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三十三章(完)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三十三章(完)




经过医院的仔细检查,刘赞运气不错,受得只是一点皮肉伤而已,并没有伤及内脏,好好休养一阵就能恢复如初,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由于贾鑫的搅局,杜家晚上原定的大会餐直接变成了夜宵。

等例行询问调查之类的程序走完,到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杜思念和杜思军抱着劫后逢生的哥哥哭了很久,狗子一向感情丰富,看着看着竟也偷偷背过去抹起了眼泪。


至于厨房里的食材还依照原样放在洗菜篓里,现在再开火起灶做硬菜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方孟韦便张罗着把原定的席面改成火锅,各式蔬菜和涮肉摆了满满一桌,大家早就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了,锅底一冒热气,大家便迫不及待地动起筷子,反正彼此也都是熟人,倒也没谁谦虚礼让,大家你争我抢竟也别有一番滋味。


大人们推杯换盏,孩子们也有样学样,他们年纪还没到,就只以果汁代酒,也模仿大人那般相互碰杯。杜思军很大方地给哥哥倒了满满一杯可乐,直到冒起的泡沫一路溢出杯口,然后表率似的自己先干为敬,结果刚放下杯子便一连打了五六个响嗝,惹得一旁的叔叔们哈哈直笑。 


“不好意思,今天本该是老子招待大家才对,未曾想……好在最后总算有惊无险,我杜见锋谢谢大家了!” 

杜见锋素来口拙,感情全在酒里,一仰脖子便痛快地一口闷到底。 


啤酒肚和狗子也各自回敬了一杯。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要真觉得不好意思,不如再叫我几次二舅吧?”

啤酒肚显然戏瘾还没过够。 


“就你还敢占老领导的便宜!” 

狗子不干了。

 

“别啊,难得能在嘴上占一占杜队的便宜,那可不得使劲薅嘛!” 

 

“没大没小的!罚酒三杯!” 


两人一唱一和,顿时引来一片哄堂大笑。 


酒过三巡,大家的八卦目标便开始转移到杜见锋和方孟韦身上,都跟嗷嗷待哺的雏鸟似的都想打听两个人的罗曼史,杜见锋作战是把好手,但对付这种全员集火的场面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这帮家伙本来就人多势众,一个个问题又如同连珠炮一般袭来,中间竟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方孟韦到底是在官场混的,对如何面带微笑模糊焦点很有心得。 

再者,他们毕竟刚认识方孟韦,总归拉不下脸来把他当成主攻目标,要欺负当然还是挑熟悉的那个比较好嘛。


如此一来,哪怕杜见锋浑身上下都长满了嘴巴也招架不住这个饱和打击,满肚子话都在喉咙口打转,每次试图辩解点什么马上就会被新的问题悉数堵回去。


在一片哄闹中,三个孩子渐渐有了睡意,鉴于明天还要上学,方孟韦便偷偷用手肘捅了捅杜见锋,后者忙起身,催着孩子们赶紧回屋休息。


果然,孩子们一睡,大家便不好意思再起哄他们喝交杯酒,也不好意思继续大声嚷嚷追着问罗曼史了。杜见锋擦了擦一脑门的汗,托三个娃的福,这一关总算挺过去了。 


随着窗外灯火渐消,餐桌上缭绕的锅气也逐步散去。

短暂的相聚过后,便是别离。 


将碗筷收拾完,方孟韦擦了擦手才从厨房走出来。

杜见锋已经将桌椅搬回原位,一手搭在窗台边,正目送至交好友们扎着堆嘻嘻哈哈迈出小区大门,一群老兵喝了酒难免有些失态,互相勾肩搭背之余还在嘟囔下次再见,回头再聚,这边说请你吃饭,那边答说定了,到时候一定把你家吃穷。 


说完,又摇摇晃晃继续往前走。

 

靠路口的那栋楼突然亮起一盏灯,一个中年男子冲窗外骂了一句滚滚滚,一帮醉鬼。

伏在车顶的小猫惊跳起来让开路,一下子窜进旁边的绿篱里。 


老兵们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停了很久才四散开来,他们曾经相聚在军营,又从那里走向天南海北。


而这一刻,在这里,似乎又是那一幕的重演。

他们各奔东西,或是换上绿军装回到军营,继续保卫一方平安,抑或是将曾经的辉煌和英勇默默翻过,回归平凡的岗位。 


灶火会凉,那颗拳拳之心却从未凉过。 


“下次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杜见锋喃喃道。


“是不是很怀念以前的日子?”

方孟韦朝他怀里靠了靠。


“是有一点。”

杜见锋苦笑起来。 


“后悔吗?”


