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二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二章




“明先生何出此言啊?”

藤田泰然自若地跨过地上横陈的尸体,特意避开榻榻米拼接的缝隙,饱经风霜的发鬓在风中纹丝不乱。 

 

从茶室到紧闭的院门不过十来米的距离而已,石子小路上已经看不到来时留下的脚印,只有无数尸体横倒在地,这些人大多都是被拧断脖子气绝身亡,只有少部分是被流弹击中,鲜血滴落在青翠的草坪上,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花朵,散发出血腥的芬芳。不管是黑衣人也好,那些高高在上的元老们也好,死时的狼狈和惊恐都如出一辙,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还在垂死挣扎,但被死神的镰刀收割也只是时间问题。 


“一之濑不过是你用来牵制干部们的挡箭牌,这些干部心里很清楚,如果他得到你的扶持,迟早会发展成新竹组里最强的一股势力,然后名正言顺继承组长宝座。如此一来,就算干部们扳倒你,将来也要再和一之濑决一雌雄。所以他们一定会先对付最具威胁的一个,再解决你这个有名无实的组长。然而他们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你手里的底牌不止一之濑一个。”


就在明楼侃侃而谈的同时,刚才还在大杀四方的傀儡们也终于将各自的对手清理完毕,踩着沾血的鞋向明楼和阿诚围拢过来。 


明楼掸了掸裤脚重新站定,那些活死人的影子在地上交错着,将无形的威胁层层叠加,但对惯于使役影子的恶魔来说,那更像是在为他增添背后的羽翼。


“怎么样,人面蜘蛛很好用吧?”

明楼问。 


藤田心头一震,他终于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明楼的脸:“明先生知道的事情似乎不少啊。” 


“我知道的可不止这些。”明楼的嘴角依然烙着从容的笑意,完全不在乎藤田眼里闪烁的锐光,“警方负责调查的都是些普通人,当然搞不懂高木的尸体是如何消失的,但只要事先清楚人面蜘蛛的效用,也就不那么难猜了……只是,为什么偏偏要选择他呢,一个死人还能有什么利用价值?” 


被询问的对象沉默不语,但他心知肚明,提问的人心里恐怕已经有了答案。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死人最适合用来练手。” 


藤田眉锋一跳。


“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与恶魔签订契约也就是最近的事吧,否则也不必花费那么多心思在元老和新生代之间艰难周旋了。”


明楼的话就像是一把磨得锋利无比的刀,轻而易举就扎进藤田的胸膛,将他深藏的心思剖成两半暴露在天光之下,再无任何秘密可言。


诚如明楼所猜测的,藤田接触恶魔的经历确实很短。


当时他刚收到消息,高木雇用的杀手暗杀明楼失败,又派了一队人杀进明公馆。藤田虽然在新区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但这些黑道手段终究上不了台面,一旦人赃俱获,新竹组必然会受到致命的打击,虽然高木跟随他多年,但他很久以前就和一之濑沆瀣一气,多少也沾染了他身上的戾气,做起事来常常忘乎所以,也不管自己招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就敢下死手,全然不顾将来要如何善后。

 

藤田为此愁眉不展,整宿整宿地无法合眼。


就在这时,幡然降临的恶魔回应了他的忧虑。

一只巨大的蜘蛛投影落在白墙上,巨大的螯肢高悬于头顶,好像随时随地都能割断他的头颅,交易就是在这样不对等的威迫下开始的。 


“只要将你的灵魂交给我,我就会赐予你力量,只要拥有这股力量,你现在所烦恼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恶魔慷慨地展现了他的力量,将一只人面蜘蛛交付到藤田手上。

耳边循循善诱的声音渐渐打消了他的抗拒心理,那垂落的蛛丝既是带他脱离泥潭的救命稻草,同样也是绑缚他命运的沉重枷锁。


对于突然获得的超自然力量,藤田还是相当谨慎的。

他没有急于用活人做实验,而是将目标先放到刚死亡不久的高木身上。 


再往后,他开始尝试一人分饰两角,测试人面蜘蛛在脱离他这个本体以后,还能在多大的范围内发挥作用。于是藤田又盯上了明家。以前那些黑道手段他不敢滥用,就怕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让人抓住破绽,但在鬼神之力面前,法律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谁还能治得了他的罪? 

 

谁知明家兄弟运气奇佳,竟能从车上全身而退,藤田放出的那只人面蜘蛛也不明不白的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超出控制范围的缘故,藤田当时手头资源有限,着实心疼了好一阵。 


幸好还有个办法可以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那就是靠祭炼灵魂来制造新的人面蜘蛛。高木在变成傀儡前就已经死亡,灵魂早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于是他使计哄骗一之濑喝下含有毒药的茶水,一来是为了获取死者的灵魂充当祭品,另一方面也能保证尸体的外观不会受到损伤,然后在台前吸引火力,干部们果然上当了,甚至还想在葬礼上来一出一石二鸟,未曾想结局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些计划藤田从未与任何人分享过,只打算一辈子烂在肚子里,然后好好享受这奇异能力所带来的好处,但明楼却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的筹谋。


但他并不畏惧自己的秘密被看破。

如今能威胁他地位的人早已死无葬身之地,这些临死前受尽恐惧折磨的灵魂也会成为最完美的祭品。


藤田连连鼓掌:“以明先生的头脑和眼光,死在这个地方实在可惜,就算老朽只是一个黑道中人,也是有惜才之心的。”

  

“哦,难道你想跟我谈交易?”


