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凌李/荣霖/胡辉】警犬的驯养方法 第四十一章

【楼诚衍生/凌李/荣霖/胡辉】警犬的驯养方法

第四十一章



宋运辉盯着黑背带血水的犬牙愣愣地出神。

但这个直起身接近一人高的大家伙显然不是一个可以贸然接近的对象。

 

宋运辉才刚往前踏出一步,黑背就立刻扯着绳子朝他一阵狂吠,似乎再前一步就会被咬住脖子撕下一块肉来。宋运辉后背一僵,肩膀下意识地往后倾,全身的汗毛都刷得一下竖了起来,脸部的肌肉也仿佛受惊似的瞬间拧在一起,像是用力过度的关节,泛起一片不自然的苍白,可双脚却还扎在地上来不及反应,眼看胸前就要被划拉一爪子,还是胡八一眼明手快,一把揽住他的细腰,小jing察的脚后跟颠颠踩过地上的碎瓦砾,随即跌进对方怀里。


当后背贴上胸膛,才意识到脚下经历的虚软。

宋运辉急忙稳住重心,匆匆从怀里挣脱出来。


“你不要命啦?”

胡八一又拉住他的手腕往回拽了拽。


宋运辉掸了掸膝头,还在努力强装镇定,嘴里则是絮絮叨叨开始念市里的养犬条li,也不知道工地里养的这条狗有没有办zheng,有没有定期打疫苗,回头该找哪个部门来处理。


胡八一快被他那副正儿八经的样子的逗笑了:“你不是在那边查现场吗,去惹那家伙干什么?听说它平常吃得都是生肉,凶得很——”


正说着,胡八一也冷不防地联想到了什么,看向猛犬的眼光也突然玩味起来。刘飞死得那晚,这条黑背也照例会放出来在工地里溜达,尸体身上的血腥味肯定逃不过它的鼻子,刘飞消失的那只左手手掌没准就被它当成了食物,就凭那副好牙口,恐怕连骨头带肉嚼碎吞进肚子里了。 


这个刘飞也真是倒霉透顶,死无全尸也就罢了,还被狗啃残了一块,怕是做了鬼也不得安宁。


jing察和私家侦探眼神一对,彼此都揣摩出了对方的猜想,又齐齐将脸转向那只还在汪汪乱叫的大黑背。


宋运辉心里禁不住嘀咕,这人确实有两把刷子,没事脑筋转得那么快干嘛呢?他瞅了瞅岗亭那边,也不知道那两个保安治不治住它,最好能把这个碍事的胡八一也撇远一点,省得他又凑过来探头探脑,又把乱把消息往外捅。 


宋运辉想去找外援,胡八一却不想多绕弯路,袖口往上挽了一圈,便往黑背身前一横,宋运辉哪里知道这人会这么莽,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眼见黑背就要往他身上扑,胡八一却不慌不忙地算好距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黑背身后,就着它脖子上那根绳子果断制住脑袋,迅速揪住耳朵根处。


黑背拼命摇晃脑袋,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胡八一又冲着他狠狠呵斥了几声,那黑背才终于服软了,渐渐收敛起龇牙咧嘴的凶恶模样,只夹着尾巴呜呜叫。


宋运辉的嘴长得老大,他很想问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又不想平白长他人志气,扁扁嘴又重新站定,既然胡八一制住了这条猛犬,也就没有必要再往岗亭去了。

 

“我以前当兵的时候有个兄弟就是驯养军犬的,十足的狗司令。”胡八一得意洋洋地摸了摸狗头,“他在酒桌上曾经教过我几招,没想到还真能派上用场。”


“算你厉害行了吧。”

气呼呼地回答。

 

“那是当然。”胡八一也不跟他客气,“话说起来,要是刘飞的手真被这小子吃了可怎么办,难不成要剖开它的肚子查一查胃里的东西?” 

 

“晚上放它出来的时候应该喂过了吧,那只手被它发现了也未必会全部吃完。”

宋运辉歪着脑袋想得认真。 


“也许刨了个坑藏起来了?” 


“有道理。”


胡八一从容不迫地拍了拍黑背的脑袋,又在后背光亮的毛皮抚了一把,这才重新站起身。先前还凶巴巴的大狗当真安静下来,就连眼光也不似刚才那么凶戾了,囫囵着起来冲着男人一个劲地吐舌头。 

 

“趴着不许动。” 


胡八一隔空冲它一指,黑背又立刻伏下脑袋,一双眼睛又黑又圆,无辜地瞅着人,眼睁睁看他冲宋运辉招招手,两个人围着旁边的简易狗窝绕了一圈没看出什么端倪,又沿着地上残留的爪印往旁边的角落多走了一小段,还真发现杂草下有一小块隆起,土还是新掩的。

 

挖开最上面的散土,果真发现好几段吃剩的骨头,像是鸡爪,里面还有少许血渗进土中的痕迹,再往下挖,果真露出半截左手,掌心的部分已经被啃掉一块,血已经凝固了。


宋运辉忍不住掩鼻,缓了缓情绪才拨通手机。


李熏然和小王还在警局盯着陈总。

经过比对,他们已经确定宋运辉发现的那半截手掌的确是属于刘飞的。


像这样的好消息自然不能藏私,李熏然也很乐于跟陈总分享,他一边用食指轻轻敲着桌面,一边说:“我们的侦查员在工地又有了新发现。” 


陈总脸色微变:“那可真是个好消息,等你们查清真相我这里也好重新开工,这多耽误一天,就有数不清的钱哗哗往外流啊。” 


“这么说起来,陈总想早日开工的愿望估计悬了。”


陈总嘴角一哆嗦,一双手在桌子底下来回搓了好几下,掌心里却还是冰冷刺骨,他反复琢磨着李熏然的话,越是细想越是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我们找到了刘飞的左手。”李熏然说,“这下,尸体被肢解的部分终于完整了。” 


“是、是吗?”

显然这个消息有些出乎意料,陈总刚才还紧张僵硬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下来。


而李熏然早已将这些反应尽收眼底,不慌不忙又将两张照片摆在桌上,缓缓推到对方面前。 


“这是什么?”陈总很迷惑,“骨头?鸡爪?” 


“都是工地那条狗吃的。”小王解释道,“大部分是鸡爪之类的动物骨头没错——不过其中有一根,经过法医检验应该是人的指骨。”


“可怜刘飞……怎么会碰上这么个倒霉事呢?”陈总装作惋惜地样子摇了摇头,“人都没了,尸体还要遭这个罪。唉,回去我就叫人把那条吃过人肉的狗领走,留着也不吉利。” 


“我可没说这根指头是刘飞的。” 


李熏然的声音一冷,陈总心头顿时咯噔一下,原本已经在脑袋里撸顺的思路转眼就被这言外之音砸得晕头转向。 


“也就是说,除了刘飞以外,这个工地里很有可能还藏着另一具尸体。” 

李熏然有意放慢了语速,每字每句都重重叩在脆弱的神经上,直到最后的句点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闻言,陈总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豆大的汗珠,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未完待续) 

 


评论 ( 15 )
热度 ( 9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