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九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二十九章


汪家的家世底蕴虽不如明家那般深厚,但在魔都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当年汪家发家的时候做的还是粮油生意,那时主持大局的汪老爷子眼光独到,很擅长从市场上细微的风吹草动里捕捉商机。当时国门刚刚对外开放,海外贸易还处在萌芽状态。可当许多人还在小规模试水的时候,汪老爷子却领先一步将所有身家全都押了进去。

事实证明这场冒险的确为汪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也为此后的进一步壮大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可这种趁势而为的快速膨胀到了这一代便逐渐疲软下来。

如今当家的是汪老爷子的孙子汪芙蕖,他早年想往政坛发展,然而他根本不是当政治家的料,既没有继承父辈精明的头脑和铁腕作风,也没有坚定的政见和主张,就算表面上装得如何谦和有礼处处为民,骨子里依旧只是一个目光短浅的普通商人而已,投机逐利才是他的本性所在,即便成为一方父母官,也不过是转移到另一个舞台继续敛财罢了。

短短数年间,汪家便借汪芙蕖之手赚得盆满钵满,他们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贪婪,开始不遗余力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来捞取好处。

明家也是目标之一。

明楼还记得那时如履薄冰的日子。

父母因为车祸意外身亡,明家的重担一下子全都压到大姐明镜身上。那年明镜不过二十有余,而明楼还尚未成年。

明氏集团枝繁叶茂,对管理者的要求也就越高,明镜初来乍到立足未稳,只能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但无论她多么小心谨慎,终究还有顾及不到的地方,自古都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某些心思活络的人便按耐不住开始偷偷挖起公司的墙角,还串联其他心怀叵测的家伙一起做局,把明氏集团当做一盘可以任人鱼肉的好菜。 

一时间,各种阴谋阳谋纷至沓来。

 

汪芙蕖最初的计划是和明家联姻。

他膝下有一子一女。 

大儿子叫汪道昆,小女儿名叫汪曼春。 

汪道昆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到了而立之年仍然不务正业,仗着汪家这座靠山吃喝嫖赌无恶不作,除了一副好皮相根本一无是处,可为了追求明镜,他还是努力收敛言行摆出一副浪子回头的假象,表现得格外殷勤体贴。只要能和明家敲定这桩婚事,汪芙蕖就有办法让明家的产业顺理成章落到汪家手里。可惜汪道昆早就恶名远扬,明楼稍作调查就把他的黑历史翻了个底朝天,这样的货色还想肖想他家大姐简直是痴人说梦。  

汪家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但汪道昆却不肯善罢甘休,之前他还能耐着性子遮掩,此后却是越发无赖起来,不断在背后散布各种谣言抹黑明镜,流言蜚语众口铄金,那段日子明镜无论走到哪里背后总有人指指点点,甚至私下参加应酬时也有好事之徒故意凑上来,举手投足都有轻薄之意。

在如花朵一般绽放的年纪,别人还在肆意挥霍着青春,她却只能用刚强来武装自己,假装对那些恶毒的揣度不屑一顾,直到夜深人静时,才会一个人偷偷躲在小祠堂里,望着父母的遗像默默流泪,等发泄完情绪,她依然是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明家长女。

凭借聪慧和女性独有的敏锐,明镜在明氏逐步站稳脚跟,她和那些绞尽脑汁依然庸庸碌碌的商人不同,似乎在这方面有着与生俱来的才干和魄力,硬是在重重困境中杀出一条血路。  

 

而汪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试图通过一系列黑箱操作和数家皮包公司搞垮明氏集团,然后趁机收购旗下的优质资产。

明镜虽然及时识破了这场骗局,但汪家却没有停手,甚至丧心病狂地企图制造意外对她实施打击报复,若非她当时运气不错躲过一劫,汪家恐怕就得手了。

明楼听说这个消息以后怒不可遏,还是躺在病床上的明镜更为冷静一些,握着弟弟的手紧了紧。身为一介商贾无法和汪家抗衡,但她也不是会忍气吞声坐以待毙的人。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没过多久就有人在网上公开曝光汪家的贪腐行径,条条件件都有白纸黑字佐证,网民一片哗然,就在舆论掀起巨大风潮的同时,当初制造意外的混混也被警方逮捕,通过这个混混又顺利攀咬出汪家。

 

发现形势不妙,老奸巨猾的汪芙蕖立刻壮士断腕及时止损,他是个聪明人,经手的生意从来都是借别人的名义来处理,绝不会亲自上阵。关键时刻汪道昆也主动出来顶罪,把制造意外的责任全都揽到自己身上,而汪芙蕖则选择急流勇退,一出金蝉脱壳就将身后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顺利从泥潭中脱身。

 

只要汪家不倒,就算汪道昆在监狱里关上几年,出来照样还能吃香喝辣。 

阿诚特意去打听了一下,汪道昆的确在年前出狱了,一直在家里关着没有出门,因为有汪芙蕖一直在外打点,据说他在监狱里过得还不错。 

“汪芙蕖举家移民去了日本,这些年一直都很低调,没想到他还会回来。”

阿诚欲言又止。

不过是去日本镀了一层金而已,汪芙蕖就摇身一变成了知名企业家,这次回魔都甚至还有些衣锦还乡的挑衅意味,看来在那边当真过得如鱼得水。明家和汪家斗得最凶的时候,桂姨才刚离开明公馆,虽说各种凶险阿诚没有亲身经历过,却也听明楼提过一些,现在想来依然觉得心有余悸。 

“怕是想卷土重来吧。” 

明楼和明镜都领教过汪家的手段,很清楚汪道昆性格狭隘睚眦必报,只凭这些年的牢狱生涯恐怕教不会他什么叫做惩前毖后。 

“要不然,我去和顾老爷子商量一下?”