“谈交易?”藤田哈哈大笑起来,“这不过是施舍给弱者的廉价同情而已。” 

 

悉悉索索。

说话间,一只只腹背上带有恐怖人脸的蜘蛛便从茶室的四角涌现出来,转眼已是黑压压的一片,并且不断逼近固守在角落的明楼和阿诚。藤田已经熟悉这些人面蜘蛛的习性,深知仅凭灵魂的滋养不足以满足这些贪婪的小家伙。 

 

他自觉稳操胜券,转向明楼的目光便多了几分嘲讽之意。 


眼看人面蜘蛛步步紧逼,那几个被人面蜘蛛操纵的傀儡也暴露出狰狞的面目。


阿诚急忙亮出藏匿在袖中的短剑,眼下的局面已经不容他再有所迟疑,对傀儡来说,潜入喉口的人面蜘蛛就是控制身体的中枢所在,但要他以一敌三实在有点勉强,这些活死人能发挥出远超普通人类的力量,所以阿诚干脆绕过他们,避免无谓的缠斗,剑端直指藤田的心脏。 


这一剑的速度快如闪电,藤田的胸口就被扎了个透心凉,正当阿诚以为自己得手的同时,旁边一直处在待机状态的一之濑也掐住了明楼,只是这次,他没有像对付其他人那样急着折断他的脖子。


“大哥!”


“你还是不要乱动为妙,二少爷。”

一之濑威胁道。 


阿诚一僵,他的动作一有所迟疑,被他撇在身后的藤田便突然翻身而起,冷不防地举枪顶住阿诚的后脑勺。


心脏和大脑是人类的死穴,怎么可能受了这样的致命伤还活蹦乱跳呢?更何况藤田还是一个身患肿瘤的老人。 

 

阿诚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顶着藤田面孔的未必就是藤田本人! 

那他的弱点就是喉咙而不是别处。 


“事已至此,两位明家少爷居然还能表现得如此镇定,老夫十分钦佩。你瞧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已经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了,哪里还有老大的样子?”

这回轮到一之濑掌握话语权了,先前还口若悬河的藤田则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如同等待主人下达指令的机器人。 

 

“根本没有什么可慌张的,因为你的行动很好猜。被恶魔的力量迷惑了双眼的人我见得多了,不过是借来的东西,还真以为自己也变得了不起了吗?”明楼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又将下巴抬高了几分,话锋随之一转,“金钱、美色、权力和地位就是慢性毒药,不懂得节制欲望的人只会在泥沼里越陷越深而已,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你动心呢?无非是占有更多东西罢了,但一个已经一脚跨进棺材里的老头子恐怕已经没有时间去享受这些了吧?所以你不止祭炼别人的魂魄,也将自己的灵魂当成了祭品——舍弃衰老的本体,化身为人面蜘蛛依附在别人身上!”


一之濑足够年轻,在组里也有足够的地位,作为容器实在再合适不过了。身体不再衰老,也不会受到病痛的折磨,几乎等同于不老不死,这种返老还童重获新生的感觉让藤田沉醉不已。


可惜一之濑先前在遭遇偷袭时中了好几枪,身体一旦受损便只是一文不值的瑕疵品,这不是藤田想要的肉身,还好明楼的意外到来,及时为他提供了另一个替代方案。


倘若能附身到明楼身上,那他不仅能摆脱警方的怀疑,还能将明氏企业和明家的万贯家财一起收入囊中,得到的利益远比变成一之濑要多得多。 


所以藤田一边操纵自己原来的身体吸引明楼的注意,一边伺机出手,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他的计划就能成功。但藤田没想到的是,明楼居然猜测的如此准确,就好像完全看透了他的能力一样,连恶魔的存在也一清二楚,这就让他不得不防了。 


“是我的话,大概也会打这样的主意吧。”

明楼摊开手,锁住他喉口的手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一个聊胜于无的装饰。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怎么还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只是嘴硬谁不会?不管你隐藏了什么手段,只要身体成为人面蜘蛛的傀儡,往后就只能乖乖听命于我!你最好不要随便乱动,否则二少爷今天就得命丧于此!” 

 

以藤田对明楼的调查和了解,对方绝对不会对家人弃之不顾,只要阿诚还在手里,他便无懈可击。 

 

“哦,你敢碰他一下试试?” 

