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四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四章




为了给明台准备接风宴,明镜已经列出一份长长的菜单,从冷菜到甜品一应俱全,去酒店订一桌固然方便,环境优美,菜品的口味也有保障,但那样总归少了一点家的味道,堂堂明氏集团的总裁决定还是亲自下厨,让阿香帮忙打下手,搞得比过年还要热闹。


阿诚就没去打扰她,拉着明楼偷偷回了房间,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需要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问个明白,明楼刚好也有此意,两个人便结伴去了书房,谨慎起见还特意锁了门。


大姐和阿香讨论得热火朝天,隔着门也能听到动静。

 

明台大学毕业以后就去法国留学,每年只有放假的时候才能回来团聚,现在他终于顺利完成学业,总算可以回国陪陪大姐,反正明家家大业大,魔都的许多公司都或多或少和明家有过业务往来,总能给他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如果他暂时还没有考虑好往哪一方面发展,也可以先休息休息,权当是放松好了。 


阿诚对明楼的书房就如对自己的地盘一样了解,他没有在书桌边逗留,而是径直走向茶几旁边的长条沙发,顺手打开沙发边的小灯。


白色的玻璃灯罩映出温馨的暖黄色,照亮了书房一隅。 

 

明楼也靠着他坐下,之前关系还没有戳破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总是隔着一段安全距离,如今终于表明了心迹,自然要坐得近一些。 


“明台很聪明,说不定会看出些什么来,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他实情?”

阿诚问。 


明楼很了解明台的脾气。

这小子从小就顽皮爱闹,人虽然已经和他长得一般高了,心智还是跟熊孩子似的,时不时地要搞点惊天动地的事来,考验家人的心脏。当初决定留学也是他自己的主意,中间的手续和材料都是瞒着家里人进行的,到最后签字的时候才终于公布出来,这一去就是好几年,选得还是古典文学之类的冷门专业,也不知道他这样闹腾的性子要怎么静下心来做学问。 


“尽量别把他卷进来吧,有我在,至少表面上可以维持原状。”

所幸明楼是和恶魔融合,而不是被完全取代,否则让黑影出马,恐怕只要说上几句话就会被明台看出疑点,而且这个好奇宝宝偏偏还是个不刨根问底誓不罢休的类型,一旦节外生枝,大姐那边首先就瞒不住。 


“明天我托人去打听一下,这些人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潜入进来,总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只要能查证他们的身份,要提防起来就容易多了。”

阿诚还算乐观。

再说了,他们还有马三爷那条线在,她做的就是捯饬情报和道具的生意,想来也会关注白银的踪迹。


提到马三爷,明楼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她给的短剑你还带着?”


“嗯。”阿诚弯腰提了提裤脚,之前沾血的纯白剑身已经重新擦拭干净,用皮套固定在小腿上,事到如今他也不打算隐瞒了,“马三爷说可以教我使用它的方法,听她的意思,剑术倒是其次,好像这柄短剑本身还有别的玄机。” 


也许用好了,在人身上也能起到效果。

这是阿诚的想法。


他对白银没有实际概念,感觉就是一个由驱魔人组成的团体,在有恶魔出没的地方充当jing察的角色,有他们的原则和行动准则。


这个团体过去一直很低调,也就是这些年才逐渐有所转型,只守着一座孤岛毕竟资源有限,驱魔又是极度危险的工作,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培养后继之人维持骑士团的存在不仅需要补充人员,财力物力也同样不可或缺。今时不同往日,现代社会已经建立起了新秩序,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都必须遵从现代人制定的守则。而这或许这就是白银放弃避世信条投靠教廷的主要原因,他们需要和现代社会建立一个缓冲区,否则一旦行动起来,动辄就是几十条甚至上百条人命,场面血流成河也是常事,如此一来必定会惊动警方参与调查,这就要求他们背后有一个可以高效运行的组织或者机构帮助沟通和协调,用合乎情理的方式将恶魔从人们的视野里抹消。


有了教廷这个财大气粗又在全球都极具影响力的金主,焕然新生的白银恐怕也是今非昔比,不能再以过去的经验来衡量他们的实力。

 

“据我所知,马三爷以前就是白银的人。”

黑影借明楼之口讲了出来。 


阿诚后背一挺,顿时坐直了:“什么?难道你的事是她透露出去的——”


“不,她早就脱离白银了,应该不会主动为他们提供情报。”

明楼摇摇头。


黑影过去四处漂泊,从未有过明确的去处,在从明楼身上获得感情之前,他唯一的作为就是靠交易来获取灵魂,就好像从他诞生意识之出就在重复这件事,当明楼试图摸索其他记忆的时候,却只能看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就好像这些和交易无关的记忆都被混沌吞噬了一般,尽管可以接近,却因为缺少用来指向的标示而不敢踏足。 


