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一章

字数:5000+
给杜方打call!给杜方拉票!杜方有你我,甜糖遍地走!

哭着求大家给杜方投票😭😭😭😭!

为了拉票给杜方开个中篇~大约是两个汉子带三个萌娃的日常纯糖,三个小宝贝就是三个助攻!还怕杜方不发糖,只要想,天天都能塞狗粮!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一章

 

杜见锋在楼层走道的玻璃窗前停了停,谨慎小心地将额前的碎毛向后抹了抹,又就着反光咧嘴露出带讨好意味的微笑,但左右审视一番却觉得别扭,想了想又将嘴角上弯的弧度向下压了压,这才看起来顺眼一些。 

他身后跟着三个孩子,最小的是个男孩,正拉着旁边和他一般高的姐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个头最高的哥哥反而沉默寡言一些,只是一脸戒备地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他们仨都是杜见锋领养回来的孩子。

大哥叫杜思杰,虽然只有八岁,却已经有点小大人的模样。

二妹叫杜思念,她和杜思杰是一对双胞胎,出生的时候只比哥哥晚了一分钟而已。 

三弟叫杜思军,今年才六岁,长着一张肉嘟嘟的圆脸,眼睛又大又亮。 

他们真正的生父其实是杜见锋的一位老战友,在前年边境的一场行动中不幸牺牲,他的妻子受不了打击,身体一下子就垮了,年头的时候便撒手人寰,家里的三个孩子只能靠年迈的奶奶一个人照顾。

杜见锋去探望的时候,老人家已经积劳成疾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她眼窝深陷,鬓边的每一根白发都带着憔悴的枯色,三个孩子围在床边神色各异,老大杜思杰手里捧着水碗,杜思念正用手帕给老人擦嘴,杜思军因为年纪太小还搞不懂奶奶的身体情况有多糟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杜见锋,接过他递过去的糖,回头就拆开包装塞向奶奶嘴里,老人摇摇头没吃,只是有气无力地摸了摸孩子红扑扑的脸,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奶奶,糖很甜的。”

奶声奶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混,也不知道是在说不苦,还是说不哭。 

杜见锋鼻头一算,眼里也跟着酸涩起来。

老人家深知自己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药石无救,但三个孩子年纪尚小,若是连她也倒下,身边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托付了,只能交给孤儿院来抚养。别说老人家,就算是杜见锋也觉得不放心,就算将来有人愿意领养,也未必肯将三兄妹一起领走,免不了要迎来彼此天各一方的一天。

杜见锋是个热心肠,他和三个孩子的生父是铁哥们,都是互相挡过子弹过了命的交情,哪里忍心看着老战友的血脉就这么流落在外无人照顾。于是他主动向老人家提出收养孩子的想法,反正他本来就是一个人单过,家里也无牵无挂,能分出足够的精力来照顾孩子。

 

几天下来,打小就是孩子王的男人很快就跟孩子们打成一片,他还干脆在隔壁租了一间房子,方便照顾老人和孩子。到了去年冬至,收养的手续终于办妥,没隔几天,老人家也跟着儿子媳妇去了,她是梦里过世的,躺在床上走得很安详,杜见锋代为操办了后事,从大殓到落葬所有程序都打理得周全妥当。 

好不容易准备领着三个孩子回到A市,杜见锋原先租好的房子却出了问题,房东家里出了事,要出售房子应急,这下可好,一家四口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他只好四处托朋友帮忙,就想找一个地方先暂时安顿一下,等找到其他价格地段都合适的房源再搬走。

然而一个大男人领着三个孩子确实有些难办。

好在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还真给他找到了。

对方是市局最年轻的副局长,名叫方孟韦。

他手下的特警队曾在杜见锋手底下做过集训,两个人也算有些交情。集训结束那天大会餐,方孟韦也有出席,杜见锋拎着酒瓶去的时候他一直婉言推辞,当时还以为他眼高于顶瞧不上他们这些土丘八,经不住大家的劝才勉强陪了一杯,谁知方孟韦说自己酒量不行并非谦虚,别说白酒了,用啤酒就能叫他一杯就倒,最后还是杜见锋把他一路背回宿舍。

之后那几年因为公事繁忙,平时几乎没有联系,顶多就是逢年过节群发一下祝福短信而已。没想到这次广发求助,竟是方孟韦头一个给他答复。

 

他现在住的地方有三室一厅,一个人独住确实空得很,刚好能腾出两间卧室给孩子住,尤其是听说三个孩子的身世以后,方孟韦似乎也有所触动,干脆连房钱都不要了,杜见锋倒是想给,却被他一句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噎了回去。 

孩子们对背后发生的波折浑然不知,尤其是最小的那个,简直就是个好奇宝宝,一认出门牌号就忙不迭地拽住杜见锋的裤腿 :“杜爸爸!那边!那边!”

