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给杜方投一票吧♪(^∇^*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章

方孟韦哭着哭着就挨着杜见锋的肩头睡着了。

本该伤感的氛围被刺鼻的洋葱味渐渐冲淡,失去了让悲伤植根的地方,人终究还是要回归原本的生活,继续负重前行。

杜见锋小心翼翼地扶住方孟韦的腰,一点点将人放下去,平常总是习惯与旁人保持距离的黑发青年现在正毫无防备地躺在他面前,纤长的睫毛向上微翘着,因近在咫尺而变得历历可数,不过和之前心事重重的模样相比,他在发泄过情绪以后好像终于卸下心头的重担了,所以睡着的时候,时常蹙起的眉头也跟着舒展开来,看起来格外安静乖巧。 

杜见锋情不自禁地弯腰抵近,栖息在心头的大老虎兴奋地嗷嗷直叫,眼瞅着嘴唇已经碰到额头上的碎发,占人便宜的糟糕行径已经罪证确凿,他才猛然心虚起来,连忙背过身去。

要不是惦记着身边那人才刚睡着,不忍心把他吵醒,杜见锋已经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了。手掌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男人龇牙咧嘴责骂了自己一通,心神不宁的表情方才有所缓解。

等他蹑手蹑脚地步出门外,先前没有落下的巴掌到底还是没逃过一劫,脸颊被那两下震得直发麻。老子招谁惹谁了?就算老子是一张很厚的面皮,也受不了这手下不留情的劲啊! 

脸皮不高兴了,变薄了一点点。

杜见锋腾地一下脸红了。 

脑袋里又开始不断浮现出方孟韦的睡颜,之前伤口裂开时,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让人不由得跟着揪心,好在吃完饭以后总算恢复了原有的血色,本就是唇红齿白的英俊青年,不设防的时候嘴角便多了些温柔,少了些倔强的刚强,想来触感一定很柔软吧。

杜见锋无意识地摸上自己的嘴唇,等回过神来,耳朵也跟着红了。 

老子居然对方副局长心怀不轨!

先前只是在脑袋里想想还自罢了,现在却开始付诸行动。

  

老子叫杜见锋,现在慌得一逼。 

一周前他还以为方孟韦对自己有意思,一早上都在战战兢兢拼命安慰自己那都是误会,结果临出门脑袋里那根弦就绷出了问题,吧唧一下亲在人家脸颊上。

好在事后有认真诚恳的道歉,方孟韦也宽宏大量不予追究,这件事才顺利揭了过去。

谁知道好景不长,自己居然会在同一个坑里栽两次。

现在看来,方副局长是不是有那个想法还不好说,反倒是自己,大有心猿意马趋之若鹜的意思啊?

杜见锋试图冷静的分析局面,但手掌按在胸口却只能听到心脏怦怦乱跳,就好像有一只蠢老虎攀着心房上的栅栏一通乱挠,让人根本不能静下心来专心思考。

当了将近三十年的钢铁直男,直到今天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弯的?

杜见锋觉得自己树立多年的什么东西好像正在迅速崩塌,就算用手拼命乱挥也完全止不住这个坍塌的趋势。他烦躁地用力揉了揉耳后的头发,可惜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安抚效果,于是他干脆蹲下身抱住脑袋。

隔壁的客卧门后很快冒出三个圆圆的小脑袋。

“杜爸爸,你是在找藏地板里的小蚂蚁吗?”

杜思军好奇地问。

“不是,爸爸其实在想很要紧的事情。”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好奇宝宝又开始进入追问模式。

杜见锋已经见识过这个模式的厉害,自知根本招架不住,赶忙起身躲到厨房里,借口要给这些小馋猫切水果,果断中断追问模式的蓄力时间。

杜见锋从果篮里挑了三个又红又大的苹果,逐一削了起来。

虽然手头正忙,但烦恼并没有被小刀切断,反而跟一圈圈绕下来的苹果皮似的,连绵不绝。 

小兔崽子们啊,你们杜爸爸已经不是原来的杜爸爸了,你们方爸爸可能应该还是原来的方爸爸。

接下来该怎么办?

杜见锋不由得犯愁,回头要怎么跟孩子们解释,其实老子跟你们方爸爸其实不是那种可以同睡一个铺盖卷的关系,都是诓你们来着,但是现在你们杜爸爸好像真的看上方爸爸了怎么办?

算了,还是别提这茬吧,到时候解释来解释去只会越说越糊涂。

叹了口气,杜见锋刷刷将苹果切成块装进碗里,又在上面扎了几根牙签。孩子们正经吃饭不见的积极,吃起零食水果来却是一个比一个起劲。

一个大号果盘没一会儿就被风卷残云吃得干干净净。

 

孩子们吃饱喝足,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都不肯老老实实回房睡午觉。

“外面日头这么大,现在跑出去也不怕中暑。” 

“方爸爸说,小区里的居民活动室已经开始对外开放了,里面有个大阅览室,放了好多书!咱们去看看吧!” 

