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三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三章


从冗长的幻境中苏醒的两人没能目睹从烛光中涅槃重生的凤凰,它轻轻扇动翅膀,全身便卷入流焰之中,火舌咬着飘零的羽毛,转眼便燃烧殆尽,连带他们在梦境中所经历的那些记忆也被烧得所剩无几,仅剩下只言片语和残全不全的画面,等失焦的目光重归一处,就只能看到无数飞散的火星,带着少许余温落在发梢和睫毛上,心头满是怅然若失之感。 

黑暗里,提灯里的蜡烛已经燃尽,马三爷点的蜡烛才刚烧了四分之一,但小小的火苗能照亮的终究只有方寸之地罢了。明楼和阿诚摸着黑醒转过来,一个摁着酸胀的额头爬起身,一个也用力晃了晃脑袋,手脚一动脑袋险些撞到一起。 

之前的沉浸感好像还在,尽管对充当旁观者的马三爷来说,燃尽一根蜡烛的时间并不长,但身处其中的人对时间的感知却是完全错乱的,一生一世有多长?许是度日如年,也可能是行云流水如白驹过隙,到底只留下一连串马蹄印而已。 

好在中断的供电及时恢复了,乍然亮起的灯光总算将沉重的黑暗一扫而空。

阿诚在了解前因后果之后也不免后怕,没想到觉醒仪式中途居然会遭遇不可抗力的干扰,幸好他和明楼运气不错,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安然度过。 

刚放下心,他揣在裤兜里的手机便开始嗡嗡响个不停。

出现在通知栏最底下的是地震预警和疏散通知,后面则是新闻推送的相关消息。这次的地震震级偏小,影响范围也只限于魔都周边区域,目前为止并没有死亡报告,多是遭遇灾情的时候因为惊慌失措自己伤到自己,被坠物砸伤的案例也不在少数,秩序很快就得到控制。 

而停在悬浮窗最顶上的则是来自明镜和明台的消息,询问他和明楼的情况。

明楼赶忙打电话报平安,但联系明台的时候他却额外留了个心眼,家里的电话没人应答才换成手机号码。看到明楼失望的神色,阿诚也暗暗叹了口气,先前明台要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没想到现在却要对他处处防范,阿诚心里不好过,就更别提明楼了。

马三爷没去管外面东倒西歪的货架和一地狼藉,先把会客室收拾出来,等大家重新坐定才开口询问阿诚都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然而平常自诩记性绝佳的人冥思苦想半天却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好像在幻境里逗留了很久,久到他完全记不起一个像样的场景,就好像一个远行的人攀过一座又一座山峦,当他精疲力尽终于抵达终点,再回首时,哪里还能看得清云雾缭绕的远方,记得峰顶上的一片树叶、一朵野花? 

只记得一股强烈的即视感,仿佛又重温了一遍儿时的梦魇,以至于睁眼时眼眶里还湿漉漉的,大概幻境里体验的其他人生过得也不太好,强烈的自我厌恶和诸多不知来由的委屈和悲伤一层层叠加,因为无处化解只能成为不幸的遗产淤积在胸口,依稀勾勒出磨难和不幸的模样。能顺利从那片苦海中解脱出来,他完全没有欢欣鼓舞的感觉,只有一股酸楚伴着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从鼻腔漫过头顶。

好在阅遍千帆自然也有阅遍千帆的好处。

能苦其心志,也能体味世间冷暖,处事的心态也随之潜移默化的发生转变。 

所以他现在比过去更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守护的又是什么。

如此想来,也许这个仪式的目的就是以这种方式来磨练心智,才能抵御得了恶魔的蛊惑吧。 

阿诚愣愣地想得出神,全然不知觉醒仪式对体力的消耗很大,此时他肚子里已经空空如也,一不留神竟咕咕叫唤起来。 

马三爷珍藏的茶具先前已经在地上砸得粉碎,倒是黑影先前没动的那盘桂花金丝卷幸免于难,只是叠放的样子明显歪向一边,最顶上的那一块正摇摇欲坠。

黑影眼明手快,果断将那块桂花金丝卷递过去,旁若无人地送到他嘴边。

 

阿诚嗅到香味才稍稍回过神,但一双眼睛还定定地望着明楼,在这个人面前他一向是不设防的,闻言便乖乖张开嘴,一口咬下去。

软糯的糕点上洒满了桂花,赤豆馅心绵软如沙,绵绵甜意让沉寂已久的味蕾不禁为之一振,齿颊留香。嚼着嚼着,那些从幻境里带出的孤独和苦涩似乎也能够下咽了,若是所有苦痛都能包裹在幸福里,也算不得是苦。

好像猛然领悟了什么,阿诚鼓着半边腮帮,嘴角上还沾着细碎的桂花,喃喃着唤了一声大哥。 

 

“嗯?”

明楼还当他是想喝水,但回首对上的却是一双带水光的鹿眼,但阿诚没有说话,只顾着冲他笑,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鹿也随着眸子里温软的微笑直直撞进他的胸膛,明楼的心跳顿时被打乱了节奏,耳朵也禁不住一阵阵发热。 

在魔都商场上所向披靡的男人,第一次在生死攸关之外定力全失,偏偏面前还有马三爷盯着。黑影哪能看不透明楼的心思,一下子就有了作怪的动力,在后面偷偷用手肘顶他腰侧,但最后还是被明楼死死按住了。 

“真没意思。”

围观群众败兴而归,捧着瓜子走了,一口吐一个瓜子壳。

为了转移注意力,明楼马上把话题引到觉醒仪式上,辛辛苦苦搞了这么多程序,总不可能一点收获都没有吧,循着马三爷的意思,那可不是人人都能平安度过的考验,现在正是趁热打铁查验成果的时候。 

马三爷也正有此意,便对阿诚说:“上回我给你的那把破魔剑呢?”

阿诚忙弯下腰,从固定在脚踝上的皮套上抽出无鞘的短剑,剑身上擦拭得干干净净光可鉴人,侧过身来锋芒锐不可当,可见他平日里养护得十分用心。

释放觉醒的渠道和工具有很多,实际上并不局限于一种武器,有些人惯用小巧的匕首,有些人则喜欢大开大合,如何擅用觉醒随机应变才是和恶魔以及魔兽们战斗的关键所在。

 

觉醒主要分为三种。

 

觉醒力量的人,能得到超乎常人的持久力和爆发力,受伤后的恢复能力也十分卓越。

觉醒元素的人,能操控相应的元素为己所用,只是元素之间存在着相生相克,倘若遭遇到和自己觉醒相同元素的对手,那就是比拼内功的时候了,就看谁的意志更坚韧,对自身的领悟更深刻。 

还有一种觉醒比较特殊,它类似于穆尔的真实之眼,无法套用前面两种框架,自成一派。 

马三爷一边讲解,一边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剑中,镌刻在剑身上的咒文微微反光,将启动需要损耗的时间压缩至极限,而阿诚要做的就是按照她的做法鹦鹉学舌。 

作为徒弟的阿诚不敢怠慢,郑重其事的站起身来,酝酿了一会儿才凝神静气握住剑。

但奇怪的是,半晌过去了,短剑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特别的反应。 

 

(未完待续) 

评论 ( 21 )
热度 ( 111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