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七章

字数:5000+

前篇:1 2 3 4 5 6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七章



经过几天的磨合,两个大人三个小孩的家庭组合已经逐渐适应了彼此的作息和生活习惯,方孟韦还自掏腰包给三个小不点添置了不少东西,吃的玩的用的面面俱到。因为杜见锋还要给校足球队做训练的关系,白天还是方孟韦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更久一些,杜思念和杜思军更喜欢粘着他了,成天把方爸爸挂在嘴边,越叫越顺口。


杜见锋对如今的现状十分满意,抽空还给小不点们好好上了一堂X教育课,明确地告诉他们光亲嘴不会怀孕,男孩子和男孩子也不能生孩子,充话费更不会附赠小宝宝,绞尽脑汁才勉强把其中的道理讲了个大概。但三个孩子还是听得似懂非懂云里雾里,像杜思军这样的好奇宝宝,前面的知识点还没来得及消化吸收,反手又抛出一连串问题,杜见锋被biabia糊了一脑袋问号,眼看解释不清忽悠不住,只好狼狈地拉了灯提前下课。


这个火力饱和度实在太强。

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杜见锋顶着一张干瘪的苦瓜脸,刚回到卧室便颓废地往床上仰面躺倒。

 

“怎么,被孩子们问住了?”

方孟韦正捧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床上,手指飞快敲打着键盘上的字符,好像是在整理什么复杂的文稿,每隔一会儿就会停下来斟酌一下字句。


“何止,简直是把老子当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回头干脆去书店扛一套吧,不然老子这脑袋瓜早晚要炸!”


方孟韦听了低头直笑。

这里和孩子们住的客卧离得近,杜见锋是个大嗓门,说话的时候又从来都不避讳,那边的对话主卧这边基本能七拼八凑听个大概,的确是凭他一张嘴怎么也说不清,回想起来越发觉得好笑,看在他头疼好半天的份上,方孟韦便好似哄孩子一般在他脑袋上秃噜了一把,蓬松微卷的头毛触感还不错。 


这一摸,杜见锋就跟浑身上下都过了一遍电似的,他慌忙仰起脖子,视线也跟着转向那张被液晶屏幕照亮的面孔,目光从下巴越过薄唇,最后定格架在鼻梁上的那副眼镜上——款式的设计十分简约,书卷气十足的黑框减龄效果惊人,将一位年轻有为的市局副局长硬生生拉回曾经的大学时光,只要再配一套基本款的衬衫和牛仔裤,马上重返校园冒充个系草校草完全不成问题。


虽说眼下没有衬衫和牛仔裤,只有一件白T恤加睡裤,但是宿舍里埋头赶论文的校草也……别有一番风味?似乎更平易近人,也让人敢于亲近。

 

杜见锋立刻一个翻身爬起来,随手抽了一本足球杂志,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故意挨着方孟韦假装自己在认真考虑足球队的战术,两条大长腿也不甘寂寞,贼溜溜地往方孟韦那边挪移,眼看脚趾就要碰到对方的小腿,又忽然来了个急刹车,就堪堪卡在那个暧昧的位置守株待兔,乖巧地等着碰瓷。 


方孟韦哪里知道他蹬个腿都藏了这么多机巧和心思,搭了几句话又继续专心致志地望着电脑,墨点般漆黑的眸子里倒映出跃动的文字,为一双专注的眼睛平添了许多灵动,点点微光灿若星辰。 

 

杜见锋起先还知道要用手里的杂志挡一挡,久而久之,思绪便渐渐陷入那双眸子里,就这么痴痴望着他,心驰神往。


等手头的东西处理得差不多了,方孟韦才摘下眼镜揉了揉两眼之间的穴位。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一旁的杜见锋竟已经歪着脑袋睡着了,一手捂着那本压根就没翻过几页的足球杂志,另一只手则默默搭在床头上,只要方孟韦稍稍往后一靠,脑袋就会枕到他的手臂上。 

 

明显带有呵护意味的动作让方孟韦有些意外,他轻手轻脚地合上电脑摆到一旁,然后从对方手里小心翼翼抽走杂志,帮他把滑到一边的被子重新掖好。


至于那只横到自己这边的手臂要怎么处置,方孟韦却有些犹豫不决,直接把那只手弯回去,大概会吵醒杜见锋的好梦吧,他想了想觉得于心不忍,结果他到底还是没有这么做,倾身关了灯,放任男人的手臂不自觉地滑到自己枕边,有意躲开几寸再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屋里便响起了低低的鼾声。

