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凌李/荣霖】警犬的驯养方法 第四十章

【楼诚衍生/凌李/荣霖/胡八一X宋运辉】警犬的驯养方法

第四十章



陈总前脚刚被请去问询,后脚他在案发现场烧纸钱的照片便上了都市报公众号的最新推送。


人才踏进警局大门,相关消息便被市内几家知名媒体轮了个遍,还有各式民间侦探火速参与到对案情的讨论当中,嫌疑目标直指陈总本人,甚至有人信誓旦旦地在评论区表示,自己就在案发工地工作,曾经亲眼目击陈总和死者发生过争执。 


陈总的私人手机也差点被各种消息挤爆,屏幕上不断跳出新的弹窗,发送者除了他的妻子,还有外面包养的金丝雀,甚至还有工作方面的合作伙伴发来消息旁敲侧击,像陈总这样的大老板一向是二十四小时手机不离身,倘若他迟迟不回复消息,对方会作何联想?那些尚未敲定的生意十有八九要黄。 


李熏然也不急于要撬开他的嘴。

只是非常贴心地将宋运辉拍摄到的照片,以及网上那些越传越邪乎的评论向他一一作了展示,然后和小王你一言我一语继续煽风点火。


“都出现guan商勾结论了,要是不给大家一个合情合理的交代,外面还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李熏然把新闻下面的几千条评论大致刷了一遍,陈总的处境着实堪忧,“陈总的胆子也确实是大,一般人可不敢大半夜地偷偷一个人溜进案发现场。”


“刘飞死得不明不白,工地上人心惶惶,我总得做点什么好让工人们安心吧。”

陈总到底是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这种程度还不至于攻破心理防线。他在椅子上坐得稳稳当当,好似面对的并非将他视为嫌疑人的jing察,而是前来采访的普通记者,让人无从想象他在工地被黑背吓得屁滚尿流的狼狈样。 

 

“那你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走正门,不必溜墙角偷摸进去吧?还故意跨过事先设好的警戒线,莫非是想趁机烧毁什么证据?宿舍里的工人什么都不知道,究竟烧这些纸钱到底是让他们安心,还是让自己安心呢?”

李熏然并不理会陈总那套说辞,只管针对他话里的漏洞穷追猛打。 


“毕竟是些封jian迷信的东西,大张旗鼓的搞,项目肯定会受人非议。”陈总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这种事本来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搞房地产的其实都信风水那套,只是不好拿出来公开说道而已。” 


回答得头头是道,几乎堵住了所有可供反击的途径。 

但李熏然也不急于求成,陈总越是在他面前表现得无懈可击,他就越好奇,对方究竟隐瞒了什么,值得如此咬牙硬扛?


他看了一眼表,还有时间。 


宋运辉只在局里吃了顿盒饭开了个会便匆匆离开。

倘若刘飞的死和陈总有关联,那连环杀手的可能性就变得微乎其微,之所以采用分尸的手法,恐怕也是因为别的缘故。


任何行为都有其目的性,犯罪者更是如此。


宋运辉觉得,当思路走进死胡同的时候,还是应该回归源头,在现场寻找答案。


于是他驱车回到工地,先从外围发现手脚的地方开始查起。 

此时已近凌晨,但天还黑沉沉的,丝毫没有天边破晓的征兆,宋运辉几乎一夜未合眼,但他的专注力却好像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旦投入一件事情,他就会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上面,甚至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


在发现时,尸体的手脚和头颅都用黑色垃圾袋包着,地上遗留的血迹并不多,再加上这里紧邻建筑工地和拆迁区域,四周的环境非常杂乱,的确会对取证产生诸多不利的影响,在已经排摸过一遍的地方找到新线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宋运辉只能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细心,以发现肢体的地方为中心,借着手电筒的光亮一点点向外围摸索,寻找可能被遗漏或者忽视的线索。