杜见锋被他拖着往前走,刚在303门牌前站定,里面的人就听到动静,透过猫眼看了一眼便将门打开。

从里面露出一张俊朗的面孔,一双鹿眼明亮有神,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几分。方孟韦和杜见锋不同,并不是在人前爱笑的类型,也许是因为年纪轻轻就已经坐到副局位置的关系,少不了要在下属面前拿出领导的果断来才能服众,久而久之眉间难免会沾染些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仿若琼林玉树只可远观。

杜见锋赶忙拿出刚才练习的成果,可惜一紧张嘴角还是没收拢住,本想笑得礼貌得体一些,结果却适得其反,因为生疏而显得越发尴尬。 

他和方孟韦的关系实在算不上熟稔,却得到如此慷慨的帮助,多少有些受之有愧,要不是这次事先租好的房子出了问题,他也不想劳烦对方。 

面对眼前的陌生人,刚才还兴高采烈的杜思军羞红了脸往杜见锋身后藏了藏,好一会儿才探出半个脑袋,又拉了拉大人的裤腿,声音软软糯糯的活像刚捏好的糖糕:“杜爸爸,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吗?”

“对啊。” 

杜见锋牵着他的小手,虽然新家这个说法并不准确,但大人遇到的麻烦没必要让孩子也跟着烦恼,就点点头认可了,反正短时间内他们的确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都站在门外干什么,赶紧进屋吧。” 

 

屋子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孩子们挤在客厅沙发上,好奇地环顾着四周,杜见锋正要为他们介绍方孟韦,毕竟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们就要在同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了,可他刚要开口,揣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嗡嗡震动起来,原来是打包好的行李送到了,快递一个人扛不过来,还得杜见锋下楼去搭把手,他只好先将孩子交给方孟韦看着,自己急吼吼地去外面按电梯。 

方孟韦不擅长和孩子相处,但胜在待人处事极有耐心,既然找不到话题,就干脆什么话也不说,从厨房找出平时鲜少用到的玻璃杯,倒上饮料端过来。

碳酸饮料无疑是孩子们的最爱。

杜思军双手捧着杯子,触感冰冰凉凉的非常舒服。A市上周已经入夏,这几天又恰好频繁碰到雷雨天气,空气湿度大,体感尤其闷热。

小孩子贪凉,杜思军就背着方孟韦偷偷尝了一口,甜的,随即便壮起胆子咕嘟咕嘟往下灌,痛快地打了个嗝。 

“别急,饮料家里还有。” 

方孟韦的眼光软了些。

姐姐杜思念就比弟弟文雅多了,只一小口一小口地抿。 

“姐姐,那个大哥哥是谁啊?”

杜思军怀里抱着一个印着卡通图案的大抱枕,把脸掩在后面和杜思念说悄悄话。 

“当然是家里人咯。”

“什么叫家里人啊?”杜思军撅着嘴,“老师说了,男孩子是不能当麻麻的,所以他肯定不是我们的新妈妈!”

杜思念骄傲地仰头,显摆似的回答:“这你就不懂了吧,我看到过新闻的,现在男孩子可以跟男孩子结婚,女孩子也可以跟女孩子结婚,我们有两个爸爸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呀。” 

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只要是哥哥姐姐说的就一定没错,杜思军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一旁的杜思杰把他们俩的对话听了个大概,差点被咽到喉口的可乐呛到,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插嘴,弟弟和妹妹搞不清楚状况,他倒是有点看明白了。自从父母去世以后,他们仨虽然是由奶奶带着,但他这个当哥哥的已经被迫学着长大,早早就开始帮着奶奶料理繁重的家务,照顾弟弟妹妹。在他看来,论关系,杜爸爸和这个大哥哥肯定没有他们猜想的那么亲密,还是不要胡乱下定论为好。