这下,明楼不笑了,眼眸深处倏地聚敛起凌厉的精光。


接着,他便猛得抬起手,五指滑过雪白的墙面,影子也追随他的动作飞快掠过墙面,在掌中收拢成更加凝实的黑色,乍看起来就好像用指尖沾上了墨汁,一道细如发丝的黑线随即一挥而就,在一之濑的脖子上留下一条圆弧形的墨迹。


下一秒,黑线便深入肌理割断了他的喉咙,肩上的头颅因为失去支撑不受控制地向后仰,附有藤田灵魂的那只人面蜘蛛也未能幸免,身体带着光滑的切面滚落在地,螯肢甚至还在一下一下的抽动,但转眼就被颈口喷涌而出的鲜血冲刷到廊下,携着藤田被粉碎的野心一起成为只能随波逐流的垃圾。


缺少本体的控制,原先受到操纵的活死人同时摔倒在地,爬行的人面蜘蛛也失去了方向,明楼脚下一跺,影子里便蹿升出无数黑针,由近及远将这些漏网之鱼逐一刺穿。 


“你没事吧?” 

阿诚一脚踢开落在地上的枪,小心越过那些恶心的蜘蛛尸体,上前拉住明楼的袖子,看到他脖子上卡出的红痕便后怕不已。


“我好歹也是个恶魔,这种程度的伎俩最多也就是伤到一点皮肉而已。” 

明楼抹了抹脸上沾到的血迹,甩了甩弄脏的手。

他的西装和衬衫已经被肮脏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看样子只能扔掉了,原本他还挺喜欢来着。 


“你早就看穿了他的企图?” 

阿诚问。

 

“我又没有预知能力,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就算是我,也是到中途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再说了,人面蜘蛛本身就只是下级恶魔滥竽充数的能力罢了,这种程度的家伙根本不足为惧。”


这也是他在藤田面前始终有恃无恐的主要原因,这让阿诚不得不再度正视恶魔和人类之间悬殊的差距,虽然还是明楼的面孔,但出手杀死藤田,将他如蝼蚁一般践踏在脚下的却是另一个与他共享身体的恶魔。 


“那你又是什么层级的恶魔呢?”

阿诚跟着又问。 

 

这个问题可把黑影给问住了,他正要思考要怎么回答,却突然感觉到背后针扎一般的视线,他立刻拉开门冲到院子里,但蹲守在树梢上的两个眼线身手十分灵活,立刻向不同的方向跳开,轻松翻出院外。


“谁!”


阿诚也追了出来,却已经晚了,黑影虽然没能看清来者的样貌,却注意到对方的白衣,还有衣服上缝制的纹章。 


圆阵和其中交错的盾牌和长矛。 

那是萨马拉白银骑士团的标记。 


“啊……招惹到了相当麻烦的家伙啊。”

在黑影的印象里,那些家伙主要是在西欧活动,这次居然会来到东方,着实让他意外。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开始偷看的,藤田与恶魔签订契约肆意行恶,在白银眼里就是死有余辜,但相对的,他们应该也注意到明楼身上的问题了吧。 


“你知道那是谁?” 


“他们是最早的专业驱魔人,早在那些宗教和国家机构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历史悠久,非常难缠。”黑影既是为阿诚解释,也是为明楼解惑,“骑士团原本是非常中立的组织,和任何宗教势力都没有牵扯,只低调行事专心消灭恶魔,不过上一代团长却打破祖训投靠了教廷,因为背后有教廷支持的关系,近几年实力开始迅猛增长,按理说,他们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插足东方的地盘才对,而且以他们的风格,一旦看穿我使用的是恶魔之力,就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那他们为什么……”


“谁知道呢。”


虽说藤田和新竹组这个大麻烦已经解决完毕,但隐患依然还如影随形。

我在明,敌在暗,那是最棘手的状况。

黑影和明楼难得意见一致了一回。 


将烂摊子丢给警方收拾,明楼和阿诚换了身衣服便开车回到家里。

明镜说过今天会带阿香出门逛街,所以家里没有别人。


阿诚有些恹恹地摆弄着果盘里的橙子,握在手里揉来揉去,明楼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被白银盯上完全是计划之外的状况,对手是职业驱魔人,在消灭恶魔这点上非常死脑筋,可比藤田这种惯于趋利避害的家伙难对付多了。 

 

想着想着,一旁的阿诚已经剥开橙子,取了一瓣送到他嘴边。 


明楼迟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阿诚也不跟他啰嗦,既然不要就塞进自己嘴里:“每次都是这样……”


“什么?”


“对人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

阿诚鼓着腮帮,听不出是不是在抗议。 

 

黑影才不想背锅,奈何之前和藤田交手的时候消耗比预想得多,结果刚要开口就被明楼抢走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也许至始至终只是你在一厢情愿。” 


阿诚手里的橙子猛地掐出汁水来,他扭过头,只一眼就洞悉了明楼的想法:“你又想用这种方式劝我置身事外?”




(未完待续) 


评论 ( 38 )
热度 ( 14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