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五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五章




眨眼间,杜思杰和刘赞就被绑上面包车,校门口此时都是放学的孩子和接人的家长,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还有沿途摆摊兜售零食和玩具的小摊贩,四周闹哄哄的,车身又堪堪挡住了旁边投来的视线,谁也没注意到拐角那个巷口究竟发生了什么,作为受害者的杜思杰和刘赞根本来不及挣扎或者呼救,劫持行动就已经迅速结束,就好像是从河塘里捞走两条小鱼一样,不曾掀起任何波澜。


而这会儿,杜见锋的老战友们已经陆陆续续到了。


最早来的是现在在特警队工作的毛利民,之后便是杜见锋在特战队的老部下,带头的绰号叫狗子,他在杜见锋手下跟了好几年,当初送行的时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活像生死离别似的,如今再看军衔,竟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军官了。这次休假,他和另外几个老家都在A市的战友组队一起回来探亲,顺便也来看看老上级。除他们以外,还有好几位都是退伍老兵,有定居在A市的,也有在邻市的工作的,他们分散在各行各业,看起来和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分别,虽说在军营里大家都练就了一副好身板,搏斗射击无一不精,但回归平凡的生活以后,大多都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有几位身材明显已经开始走样,就算穿着宽松的T恤也遮不住身上的小肚腩,进门的时候,杜见锋着实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和记忆里的形象对号入座。

 

客厅里的热闹程度完全不输给放学后的校门口。


今天来得都是熟人,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战友,聊起来自然百无禁忌。 


“杜队,你找对象了吗?不会还单着吧,我攒的份子钱都在抽屉里塞好久了,再不用没准就要发霉啦!”

狗子插科打诨道。 


旁边的中年人拍了拍发福的肚子哈哈大笑:“你小子胆儿挺肥啊,竟然敢糗杜队,皮痒了吧!” 


“五十个俯卧撑!” 

杜见锋从厨房里探出头,随即一个眼刀飞了过去。


周围人纷纷鼓掌起哄,狗子也不含糊,当即就捋起袖子往地板上一伏,当真哼哧哼哧做起俯卧撑来,这点运动量对现役特战队员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根本不能和他平常的训练量相提并论,五十个俯卧撑做完脸不红气不喘,马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依旧活蹦乱跳。 


大家纷纷叫好,场面似乎更加热烈了,先前还在互相询问近况的人纷纷将话题重心转向杜见锋的个人问题,诸位已婚人士瞬间进入月老模式,开始回想身边有没有年龄合适的未婚女青年,下一步就该张罗着给杜见锋安排相亲了。


“你们不必多管闲事,老子现在有对象。”

杜见锋搓了一下鼻头,终于轮到他扬眉吐气一回了,今天谁也休想阻挠他秀恩爱。


话音刚落,客厅里顿时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兴致勃勃想要看看杜见锋的对象是谁。


平板电脑搁在支架上,被随手放在厨房的灶台边上,虽然角度偏了一些无法直接看到外面的客厅,但杜见锋的客人无一例外都是大嗓门,光用听的就能想到场面有多么热闹非凡,正在和他微信视频的方孟韦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工作上他已经很习惯被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但私生活方面还是头一回。


“啊!难怪杜队刚才一直偷偷摸摸躲在厨房里不出来,原来是跟对象视频来着!”

狗子嗅觉灵敏,一发觉异样就往厨房那边凑,杜见锋刚端着切好的黄瓜准备做凉拌,背后一时失守便给了他可趁之机。 


“嫂子好!”

狗子咧着嘴冲到摄像头前,大大咧咧地打起招呼。 


方孟韦避无可避,只好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咦,居然是个帅哥?”


狗子一声惊呼随即招来了更多侧目,大家齐齐围过来看新鲜,空间本就局促的厨房顿时被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觉得狗子的眼神可能有问题,说好的美女呢?怎么眼睛一眨变成帅哥了?诓谁呢!