不一会儿,杜见锋便抱着一个大纸箱回来了,他孑然一身,背一个旅行挎包就能走遍五湖四海,但三个孩子的东西可一点也不少,光是日常要用的就足足装了三个大号纸箱,这还只装了夏天的衣物,冬天的衣服太占地方,最近又用不到,就暂时打包寄存在朋友的仓库里,等找好稳定的住所再取也不迟。 

几个箱子叠在一起,转眼就将门口玄关堵得严严实实。

方孟韦忙放下手头的东西去帮忙,可一弯腰用力额角便狠狠一抽,只能吃痛地放下。

那反应很像是拉扯到伤口。

“你没事吧?”

面对蒸笼般的天气,杜见锋才跑上跑下两回,衬衫背后就已经湿了大半。

“没事。”

方孟韦下意识地捂了捂胸口,随即又装作若无其事地放下手。

既然他不愿细说,杜见锋也不好多问,他撸起袖子将推箱子的重活全都揽下,推到一半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没把方孟韦介绍给孩子们呢,赶紧停下手上的事,郑重其事地咳了咳,毕竟是方孟韦好心腾地方给他们住,不管是战略上还是战术上都要给予充分的重视才行。 

孩子们都很听话,杜见锋一招呼就立刻从沙发上蹦下来,围在两个大人面前。 

“是这样的,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

略过无用的开场白,杜见锋直接朝方孟韦那边比了比,叫方叔叔这几个字还卡在舌头和牙缝之间,杜思军却抢先举起手来,仿佛已经提前知晓了答案,眼睛亮亮地望着方孟韦。

“我知道我知道!这也是我们的新爸爸!”

话语里透着孩童才有的天真。 

杜见锋条件反射地要点头,脖子才弯了十五度就立刻僵住了,什么新爸爸?哪里来的新爸爸?他才出门十分钟,除了错过广告以外还错过了别的?他左看右看,视线扫了一圈便撞上方孟韦探究的表情。

说得莫非是——“我?” 

方孟韦用口型回答。

除了他,这里好像也没有别人了。

杜见锋一脸糊涂,他离开这会儿就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孩子怎么就脑洞大开把方孟韦当成新爸爸了呢?不、不,他和方孟韦可不是那种关系,得赶紧解释清楚才行! 

杜思军既没读出方孟韦眼底的讶异,也没看出杜见锋尴尬的表情,有了冰可乐的收买,他十分自来熟地凑向方孟韦,可惜因为个头太矮的关系,只能勉强够到大人的衣角。

“我已经不记得麻麻,也不记得拔拔长什么样子了,杜爸爸是军军的新爸爸,虽然不是新麻麻,但只要他喜欢的人军军也喜欢!” 

这是他的小脑袋能想到最讨好人的话了,还巴巴地仰头望着,方孟韦哪里会想到眼前的小不点的想法会岔到奇怪的地方,这个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被孩子童言无忌这么一说,平素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竟也觉得耳朵发烫,可一迎向小不点期盼的目光,那些泼冷水的话便踌躇着怎么也无法痛快地说出口。 

杜见锋的反应也没从容到哪里去,脸刷的一下从额头一路红到脖子根,慌忙拉住对方的手臂急于解释,却被方孟韦拦住了,他稳稳地蹲下身,视线刚好和杜思军平齐。

“好,以后我也是你们的爸爸。”

他将错就错,张开手臂搂住孩子。 

“方爸爸?”

 

“嗯。”

方孟韦立刻笑着应了。 

 

一旁的杜思念得意地点头,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仿佛看穿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望向杜见锋的每个眼神都好像带着我懂你的错误信息。早熟的杜思杰已经不想说话了,只想默默同情他杜爸爸一秒钟。新晋老爹杜见锋脑袋更是里一团乱麻,你们这些熊孩子都脑补了些什么啊喂! 

