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四章

字数:4000+

前篇:1 2 3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四章



在,敞开的房门外,肇事者此时已经踪影全无,方孟韦这才如梦初醒,摸向脸颊上被亲过的地方,余热燎过他的指头,把一张白净的面孔烧得活像煮熟的虾子,在经历早起时发生的那段风波以后,这个看似意外发生的亲密接触更是多了些难以言喻的意味。


天真无邪的孩子们想法显然和两位大人并不在一条轨道上。杜思念和杜思军两个人正捂着嘴交头接耳,嘻嘻哈哈笑话杜爸爸和方爸爸脸皮好薄,亲一下也会害羞,以后怎么生小宝宝?


幸亏方孟韦没把这些窃窃私语听进耳朵里,在门口晾了一会儿吹吹小风,脸上的红晕才终于渐渐褪去,理性的思考也开始重回正轨,仔细回想杜见锋刚才仓皇失措的反应,应该也对那个亲吻的发生感到十分意外,也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一切就该让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来背锅。 


如此这般重复上好几遍以后,似乎当真有了宽慰人心的功效。

 

由于三个孩子刚到A市落脚,去哪里入学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定论,杜见锋这几天得空也打算出去跑动一下,有更好的选择总还是要去试上一试,反正在衣食和教育上,怎么也不能短了他们的份。


方孟韦平时甚少下厨,但厨房却装修得很气派,地方也非常宽敞。洗碗池里的碗筷叠得老高,家里骤然多了三张吃饭的嘴,工作量着实大了不少。


他从挂钩上取下围裙穿上,然后挽起袖子拿过一只脏碗,用水哗哗冲过碗壁上的油。 

 

正忙活着,杜思杰也走了进来,二话不说也学着方孟韦的模样,垫着脚抽出一张厨房专用湿巾,一副要陪他一起洗碗的模样。


“不陪弟弟妹妹一起玩吗?”

三个孩子年纪尚小,因为要转学的关系身上也没有功课压着,凑在一起调皮玩闹才像是暑假里的主旋律。


“我以前也一直帮奶奶做家务。” 

杜思杰说得头头是道,看他的动作也确实很熟练。 

 

和杜思念和杜思军不同,这个当哥哥看起来明显要独立得多,既不像弟弟妹妹那样天真烂漫,也不会依赖杜见锋这个新爸爸,乖巧听话却从不亲近。


没来由的,方孟韦总觉得在眼前的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儿时的影子。小时候为了让父亲高兴,他总是卖力地学习到深夜,为的就是让成绩能够保持在年级前列,可即便在家长会上时常得到老师的赞许,父亲却始终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甚至连一句夸赞的话也吝于对他说。 


母亲走得早,隔了几年父亲又娶了年轻的继母。

她是个温婉柔和的江南女子,一直对他和哥哥很上心,但方孟韦那时也已经十来岁了,母亲的形象早就深深烙印在脑海里,就算心里明白继母是个好人,却还是无法将他当做自己真正的母亲来对待。


似乎从那时起,方孟韦就变得越发内敛矜持,对继母也只是敬而不亲。


杜思杰虽然个头还小,就算仰着脖子也只到方孟韦的腰侧而已,年纪也不如当时的他,但多半已经对血缘关系和远近疏离有了模糊的概念吧。所以他的懂事里才会带着一股若即若离的距离感,若是换成寻常孩子,恐怕早就偷玩躲懒去了,哪能像他这样定下心来帮大人做家事呢? 


方孟韦眼里不由得多了些怜意,特意拍了拍杜思杰的肩膀,然后直言不讳地夸奖。等洗好的碗筷全都摆到不锈钢架子上沥水,还问他中午想吃点什么,权当是帮忙做家务的奖励。


杜思杰从来不是个爱挑食的孩子,一贯是大人准备什么他就吃什么,菜多就多吃菜,菜少就闷头扒饭,不冲突。方孟韦突然这么问,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犹豫了好半天只蹦出番茄炒蛋和香菇菜心这种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菜式。 


这哪里还像是奖励?

