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五章

字数:2000+

前篇:1 2 3 4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五章




杜见锋是揣着大包小包回家的。

他今天打算做一道萝卜排骨汤,听新闻报道说晚点有雷电暴雨黄色预警,他一下班便急匆匆地赶往超市,精挑细选了好半天回头要用的筒子骨。当然,既然来都来了,就顺便再带点别的,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又捯饬了些蔬菜水果,拎了几斤鸡蛋,这才满载而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做满汉全席。


一到家,他连屁股都没坐热便一头钻进厨房忙活起来。

方孟韦将孩子们安顿在客厅里看动画,也带着满肚子好奇跟过去围观。


杜见锋刚把围裙套到脑袋上,正开着水龙头清洗买来的骨头,围裙的系带垂在他腰间两侧压根没扎起来,只挡住前面飞溅的水,其他的全不在意。


这人还真是一点也不拘小节,方孟韦摇摇头,却还是走上前,拉住那两根飘荡的系带。 


乍然有人碰到腰侧,杜见锋立刻条件反射地做出防御动作,一把抓住在伸来的手,方孟韦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要将手往回缩,谁知施加在手腕上的力道堪比坚固的铁钳,怎么甩也甩不开,他只好放弃无谓的挣扎,抬起圆圆的鹿眼露出无辜又无奈的表情。 


杜见锋一个激灵,立刻触电似的将手松开。


方孟韦揉了揉手腕上的红印,不愧是退伍兵,手劲果然很大。


“对不起啊,老子不是故意的。” 

杜见锋哭丧着脸连连道歉,这都是十几年下来养成的习惯了,用在敌人身上是保命的招式,可一旦用在普通人身上,就只会给自己惹麻烦。 


“我还等着喝汤呢。”


方孟韦轻轻勾了勾嘴角表示自己没有生气,杜见锋这才慌里慌张地背过去,但他还是不放心,又接连回头多看了好几眼。方孟韦只好在他背上推了推,他这才老老实实站定,由着对方重新扯过系绳,一丝不苟地打了个结。 

 

为了派遣尴尬和紧张,杜见锋干脆化身话痨,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解排骨汤的烹饪要领,比如排骨要剁成多大块,要加什么才能去除腥味,往锅里加水的量又要如何斟酌,火候要如何调节,简直事无巨细。方孟韦也不嫌他啰嗦,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听,时而追问几句。 


锅稳稳搁在炉灶上,煮沸以后便改成小火慢炖。

按照杜见锋的说法,时间越久汤味越浓,起码还要再等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等汤水被烧白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已经开始逐渐泛黑。

青色的雨云正在天边层层向上堆砌,色调也变得越来越浓重,正默默渗染着这座城市的天际线。 

 

香味已经从厨房满溢出来。

杜思军撇下手头的玩具小汽车摸向厨房,像馋嘴的小猫似的踮脚扒在桌檐上,一双黑色大眼睛亮晶晶的,直盯着锅边冒出的白色蒸汽,皱着鼻子贪婪地嗅啊嗅。


“没志气的小子,这是炖给你方爸爸补身体用的,你还跟他抢?” 

杜见锋蹭蹭蹭走过来,屈起指节在他脑门上叩了一下。


“就尝一口嘛。”

小鬼头捂着痛处,不死心地噘起嘴,只要杜见锋不赶他跑,就继续跟在他屁股后面走来走去,好奇地看他将洗净的萝卜和玉米切成块,放进汤里继续熬煮。 


少了弟弟在耳边聒噪,杜思念刚好抱着娃娃专心看动画,唯独哥哥杜思杰既不玩玩具,也不看动画,正专心致志伏在茶几上做数学题,电视里蹦蹦跳跳的各色卡通人物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还是排骨汤的香味更惹人垂涎一些,他终究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而已,对美食天生缺乏抵抗力,得亏他定力要比弟弟妹妹强一些,才勉强让屁股继续黏在座椅上,不至于追着弟弟一起去厨房凑热闹。 


距离大功告成已经不远了,杜见锋掀开锅盖,往里面倒入少许枸杞,又撒上一把香葱,点点绿意的到来瞬间激发出潜藏在汤底的香味,惹得人口水直流。


杜思军不由得发出哇的赞叹,客厅里的杜思念和杜思杰也终于坐不住了,两人不约而同放下手头的东西,齐齐围拢在厨房外。 


之前趁熬汤的间隙,杜见锋已经把晚餐的其他菜式也准备完毕,一道香菇菜心,一道蚂蚁上树、一道咖喱鸡块,还有用来开胃的糖醋黄瓜,而方孟韦全程只能帮忙热锅而已,但鉴于某人一手好厨艺,他就算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也照样看得津津有味,中途还不忘提了提孩子们中午留下的披萨和小食,杜思军立刻踩着小动物拖鞋直奔冰箱,献宝似的送过来。 


在孩子们的簇拥下,杜见锋终于将刚煲好的萝卜排骨汤端到桌上,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熬煮,汤锅的握把都被烧得火烫,他忍不住在耳朵上捏了捏。而另一边的方孟韦已经开始指挥孩子们端碗布筷。


不一会儿,四菜一汤再加披萨小食的奇妙组合便铺满了整张餐桌。在杜见锋住进这里之前,方孟韦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餐了。 

 

杜思军搬过椅子拼命朝汤锅这边靠,趁杜见锋不注意,小手已经握住汤勺,就在杜见锋眼皮底下偷偷托着碗舀汤。


幸好杜见锋及早发现,他立刻虎眼一瞪,杜思军只好吐了吐舌头,仰着小脑袋狡辩:“我不是要自己偷吃,这碗其实是孝敬给方爸爸的。”


说完又往汤里多舀了几块萝卜和玉米,忙不迭地向方孟韦献殷勤。


你你你……你小子怎么把老子的活给抢了! 

老子不服! 


方孟韦却是笑盈盈地从孩子手里接过汤碗,吹了吹上面漂浮的油花,缓缓尝了一口。汤里没有加入任何味精,鲜味却丝毫不落下风,并且还以更加柔和的方式漫过味蕾,从口腔一路暖到胃里,就连眉头也随之舒展开来,心旷神怡。 

 

杜见锋果断放心了,就知道自己的手艺没有问题嘛,刚才还有些惴惴不安的表情立刻松快下来,一双桃花眼里写满了夸我夸我。 


“嗯,真好吃。” 

方孟韦由衷地夸赞道。 


杜见锋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两个大人陆续动了筷子,孩子们终于不必拘着了,夹菜的夹菜喝汤的喝汤,家里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之类的规矩,杜见锋和方孟韦管自己聊,而孩子们自有孩子们的话题。


与此同时,天边酝酿许久的雷声也隆隆响起,一场暴雨正如约而至。冷不防地,一道雷光劈开乌云,接着便是一个响雷,炸得人头皮发麻。


三个孩子齐齐缩了缩脖子,慌张地放下碗筷捂住耳朵。 



(未完待续) 


评论 ( 22 )
热度 ( 153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