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六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六章

顾家的喜宴办得喜庆隆重,两位新人很有先见之明,身后的伴郎团个个都酒量非凡严阵以待,谁要是不幸中途倒下,后面马上就会有人顶上。但前面几桌不是长辈就是两家的世交和生意伙伴,这些人的酒可推脱不得,要满上就只能满上,要一口闷就只能硬着头皮闷,新郎官心疼新娘子,能挡则挡。

好在长辈们也心疼他们,知道后面还有几十桌要对付,便不曾在桌上多为难。 

敬完双方长辈,就轮到明搂这一桌了。

明楼和顾家在生意场上多有往来,在魔都的地位更是非同一般,顾小少爷岂敢怠慢,恭恭敬敬地把酒杯满上,大有舍命陪君子的意思,新娘子偷偷扯了扯他的袖子,要是这桌人人都要倒满可怎么办了?顾小少爷对自己那点酒量也有自知之明,特意吃了点东西垫肚子,结果才几杯下肚,脸色便涨得一片通红。

顾老爷子今天特意摆这么大的阵仗,一来是为了让孙子风风光光地娶妻,二来也是给他提供一个结交生意伙伴的平台。顾家的产业早晚要交到小辈手里,顾小少爷如今也得逐步历练起来,热灶要烧,冷灶也要烧,将来才好构建出自己的人脉和资源。 

顾小少爷深知爷爷的一番苦心,笑着安抚了一下新婚妻子,满到杯口的酒晃了个满圆,却一滴也没有撒出来。

明楼早就过了凑热闹起哄的年纪,更没兴趣摆谱给别人看。 

“后面还有很多宾客,新郎官随意就好。” 

明楼拉着阿诚一起举起酒杯,既然别人以礼相待,他也愿意给这个面子,所以两个人只倒了小半杯,又轮流说了好几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吉祥话。有明楼带头,同桌的其他宾客就算想闹一闹新人也会收敛一些。 

顾小少爷憨笑着,赶紧点头答应。

他先前一直在国外留学,也是在那里结识了如今的妻子,最近才正式接触家里的生意。刚迈出象牙塔的人还不太习惯那些交际应酬,没想到明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都那么好说话,着实让他松了一口气。 

 

然而清脆的碰杯声响起之后,本该其乐融融的场面却没能继续延续下去,先前独自离席的汪道昆晃着空荡荡的高脚杯凑过来,装模作样的打了个酒嗝,然后一把推开挡路的伴郎。

伴郎被推得踉跄,当即身体一歪倒向隔壁,那边厢的客人毫无防备,他正好端端地坐着吃菜呢,伴郎却刚好撞在椅背上,客人发福的身体顿时因为外力的作用向前猛倾,啤酒肚狠狠撞在桌檐上,这下,碗碰碟,碟碰盘,叮叮当当好不热闹,手边的酒杯左摇右摆,最后还是啪得倒下,浓郁的酒红色瞬间淹过桌布,惹得一旁的女客慌忙闪身躲开。 

场面顿时一团乱。

有人捂着撞疼的肚子冒冷汗,有人在拿纸巾擦拭礼服上沾到的红酒,服务生则忙着善后,收拾乱糟糟的桌面。 

 

周围人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这番动静吸引过来。

“顾兄对明大少爷礼敬有加还算情有可原,好歹是明家的顶梁柱嘛,手里还攥着明氏的半壁江山,至于那位明二少爷——莫非你还不知道他的来历?”汪道昆醉醺醺地一步一晃,手指看似胡乱地在半空中点来点去,但有心人还是能看出来,那方向分明直指对面的明家兄弟,也不知道他是借着酒劲无意冒犯,还是故意为之,却用醉酒来掩人耳目。

“汪兄醉过头了,可别胡言乱语在人前闹笑话。” 

明楼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杯底重重敲在桌面上。 

但某人却完全无视了这其中所暗含的警告,依旧不怀好意地盯着阿诚,嘻嘻笑着说:“那家伙不过就是明家从外面捡回来的养子而已,叫他一声二少爷也是看在明家的面子上,到底是名不正言不顺,顶破天也只能当个管家秘书,把对明大少爷的恭敬用到他身上,岂不是无用之功?” 

顾小少爷闻言顿时头疼起来,赶紧上前打圆场:“今天大家都是为贺喜小弟的婚事而来,在小弟眼里都是亲朋好友,要以礼待之。”

一边说还一边给自己伴郎团打眼色,让他们快点把这个祸端扶下去。

但汪道昆哪里肯作罢,两边拉拉扯扯好不热闹。 

顾老爷子坐在首桌,一眼就能看到这边的情况。 

但他却低头专心挑鱼刺,对那边的争端熟视无睹,顾老夫人不愿让闹剧继续下去,便打算起身相劝,竟也被顾老爷子拦住了,沉着脸冲她摇头。 

顾小少爷拿不住汪道昆,也等不到老爷子的援助,顿时急得满头大汗。 

汪道昆之前才闹过一次,怎么现在又蹦了出来?原先他也曾听说汪家和明家有过节,但顾小少爷并没有放在心上,想来这两家的矛盾充其量也就是生意场上的过节罢了,况且今天还有老爷子坐镇,两边就算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也得给老爷子几分薄面。谁能想到这个姓汪的家就是个混人,哪里像是来吃喜酒的样子,分明是要借酒装疯砸顾家的招牌!如此咄咄逼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事,明家还能忍气吞声吗? 

顾小少爷所料不错,汪道昆的确是在借酒生事,过惯了纸醉金迷的人又怎么可能酒量不好呢?不过是演给大家看罢了,谁能跟一个醉汉置气?何况他说得句句属实,任明家人如何伶牙俐齿也无从反驳。

明楼不是要装出一副有涵养的样子吗?不是要估计顾家的面子嘛,那就让他憋着一股气又发作不出来!

