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三章

老杜真香预警www

字数:5000+

前篇:1 2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三章

“老子不是弯的!”

杜见锋瞬间脱口而出,坚决且明白无误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一着急甚至还忘了要控制嗓门,多年军旅生涯培养出来的大嗓门几乎吼出了喊口令级别的音量。

方孟韦条件反射地捂了一下耳朵,眼角用力抽了抽,被他吓得不轻。

尽管之前就已经有所预见,但对方居然如此直截了当地把误会说出来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在官场呆久了的人看得最多的就是拐弯抹角互斗心计,就算是揣摩别人的想法,也要七拐八绕一通才能得出结论,方孟韦虽然不喜欢,却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思维方式,渐渐也习惯了将自己的心思藏着掖着,就算遭遇争端也会表现地十分冷静,很少做出急躁冲动的反应,从不轻易把情绪表露在外。

难得碰到这么一个直肠子,竟有种久违的亲近感,还挺稀罕。 

而此时的杜见锋却有点追悔莫及,他亡羊补牢地捂住嘴,懊恼不已。

好歹面前是自己的临时房东,干嘛要撕破窗户纸闹得大家都拉不下脸呢,只要没什么动手动脚之类的行径,大不了相处的时候小心一点嘛!堂堂特战出身的退伍军人还能打不过一个坐办公室的副局吗?就算对面是那个明显比方孟韦胖一大圈还带啤酒肚的局长过来,他也能一拳打死俩,两拳揍趴仨。 

就算方副局长是个弯的,对战斗力也没有任何加成。

杜见锋顿觉先前流露出来的危机感其实都是杞人忧天,紧绷的表情渐渐又放松下来。 

“这点小事我心知肚明,不用特意强调。” 

杜见锋微表情的变化自然逃不过方孟韦的法眼,但他觉得清者自己清,便懒得跟他多解释。眼见床上两个小家伙已经被大嗓门闹醒了,他干脆抓过搭在椅背上的印花T恤朝杜见锋脸上丢过去。

退役军官立刻眼明手快地接住,而方孟韦已经走出他的视线跟刚睡醒的孩子们打招呼。

杜思军打了个哈欠,瞌睡虫还没彻底赶跑,而杜思念则是左右张望着,找到杜见锋以后先喊了声杜爸爸,才转过来望向方孟韦。 

杜见锋在杜思军的小脑袋上揉了一把,跟着道了一声早安,接着便开始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方孟韦的侧脸。刚才算是把事情说开了吗?他小心翼翼地想,看来大家开诚布公也是有好处的,这个结论让他由衷地松了口气。

听到主卧这边的响动,隔壁独自睡了一晚的杜思杰也起床了。

方孟韦领着孩子们先去了卫生间,把提前买好的洗漱用品取出来分给他们。杜思杰很大度,把挑选的机会让给弟弟妹妹,杜思念挑了一个粉色兔子图案的牙刷和水杯,杜思军挑的是蓝色大象,剩下的绿色青蛙套装便给了杜思杰。 

 

三个孩子挤在一起,卫生间里不断传来哗啦啦的漱口声。 

主卧里有独立的卫生间,不需要跟孩子们争抢。

杜见锋在这方面从不讲究,直接就着凉水抹脸,然后便扯过架子上的毛巾把脸上沾到的水擦干净,橘白条纹的毛巾下方绣着一只可爱的卡通老虎,杯子和牙刷也是如此,显然跟孩子们用的是同一个系列。

这是把老子也当成小鬼头一样对待吗?

杜见锋笑着摇头,然后换上剃须刀仔细刮掉下巴上刚冒头的胡渣。完事以后就顶着一张干净的面孔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越看越觉得自己这张脸还是挺帅的,按他的审美标准,不说是英俊潇洒貌比潘安,那至少能打个八十分……太谦虚了,八十五吧。 

 

话说起来,方副局长的相貌也不错,年轻有为,工作能力强,局里想给他介绍对象的人肯定很多。但方副局长身边却几乎没有传出过桃色绯闻,一直过的都是从单位到家两点一线的无聊生活,连外出应酬的次数都少得可怜,作风十分正派。 

就算弯的,也不影响人家各方面条件好啊。

杜见锋感叹道。 

这样的人能看得上眼的,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想到这里,他竟莫名地有些暗爽,可见不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对优秀的个体趋之若鹜,至少不反感。 

 

哼着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的调子,杜见锋搭着毛巾大摇大摆地走进厨房。方孟韦不擅长下厨,但煎个荷包蛋还不至于难倒他,何况他手头还有现成的面包和果酱,冰箱还有速食浓汤,他特意在里面加了切成小块的胡萝卜和香菇,只要倒进锅里加热就可以直接食用,可以确保早餐的内容足够丰盛。 

杜思杰乖乖端着碗,坐姿十分规矩,杜思念一直叽叽喳喳地跟杜见锋说话,杜思军则是最调皮的一个,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又嫌弃汤里的胡萝卜,嘟着嘴一块一块往外挑。

杜思杰可不想惯着他挑食的毛病,故作神秘地凑过去跟他说:“你知道吗?听说世界上有老虎那么大的猫呢!”