明明恶魔也可以靠欺骗、威胁,甚至直接附身之类的手段来获取灵魂,但黑影却只对等价交换这种方式情有独钟,而且意外的信守承诺。其他恶魔只要诓骗到人类就会甩手留下一个烂摊子,但黑影却很有原则,这点让明楼很意外,也很好奇他这么做的原因。  


而马三爷也曾和黑影有过交易,并且还是为数不多还没有被收割灵魂的对象之一。 


黑影最初遇到马三爷的时候,她身着骑士团的白色制服,身上伤痕累累,正在遭受同僚的追杀。穷途末路之际,她用自己的血在地上画下一个召唤恶魔的魔法阵。


驱魔人却在召唤恶魔,当时的场面讽刺至极。

女人希望恶魔能帮助她假死躲避追杀,为此她甘愿献上自己的灵魂,黑影却觉得不解,假死之后便要迎来真正的死亡,这样的交易又有什么意义? 


但女人很快就为他解开了疑惑——因为她还要为这场交易预留一个期限。


这个期限对恶魔来说并不算长,不过十年而已,所以他接受了契约,帮助马三爷假装重伤而死。


但追杀者们非常谨慎,明明眼前的女人已经倒在血泊里挣扎着咽气,为首的男人还是在她身上补了一枪,方才命令跟随在后面的手下将尸体卷起来丢进海里。


黑影躲藏在影子中目睹了整个过程。 

痛下杀手的是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虽说他和手下乔装改扮成普通平民,但在掏出武器的一刻,黑影还是认出了枪上的标记。


等这些骑士走远,黑影才将马三爷带回来,她被扔进海里的时候,黑影便操纵影子追了上去,在她落水的同时将人托住。


此后,绝处逢生的女人便离开欧洲大陆来到魔都,远离白银的势力范围,为了以防万一,她还请医生改变了自己原本的容貌,然后在那条偏僻的小巷里开了一家杂货铺。 


黑影事后也曾问过白银追杀她的原因,但对方似乎并不愿意提及这些,始终守口如瓶。 

 

“算起来,距离她所定的期限,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黑影的陈述里多了些过去没有的唏嘘,“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等待什么契机。” 

 

阿诚恍然想起上次去店里时马三爷对他说的话——风云际会之日即将到来,这座魔都恐怕会成为真正的群魔乱舞之地,届时,总得有点自保的本事才行。


她好像知道些什么,却又什么都不肯明说。

那必定是个至关重要的秘密,因为事关重大牵连甚广所以不能轻易见光,才值得她孤注一掷出卖灵魂。 


阿诚对这个秘密浮想联翩,却又不得其所,一时间,屋里静得出奇,只能听到手表机芯正常走时的细微声响。 


阿诚一向钟情于机械手表,认为定时上发条是一种男人的浪漫,可现在,那微不足道的滴答声却渐渐变得沉重而又刺耳,旋转的指针仿佛也脱离了原有的轨道,要将他引向未知的命运和际遇。


就好像受到了什么触动似的,莫名地慌了起来,阿诚只好唱出一口气,似乎这样能让揪紧的心脏好过一些。 


“教廷的手伸得再长,天朝也不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就算是白银也要投鼠忌器,况且明家在魔都也是有名的大家族,就算要趟这个浑水,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阿诚掰着手指罗列出好几条对他们比较有利的条件,看起来形势似乎也没糟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沙发上摆了一整整一排抱枕,他往后一靠便陷进软绵绵的触感里,然而背后少了依托的力量,终归少了些底气。


还是明楼适时地将手伸过来,从后面揽住他的腰。阿诚凝神望着他的脸,一半被柔和的灯光打亮,背光的另一半则没在影子里,分不清眼前的究竟是明楼还是恶魔。


但阿诚不想去分辨,只是默默扣紧明楼的手,似乎这样七上八下的心就有了着落。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白银骑士团的落脚点其实就在市中心的欧式风情街,那里有一栋十层楼高的巴洛克风格酒店,毗邻商业区。酒店的老板是骑士团的资助人之一,听说他们要来魔都,便慷慨地将这栋还没有正式投入运营的酒店贡献出来。穆尔在出发前就敲定了这个地方,他们此行要在魔都打一场持久战,为了替后续人员提供便利,地方当然要选得宽敞一些。

 

气派的私人花园用层层绿植将街道上的喧嚣阻挡在外,在人口密度如此之高的城市里,这种清净难能可贵。 


但今夜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因为成群结队的恶魔正趁着夜色向这里逼近。 



(未完待续) 


评论 ( 21 )
热度 ( 142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