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六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六章

白银骑士团的驱魔能力来源于灵魂的觉醒。

恶魔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是一种高度浓缩的能量体,只能通过现实世界的宿主才能释放力量,对现世的物质构成干涉。

之所以将他们称之为恶魔,主要还是因为这些能量个体较之于普通人类太过强大,其中最高等级的存在甚至能排山倒海变换日月,当然了,这样的恶魔也需要与之相配的宿主才能充分发挥力量,虽说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暂且用劣质的躯壳来顶替,但这种消耗品终究无法长久,很快就会发生崩坏,必须马上寻找新的容器取代。

恶魔能以灵魂为食补充力量,人类同样可以通过自身的觉醒解放隐藏在灵魂中的潜能,那就相当于一次脱胎换骨。

强大的灵魂能得到强大的觉醒,而肉体作为承载灵魂的容器也必须有相应的强度才行,否则觉醒过后身体就会因为超过负荷直接崩溃,因而恶魔在选择宿主时,往往更倾向于去引诱这种具有觉醒潜能的人类。

白银骑士团在收纳新成员的时候也会选择两者兼具的人才进行培养,通过特殊的秘术激发觉醒以后,根据能力的不同再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

而穆尔的能力名为——真实之眼,可以透过双眼直接看破恶魔的真名。

有些恶魔在附身后会以宿主的身份继续生活,即便是亲人和朋友也往往难以察觉,但在真实之眼面前,哪怕是再完美的伪装也能轻易识破。即是说,只要穆尔发动自己的能力,就能瞬间在人群中分辨出谁是人类谁是恶魔。

而他的剑也是不出则已,一击必杀。

出剑之时,所有心神都会凝聚在剑上,在凌空写出真名的同时,剑意也贯穿始终,只为酝酿最后那个至关重要的突刺,剑之所指一剑封喉!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堪称对付恶魔的王牌。 

此次启程前往魔都,穆尔和莉莉负责打前站。

考虑到白银身份敏感,他们深知那些盘踞于魔都的恶魔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他一早就做好准备,特意漏出错误的情报,谎称圣骑士会在魔都聚首。

对方果然上当了,原以为占尽优势,却没想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偏偏是对付恶魔的克星,反而被瓮中捉鳖打了个措手不及。结果这场浩浩荡荡值得大书特书的行动最终只能石沉大海。恐怕那边的头目现在正在纳闷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经过今晚这一仗,恶魔那边应该能消停一阵吧。”

穆尔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向下耷拉的眼睛。真实之眼的能力虽然好用,但连续使用也会造成疲劳和损伤,有时看东西也会变得模糊不清。

“但审判之门开启在即,恶魔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莉莉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就把大厅清扫干净了。 

明天她还要联系工人重新装配损坏的玻璃,否则过几天要是下雨,屋里就要水漫金山了。 

 

所谓的审判之门是连接现世与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二十多年前,白银的先知率先预言了审判之门的出现,而地点就在遥远的东方。

经过诸多调查和推算,虽然无法确定具体的坐标,但已经可以肯定,审判之门会在魔都出现。

审判之门一旦开启,魔都就会沦为名副其实的魔都,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隔膜将被打破,恶魔不再需要宿主也能肆无忌惮地横行于世,到时候,人类文明就将彻底完蛋。

但预言也并非毫无转机。 

在审判之门降临之前,毁灭之子和希望之子也会在世间降生。

前者将会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得到开启大门的钥匙,唯有后者能阻止灭亡的到来。

 

穆尔是前任团长的独生子,他之所以年纪轻轻就能稳坐团长之位,一方面是因为身份尊贵,名正言顺,再者也是因为他实力强大,如莉莉一般崇拜他的年青一代不在少数。

除此以外还有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他就是预言中所提到的那位“希望之子”。 

可惜预言中的毁灭之子目前身份尚不明朗,根据穆尔的判断,他很有可能已经跟恶魔沆瀣一气,只待找到潘多拉的魔盒,就能开启审判之门。

 

在那之前,穆尔所要做的就是杀死毁灭之子,或者想方设法破坏潘多拉的魔盒。 

“可潘多拉的魔盒究竟在哪里呢?我们的人调查了这么久,却还是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魔盒到底长什么模样。”

莉莉唉声叹气起来,但精致美丽的五官却将愁容也映衬得赏心悦目。 

“是啊,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 

穆尔沉吟道。

“你觉得明家那个看不破真名的恶魔是个突破口?”

莉莉好奇地问。

 

“没错,我的能力会失效,就表示他身上必然有特异之处,在他身上顺藤摸瓜,没准能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继续监视?”

“不,找个机会跟他正面接触,我想先探一探他的底细。” 

穆尔已然做出了决断。 

“那太冒险了吧?”

“不是还有你在嘛?”穆尔一点也不担心,“老爹知道你的觉醒很特殊,才会放心我跟你一起同行,到时候如果遇到意外,就全靠你啦。” 

莉莉立刻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仿佛应下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她还很是孩子气地挥了挥粉嫩的拳头为自己加油,对她来说,能得到穆尔的承认就是莫大的鼓舞和肯定,值得她整晚都激动到合不了眼。 

 

穆尔忙活了大半宿也累得够呛,一回到二楼的房间就先打开抽屉,取出一片蒸汽眼罩戴在脸上,然后美滋滋地仰头躺倒,拉过被角盖到身上,期待热敷能替他带走眼周的疲劳。

完美。

第二天一早,太阳照常升起。

魔都的居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昨晚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他们还是和往常一样起床梳洗,然后行色匆匆地赶往学校和公司。

明镜也早早起来筹备中午的接风宴,和阿香两个人在厨房里忙进忙出,汤才刚端上电磁炉,外面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明镜急忙解开挂在脖子上的围裙,欢欢喜喜地去开门。

明家小少爷明台拖着拉杆箱站在外面,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白T恤配牛仔裤,看起来就是个帅气阳光的邻家大男孩。 

“大姐!”