“啊,真哒!” 

趁杜思军张大嘴巴的机会,杜思杰飞快将胡萝卜塞进他嘴里,杜思军条件反射地嚼了两下,竟真的囫囵着咽了下去,等他回过神,眼里已经一片水汪汪,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憋得通红,看来是真的很讨厌胡萝卜。

“哥哥坏!哥哥欺负人!”

杜思军脸上挂着两根泪串儿,大颗大颗的泪珠啪嗒啪嗒地往碗里掉,虽然哭得稀里哗啦的,却一点都不耽误他吃东西,虽然胡萝卜不好吃,但玉米浓汤里的奶油味他很喜欢啊。

于是他一边举着勺子往嘴里送汤,一边鼓着腮帮,用含含糊糊的童音声讨哥哥的行径,不止是脸颊,鼻头也因为堵着红了一片。 

而杜思杰根本不为所动,也没有兴趣在汤里加眼泪,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抬着下巴,语重心长地说:“这都是为你好,挑食的小孩以后长不高。”

 

杜思念也一本正经地帮腔:“我和哥哥坐公交车已经要买票了,你要是不快点长高,以后就再也追不上我们啦。”

杜见锋被他们逗得哈哈大笑,大人往往更希望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而孩子们却总是急不可耐地渴望着长大。方孟韦正在吃三明治,嘴角还沾着蛋黄里流出的溏心,眼角微弯,似乎也被逗笑了。 

 

“方副局长今天不用上班吗?”

杜见锋一边挖花生酱涂面包,一边问。

 

“我最近都得在家里休养,工作已经移交给别人了。”

“休养?你受伤了?”

杜见锋恍然想起昨天搬箱子时的情境,方孟韦只要手上一用力,样子就有些不太对劲。 

 

“处理案子的时候出了点纰漏,胸口不小心挨了一下。” 

方孟韦一脸平静地继续吃早餐,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小事。 

“刀伤?”见方孟韦的表情纹丝未动,杜见锋随即又改口,试探着问,“难道是枪伤?” 

方孟韦嚼面包的动作果然停顿了一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说以方孟韦这个级别的领导,就算出现在案发现场,也是处在指挥或者后方的位置,一般不会和犯罪分子发生直接接触,如果他不得不亲自上阵,必定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案件。

“那,伤得重不重?”

 

“皮肉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回答的声线几不可闻地微微一颤,但马上又趋于平稳,“只不过是医生太小题大做了,所以局长勒令我必须在家休养,等好全了再回去。” 

 

“伤筋动骨是得好好养着才行。”

杜见锋嘟囔着。

他开过方孟韦家的冰箱,里面一水的都是速冻食品,还不如单位食堂来得营养,听说他在家也很少亲自下厨,忙起来就只直接叫外卖,平常也就罢了,养伤还这么随便可不行。

“这样吧,今天下班以后老子去附近的超市转转,回头给你煲个汤补一补,你不肯收房钱,老子总得拿点别的东西补偿你。” 

学校虽然已经开始放暑假,但学校的足球队下半年要参加比赛,这几天大家正忙着训练,他这个老师当然不能缺席。

 

“原来你还会煲汤?”

这个方孟韦还真不知道。 

“以前不是嘴馋嘛,就跟炊事班的班长学了点,老子不说手艺有多高超吧,合格水平还是有的。” 

杜见锋还挺谦虚。

“谢谢。”

小声说。

 

“客气什么!” 

男人豪迈地拍拍胸口,就包在老子身上吧。 

一顿早饭吃得简单热闹,杜见锋低头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忙将碗里剩下的东西风卷残云似的吃完,然后将钱包钥匙塞进口袋里。

三个孩子知道他要去上班,纷纷放下手中的碗筷,把杜见锋围在门口。

“你们在家里要乖,要听方爸爸的话。”

男人蹲下身一个个小脑袋揉过来,然后习惯成自然地在每张小脸上都清脆地亲一口。 

 

看他们亲热的样子,方孟韦也不禁有些羡慕。

他的父亲是个严肃古板的人,不管是对他这个小儿子还是大儿子都非常严格,从来没有父子之间该有的亲热,如今自己冷淡的脾气可能多少也跟家庭环境有点关系。 

正想着,杜思军颠颠地奔过来,把方孟韦桌边拉过来:“不能落下方爸爸,方爸爸也要亲亲!”

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满是期盼地望着他们了。 

方孟韦被那目光噎得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才好,杜见锋更是一脸不知所措。

而看起来最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居然还跟着补刀:“小孩子当然是亲脸颊,但电视里的大人可是亲嘴的。”

 

你家的孩子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吗? 