凭着卓越的记忆力,宋运辉能快速区分出地上的血迹是否曾被采集过,尽管这样能大大提高效率,但搜索的过程本身依然漫长而又枯燥,就好像被置于一个闭塞狭窄的地下室里,出路不知道被隐匿在哪里,只能不断地重复碰壁再碰壁。 


眼见天边渐渐亮起,宋运辉仍旧一无所获,兴许腰弯了太久,直起来的瞬间居然还传来咔哒一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而寒冬腊月的天,手一直露在外面,等意识到的时候也差不多冻僵了,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一点知觉,一喘气镜片上又是一层浓雾。 

 

但宋运辉还是不死心,既然来了就没有中途无功而返的道理,他暗暗将证件攥在手里,准备过门卫室的时候向保安出示一下,谁知刚走近就发现里面居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对方正在给值班的两个保安发烟,桌上敞着几个一次性饭盒,里面装着吃了一半的熟食,边上的一次性杯子里摁灭的烟屁股已经快漫过水面,可见他们已经聊了很久。


“是你——胡八一!” 

宋运辉隔着岗亭脏兮兮的玻璃指着里面,气得直咬牙。 


里面那位显然对这种反应已经有了足够预期,对飞来的眼刀根本视而不见,还一点也不见外地替他开门。


“外面冷,有什么事进来再说嘛。”

听着还挺会照顾人的,把人拉进屋以后还很大方地向保安做起了介绍,这位是市局的宋警官,然后恬不知耻地说我们是老熟人。


宋运辉刚想反驳,却被对方用一杯热茶及时堵住嘴。

到底还是身量有差距,宋运辉的细胳膊细腿根本拿胡八一手上的蛮力一点办法都没有,手里的证件也被抢了过去,在保安面前晃了几晃才塞回原位。


年轻的警官全程没有插嘴的机会,就在一片熟络的插科打诨中被拖出了岗亭,跌跌撞撞还差点在台阶上摔了一跤。 


“你又想搞什么鬼!”

骗子二字脱口而出。 


“你能来找线索,凭什么我就不能?”

 

“闲杂人等当然不能干扰调查工作!”宋运辉往前走了几步又立马转过身来,“你——不许踏进警戒线一步!” 


“我昨天借了你手帕,今天又给你递了热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胡八一跟在后面,只要没走到地方就有时间继续磨。


“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说?” 

宋运辉白了他一眼。

 

“话不能这么说,东西虽小心意却大。就说那块手帕吧,可是我姥姥的遗物,上面还有她一针一线替我缝的名字,弄脏了也舍不得丢,再说那杯茶,可是我跟保安大哥套了好半天近乎才忽悠到的,虽说茶叶挺普通的吧,但俗话说得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宋警官整晚都在外面奔波吧,嘴唇都冻紫了。”胡八一弯腰探头看向他,“你说我这杯热茶算不算雪中送炭?” 


宋运辉还是不为所动,而是在警戒线外伸出长腿又多划了一道三八线,勒令某人最好不要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局里喝茶伺候,还威吓似的晃了晃别在腰上的手铐。 

 

胡八一没辙,只好老老实实在外面观望,反正就算发现了什么他也能第一时间掌握。大约是因为冬天的清晨实在太冷,老是木桩似的戳着不仅无聊而且越站越冷,于是胡八一也开始给自己找事做,宋运辉不让进警戒线,他便在别的地方寻找可疑的痕迹,没走两步便看到拐角处拴的那只大黑背,它正脑袋埋在碗里大口大口嚼着肉,看到有人接近,黑背立刻面露凶相,冲着胡八一汪汪直叫,要不是脖子上还拴着一根绳子,恐怕早就扑了上来。 


宋运辉也听到了犬吠声,抬脚一下子跨过警戒线,那边的胡八一还算躲得快,黑背把绳子绷得死紧还是没能碰到他的裤角,满口的尖牙还往下滴着血水,却没有用武之地。

 

宋运辉突然灵光一现。 


 


(未完待续) 


评论 ( 10 )
热度 ( 9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