杜思念露出翘首以盼的表情,显然早就想去见识一下了。 

“还有个乒乓球桌呢!”

杜思军也兴奋起来。

杜见锋完全拿他们没辙,只好提醒孩子们方孟韦正在休息,大家小声一点不要吵他,然后便去准备防暑降温物品。其实这些活日常都给方孟韦包办了,所有东西都在双肩包里摆得整整齐齐,恐怕也只有有心人才能做到这般细致周到吧,杜见锋摸过插在侧袋里的水壶,动作轻如抚翼。

 

X的,老子差点又魔怔了。 

杜见锋赶紧回过魂,一大三小浩浩荡荡出了家门。

新开的居民活动室装修得还挺气派,不仅地方大,活动内容也很丰富,除了杜思念和杜思军提到的阅览室和乒乓房,这些都是免费项目,此外还有一个室内游泳池和专业健身房,小区的业主可以以优惠价格购买会员卡。 

眼下的活动室里还是以孵空调的老年人居多,也有三三两两在舞厅跳交谊舞的,这里的隔音只能说一般,就连阅览室这边都能清晰地听到乐曲声。

杜思念和杜思杰去了阅览室,里面已经坐乐好几个同龄的孩子,他们也不认生,几句话一聊便迅速熟络起来。杜思军想打乒乓,杜见锋不放心他一个人呆在那里,便陪着一道去,顺便也活动活动身体,虽然他国球水平有限,但给孩子喂几个球还不成问题。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个钟头就过去了。

杜见锋和小儿子又打完一局乒乓,虽然室内有空调,但两人还是玩得满头大汗。

正弯腰捡球,杜思念匆匆跑来,拉着他说哥哥和同在阅览室的小朋友吵架了。

按理说杜思军是三个孩子里最明理听话的一个,绝不会随随便便与人起争执,杜见锋赶紧揉起毛巾跟她回去。果然,杜思杰正跟对面一个戴鸭舌帽的小朋友瞪来瞪去,两个人的气势互不相让,眼看就要打起来。

杜见锋立刻上前把两人拉开,接着问:“怎么回事?” 

杜思军扭过脸不说话,戴鸭舌帽的男孩和他一般高,见状也不吭声,气呼呼地将手环在胸前,根本不想搭理这对父子。

 

一向稳重的孩子少有地流露出固执的一面,不管杜见锋怎么问他都说没什么,就是互相看不顺眼,戴鸭舌帽的孩子则直接冲他们做了个鬼脸,接着便扬着下巴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了这段风波,大家玩心大减。

杜见锋便提前收拾东西带大家回去。路上还在头疼不已,担心杜思军该不会是叛逆期提前了?一想到青春期的孩子如何喜欢跟家长对着干他就忍不住胃疼,看来只能回家以后拿出当年搞思想工作的耐心,再苦口婆心好好说一说。

一行人三拐两拐便到了楼下,正要开门,方孟韦却先从楼里走了出来。

两边面面相觑。

 

“你们到哪儿去了?” 

看到四人平安无事,方孟韦这才松了口气。 

 

杜见锋暗道不好,果不其然,手机上留有四五个未接电话,全是方孟韦打来的:“是老子不对,想着你要休息,就带孩子们去居民活动室玩,手机放在一边没听见响铃,早知道就该给你留张纸条才对。”

难怪方孟韦觉得不放心,还特意下楼来找人,可把杜见锋给心疼坏了:“你瞧瞧,伤刚包扎好就下床乱跑。”

“我没事。”

“你有事没事,老子心里有数。”

说着,男人已经一步跨上前,将方孟韦打横抱起。

“你干什么呢!”

方孟韦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却也没有更实质性地反抗,之前被眼前这人抱着安慰过以后,好像环住对方的感觉,好像还挺顺手?  

 

“老子疼孩子他爹,天经地义。”

杜见锋理所当然地说。 

 

此时,一个男人刚拎着大包小包拐进小区里,迎头便看到杜见锋将方孟韦打横抱起的镜头,他被惊得下巴险些掉下来,幸亏手快及时托住,才没垮到地上。

他叫方孟敖,正是方孟韦的哥哥。

他今天刚好休假,便买了些水果牛奶过来探望弟弟,谁知道门铃还没来得及摁,就先看到自家弟弟被一个陌生男人公主抱,这还没完,后面还跟着三个小孩,对着孟韦和那个男人异口同声叫爸爸! 

我弟弟什么时候结婚了,还养了三个孩子,不对啊,这不是俩男的吗?男人和男人怎么生孩子?

方孟敖顿时一个机灵,吓得他根本不敢主动出面相认,只好躲在树后偷偷窥伺,脑袋里俨然已经搅成一团乱麻。

难不成相处了几十年,我老弟其实是个女的?

方孟敖牙关都快咬出血来,不不不,当年老爸抱孩子的时候我可看了,带把的,当时手贱还偷偷弹了一下来着! 

 

 

 

(未完待续) 

评论 ( 25 )
热度 ( 146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