起先还有前后,渐渐的,错开的呼吸便渐渐重合,以近乎相同的频率起起伏伏。


就在这时,方孟韦翻了个身,无意识地将枕头往自己颈下扯了扯,杜见锋的手臂便顺势被他带了过去,手掌向下翻着,刚好抚过方孟韦的头顶。 


此时的杜见锋正在做梦,他梦到一只漂亮的布偶猫,养了很久都不曾亲近过他,这次却一反常态,主动将脑袋伸到他掌下蹭了蹭。

摸起来蓬蓬的,好软。 

他在梦里笑开了花。 


周末天气不错。

杜见锋因为要办事,一早就出了门。

趁早上太阳还不是最烈的时候,方孟韦特意带着三个孩子出去转了转。


小区环境幽静,不仅为老年人提供了专门的健身设施,也为孩子们提供了一块游乐区域,除了滑梯和跷跷板,还有一个沙坑。


杜思军和杜思念拎着塑料小桶和铲子蹲在沙坑里,正在堆沙堡,而杜思杰永远都是最特立独行的那一个,只捡了一根树枝攥在手里,然后目不转睛地蹲在路边观察地上的蚂蚁。 


方孟韦坐在旁边的树荫底下,他随身背着一只双肩包,里面装着三个孩子的水壶,还有毛巾和扇子,为了以防万一,他连藿香正气液和驱蚊水也一并带在身上,虽说他本来就是个办事周全的人,但自从给三个孩子当了奶爸以后,考虑事情也变得更加细致。


为子女有子女的不易,为父母有为父母的不易。

方孟韦总算是将两种滋味都体尝了一遍。 


杜思军贪玩,好端端的水不喝,非要浇在沙子里搓泥球,还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脸把搓得最圆的那个送给方孟韦。杜思念就比他安静多了,眼看面前的沙堡越堆越高,最后在顶上压出一个尖角,将一个小旗子插在上面,这才拍了拍沾满沙粒的手,绕着自己的杰作走了好几圈。


而杜思军的沙堡这会儿才只有她的一半高,先前搓好的泥球已经在平坦的屋顶上放了一排,大概是做装饰用的吧,除了样子有点丑,其他都挺好的。


若要方孟韦来评价,自然是以鼓励为主,但杜思念可就没这么委婉了,直接了当给了他两个字做评语——难看。 


杜思军立马不乐意了,两个孩子随即开始追打起来,一个要往另一个脸上抹沙子,另一个就提着裙子四处逃窜,方孟韦不放心,只好跟在后面追。好一会儿,两个小鬼头跑得气喘吁吁的,这场你追我赶的游戏才终于告一段落。


杜思念终归是个女孩,马尾辫已经跑松了,脸和裙子也弄得脏兮兮的,模样着实有点狼狈。


幸好背包里有一把便携的折叠梳子,备用的发圈和夹子也在。方孟韦赶紧拉过孩子坐到长椅上,小姑娘甩了甩脑袋,撩开四散的刘海,乖乖坐着。方孟韦不会编那些时下流行的发式,扎个马尾倒还难不倒他,于是替孩子松了发圈,重新开始梳理。


杜思军觉得一个人闹也没有多大意思,便撇下沙坑里才造了一半的沙堡去玩玻璃弹珠了,玻璃弹珠里有金粉,太阳底下闪闪亮亮尤其好看,弹珠在前面滚,杜思军就在后面追,追着追着便越追越远,然后一个不小心便撞到路人腿上。


经过的路人是个年轻小伙,经他这么贸然一撞,手机啪嗒一下摔在水泥地上,幸亏这一下摔得并不重,手机只是背面敲

了一下,屏幕表面并没有受损,打开还能正常使用。 


杜思军在地上跌了个跟头,好在男孩子比较皮实,连皮都没有擦破一块,人就囫囵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撞人闯了祸,连忙弯腰道歉,一个劲地说大哥哥对不起。 

 

不过那个摔了手机的年轻小伙并没有跟他计较,而是蹲下身跟杜思军平视,笑眯眯地问:“小朋友真有礼貌,你叫什么名字呀?”


杜思军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想起杜见锋和方孟韦教的防范要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便对眼前这个陌生人多了几分防范之心,所以他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了指不远处正在给杜思念梳头发的方孟韦:“那是我爸爸,要是你的东西摔坏了,我可以让爸爸再赔你一个。”

 

年轻小伙循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嘴角微微一抽,随即又绽开一副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安慰道:“放心吧,大哥哥的手机没事,就不必特意跟你爸爸打招呼了。”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孩子的肩膀,随即挥手向他告别。


杜思军这才终于松了口气,难怪杜爸爸和方爸爸老是叮嘱他不要跑远,更不能随便离开家长的视线,看来乱跑果然很容易出事啊,还在后怕的熊孩子赶紧一溜烟跑回沙坑。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刚刚还和他说拜拜的年轻小伙其实并没有走远,而是在一片树篱后忽然止步,又突然将脸转向端坐在长椅上的方孟韦,他已经帮杜思念重新扎好马尾辫,而杜思军则蹲在杜思杰身边,陪着他一道看蚂蚁。


“好一副阖家团圆,其乐融融的画面啊,方副局长。” 