之前你在家里都陪着孩子看了些什么不得了的电视节目啊喂,以前方孟韦还瞧不上喜羊羊和灰太狼,现在却觉得那些卡通形象都变得亲切可爱起来——小孩太早熟,大人真的吃不消。

 

两个大人被堵在玄关进退两难,如果是真情侣倒是不在意来个亲密互动,但他们压根不是啊!杜见锋欲哭无泪,早上才差点丢了自己的初吻,刚过去一个小时又来这么一出,这是老天爷要借熊孩子之口告诉他,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要妄想逃避吗? 

杜见锋想打马虎眼糊弄过去,方孟韦却不忍心让孩子们失望,于是他冲门口手足无措的前军官勾了勾手指,杜见锋的脚却好像在地板上扎了根,他只好低声说:“你就不会借个位假装一下吗?”

杜见锋立刻如获至宝,这么好的主意刚才怎么没想到呢?在领会了方孟韦的战略意图以后,他马上心领神会,把孩子们赶到一起。

“大人亲嘴小子不能看。”

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以前看电视的时候,但凡碰到男女主角的亲热镜头,奶奶确实会捂住他们的眼睛。杜思军赶忙捂住眼睛,杜思念也有样学样,但两个机灵鬼依然很好奇,时不时地漏出指缝偷看。 

“真……真亲啊?”

杜见锋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亲过女人,男人也没有。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你小心挑好角度。”

说着,方孟韦就闭上眼睛站着不动了。 

 

杜见锋深吸了一口气,揣着怦怦乱跳的小心脏犹犹豫豫地往前凑,还要时刻提防旁边偷看的小鬼。虽然早晨起床时他们也曾经离得很近,却远不如现在看得如此真切,刀锋般的眉执着坚毅,轻轻扇动的睫毛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柔软,杜见锋还没有仔细观察过方孟韦的眼睛,印象里好像黝深的黑色,所有没有表露在脸上的情绪似乎都隐藏在里面,明明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禁欲感,就连近在眼前的呼吸律动也是节制的,稳重的,起起伏伏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

谁能想到他早上还露出过脸颊泛红的样子呢?

杜见锋拼命回想当时的情景,但那副羞于启齿的表情却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犹如意外挖到宝藏的探险者,杜见锋忽然很想举起铁锹继续向下挖掘,盼望土层掩盖之下还有更大的惊喜。突如其来的期待让他兴奋不已,只觉得心口的咚咚声越来越响,几乎要盖过耳边的呼吸声。

按照他原来的计划,应该是在贴到嘴唇前停下来,假装吻了就行。 

但不知道为什么,杜见锋的脑袋里却冒出了异样的声音,怂恿他真的亲下去,对方又没有防备,只要自己稍微偏移一点角度就能轻松得逞。短短一秒之间,杜见锋的内心已经经历了密集的天人交战。

糟糕糟糕糟糕!

这可是男人啊!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自己是这么容易被掰弯的人呢? 

早知如此,当初在军队里岂不是浪费了大好光阴,那里品貌俱佳的也算一抓一大把,挑选的余地大了去了,他的个人问题也不至于一直耽误到现在还悬而未决。 

 

某些人之所以看着顺眼可能是因为长得漂亮,或者性格温柔,但还有一些顺眼则根本没有道理可言,也许只是一颦一笑,或是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刚好合人眼缘而已。 

杜见锋慌张地直咽口水,不停地安慰自己会胡思乱想根源都是出于对美的欣赏,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动机。也是,早上还怀疑人家对他有意思,自己的立场就出了问题,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脸吗!

越想越丢脸,宁折不弯的论调果断占了上风,杜见锋狠心摈弃脑中流窜的杂念,及时按耐住气息,然后按照约定好的计划故作从容地步上前,扶着方孟韦的手臂吻过去。

到底还是在方孟韦唇边偏过一点角度。 

可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冷不防地响了起来。

杜见锋一惊,本该掌握的距离便跟着失了准头,恰好不偏不倚亲到脸颊上。

啵。

老子铁骨铮铮纯直男,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变弯! 

呸,真香。 

男人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柔软的触感仿佛还残留在上面,对面的方孟韦却明显被嘴唇碰到脸颊的湿热吓得不轻,说好的演戏怎么就变成身体力行了?自己忙活半天,该不会是干了一件引狼入室的蠢事吧? 

杜见锋这才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脸上更是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活像是被对面质问的神情刺中了似的,鲜血淋漓。他恨不得当场抽自己几个耳光,关键时刻,组织性纪律性都死哪儿去了?被狗吃了吗! 

呃……说来你可能不信,是手机先动的手。 

这么说十有八九混不过去,方副局长又不傻,这种巧合跟故意又有什么区别。 

 

混乱中,杜见锋一向善于跟敌人周旋的脑袋瞬间宕机。 

狼狈地和方孟韦对视良久,最终选择落荒而逃,飞也似地夺门而出。 

(未完待续) 

评论 ( 39 )
热度 ( 202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