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章




阿诚一踏进魔法阵便觉得脚下虚软,手掌重重撑在地上才勉强稳住身形,而魔法阵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存在,阵中的符文和图案又亮了几分,光芒也渐渐满溢开来,漫过阿诚的脚踝,就好像要将他的身体全都包裹进去似的。


他虽然不明白魔法阵运转的原理,心里多少有些慌张,但他笃信马三爷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加害于他,便没有乱动,只瞪大眼睛盯着那些光点一点点爬上他的膝盖。 


马三爷原本婉转如莺啼的女声沉了沉:“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仪式,能让普通人觉醒成为真正的驱魔人,解放灵魂能让你得到过去不曾有过的力量,但也伴随着与之相应的风险——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这些告诫的话,阿诚上回过来的时候已经听过一遍,很清楚觉醒的过程肯定要吃些苦头,但他心意已决,尤其是在眼下这个内忧外患的局面下,更容不得他胆怯畏缩,即便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冒险走一遭。


上望的目光越发坚定起来。 


马三爷叹了口气,接着又说:“简单来说,这个世界就好比一台精密复杂的超级电脑,所谓的恶魔就是从外部入侵系统的病毒,为了保障系统的正常运转,就需要能够杀死病毒的程序,简而言之,驱魔人就相当于是系统自带的杀毒软件。而通过仪式觉醒灵魂之力,就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意味着你已经被系统所认可,具备了杀死病毒也就是恶魔的职能。” 


言下之意,普通人也就相当于那些普通程序,对病毒的侵蚀毫无抵抗能力。阿诚觉得这个说法还挺有道理,恶魔用契约蛊惑人心以后,就会收走灵魂作为报酬,然后借用人类的空皮囊在世间行走肆意妄为,就和感染了病毒的电脑一样,或是接连不断弹出各种各样的广告,或是被人远程控制盗取信息,的确和恶魔附身的状况异曲同工。 


解释到这里,马三爷提灯里的烛火忽然噼里啪啦跳了起来,再一眨眼,烛光就陡然变了颜色,灯芯上一朵火莲花翩翩然绽开花瓣,沐浴在火光里,阿诚条件反射地抬头去看,可眼光刚刚落下,就被花瓣摄去了心神,目光定定地望着前面,又过了片刻,他就好像被烛光催眠了一样,目光不断下坠,人也好似被抽走了身上的力气,软绵绵地倒在魔法阵中央。 


明楼说是来当陪客,就安安分分坐在一边吃茶点,从未在中途插过一句嘴,这时握着杯子的手却微微一晃,茶水也跟着洒了出来,马三爷素来偏好香味浓郁的花茶,这一洒,便为雪白的袖口平添了一缕幽香。 

 

但明楼现在只在乎阿诚的安危,他倏地站起身。 


马三爷却没有理会会客室里的动静,而是再度提起灯绕着魔法阵吟唱起来。

 

悠长的调子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样的换气方法,吟唱始终连绵不绝。就连黑影也很意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这样一副好嗓子,听起来竟是如此纯净无垢,没有一丝杂质,飘渺如点点星光,倒映在辽阔的海面上,既没有风浪也没有追逐风浪而来的海鸟,海面平静如镜,仿佛能映出出灵魂深处的模样。 

 

就连明楼听了,脸上也不由得流露出恍惚之色。


围着魔法阵足足绕了四五圈,马三爷才终于停下脚步,将手中的提灯置于阵中,蜡烛还剩下长长一截,以肉眼难以得见的速度一点点缩短,唯独顶上那朵莲花形状的灯芯始终纹丝不动。  


对昏倒在地的阿诚来说,现在才刚进入正题。 


马三爷则是长舒了一口气,需要她来做的部分已经全部完成了。

仪式看似并不复杂,却好像要将她掏空似的,回到会客室的时候脚下还有些踉跄,顶着一张泛白的脸匆忙扶了扶沙发。 


仰头灌了半杯茶,脸色才恢复少许。 


茶香混杂着火焰燎灼的味道,等候片刻,明楼还是开口了:“还以为白银骑士团的觉醒仪式会更隆重一些,没想到是这么简陋。” 


“若是正儿八经地在岛上举行仪式,过程当然极尽冗长繁杂。只在城堡里最隐秘的地下室举办,主持仪式的也都是地位尊贵的元老,显得格外庄重肃穆,置身其中的人会情不自禁地心生敬畏。”马三爷从白润的瓷盘里取了切成小块的糕点送到嘴里,妃色的口红也被吃掉一块,不过她的嘴唇本就丰盈水润,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待细嚼慢咽将点心吃完,她才慢悠悠地回答,“当然了,其实里面真正管用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我这里就不必这么讲究了。再者,阿诚又没有加入白银骑士团,拿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套用在他上也不合适,何不干脆化繁为简呢?” 


明楼轻轻哼了一声,还是不放心躺倒在魔法阵里的人:“他要在里面呆多久?”


地上冷冰冰的,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等蜡烛燃尽,他能苏醒过来,事情就算是成了。”

马三爷捧着茶杯,目光却沉淀在远方,一眼望不到头。

显然一旦踏入这个魔法阵,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归根结底要看阿诚自己的造化。 


“他是昏倒了,还是睡着了?”

明楼问。


“要是睡一觉就能觉醒倒好了。”黑影啧啧了几声,像在笑话他没见识,“都说是脱胎换骨了,哪能这么容易?” 

 

明楼他白了一眼。 


“或许他现在已经坠入梦境里了。”


“梦?”


马三爷目光不经意地黯了黯:“也不尽然都是梦。”


说是梦,更像是历数人生的走马灯。

每个人梦到的东西各不相同,与旁观者来说那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对接受仪式洗礼的人来说,却要阅遍生老病死,一次又一次看着自己从呱呱坠地的婴儿变成满头华发的老人,只不过某一次的抉择和上一次稍有不同,之后的人生就会走向截然不同的未来。


对梦中人来说,这些经历和场景恍如真实存在一般,根本无法分辨,堕入梦中轮回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沉浸在那虚幻的一生一世里,就此一梦不醒的也大有人在。 


明楼竖着耳朵听,表情波澜不惊,可手中的杯子却已经隐隐浮现出细碎的裂纹,他到底还是担心阿诚的安危。 


另一边的阿诚此时身体飘乎,就像游走在云端一般,他挣扎着要翻身,可一动又猛然落进水里,水源源不断地往嘴里灌,可身体却还在下沉、下沉,直到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只剩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再睁开眼,他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阿诚迷迷糊糊撑起上半身,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手小得可怜,俨然是一副三四岁孩童的模样。 


阿诚用力摇了摇头,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脑袋里嗡嗡作响,想要理顺脉络却偏偏找不到线头,反而越搅越乱变成一团乱麻。


“醒了!小少爷醒了!”

一旁侍女打扮的女孩欣喜若狂,身旁那个打扮华贵的女人忙擦掉眼泪将他抱了起来,阿诚疑惑地望着她,这是张陌生的面孔,比桂姨长得要慈眉善目得多。 


 


(未完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13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