明台叫得亲热,一把放下包将大姐抱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还觉得意犹未尽,跟着又转了一圈。

 

“你啊!去了趟法国功课学得马马虎虎,哄人的本事倒是又见长了,怎么不顺道带个女朋友回来给大姐看看呢?”

明镜掩着嘴笑,拉过人上上下下看了好半天,总觉得人晒黑了,脸也瘦了些,心疼得要命。 

 

“国外美女再多,哪有我大姐雍容华贵气质如兰。” 

明台打趣道。

 

“行了行了,家里就数你嘴最甜。”

再继续听他夸下去,就算是明镜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姐弟俩又聊了几句,明楼和阿诚也来了。

“大哥,阿诚哥。”

明楼的身影一走入视野,明台的神色便微微一顿,但他马上又恢复如常,像平常一样打招呼。 

 

“都在门口愣着干什么,快点进屋吧!”

大姐一发话,明台马上踹了鞋跟上,而他手头的行李则被统统遗忘在玄关。 

“东西还没拿呢!”

明楼说。

“我这不是忙着陪大姐呢嘛?”

明台故作乖巧地摆出一张无辜脸。 

“你可是当哥哥的,还不能帮弟弟拿个行李了?”

明镜也跟着附和。 

有大姐帮腔,就算想躲懒也不行。 

明楼也就罢了,黑影可不想乖乖就范,这个便宜弟弟他还没考虑清楚是不是要认呢,这就已经开始使唤人了?

“当哥哥的怎么还站着不动呀?”

阿诚乐得看戏。

“难道你就不是他二哥了?” 

黑影忿忿然。 

 

明台行李不多,也就是一个大号拉杆箱和一个大挎包而已,还有顶鸭舌帽挂在拉杆上,应该是他回来时戴的。阿诚扫了一眼,果断选中最轻便的帽子,在手里耍了个花才戴到头顶上。 

“那我就略尽绵薄之力。” 

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黑影目瞪口呆。

说好的豪门少爷呢?说好的家里说一不二呢?原来在家里地位这么低的嘛? 

另一头的明镜已经把阿香叫来收拾餐桌了,一边忙活一边对明台说:“今天煲的可是你最爱喝的汤,这么久没回家了,多吃点菜。” 

黑影觉得待遇的差距有点大。 

我,恶魔,罢工。 

都是一家人,何必计较这点小事呢? 

明楼摇摇头,他倒是满不在乎,为了避免黑影待会儿给自家小弟甩脸色看,这点小活还是自己来吧。

接风宴的菜色很丰盛,一家人说说笑笑觥筹交错,很是热闹。

明镜一会儿给明台夹鸡腿,一会儿又往明楼往里加了块红烧肉,自己没吃多少,却忙得不亦乐乎。 

明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之类的规定,明台很擅长活跃气氛,笑话一个接着一个,阿香没去过法国,便聚精会神地听他说那边的风土人情,阿诚也竖着耳朵听,但手里却忙着剥虾,反正手都弄脏了,就干脆多剥一些,剥好的就从大姐开始一个个分过来。 

“怎么了?”

见明楼一直盯着他看,阿诚就歪过脸看他。 

 

“我还以为你喜欢我,会先剥给我吃呢。” 

这个我合影指的自然是明楼,只不过共生在同一个身体里,用别的称呼多少有点奇怪。 

阿诚的脸顿时红得跟手里的虾壳一样,心知也就黑影会问这种问题,不由得更窘,幸亏明台那边还在说笑没有发觉:“长姐为母,当然要先给大姐的。”

“那第二个为什么给明台?”

黑影还在刨根问底。

 

“今天本来就是给他接风洗尘。”

“那第三个还给阿香了呢!” 

“她都忙活一天了,还不得慰劳一下。” 

 

所以明大少爷又跌到食物链底层了? 

 

“给你多剥了好几个,还不好了?” 

“真搞不懂你们人类为什么要搞出一堆尊老爱幼之类的麻烦规矩。” 

黑影在现实世界游荡了这么久,这些人情世故自然也略知一二,显然在这方面东方人的思想还要更深奥难懂一些。

但知道和理解毕竟是两码事。 

“大概是因为太强大的存在没必要特意去迁就别人,不过高处不胜寒,高高在上久了难免会觉得无聊吧。”

黑影没吭声。

空虚寂寞,或许是有吧。

他一直以来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在看待人类,就像人类观察蚂蚁一样,无需施舍同情和怜悯,不过是一再重复契约和履行的过程而已。以前黑影觉得自己更习惯安静,不想进了明家以后,却好像并不排斥同一屋檐下的相处,今天的饭桌上只是多了一个人,便有了不一样的热闹。 

热闹点,好像也挺好的。 

 

明楼嘴角微扬,夹了一块最爱的红烧肉塞到阿诚碗里,然后陪着他一起剥虾。 

 

 

(未完待续) 

评论 ( 36 )
热度 ( 12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