“后悔什么?大家是家,小家也是家,不是吗?”

杜见锋低下头,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随即钻进方孟韦怀里,后者哑然失笑,忙搂上他的脖子,在额边亲了一口。 


第二天放学,方孟韦和杜见锋又领着孩子们去医院探望。

以前杜思杰跟刘赞不对付,杜思念和杜思军个个都同仇敌忾。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人家可是自家哥哥的救命恩人,感激还来不及呢。杜思念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玩具,杜思杰也拿出自己偷藏的糖果,作为探病的礼物。 


而杜思杰是带着问题来的。

 

“你为什么要替我挡枪?”

他说。 


“其实我没想那么多。”当时刘赞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赶在瞻前顾后之前身体就先动了起来,现在再要追究动机已经晚了,完全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他很快就结束了无谓的烦恼,用大拇指骄傲地指了指自己,不假思索地回答,“毕竟我是将来要当英雄的人嘛,舍己救人是理所当然的!” 

  

杜思杰猛地按住藏在口袋里的绒布盒子。 

他突然无比感激自己的父亲,感激他能庇护这份纯粹的勇气。 


“既然如此,这个就送给你吧。” 

他翻开口袋。 


病床上的刘赞迟疑着接过绒布盒子,打开才发现里面躺着的是一枚古铜色的奖章,正是之前替他挡下子弹的那枚,中间的凹陷还在,只是将反面沾到的血迹擦拭掉了而已。 


刘赞将这个充满纪念意义的奖章捧在手里左看右看,简直爱不释手。 


“这不是……真的给我?” 


杜思杰郑重地点点头。 

相信父亲若是在天有灵,也一定会同意的。 


小伤员显然恢复的不错,听说过几天就能出院,至于他这几天落下的功课,则由杜思杰自告奋勇帮忙做笔记和辅导,弄得刘赞叫苦连天。 

 

“你说,我这次算是见义勇为吗?”

趁大人们在外面说话聊天,刘赞将手拢在杜思杰耳边神秘兮兮地问。


“应该……算?”


“那是不是会有奖金?”刘赞立刻喜上眉梢,“到时候我请你吃麦当劳!” 


杜思杰想了想,上回看到新闻里播出的奖金后面可有好多个零呢:“那应该能吃很多很多吧?” 


“别客气,从今往后你的那份麦当劳以后就由我包啦!” 


“好啊,拉钩!可不许反悔。”

 

两只小指牢牢勾在一起。


由于绑架事件被摆到网络平台全程直播,引发的关注和影响至今仍在持续发酵,网民们第一次目睹这样的解救行动,亲眼见证了绑架者的疯狂,也见证了解救者们如何有勇有谋,几天下来,讨论的热度不减反增,始终占据着社交媒体的榜单前列。


可惜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像素有限,jing匪对峙时偏偏角度和焦距都有问题,导致本该最露脸的杜见锋等人被拍得十分模糊,只有声音断断续续被记录下来。 

 

于是人们热议的焦点便集中到最上镜的方孟韦身上,导致他莫名其妙多了一大批拥趸,那个为了行动需要随意注册的直播账号在短短两天之内增加了百万粉丝,还纷纷私信方孟韦,希望看他直播自己的日常工作。 


这也就罢了,还有疯狂粉丝特意去市局门口蹲守,在打卡之余还想顺便一睹方副局长的风采。才恢复工作的方孟韦为此头痛不已,晚上只能开车从后门下班,就怕碰到个头铁的在前面拦车。 


贾鑫的案子了结一回,方孟韦便挑了个休息天把自己的东西打包整理起来,顺理成章和恋人搬到一起同住。


一早起来,杜见锋便举着手机刷热搜,嘴里咬着牙刷含含糊糊地说:“孟韦孟韦,你的粉丝又在网上吵起来了。” 


“吵什么呢?”

方孟韦早上有个会得提早出门,正在玄关弯腰换鞋。 

 

“有的说你喜欢吃甜豆花,有的说你喜欢吃咸豆花,就为了这屁大点小事,两拨人居然吵得不可开交。”杜见锋笑不见眼,“老子还挺好奇的,你究竟喜欢哪个啊?” 


方孟韦想了想,粲然一笑:“喜欢你呀。” 


说着,便灵巧地一个侧身溜出门外。

 

“那是……老子可是——呃,啥?”杜见锋啊了一个老长的调方才如梦初醒,这下他连刷牙也顾不上了,举着牙刷一溜小跑,握住楼道里的扶梯朝已经跑下楼的人含糊不清地吼,喷了一地的泡沫,“孟韦你刚才说啥来着?老子刚才耳背了什么都没听见,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完) 


评论 ( 22 )
热度 ( 17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