 

刚认领爸爸职能的方副局长很有担当,主动帮杜见锋拆箱子整理衣物。两间客卧已经闲置很久了,橱柜里都空着,昨天就已经打扫出来。一间是双人床,就给了杜思杰和杜思军,还有一间只有一张单人床,就给了唯一的女孩子。

杜思军一爬上软绵绵的大床就欢喜得要命,一会儿滚到床头,一会儿又滚去床尾,直到杜思杰叫他下来,才乖乖下床,蹬上新买的小猪佩奇拖鞋陪哥哥一起整理东西。杜思杰熟练地将衣服一件件从箱子里取出来,逐一叠好放进橱柜里,杜思军衣服叠得乱七八糟,只好专心整理袜子之类的小物件。

杜思念很喜欢自己的新房间,一打开纸箱就先把压在底下的毛绒玩具拿出来,端端正正放在叠好的被子前面。 

方孟韦平常住的主卧摆的是双人床,但他毕竟才是屋主,虽说两个大男人又没什么暧昧关系,睡一张床又如何?杜见锋也自认睡觉的时候没有磨牙打呼噜之类的坏毛病,但归功于小儿子那些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误解,杜见锋反而拉不下脸了,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光棍地抱着铺盖放地上,老老实实打地铺吧。方孟韦劝了几句,见他固执己见也只好作罢。 

一通忙碌下来,不知不觉已经晚上了。

方孟韦叫了外卖,兴许是因为大家都忙碌了一个下午的关系,大家胃口都不错,除了杜思杰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前只吃到八分饱,杜思念和杜思军都把肚子撑得圆滚滚的。

等十点敲过,本该是孩子们回房睡觉的时间,但因为今天刚刚来到新环境,孩子们的情绪还处在兴奋状态,过了半个钟头还完全没有睡意,杜思军还抽了一本图画书,拉着姐姐一起去敲主卧的大门,想让爸爸给他们讲故事。 

敲门声落在杜见锋耳边就像是营地里吹响的集合命令,他蹭得一下从地铺上翻坐起来,常年军旅生涯造就的反应速度简直快得惊人,正就着床头灯看书的方孟韦慢了一拍才将书合上,也跟着杜见锋一起去开门。

门才打开一条缝,两个小家伙便马上趁虚而入,一边喊着杜爸爸讲故事,一边往屋里钻。

但屋里的光景却引来杜思念的疑问:“杜爸爸为什么睡地上呀?” 

地铺的被洞里还暖呼呼的,残留着人体的余温。

“你们不会是吵架了吧?”杜思军吸了吸鼻子,像是要哭,“杜爸爸很乖的,方爸爸不要生他气!” 

“我没生气,他也没有惹我生气。” 

方孟韦放慢了声调,啼笑皆非。

“那是杜爸爸生气,不要方爸爸了?” 

孩子的思路马上有了三百八十度的扭转。 

“也不是这样……”

杜见锋头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口拙,他好像完全跟不上孩子犹如疾风一般的思路。 

“那是为什么呢?”

在杜思军看来,爸爸和爸爸就应该睡在一张床上才对。 

 

还是杜思念善解人意,马上搬出自己从电视里听来的理论:“没事没事,夫妻吵架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  

杜思军恍然大悟,随即认真地拍拍大床的床尾:“那你们快过来这里坐着,不吵架了嗷。” 

两位大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还是过来睡吧。” 

方孟韦说。

杜见锋只好弯腰收拾地铺,一手抱着被子,一手抱着熊孩子往大床上放。小儿子和小女儿还不放心,硬把大人拖向床尾那边,两人只好无奈地接受。杜见锋睡左边,方孟韦睡右边,中间的好位置则被两个孩子霸占了,床尾没有东西可以靠在背后,杜见锋只好仰躺着,翻开图画书坚持给他们讲故事。

讲着讲着,举着书的手臂便开始发酸,两个孩子的眼皮也渐渐合上,不一会儿便传来轻微的鼾声,杜见锋终于松了口气,手一抖,图画书便啪嗒一声砸在脸上,男人忙捂住鼻子,万幸没把刚睡着的孩子吵醒,可惜这副狼狈的囧样却被隔壁的方孟韦尽收眼底,兴许是被身边的童真感染了,方副局长难得也有七情上脸的时候,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是为了客套,也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只是单纯发自肺腑的笑脸。 

杜见锋望着他发愣,出神良久才做贼心虚似的用图画书挡住脸,心口噗通噗通直跳,心中暗道,这人笑起来怪好看的。 

(未完待续) 

 

评论 ( 40 )
热度 ( 24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