方孟韦的神情略显拘谨,但脸上的微笑还是展现出了足够的亲和力,很有点社区送温暖式的如沐春风。


空气诡异地安静了数秒。 


“他应该是女方的哥哥吧?”

总算有人提出了一个比较合情合理的猜测。 


“嘘,你们这些家伙说话都文明点,别让人家未来大的舅子看笑话。” 

很快便有人附和他的说法。


狗子也立刻改口:“大舅子好!这是审查咱们杜队的家务水平吗?这个您敬请放心,咱们杜队那手艺绝对是没的说——” 


一聒噪起来便没完没了,其他人也见缝插针做起自我介绍来,要不是场地受限,他们都想给杜见锋搞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大阵仗了。单身二十多年连姑娘手都没摸过的队长,如今不仅找到了对象,还连家长都见过了,可见好事将近啊!可不得普天同庆一下嘛。


“这不是方局嘛?” 

毛利民错过了前面的好位置,被老战友们挤到门边,好在他还是伸长脖子看清了屏幕上的面孔,嘴角随即狠狠抽了两下。他刚到A市就进了特警队,跟方孟韦是上下级关系,当初杜见锋之所以能在方家借住,并在A市顺利落脚都得归功于他在当中牵线搭桥。


“你认识他?”

旁人好奇地问。

 

“是我们市局的副局长,因为和歹徒正面搏斗受了伤正在家里休养,老杜搬到这里之前就是在他那儿借住来着。”

 

“这么平易近人热心助人的领导还真是少见啊。” 

 

毛利民笑了笑,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和方孟韦接触的机会比较多,心知这个人外冷内热为人正直,否则也不会把杜见锋的事情拜托到他头上。 

 

但牵线归牵线,怎么还牵出一段姻缘来了呢?

等等,也没听说方家有女儿啊!难不成—— 


毛利民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暗暗呵呵了两声嘲笑自己的诡异想法。

不可能不可能,总不可能是方孟韦和杜见锋两个搭到一起了吧,听说方孟韦有个表妹叫谢木兰,没准是她呢?


然而,他的新设想还没来得及捂热乎就被杜见锋直接否定了。


“什么女朋友女朋友的,睁大眼睛看清楚啦,老子找的就是男朋友!”


“我错了嫂子!”


机灵的狗子马上又改口,毛利民的反应没有这么激烈,只是觉得眼前有点发晕。


“这姻缘吧,老实说还得多谢毛利民这个媒人。”


被点名的毛利民顿时满头大汗,有种稍后大家的疑问攻击就该转移到他身上的预感。 


正当大家逐渐接受方孟韦这个新嫂子的身份,准备开启七大姑八大姨好好八卦一番的时候,杜见锋突然脸色一变。


“都这个点了,孩子们都该放学了,怎么还没回来?

他反复看着手表确认时间。 

 

学校离家步行只需要几分钟而已,杜见锋原本打算亲自接送,但因为今天晚上他晚上要忙着招待客人,杜思杰便自告奋勇替他领弟弟妹妹回家,反正路程不远,只要过路口的时候老老实实走横道线,小心主意两边往来的车辆就好,以前奶奶病重的时候,杜思杰就已经开始学着为大人分家务,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倒他。


杜见锋对他一向放心,便想着晚上要多做几道杜思杰爱吃的菜,好顺便犒劳犒劳他。


但距离放学时间已经过去足足二十分钟了,莫非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杜见锋莫名觉得胸口瘆得慌,他匆忙脱下围裙挂到一边。 

 

就在这时,插在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名字是杜思军——学校管得严,明文规定不许学生携带手机,不过方孟韦先前恰好送了三个孩子一人一个电话手表,而且是可以插卡通话的那种,一旦遇到什么意外情况可以方便联络。 


“杜爸爸,哥哥不见了!我和姐姐在校门外找遍了也没看见他!教室里也没有人!哇——” 

杜思杰说着说着便急得哭了出来。


杜见锋顿觉脑袋一懵。 


而与此同时,方孟韦的手机铃声也不期而至。 


 


(未完待续) 

 




评论 ( 24 )
热度 ( 10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