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七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楼诚衍生/楼诚】灵魂交易 

第三十七章


坐在柜台里的年轻人嗯了一声,眼光轻轻扫过报纸的发行日期,转向明台时才稍稍顿了一下,然后将手头的书页翻过去。

“这里不收购旧报纸。”

“早上我打电话问过,老板说他能收,不然你跟他确认一下?”

从对方嘴里听到事先约定好的暗语,明台悬着的心立刻放下大半,他虽然接受过许多战斗方面的训练,但是跟特工那样到特定地点和素不相识的人接头还是头一次,真尼玛刺激。 

“没事,老子就是老板。” 

“嗯?那老板你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居然在电话里故意诓我,害我大晚上的白跑一趟。”

“要不然,给你点别的做补偿?”

说着,就抓了一把瓜子递过去。 

明台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握住以后才意识到不对,咦,虽说是按照事先约定的内容逐条对暗号,怎么身为当事人的时候就这么想打人呢? 

“你就是这个联络点的负责人吧?”

明台的态度这才变得恭敬起来。 

“没错,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对面的旧书店老板眉头深锁,努力回忆着,指头一下一下敲着印在书页上的插画,“你不要提醒老子。 

不,我没想提醒你。

“哦对,明台!”

咦,居然记得? 

看来这人还算靠谱。 

“老子是这个联络点的负责人杜见锋,直接叫老杜就行,既然是自己人就不必客气了。”杜见锋推了个小马扎过去,“来来,吃瓜子。”

 

他的口气很随便,今天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袖子一路挽到手肘,领子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是解开的,露出里面的白色小背心,大概这间店长期经营不善,平常也没什么读者光顾,因而他在人前翘二郎腿的动作十分娴熟自然。

待杜见锋起身的时候,明台才注意到他的面孔,这人身材高挑相貌英俊,一双和明楼相似的桃花眼黝黑深邃,像是在宣纸上晕染开的墨点,透着些许漫不经心,但更多的还是一种琢磨不透的神秘,那是很容易博取女性好感的长相,哪怕只是为了欣赏帅哥,这家书店也不至于门可罗雀才对。然而,纵使旧书店外的马路上一直人来人往,但店里依旧没有多少人气,路人似乎都选择性地忽视了这个地方,除了有心之人,谁也未曾往这个门面小得可怜,还无法从正门进去的破书店多瞧一眼。 

明台被挡在门外时一直在猜想自己的联络人长相如何,是不是年纪很大,看起来很老成,有点资深特工大隐隐于世却不为人知的神秘感,没想到做派这么家常,也许低调这才是他隐藏身份的诀窍所在,毕竟越像普通人就越不会引人注目。

“瓜子我就不吃了,还是先谈正事吧。”

但杜见锋没有理会他的推辞,榜样似的先自己磕起瓜子来:“没事,我吃——。”

说着,又往他手里塞了一把,明台被他的热情搞得摸不着头脑。

杜见锋一脸理所当然地说:“你剥——我吃,不影响你谈正事。” 

 

撤回前言,这个联络人一点都不靠谱!

明台更想打人了,要不是眼前这位是自己的前辈,而且他也说不清是不是打得过人家,否则他真的很想老拳伺候。当然他最终还是憋住了这股冲动,忿忿地拉过马扎坐下,咬开瓜子自己吃,肥水不流外人田。

“说吧,今天特意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上头应该跟你提过吧,没遇到什么要紧情况我这个地方最好不要来。” 

“当然有要紧的情况要跟你说。”

明台忙甩掉一手瓜子壳,话题和气氛差点就被杜见锋带歪了。

家里的大哥已经被恶魔夺走了身体,二哥又被恶魔所诱,再这样放任下去,大姐和阿香迟早也会成为恶魔的受害者,到时候整个明家就彻底完了,除了德国骨科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来,就算自己能坚守任务继续监视又有什么意义?

“原来你二哥对你大哥有意思?来来具体说说。” 

这话说的活像是在探听别人家的八卦,捕捉到的重点也跟明台想要表达的部分相去甚远。

“我估计都是那个占据我大哥身体的恶魔在背后搞鬼!”