年轻小伙冷笑着举起手机,将摄像头停在树叶的缝隙之间,接着咔擦咔擦一通连拍。


眼见快到中午了,日头也越升越高,估摸着杜见锋也该回来了,他还得给一大家子准备中午的饭菜,于是方孟韦招呼了一声,赶紧将三个孩子叫了回来。


到了家,三个小鬼立刻被哄去浴室洗澡,方孟韦在厨房里切菜,把时令鲜蔬配在一起炒,只要火候和调味不要偏差太大,就算不能跟杜见锋的手艺相提并论,想来口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边厨房正忙得热火朝天,那边杜思军也洗完了澡,身上沾的沙子和泥灰总算冲洗干净,只穿了一条裤衩就嘻嘻哈哈往外跑,方孟韦赶忙把炉灶上的火关了,亲自敦促这个皮大王把衣服套上,不然任由他光溜溜的在空调房里乱跑,保证晚上就会着凉。 


脖子上还搭着干毛巾,杜思军就开始惦记今天的午餐了,一穿好衣服就急急忙忙往厨房凑,在门口探头探脑还不够,又趴到灶台边张望。方孟韦先前用来切菜的砧板和菜刀就搁在一边,可杜思军个子太矮,就算垫起脚也完全看不清锅里烧得究竟是什么,就扶着灶台边缘往上跳,跳着跳着,就够到了砧板,薄薄的塑料砧板哪里经得起他这么扒拉,砧板连带上面的菜刀齐齐往下掉,眼看锐利的刀锋闪着寒光下坠,方孟韦慌忙丢下锅铲,一把将孩子从炉灶边拉开。


只听到哐当一声,菜刀重重砸在地砖上,留下一个浅坑。而从刀尖再往前数上几公分,便是杜思军斜伸的脚。刚才方孟韦拉住他躲得急,根本容不得他考虑躲避的方向和手上的力道,于是一不小心便用力过头失去了重心,连人带孩子一起向后摔倒。


杜思军身后有方孟韦护着,也就是屁股着地那一下有点疼,但方孟韦的情况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后背刚好撞在下方橱柜突出的金属把手上,痛得他嘴角直抽。


“方爸爸!”

杜思军愣在原地完全没了主意,想上去扶他一把又偏偏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当即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厨房里的动静很快便将杜思杰和杜思念引了过来。

杜思念也被眼前的场面吓得不轻,好在杜思杰还算有主意,立刻拿起家里的电话联系杜见锋,这个手机号码他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


杜见锋恰好已经走到楼下,接电话的时候听到儿子的声音起初还挺高兴,等听完他叙述的事情却立刻脸色大变。也来不及等电梯从二十楼慢吞吞地下来,他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蹬上楼梯,也亏得方孟韦家楼层住得不高,几乎是那边电话刚撂下,杜见锋已经抵达门外。


屋里,两个小的已经哭成一团,只剩杜思杰还能撑住场面,一边安慰弟弟妹妹不要哭,一边询问方孟韦的情况,看是否要叫救护车过来送他去医院。


“孟韦!孟韦!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吗?” 

杜见锋这一段路跑得急,额头上全是汗不说,背后也被湿了一大块。看到方孟韦还躺在地上,脸色刷得一下就白了。


“我没事,只是摔得有点厉害而已。”

方孟韦努力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看起来笑得不那么糟糕。


“你都说摔得厉害了,还好意思说没事!”

杜见锋连忙弯腰将人打横抱起来,而这一动,方孟韦的额角更是青筋直跳。杜见锋不敢怠慢,先将人送回主卧的大床上,腾开手才发现手掌上居然沾到星星点点的血迹。


说好的只是撞伤,怎么还见血了呢?

杜见锋又急急去检查他的后背,衬衫上果然也有血,他知道方孟韦是因公受伤才在家中休养,想来刚才摔倒的时候必定动到了伤处才会如此。


他心疼的要命,却没工夫去追究自己心疼的缘由到底是什么,只是懊恼自己为什么不能代替对方背负这些伤痛,尽管方孟韦才是受伤的一方,现在却还要额外充当安慰人的角色,可惜杜见锋根本没把这些安慰听进去,虎着脸不由分说就将方孟韦的衬衫一边扒开,露出胸口上触目惊心的伤疤。


从前胸贯通到后背,是子弹留下的伤口,还好子弹口径比较小,留下的创口并不大,虽然伤口已经顺利愈合,但新肉才长好没多久,附近的肌肉一旦受到拉扯还是会迸裂开来。


以往杜见锋也见过不少血淋淋的场面,眼前的创口虽然在往外渗血,但其实只是伤在表面而已,虽然看着吓人却并不严重。 


杜见锋这才将悬着的心按下少许,从柜子里翻出许久没动的药箱,里面处理外伤用的药和绷带一应俱全。

 

“我自己来就好。”

方孟韦坐起来一些,想从对方手里接过东西,他觉得伤口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听话!”杜见锋却不依不饶,他一着急口气听起来就特别凶,面对一个伤员实在不该拿出这样的态度,他赶紧沉下气,语气立刻软了下来,又道了一声乖,听话。 


方孟韦也不好跟他争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15 )
热度 ( 141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