佛继续沐浴其中就会被那墨色渐渐吞没一般。 


原本被刷得雪白的墙面在灯光下呈现出暧昧的色调,方孟韦不自觉地咬住下唇,屋里的空调停在26℃,可身后却莫名渗出一片薄汗,犹如粘合剂一般,他不得不一味紧贴着墙壁,任由对方步步紧逼,眼看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孔已经直逼面前。 


鼻尖尚未触到鼻尖,地上的影子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紧贴到一起。


方孟韦下意识地想要逃避这种毫无遮拦地凝视,却还是无法忽视缭绕在颈侧的暧昧气息。尽管他将脸上的表情控制得很好,但快速滑动的喉结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和不安。 


“瞎胡闹,大半夜的溜出来,孩子们要是醒了找不到你该怎么办?”


方孟韦紧紧揪着裤缝,竭力装作一派从容的姿态,殊不知自己的语速已经按耐不住越来越快,杜见锋被他慌张的模样逗得暗自发笑,就好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猛兽发现了一只迷途的小鹿,对方试图故作从容地避退,却还是把草丛踩得乱七八糟,叶尖戳得人心头阵阵发痒。 


“出门前老子就被小杰发现了,那小子实在他聪明了,一眼就看穿老子想偷溜出来见你,你猜他跟老子说了什么?”

杜见锋故意调他胃口。


“什么?”

依然低着头。 

 

“他说,再不快点下手方爸爸该被别人拐跑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 


“你确定小孩子能懂这么多?”

方孟韦的耳朵顿时红得发烫。 


“老子嘴巴笨,说不来那些好听的漂亮话,想你了就来了,担心你没有好好吃饭就想着煲汤给你吃,见到你就高兴,见不到就觉得牵肠挂肚——”杜见锋一口气说到这里才终于来了个大喘气,好像光是这些话就把他憋了两天的劲消耗得一干二净,一双桃花眼微微一黯,继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苦笑道,“不管感情这种事吧,终归还是要两情相悦才好,强扭的瓜不甜嘛,你要是实在看不上老子也无妨,只是你得拒绝得更狠一点才行,要么狠狠骂一通,要么干脆把老子揍一顿让老子滚得越远越好,老子才能彻底死心。”


杜见锋的口气很认真。


他应该是个敢于当断则断的人吧。

方孟韦落回地板的目光沿着男人笔直的身姿渐渐抬高,却始终不敢直视对方的脸,可一闭上眼,那一颦一笑还是立刻浮现在脑海里,甚至不需念出那个名字,身影便早已烙印在视野里。


段剑锋既没有用他最擅长的暴力去破坏堡垒,也没有投机取巧翻过高墙,只是一边叩着他的心扉,一边朗声问道,老子可以进来吗?


那样的坦荡直白躲不开也避不了,方孟韦只能惴惴不安地打开一条细缝,想一窥来者的样貌,谁知外面那人根本不给他试探的机会,立刻唐突地扒开门一路往里闯,探头探脑找到厨房所在,接着便爽朗一笑冲他招手,来来来,老子给你煮好吃的!


窗外的阳光伴着大嗓门一同筛洒进来,瞬间照亮了常年被灰云和荒漠围困的心房,连同那些阴暗落灰的角落也一并温暖。


方孟韦不习惯依赖别人,怕这种依赖会让他变回小时候那个胆小懦弱的自己。


这样哪里是坚强,分明是逞强才对。

如果是杜见锋的话,一定会这么说吧。 


一直低头看地板的方孟韦终于抬起脸,眼波里满是柔光。 


杜见锋毕竟不是方孟韦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他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什么。只看到他愣愣地盯着虚处出神,迟迟没有对他的表白做出任何回应。 

 

果然是强求不得啊。

男人叹了口气,正要依依不舍地抽手,却被猛地抓住手腕。 


“孟韦?” 


杜见锋顿了一下,随即面露喜色,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人一把抱住,生怕对方下一秒又会突然改变主意,先断了他的退路再说。不过这一次,方孟韦却没有退缩,也许是因为还不太习惯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吧,他使劲抓住杜见锋的肩膀,掐得他龇牙咧嘴还以为自己误会了对方的意思,短短一秒内情绪便完成了一次过山车之行,对面的方孟韦才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了,终于急急松开手环住前特战队长的脖子。


只对视片刻,目光便瞬间擦出了火花。 

相拥和亲吻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 

 

方孟韦被按在墙上,双臂的力量几乎全都悬于杜见锋的脖颈上,如同要将积蓄已久的感情通通发泄出来似的,唇舌野蛮而又急切地厮磨着,良久才放缓了步调,变得柔软而又绵长。


方孟韦觉得自己的灵魂在堕落,身体在下坠,但很快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稳稳托住,不理智的滋味有点罪恶,又有点甜蜜,带着烟草的苦涩和砂糖融化的味道,让人飘飘然,然后卸下身上层层叠叠的防备,尽情沉溺在这个这个怀抱里。

 

良久,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方孟韦舔了舔濡湿的嘴唇,杜见锋则是意犹未尽地又凑过去,轻轻啄了几口。就在这时,方孟韦似乎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什么,恍然张大嘴,发出啊的惊叹。


此时,停在楼下的面包车里,单身狗们正和监控仪器挤在一起。

为了确保方孟韦不在家时没有可疑人员在屋里出入,他们特意在玄关和窗口安装了监控摄像头,那个角度虽然不能直接拍到客厅,但投在地板上的影子还是引起了好事者的注意。


黑漆漆的影子虽然看不出细节,但通过轮廓多少还是能判断出点什么。比如姿势之类的。 

 

正儿八经聊天说话的人会靠得那么近吗?

别说近了,那根本是贴在一起了吧,还是抱得死紧的那种!


最年轻的那个嘴里还塞着没嚼完的面包,来不及疑惑到底两个影子到底是谁的,又是谁先主动,就开始嚷嚷:“快快快!托住陈队的下巴!” 

然而顺气才顺到一半,陈队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先前差点被惊掉下巴的胡渣男下意识地坐直了,一本正经地接话:“方局?”


“你们是不是在监控里看见什么了?”


隐约可见一股杀气渗出手机架到脖子上。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没有没有!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车里的年轻人忙不迭地回答。


是的。

状况良好,一切正常。

比心。  




(未完待续) 

 



评论 ( 20 )
热度 ( 13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