明台一拳捶在大腿上,作为监视者他不敢擅自行动,所以他就算看到阿诚哥和明楼卿卿我我也不能点破,这种看着家人一步步往火坑里跳的感觉简直糟糕透顶,再不有所行动的话,他真担心自己会不管不顾先跟家里那个鸠占鹊巢的恶魔打上一架。 

“看来这个恶魔对装明家大少爷这件事十分乐在其中。”

“若不是事先就知道他身上有问题,不然单看他的言行举止简直和我大哥一模一样,根本找不出任何异样。”

一想起这个,明台就觉得背后冷汗直冒。 

“但你的顾虑也确实有道理,若是让他再继续逍遥下去,恐怕就要眼睁睁看人把魔都最负盛名的家族收入囊中了,的确有可能导致更多麻烦,将来你要行动的时候也势必会因此投鼠忌器……既然担心你二哥被恶魔洗脑,不妨先把他单独带出来,如果真的着了恶魔的道,我们也好想办法替他解除。”

杜见锋把瓜子壳全丢在明台用来接头的报纸上,拢一拢已然堆成一座小山。 

“那就是同意了?” 

明台一下子跳起来,屁股底下的小马扎随即往后翻倒。

刚才还趴在玻璃门后打盹的橘猫此时正慢吞吞地往这边踱,马扎恰好倒在它面前,橘猫虽然肥墩墩的,圆滚滚的身体下面只露出四条小短腿,但反应却异乎寻常的快,啪的声音一响便灵活无比地往旁边跳开,甚至没有因为受惊而炸毛或者喵喵乱叫,只见毛茸茸的一大团从容地跃起,重重落在事先用绳子扎好的书堆上,接着又屈身一扑跳到柜台上,惊起一片瓜子壳。

杜见锋果断伸出双手接住这团橘猫,黄白相间的尾巴顺溜地从指缝里滑过,它显然对桌上的瓜子毫无兴趣,只管对着杜见锋喵喵叫,然后目标明确地用小爪子拨弄柜台的抽屉,老式的黄铜拉环一下一下撞击着锁扣,发出阵阵脆响。

“你先别着急,我会尽快联络上头,一有消息就会马上通知你。这些天你还是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在人前露出马脚,免得一不小心打草惊蛇。”

杜见锋抱起橘猫放到大腿上,用钥匙打开抽屉上的锁,从里面取出一盒猫罐头,橘猫顿时眼睛一亮,刚才还缩成一个球来着,现在已经把脑袋伸长了,尾巴也迫不及待地扫着地面,聚精会神地望着杜见锋手里的罐头,虎视眈眈。

明楼和阿诚没有在婚宴久留,候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提前向新郎新娘告辞,顾老爷子还是客气地挽留了几句,这才将人送到酒店门口。

酒店里觥筹交错,欢笑声不绝于耳,相比之下,门外就显得冷清多了,顾老爷子办事周到,那些与宾客同行的司机也有宴席招待,只是桌上的酒无一例外都被替换成了果汁。如此一来,除了偶尔出入的服务生,此时只有明楼和阿诚友情经过。

   

景观灯下,两个人的影子挨得很近,在大理石铺成的小路上映出两道常常的影子。

今天虽然是顾家的大喜之日,但席间最出风头的却是汪家那个蠢儿子。 

想起今天和汪道昆的几次交锋,阿诚总觉得那个小心眼的家伙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过了今晚必定会伺机在别处找回场子。 

但阿诚总觉得汪道昆今天的表现有些嚣张过头了,总觉得那份有恃无恐背后有所依仗,是来自于汪芙蕖吗?阿诚越想越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也觉得这次汪家回魔都背后的目的不简单。”明楼说,“顾老爷子那么看重面子,可汪道昆在新郎官敬酒的时候闹事,他却始终一言不发作壁上观,实在不像他的为人。”

“是啊,他有必要对汪家那么宽容吗?” 

“所以他这么宽容的理由才更值得深究。”

“是忌惮?”阿诚喃喃道,“还是对汪家有所求呢?” 

(未完待续) 

评论 ( 25 )
热度 ( 120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