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三十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三十章



现场指挥的内心是崩溃的。

说得好像他能心安理得看他这个人民qun众在前面冲锋陷阵似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个现场指挥也照样要担责任啊! 


“瞎胡闹!”现场指挥也不是好惹的,立刻抬手指着杜见锋的鼻子,平常还挺讲文明礼貌的人,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形象面子了,一边骂一遍吐沫星子横飞,就连口癖都被杜见锋带了过去,“还qun众呢,屁!你他喵的脱了军装也是预备役!老子管不住你,就不信没人能降得住!老子现在就打电话给军区!” 


这句话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杜见锋还想嘴硬,但眼前已经浮现出老上级那张超级大黑脸。心道要是这支电话真打通了,搞不好篓子能捅破天。孙悟空纵有大闹天宫的本事,碰到如来佛祖也只有低头的份,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就算他杜见锋也不例外。 


刚才还气势十足的男人真有点焉了,现场指挥慧眼如针,赶紧朝两边人频频使眼色,两边荷枪实弹的特警立刻围向门口,堵住这群人的退路。 


杜见锋用鞋尖在地上点了两下,先前那套犯浑耍赖已经不管用了,所以他不会硬扛到底。一张脸说变就变,马上摆出一副合作共赢的态度,正儿八经地跟现场指挥探讨起行动计划,看起来比jing察还像jing察。


杜见锋以前就参与过多次营救行动,当时面临的情况大多比眼下还要棘手,所以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毕竟现在还不到手忙脚乱的时候,如果连他也乱了,里面的方孟韦和孩子们要怎么办?


杜见锋指了指他们先前画好的平面图。这里显然是贾鑫精心挑选过的,厂房四边的换气窗都被木条封死,门口的卷帘门也只露出底下一道缝,明显缺乏直接击毙的条件。所以要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改变形势,他们只能冒险以别的方式突破,否则现场的局面只会一直僵持下去,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些zha弹一一引爆。 

 

这臭小子,着实给所有人都出了一道难题。

难怪他完全没有要隐藏行迹的意思,才一路把方孟韦引到这里,想来他早就算计到警方一定会有所行动,所以不慌不忙地备好陷阱请君入瓮。 


“贾鑫压根没想让孟韦做选择,只是单纯想看他痛苦煎熬的样子罢了,所以才利用直播和zha弹不断给他施加压力,哪怕要冒着同归于尽的危险,也要让他身败名裂。”杜见锋撑在桌边,手汗沾湿了一角,“老子的意见是,大家兵分两路,毛利民在这方面是熟手,老子的兄弟里也有几个厉害的专家,让他们负责拆弹,老子另外带一队人负责正面突破,特警在外围待命,看信号行事。”


“哪有让你们上前线,我们在后面待命的道理!”

现场指挥当然不答应。


这时,一名特警走了过来,他们已经用热能探测器确定了里面的情况,万幸除了方孟韦和两名人质以外,贾鑫并没有带老砍以外的同伙。 

 

这下杜见锋更有底气了:“军民一家亲,预备役也算一支战斗力量嘛,再说了,突破也未必一定要用武力。你们这些jing察脸上早就挂了相,怕是骗不了贾鑫那些老油条,伪装潜入可是咱们的专长。要是特警闯进去强行营救,贾鑫保不齐会来个玉石俱焚,但如果换做赤手空拳的普通人,也许他会有所犹豫,毕竟他想要的是对孟韦公开处刑,不会介意拉更多人进来陪葬,只要他判断有一点迟疑,老子和老子的弟兄就有机可乘!”


杜见锋看了一眼手表,他们只剩下六分钟了。 

窗外日头正渐渐西落,脚下的影子一点点退去,像是逐渐缩短的指针,昭示着时间的紧迫。  


“人质和厂区四周都布置了zha弹,我们又有时间限制,情况十万火急,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行不行的你就给个痛快话吧!”