方孟韦禁不住叹气。 

好歹拿烧花鸭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做开头才像样点啊。 

杜思杰心道报菜名我倒是会一点,可这间厨房整洁如新,一看就知道主人很少使用,想来在厨艺方面也是水准有限,到时候说了却不会做多尴尬。 


方孟韦果真被戳中了痛处。

才当了一天奶爸就有点飘飘然了,这样可不行啊。

他暗自感慨,其实对他来说,但凡复杂程度高于荷包蛋的菜都在可执行范围之外,虽然他也兴之所至关注了几个美食公众号,但观看烹饪教程的感想基本只有宽油劝退、颠勺劝退、刀工劝退等等,最后整个流程里最熟悉的竟然是把锅加热……人无完人,看来自己在这方面是真的缺少天分。 


方孟韦只好退而求其次,转而拿出一个更具可行性的折中方案:“干脆我们叫外卖吧?” 


怎么样都行。

杜思杰歪着脑袋瞅瞅他,随遇而安。 

 

而杜思念和杜思军这会儿正趴在客厅的地板上玩弹珠,玩了一会儿觉得没有新花样,又拿出纸笔开始画图,杜思军画了一辆坦克,长长的炮管还冒出蓝色火苗,杜思念巾帼不让须眉,捏着水彩笔刷刷几下就画出一架灰色战机,一边地上轰轰开炮,另一边导弹嗖嗖乱飞。


纸上枪林弹雨,脸上五颜六色,确实热闹非凡。

等他们闹累了,方孟韦才招呼着他们去洗脸洗手,两个小鬼头就跟小鸡仔似的跟在他身后,从这个房间跟到另一个房间。 


中午方孟韦叫了披萨,12寸的经典披萨再加各种小食铺满了整个桌面,杜思军还特意留了一块没动,小心翼翼用纸盒装好。


“饱了?”

方孟韦问。


“留给杜爸爸吃!”

小不点笑着回答。


“真乖。”

天真烂漫的笑脸有着无与伦比的感染力,方孟韦抬手刮了刮他的鼻子。 


“要不是杜爸爸今天要上班,就可以跟我们一起吃了。” 


“是啊。”方孟韦说,“你喜欢杜爸爸吗?” 


“喜欢啊。”杜思军毫不犹豫地回答,“杜爸爸可厉害了!会开车、会打架、会下厨,还会讲故事!” 

 

说着,小不点就跟打翻了话匣子似的,开始掰着指头跟他细数杜见锋的丰功伟绩,有一次杜思念的气球飞跑了,恰好挂在树枝上,杜见锋便蹭蹭两下爬到树顶,不仅解救了气球,还解救了一只下不来树的小奶猫。还有一次他们带奶奶去看病,杜见锋脸不红气不喘就将老人家从顶楼背下来,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方孟韦撑着脸颊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认同地点点头。

他也知道杜见锋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否则他怎么会千里迢迢赶去替牺牲的兄弟照顾孩子,还将他们领养在自己名下,他还是单身,这样的情况怕是会吓跑不少相亲对象,搞不好会这么终老一生。那本不是他的义务,他却主动去做,的确难能可贵,足以当得起有情有义四个字。 

 

杜思军说得手舞足蹈,越说越起劲,眼里满是崇拜:“而且他说了,我真正的爸爸也是这么厉害的。” 


因为出生的晚,他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只剩下一点模糊不清的印象,还有家中仅存的几张泛黄的合影,父亲似乎是个腼腆羞涩的人,总是喜欢躲在景物后面,面对相机的时候也只会一个两手摆在身侧肃立的动作,千篇一律。而母亲却能很自然地与人言笑晏晏,总是主动歪过脑袋靠在父亲肩头。 


方孟韦目光微怔,他没有见过那些合照,却能凭只言片语的描述勾勒出形象。

他的胸口像是被尖锐的箭头穿透了似的,连带表面才愈合不久的伤口一起疼了起来,带着惨烈的回忆一块一块从身上剥落,每一块都带着撕心裂肺的疼。 

 

他不由得揪紧胸口,面色恍惚。

是啊,正是因为厉害,因为比别人更有责任感,才会选择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为普通人负重前行。  


“方爸爸,你怎么了?”