明家不想和顾家交恶,但他一点不在乎,什么明家、顾家,如今腆着脸要投靠汪家的多了去了。 

刚才阿诚当众给他的难堪,他还牢牢记着呢。 

明镜和明楼姐弟情深,这个外来的明诚和他们的感情就未必如此亲厚了。就算明家有恩于他又如何,有血缘关系的尚且还能兄弟相残,更何况他们之间不过是收养关系。

既然汪曼春要从内部瓦解明家,那他也不介意背后推波助澜一番,给明楼和阿诚之间多制造一些嫌隙,等嫌隙多了就会生出裂痕,有了裂痕就离决裂不远了。

这年头以怨报德的白眼狼还少吗?

 

一个注定要被亲生父母拖累的人,就算明家顾念着这么多年的情分,也只能选择壮士断腕而已。汪道昆心中暗自得意,现在的明楼还会为阿诚出头,将来呢?到那时,这出兄友弟恭的戏码就再也演不下去了吧。

汪道昆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光死死盯着阿诚,就想看他怎么接招。

 

但这些看似尖锐的话语没能在阿诚脸上掀起任何波澜,他嘴角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从容地举杯面向新郎官,一口气饮尽杯中的酒。

他分明是生气的,气得肝颤。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那就着了汪道昆的道,这些话是扎人的软刀,只要他不躲不闪,这把刀就只能伤到他,顶住了,第二刀就无处落下。 

这可不是汪道昆期望中的反应,他忙往前踏出一步,还打算煽风点火。

但明楼却不想给他开口的机会,既然婚宴上不适合见血,那就给大家找点乐子吧。 

他脚下一跺,桌下的影子立刻心随意动。 

汪道昆前脚刚跨出去,后脚就被影子绊了一跤。

在一片惊呼声中,汪道昆的脸重重砸向桌面,膝盖也在地上磕出钝响。 

玻璃转桌正中央有瓦罐鸡汤压阵,总算没有掀翻,但还是震得跳了起来,旁边的杯子东倒西歪,盘里切开的澳洲龙虾尾巴一弹,溅了他一脸汤汁,抹着发胶的头发也未能幸免,一片切成花的胡萝卜恰好弹在他的额头上,顺着浓稠的汤汁缓缓下滑。

汪道昆撞得脑袋发懵,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下意识地伸手撸过脸上的油腻,顾小少爷反应快,趁早拉着新娘躲到一边才幸免于难,其他人也个个避之唯恐不及,就算看到汪道昆的狼狈相也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过去帮忙的意思。

 

婚宴用的桌子台面很大,明楼和阿诚的位子靠里,而汪道昆站的地方靠外,脚再长也够不着,怎么就偏巧不巧地摔了呢? 

一定是现世报!

“汪兄你没事吧?”顾小少爷故作担忧地拉住他,“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要是伤到脑袋可不得了,还是检查检查比较放心……哎呀,别跟我客气,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来两个人帮忙!” 

明楼神色如常,乐得看笑话,只有阿诚仿佛洞悉了什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身边的人,论睚眦必报,大哥也不枉多让啊。 

 

这场风波最终以闹剧的方式收场。

汪芙蕖中途出面把人截了下来,他一瞪眼,汪道昆也只能灰溜溜地低头折回楼上的房间,而汪家的小妹汪曼春至始至终都没有在婚宴现场露面,她来得晚,只是隔着玻璃远远盯着明楼的侧脸,稍事停顿又转向阿诚,齿关骤然咬紧,像是锁定了猎物,嘴里恶狠狠地咀嚼着杀意,除了怨恨,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嫉妒。

良久,丰润的红唇才冷冷地上钩,飘然离去,谁也没发现她涂红的指甲已然在手心里掐出血来。 

顾家宴席未散,明台也没闲在家里,他借口要跟老同学聚会出了门,却在市中心七拐八绕了很久,确定背后没有人跟踪才拐进一家位于街角的旧书店。

 

店里冷冷清清不见客人,尽管四周人来人往,却鲜有人推门而入。 

 

透过玻璃门能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歪坐在柜台前,正心不在焉翻着发黄的书页。

明台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放到门把上,正要用力,却发现门后趴着一只肥墩墩的橘猫,拱成一团恰好挡住去路。 

进退两难的明台只好蹲下身,用手指咚咚咚敲着玻璃,希望这只睡懒觉的橘猫能快点醒过来。但橘猫我自岿然不动,只有耳朵尖上轻轻抖了抖,刚张开一条缝的眼睛很快又眯回一条缝。 

喂,你成心的吧!

明台一下子来了劲,捋起袖子叩叩敲得越发用力。 

 

橘猫闭目养神心安理得,还是柜台上翻书的男人先探出头来:“谁啊?”

明台赶紧挥了挥手,示意门后那只橘猫挡了路。

但里面的男人却指了指旁边,明台满头问号,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循着对方所指的方向往向旁边,在墙上找到一张被雨水打湿的告示,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连蒙带猜才能明白个大概——本门已坏,请走后门。 

坑爹啊!

明台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才终于找到书店的后门,他没有在书柜前停留,而是径直来到柜台前,地上垒着一沓旧书,都用绳子扎好端端正正摆在那里,也不知道多久无人问津了,用挂历纸包好的封面上落了厚厚一层灰。 

明台将一份昨天的日报摆在老板面前,那是事先约定好的接头的暗号。 

(未完待续) 

评论 ( 16 )
热度 ( 13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