不等现场指挥拍板,杜见锋已经飞快跟战友换了件花衬衫,解开最上面两个扣眼,从头到脚透出一股纨绔味,但他还是觉得哪里差了点火候,随口说了声借用一下,便从旁边的特警鼻梁上顺过来一副墨镜。  


隔壁的狗子也迅速整理好行头,白衬衫都是现成的。

  

啤酒肚也不含糊,往掌心呸呸两口,接着就把头发往后仔细拢了拢,拢出一条令人堪忧的发际线,脖子上也露出一条老粗的金项链,接着把提包往腋下一夹,腰一挺,啤酒肚更突出了。


而此时的方孟韦和贾鑫对峙仍在继续。

 

“我从出门到现在一直被你监控着,根本没有机会跟市局联络。”

方孟韦信誓旦旦。 


“这可一点也不像你这种人的行事风格,况且我还好心地给你留了五分钟,敲三个数字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贾鑫根本不相信他的说辞,一旦发生绑架这类e性案件,马上报警才是解救人质的最佳对策,这种观念对警方来说早就根深蒂固了,更何况是方孟韦呢?在这种状况下该如何处置应对,想来在他脑中早就有了成熟的预案。


“如果对手是别人,我一定会按照标准流程来操作,但是你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方孟韦分析得头头是道,“你找上我的目的是为了报仇,事先有充分的时间来研究对付我的手段和方法,从选址踩点到制定计划,想来你已经把我们警方可能做出的反应一一研究透彻了,不会轻易给我们留下可趁之机,说不定还会狠狠地反咬一口——所以我一开始就做好了单打独斗的准备。” 


说着,他目光向上微抬,又扫过那排被木板封死的气窗,这个地方确实选得恰到好处,位置偏僻,一出门就是大片的空阔地带,近身难以隐蔽,远攻又让人无处下手,而且厂房内外都布置了zha弹,更是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 


显然他不能再一味指望外面的后援了,方孟韦暗暗活动着手指和手腕,随时准备必要的时候拼死一搏。 


正当他试图在贾鑫的动作里寻找破绽的时候,卷帘门外面却突然传来一串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对方嗓门很大,操着一口浓重的外省口音。


“这个封条是谁给撕的啊?不是说这间厂子早没人了吗?老子瞧这卷帘门也不大好使,吱吱嘎嘎跟老寿星磨牙似的!”


厂房内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门口,贾鑫的手背上更是青筋暴起,拇指虚按着发信器的红色按键,只要手腕稍稍一抖就有可能按下去。 


外面还有人骂骂咧咧,虽然隔着一道屏障,方孟韦还是认出了那个咋咋呼呼的嗓音,分明就是杜见锋! 


外面的人还没消停,泄愤似的往卷帘门上踹了几脚,那年久失修的旧玩意儿才终于开了窍,咯吱咯吱开始往上升。 


不速之客一共有三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皮肤微黑的啤酒肚,脖子上挂着金项链,下巴上蓄了一圈胡渣,下巴扬得老高,一看就是个暴发户。

 

一旁的狗子穿着白衬衫西装裤,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标准的工作人员打扮,做招商投资的那种。 


“二舅,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怎么里面还有人呢?”而杜见锋则顶着一头卷毛晃晃悠悠地走到边上四处打量,两只手目中无人地揣在裤兜里,说起话来更是鼻孔朝天,“这块地已经转给我二舅了,闲杂人等赶紧滚蛋!你、你还有你也是!”


吼完杜见锋又转向方孟韦,把墨镜往下压了压,故意挑着眼看人,目光却如同柔软的羽毛扇过脸庞,连同轻佻的男低音全化成嘴角安抚的笑。


方孟韦的心依然悬着,却多了一分托举的力量。 


男人的安慰只停留了短短一瞬,再一眨眼,那笑容又上扬了一些,又变得挑衅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 ( 19 )
热度 ( 96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