阿诚提议。

“顾家和汪家无冤无仇,汪家愿意捧场,她们自然乐得成人之美,他们是主,我们是客,终归是客随主便。”明楼目光一寒,“再者,就算汪家人全部到齐又如何,他们还不至于蠢到在人家的婚礼上闹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区区一个汪家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那大姐那边……”

原本明镜也预定要出席来着。 

“大姐最近心情挺好,别让汪家人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添堵,就随便编个理由搪塞一下顾家吧,有我们俩到场就够了。” 

事情就这么定了。

阿诚按照他的说法回了顾家,稍后便跟明楼一起开车出门。

他们前脚刚走,明台后脚就从软绵绵的沙发上翻坐起来,躲在窗帘后面偷偷往外张望,只见一辆车缓缓驶出车库,很快便拐向小区大门。

 

外面风和日丽,但马三爷的店铺始终被一股晦暗的色调笼罩着,尽管按照黑影的说法,那张经过整容改变的面孔已经和原来大相径庭,但她还是更习惯将艳丽如火的裙摆藏在桌脚下。

阿诚已经来过好几次,已经很熟悉进门的那套程序。

 

马三爷正在收拾货架上的东西,一听到脚步声便迤迤然地起身相迎,却发现阿诚背后还跟着一个人:“怎么连你也来了?” 

“我就不能来吗?”

明楼挑了挑眉毛。 

女人巧笑倩兮,美目流转间却带着浓厚的调侃意味:“我这里地方虽然布置得杂乱无章,但也不至于像迷宫似的,要手拉手才能走吧?走廊这么窄,万一碰倒些坛坛罐罐怎么办?看我下回不好好讹你一把。”

马三爷不提,阿诚还真没注意,自从两人相认以后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平时举止亲密一些也很正常,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马三爷撞破,阿诚脸上讪讪的,轻轻咳了两声就把手往外抽,可明楼并没有把马三爷的戏谑放在心上,只好又重重咳了一声,明楼这才悻悻地松开手,还故意在阿诚手心里多捏了一把。  

马三爷掩着嘴直笑,转身提起茶壶为两位客人斟茶,看到阿诚面带倦容,便多问了一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都不肯让人好好喘口气。”

阿诚只好苦笑着回答。

 

在来的路上,明楼隐晦地提了提明台的事,阿诚握着方向盘的手险些打滑,有了藤田的前车之鉴,他很担心明台是被恶魔控制了,故意要在明家安插一个眼线。不过明楼否认了这种可能性,单从小弟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感觉更像是受人指使。 

至于指使他的人究竟是谁,暂时不好判断,但从他回家的时间节点判断,白银骑士团的嫌疑最大。显然他们很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明台之前的留学经历,从出入境记录到他在法国的学业和人际关系都要全部彻查,在调查得出结果之前,就算在家里也得掩人耳目。 

别说是阿诚,明楼发觉以后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如果他当真背着家里人偷偷加入了白银骑士团,那以他们的理念,绝对不会放过和恶魔灵魂相融的人,尽管明楼的情况很特殊,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被恶魔附身。所以不管是明楼还是阿诚,都不敢直接向他吐露实情,以免招致更糟糕的结果,比如将原本可以隐而不发的矛盾直接捅破。 

“我可以给你预留充足的时间来一顿下午茶,顺便转换一下心情。”

马三爷倒是对他很宽容,毕竟她稍后要举行的仪式对阿诚的觉醒至关重要,获益与风险并存,对他的精神和意志都是莫大的考验。 

“没关系,我觉得自己没问题。”

阿诚笑着谢过她的好意,但他不愿在外面耽搁太久,免得惊动留守在家里的明台。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马三爷也就不再多言,转而引着阿诚来到会客室门口,她嘴里默念着什么蹲下身,将食指按在地板的纹路上,而下一秒,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纹路便突然泛起微弱的紫光,自指尖沿着曲折的纹路向前扩散,而紫光途径之处,地上的货架和摆设则飞快退向两边,腾出一块圆形魔法阵。 

马三爷左手一招,四周的光源便从左至右逐一熄灭,右手再一招,手中便多了一盏能够手提的小灯,隔着透明的玻璃罩能看到里面跃动的烛火。 

她举着提灯沿魔法阵的外缘一边绕圈一边低声吟唱,那是阿诚完全听不懂的调子,像是来自异域的民谣,渐渐地,马三爷的声音开始变得高亢起来,魔法阵上的咒文也响应她的声音被逐步点亮。

良久,吟唱终于结束了。

“过来吧。” 

黑暗中,唯独马三爷的脸被摇曳的烛光映亮,柔和的光晕为她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因看不出喜怒哀乐而显得神秘莫测。 

阿诚下意识地抬起脚。

(未完待续)  

评论 ( 21 )
热度 ( 12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