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七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十七章



手机里传来的声线很陌生,但方孟韦还是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贾鑫这个名字。 

 

之前局里的人就给他看过对方的照片,有自信即使对方混在人群里也能一眼发现,没想到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交锋并非正面对峙,而是以这种糟糕透顶的方式。


先前用来跟杜见锋视频通话的平板电脑就摆在屋外,方孟韦连忙捂住手机,对视频窗口里的人摆出噤声的手势,杜见锋此时正要换鞋出门,看到方孟韦严峻的表情立刻意识到有问题,赶紧招呼大家静一静,屋里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转瞬之间便静了下来。这时,方孟韦才松开手,将手机从听筒切换到功放模式,如此一来,他和贾鑫之间的对话杜见锋那边也能听到。


“有什么仇你尽管冲我来,绑架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算什么本事!”

方孟韦极力压下心头的怒火,可握紧的手还是不自觉地因为强烈的愤怒和担忧而发抖。


“正大光明的了结恩怨是你们好人干的事,我可不是那种好人啊。”

贾鑫显然并不以此为耻,嘴角始终保持着游刃有余的微笑,尽管贴在唇边的卡通电话手表和那张端正中略带冷酷的面孔有些不搭调,但那种格格不入的组合配上居高临下的眼神反而更容易激起观者的不适。


杜思杰先前一直将心中的恐惧克制得很好,努力在刘赞面前维持着和年龄不符的冷静,然而终究是贾鑫技高一筹,早早就看穿了他们的计划。


逃脱的希望被剥夺,两个孩子的目光瞬间就坠入绝望的边缘。

杜思杰懊恼地快把下嘴唇也咬破了,泪花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刘赞之前已经把该哭的份狠狠哭了个够,这时候反而比杜思杰的模样要沉着一些,只是低头盯着散落在脚边的垃圾,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你到底想要什么?”

方孟韦肃然道。 


“自从我哥被害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俗话说得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笔人命帐算到方副局长头上应该不算怨吧?我对钱没兴趣,倒是很想找个机会跟方副局长私下促膝长谈一番,也好痛痛快快地倾吐一下这些怨恨不是吗?”

贾鑫故意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紧咬的嘴角却扯动着脸部的肌肉扭曲出一个杀气腾腾的狞笑。


缩在边上的杜思杰和刘赞将这个表情看得真真切切,背后不约而同地冒出一片鸡皮疙瘩。 


“想约在哪里尽管说!”

有两名人质在手,贾鑫有充分的条件跟他谈条件,方孟韦没有拒绝的权力。 


“既然方副局长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就约在东郊的废弃化工厂如何?等你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接下来要怎么做。不过别高兴的太早,以方副局长的身份,大概调动全城的警力把整个A市翻个底朝天也不成问题。在下的胆子比较小,所以做事喜欢小心谨慎一些。所以呢,为了保证方副局长能够单独赴约,待会儿还要劳烦你用手机打开直播app,我会通过观看直播全程监视你的一举一动。”贾鑫强调似地重重咬字,“记住了,休想背着我耍花样!只要我在直播途中看到有jing察出现在画面里,胆小如我没准就会一不小心手抖扣下扳机——反正现在有两名人质,就算先死上一个应该也无妨吧?”


“你的条件也太苛刻了!”


“苛刻吗?我可不这么觉得。想来方副局长平时工作繁忙,大概也没时间玩这些时髦玩意儿,注册直播也要花点时间,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以后你得把直播房间号发送到这个电话手表上,倘若超过时间我还没有看到消息,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说着,贾鑫果断关闭了通讯功能。 


四周霎时静得可怕,那些威胁的话转眼便化为某种冰冷的爬虫类动物,缓缓用毒牙扎进方孟韦的心脏,剧毒随即悄无声息地渗入他的血液和四肢,让人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贾鑫的做法狡猾至极。

他指定的是一款时下非常热门的直播app。方孟韦在使用它进行直播的时候必然会被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围观,如此一来,警方要想从数以万计的网友中锁定贾鑫的IP地址就如同大海捞针。 


而方孟韦为了保障两个孩子的人生安全,在直播的过程中不仅要回避警察,还不能在那些观众面前随意表露身份,或者给予他们任何提示,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这场公开处刑。无论之后会发生什么,在那些看客眼里或许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哗众取宠的秀而已。


当然了,即便到时候发生了什么血腥的场面,观众终于察觉到事情不对,届时再质疑或者报jing已经为时已晚了。 


然而事情一波接着一波,根本不给人任何喘息的余地。

就在他试图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的时候,刘褫忽然找上门来,因为他的儿子刘赞也不知所踪。两个大人把话一对,就知道事情的结症所在了。 


显然贾鑫并不知道和杜思杰一同被绑的是刘褫的儿子,否则他今天要对付的就不止是方孟韦了。同时针对市局两位副局长,这个贾鑫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方孟韦心急如焚,在有限的五分钟时间里,他的神经近乎绷紧到极限,必须争分夺秒做出决断。


稍后在贾鑫的监视下,他必须尽快开车赶往指定地点,但那并不意味着他相信了贾鑫的那套鬼话,这个对手比预想的还要难缠,简直和他那个du枭哥哥如出一辙。以这种人卑鄙无耻的程度,即便方孟韦如约而至,而对方顺利大仇得报,只怕也不会放过那两个充当人质的孩子。

  

好在针对绑架事件警方自有一套处置方案,而刘褫又来得及时,这就给了方孟韦从中斡旋的机会。尽管他的一举一动都将暴露在贾鑫眼里,但藏在暗处的刘褫还可以协助调查和抓捕,他也是局里的老资格了,绝不会轻易打草惊蛇。 


“老子跟你一起去!” 

杜见锋立刻站出来,义不容辞地说。


毛利民现在在特警队工作,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绝不可能缺席,杜见锋刚才就让他先一步出发回队里集合了。 

 

就这一会儿功夫,方孟韦已经下载完直播app,连同手机注册也一并完成,好不容易才抽空看了一眼屏幕:“贾鑫不会轻易放过我,指不定在那里准备了什么陷阱,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剩下的交给刘局就行。” 


“你担心孩子,老子不光担心孩子还要担心你!怎么就去不得了?老子当年在边境反kong的时候,那小逼崽子还在尿裤子呢!”杜见锋扣着关节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脖子和额角青筋毕露,俨然已经愤怒到极点,“敢对老子的家人动手,就算是龙潭虎穴也照样闯给他看!”

 


(未完待续) 


评论 ( 19 )
热度 ( 10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