杜思念看他的样子不对劲,赶紧拉住他的手腕。 


“没事,我只是想,你们的爸爸是一位可敬的英雄。” 


方孟韦抱了抱两个孩子,刚偷偷吸了吸发酸的鼻子,搁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杜见锋。

手机接通的瞬间,他很有要掐断通讯的冲动,他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对面的声音,发现方孟韦好像没有因为早上的事情发火,这才支支吾吾地向他道歉,来来回回讨饶了好几遍,姿态放得很低。 


方孟韦当然不会跟他计较,明确表示不会放在心上,回答的时候还不忘掩饰自己浓重的鼻音。


扎在杜见锋心头的那根刺这才拔了出来,口气一下子轻松起来,问他孩子们怎么样,乖不乖,有没有调皮捣蛋,又问他中午吃了什么。


方孟韦一一作答。 


“披萨虽然味道不错,但快餐的营养毕竟还是差了点。”孩子嘴馋也就罢了,怎么这个伤员还是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呢?杜见锋的声线立刻严肃起来,“既然如此,晚上肯定要把中午损失的部分补回来,汤要喝,其他营养也要跟上,你就等着看老子大显身手吧。”


从晚餐的话题引申开去,杜见锋又絮絮叨叨聊了很多,比如今天训练的时候,那些臭小鬼把球踢飞了好几次,有一球还从天而降正中他的脑门,还好力道不重才没有挂彩,不然晚上就要顶着绷带回家了,几乎是将上午的训练事无巨细地汇报了一遍,尽管他其实并非那么琐碎的人。但话筒那边的声音低沉好听,还总是嗯嗯说好,仿佛在鼓励他再多说一些似的,他就舍不得撂下电话了,反正现在是午休时间,学生们也外出就餐去了,闲着也是闲着,还不许他惦记一下家里人啦?


方孟韦也不是由着他一个人絮叨,偶尔也会调侃两句:“以你的身手还会被足球砸中?我是不信的。” 


杜见锋扁扁嘴,当时他站在边线外面想事,否则区区一颗足球还能近得了他的身?他又不好直说老子怕被你嫌弃,所以一早上都在琢磨怎么道歉,没想到会因为心不在焉阴沟里翻船,要是被以前的老部下知道了岂不是要贻笑大方?


“对了,中午小军还特意给你留了一块披萨。”

一想起他把装披萨的外卖盒护在面前的样子,方孟韦便忍俊不禁。 


“是吗?”杜见锋嘿嘿笑起来,“可算老子没有白疼他。” 

方孟韦也跟着笑:“念念贡献了她最喜欢的的蛋挞,小杰也说要给你留一块芒果布丁,就等你回家了。”

 

杜见锋笑得合不拢嘴,我家的娃儿多好啊,处处都念着老子呢,他现在已经能够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了,恨不得对全世界的人广而告之自己家的娃有多么乖巧可爱。 


“那你不给我留点什么吗?” 

杜见锋其实还没到得意忘形的地步,只是想趁着气氛正好,想跟方孟韦再多拉近一点距离。


回头他和孩子们还要在方副局长家里打搅好一阵子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当然要跟人家搞好关系,这个逻辑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绝对没有别的私心。


脑内的声音言之凿凿。 

自己都快信了。 


方孟韦哪里知道这些,想了想便说:“那给你留个鸡腿怎么样?” 


“好呀好呀。” 

杜见锋立刻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 



 


(未完待续) 


评论 ( 14 )
热度 ( 141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