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凌李/荣霖】警犬的驯养方法 第三十六章

前篇见合集

考虑了一下还是先更警犬吧,要是啥时候卡文了也许会再更灵魂交易,坑多慢慢填【捂脸】

大江大河开播,看到认真又倔强的宋运辉,好想把他也加到文里来呀~不知道配谁好呢QAQ

-----------------------------

【楼诚衍生/凌李/荣霖】警犬的驯养方法

第三十六章



他使劲搓了搓掌心,接连往里面哈了好几口热气,视野里顿时腾起一片白雾,刚遮过眼帘又迅速散去,只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金属味道,还有血腥味。


今天的夜色似乎要比平常更阴沉一些,谁说钢筋水泥横立的城市就比原始森林更文明呢?那不过是另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罢了,吃人不吐骨头,让人无从斥责他的冷酷和残忍。


月色森然,有人却无暇去欣赏月色,而是专注地将眼前的土坑越挖越深,直到深度足以将所有杀意都掩埋其中,才打开随身带来的那个行李箱,一只沾了血的手从拉链打开处滑了出来——那是一只男人的手,此时正无力地垂在那里,无处攀附,也无处求饶。 


他冷笑起来,拽着那只手将尸体拖了出来,抬脚将他踹进刚挖好的坑里。


铁锹又开始忙活起来。 


随着一旁挖出来的土堆渐渐变矮,秘密也被深深埋葬于地下,直到地面恢复原来的平整,就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一如头顶那轮月光,永远无法抚慰他眼底刺骨的冰凉。 


哪怕清晨终将如期而至,在掀开夜幕的同时,唤醒这座沉睡的城市。 


冬日里的阳光带着这个季节特有的冷色调,已经悄然点亮天边一角,只是被厚重的窗帘阻挡在外,只能委身于那条狭窄的缝隙之间。 


李熏然是被手机铃声闹醒的。

他迷迷瞪瞪地伸手摸向床头,脑袋还依依不舍地半埋在枕头里。 

通过半年多的静养,他在谢晗手里落下的伤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此期间,他与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院长凌远相知相恋,现在已经同居小半个月了,但老这么闲着也不是个事儿,便向单位申请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于是从上周一开始,他终于如愿以偿重新回到警队。  


现在连六点都没到,小王就突然联络他,肯定是出了要紧案子。  

李熏然匆忙揉了揉眼睛迫使自己尽快清醒过来,然后顶着乱蓬蓬的头毛坐起身。


“怎么了?”

凌远的眼睛慢吞吞地睁开一条细缝。


“有案子。”

 

在市中心一处建筑工地门口,一位早晨刚上岗的环卫工人在门口发现了一个被丢弃的黑色垃圾袋,刚想收拾却发现垃圾袋地步流出了可疑的黑红色液体,他好奇地打开,发现里面全是血淋淋的肉块,根本无从分辨是什么东西的肉,直到他试探着将肉块倒出来,里面赫然落出一只被截断的手。 


一收到消息,警方便迅速赶往案发现场,现在已经将工地四周围了起来,正在寻找死者被肢解的其他部分。 


李熏然跳下床,把铺盖往里面掖了掖,免得里面的热气跟着自己一起跑光,接着又在床边踅摸了几下,迅速找到翻倒的拖鞋,踩稳了便将昨晚随手丢在一旁的衣服飞快往身上套,拎起裤子的时候一不小心劲儿使大了,差点还闪到腰。


听到他哎哟哟地叫唤,凌远忙用手肘支起半边身子,热乎乎的手在李熏然光溜溜的腰上扶了一把。 


“扭到了?”

他问。


“还不是某人昨晚搞出的杰作。”

前阵子凌远一直在国外参加研讨会,回来以后又马上投入到杏林项目当中,一个月下来两个人始终聚少离多,昨天好不容易见面了,热恋期的两人自然好一通干柴烈火,谁能想着大清早的会突然闹出这么恶劣的人命案呢?


凌远作势也要起来,李熏然赶忙把他塞回被窝里:“时间还早呢,你还是多睡一会儿吧,上班以后可有的你忙。” 

 

“桌子上有昨天买的面包,你先吃点再出门!”

一会儿开车的时候估计腾不出手来吃东西,等人到了工地看见现场的血腥场面,估计再贪嘴的吃货也没有胃口了,好好一顿饭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吃进嘴里。 

凌远还是忍不住一一叮嘱过来。


“嗯,知道了。” 

李熏然急吼吼的刷过牙洗过脸,抓了几片吐司叼在嘴里,刚走到玄关处又快步折回来,在凌远脸上啵一口,留下几片面包屑就风风火火地开车出了门。


他在侦破一线干了这么多年,食宿不规律是常有的事,不知何时就练就了哪怕双手不离开方向盘,也能咬着吐司往嘴里送的好本领,嚼吧嚼吧不一会儿便全部咽了下去。 

 

凌远的家距离案发现场不过二十分钟车程,眼下还没到早高峰,踩起油门来也更有底气,于是抵达的时间比预计的还要早上五分钟。 


小王已经到了,远远就认出了李熏然的车,冲着他直挥手。

建筑工地外的黄色警戒线一直延伸到转角,也将不安的种子沿途撒播。 


“情况怎么样?”

李熏然戴上手套,弯腰钻过警戒线。 

 

“别提了,还在搜呢。工地里里外外已经发现好几个相同的黑色垃圾袋,大概能拼出半个人来,剩下的部分还在找,估计也在这附近,差不离。”

小王一口气说完都不带停的,急促地喘了口气就立刻屏住,这才勉强压住胃里翻江倒海的势头,从警这么多年以来,如此血腥残忍的杀人手法他还是头一次得见,只往垃圾袋里看了一眼就禁不住连连作呕,也难怪会把那名环卫工人吓得魂不附体,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还是晚些到场的法医镇得住场子,还能按部就班地采集痕迹和物证。 


正说着,正在物料堆放点搜索尸块的民jing那边传来了新消息。 


“找到了找到了!是头!” 




(未完待续) 


评论 ( 9 )
热度 ( 115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