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章

字数:2300

前篇:1

老杜:方副局长该不会暗恋老子吧😂?
小方: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二章


前一天晚上后来是几点睡着的,方孟韦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因为昨晚小家伙生拉硬拽要睡床尾的关系,醒来时他最先看到的不再是靠墙的电视柜,而是挂在床头上方的抽象画,然后便是身旁还在熟睡的一大二小,他揉了揉眼睛,多缓了一刻才终于有了真实感。

自搬到这里开始独居生活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招待过客人了,这样的热闹也一直跟他的生活相去甚远。对方孟韦来说,收留杜见锋和这些孩子不过是因为善心使然,即便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也还是要保持距离,毕竟他并不擅长跟小孩子相处。

可这些孩子意外的都很乖巧懂事。 

他们和杜见锋相处的时间比较久,感情显然很深厚,但方孟韦对他们来说,却不过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已。妹妹和弟弟愿意对他亲近,一方面是因为杜见锋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孩童的天性吧,对表现出善意的人没有防备,也只有当哥哥的杜思杰至始至终都表现的小心稳重,既不热切也不疏远,只是礼貌地应对,就像去别人家里做客一样。 

想想也确实可怜,别的孩子还在无忧无虑地嬉笑玩闹,他们却已经尝尽失去家人的苦楚,尤其是长兄,难免要更早熟一些。幸亏还有杜见锋在,他们总算不必流落街头,被更多人情冷暖所伤。

可即便如此,在童言无忌里依旧会流露出对现状的不安。 

杜思军的小脑袋有一半还埋在被窝里,屋里空调开得并不算低,但对小孩子来说,兴许还是嫌冷了,他用被子直接把自己裹成了蚕宝宝,口水已经漫到枕巾上,在嘴角边留下一条没干透的水迹。杜思念睡在他身侧,因为被子全被弟弟抢去了的关系,做姐姐的手脚全露在外面,幸亏肚子上还搭着被子一角,不然这一晚上冻下来肯定要着凉。

方孟韦小心翼翼支起上半身,拖了条毯子给她盖上,小姑娘睡得正香,只翻了个身便继续呼呼大睡。

为了给孩子腾地方,杜见锋已经一路退到床边,床尾没有东西遮挡,脖子底下的枕头更是垂在外面岌岌可危,脑袋顺势沿着下滑的床尾仰起弧度,喉结处的线条尤其突出,一头带卷的头毛乱七八糟地翘着,完全没有章法可言,睡姿更是大开大合,整个人都无比放松地向外伸展,尤其是左臂和左脚更是直接悬在床外,身体的重心保持着一种极其微妙的平衡,眼瞅着只要往外再挪一点点或者无意中翻个身,恐怕就要连人带被子一起滚到地板上了。

方孟韦禁不住哑然失笑,他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跨下床,让床上那两只蚕宝宝往自己这边靠,又绕过床尾把落在地上的被角捡起来,一端在他手里,另一端仍盖在杜见锋身上,没等被子归位,他冷不防地蹬了蹬脚,这下可好,被子转眼便滑到膝盖,露出一条款式宽松的花裤衩,图案还挺花哨。 

 

杜见锋浑然不知自己身处房东的视线之下,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又伸手在肚子上挠了一把,虽然隔着一层迷彩背心的布料,但还是能看出他腹部起伏的肌肉轮廓,而在充满张力的线条背后,则是深藏不露的力量和爆发力。 

当年意气风发的军区特战队队长如今已经退伍转业,在市内一所高中做体育老师,生活几乎是两点一线,安安稳稳毫无波澜,但他好像从未松懈过对自己的磨练,仿佛耳边随时都会响起熟悉的起床号,睁眼醒来他又要扛起枪冲到最前线。

方孟韦若有所思,撑着床边微微弯下腰,捂住隐隐传来刺痛的胸口。他突然很想问问眼前这个男人,他在过去的军营生涯里是否也经历过生死一线的场面,面对身边战死的伙伴,苟活是不是比死亡更加痛苦?

想着想着,胸口传来的刺痛似乎也随着呼吸变得越发急促频繁起来,他正呆立在原地想得出神,熟睡中的杜见锋眯了眯眼睛,似乎有醒来的迹象。

方孟韦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然而不动则已,他一个没站稳,鞋底竟在光滑的地板上突然一滑,身体随即向前倾倒。而更糟糕的是,这一倒还不偏不倚倒向杜见锋所睡的方向,幸亏他反应迅速,手臂飞快避过人体往床铺上一撑,这才硬生生止住泰山压顶的趋势。

杜思念和杜思军缠着被子拱了拱,没有被床上的动静吵醒,但杜见锋的危机意识可比他们强多了,刚才还朦朦胧胧只张开一道缝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就如同一只察觉到危险的猛兽,下一秒就会弹起身来,目光里蕴含的锐利仿佛也跟着具化成形,仅仅只是对视的瞬间,方孟韦便感到一股劈面而来的杀气,手心顿时被汗水打湿了一片。

得亏杜见锋不仅反应速度快,判断能力同样也是一流,眼睛一眨便认出了方孟韦的面孔。

年轻的副局长才刚醒来没多久,根本没来得及整理仪容,昨天还一丝不苟梳好的发型现在软绵绵地垂在额前,碎发也轻飘飘地翘着,和杜见锋见惯的刻板形象截然不同,领导的威严被无形中削去几分,转而多了些青涩的少年气,唇红齿白的,和伏在别人身上的暧昧动作联系到一起,让人情不自禁要往旖旎的方向联想。 

杜见锋的表情转眼从戒备变成懵逼。

大清早的,昨天同床共枕的对象突然凑到面前,中间还夹着两个孩子,肯定不是凑巧转过来,毕竟从床那头移到这头,还得绕上半个圈子呢,那肯定是有意为之啊。 

这是打算偷袭……还是偷亲?

杜见锋今年二十八,十八岁以后就尽想着怎么摸枪了,什么手枪、步枪、冲锋枪……但凡能弄到的他一样都没错过,可迄今为止却连漂亮姑娘的手都没牵过。 

他眨巴眨巴一对桃花眼突然想到,他今天是不是差点就要把初吻给交代了?不不不,想当初方副局长的铁面无私和一杯倒他可记得真真的,哪点看起来弯了?分明比标杆还直,而且还是宁折不弯那种。 

方孟韦足足和他对视了两秒,才惊觉对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他赶紧往后一撤,以往他很擅长用扑克脸对付人,但今天这招却意外失灵了,本该堪比铜墙铁壁的脸皮就像被狠狠刮下来一层,暴露出内里的红锈。 

杜见锋才安慰自己这是误会,乍然看到面前退缩的红脸顿时又不淡定了。 

这脸红的样子未免也太可疑了吧! 

二十八年陈酿的处男不由得心头一慌,难不成对方收留他的真实理由是——觊觎他的美色? 

 

旁边的杜思军一个翻身,梦呓似的嗯了一声。 

 

 

(未完待续) 

评论 ( 27 )
热度 ( 166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