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一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给杜方投一票吧♪(^∇^*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一章




方孟敖一路目送那个陌生男人抱着方孟韦走进楼里,还领着三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娃娃,总觉得眼睛要被那副其乐融融的场面晒瞎了。

 

身为现役飞行员的男人在原地呆立良久才终于冷静下来,平常不管面对什么都会迎难而上的人,这次却难得怂了一回。他既没有冲上楼找自家老弟讨个说法,也没有提着大包小包原路返回,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临街的咖啡厅,然后一个电话飙给自己一位当医生的朋友。 


对方名叫凌远,是A市第一院的院长,知名的肝胆外科专家,平常是个不着家的大忙人,前阵子因为老胃病发作直接在回家途中痛晕过去,所幸当时有一位警官恰好路过,及时将人送到医院,这才幸运地转危为安。在那之后,他就被勒令回家养病,顺便把积压到现在都没动的年假一并休了,否则就算方孟敖有心相约,凌院长也没功夫出来陪他喝茶。


今天不是双休日,咖啡店里的客人屈指可数,老板懒洋洋地靠在吧台边上,低头摆弄着手机,服务生好像也完全没有工作的劲头,一边打哈欠一边敷衍地用抹布擦着桌面,来来回回只在同一片区域里打转。


方孟敖的位子位于咖啡店二楼的角落,旁边还有一大盆巴西木挡着,墨绿色的叶片犹如一道天然屏障,刚好挡在经过者的视野前方,使得这个角落显得越发不起眼。


这里一边靠窗,刚好可以将外面的景色一览无余。

今天艳阳高照,窗外的阳光完全没有兴趣去照顾方孟敖此时焦虑的感受,肆无忌惮地散发着光线和热量。在如此炎热的夏日,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大多只能靠撑伞来抵御热辣的阳光。 

 

凌远是开车来的,就停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在咖啡馆二楼扫视了好几遍才发现好友的踪影。 


“特意叫我出来一趟有什么要紧事?搞得神秘兮兮的,电话里都不能明说?” 


凌远在桌子对面坐下,然后叫来服务生点了一杯果汁,在等待的空隙里,方孟敖还在纠结要如何开口,表情看起来尤其严峻,这种情绪在无形中也影响到了对面的友人。


凌远不由得正了正坐姿,压着嗓音问道:“该不会是方伯父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


否则也没必要在电话里吞吞吐吐,还偷偷摸摸把他叫出来。 


“跟我爸没关系,我是想跟你谈一谈我弟弟的事。”


“孟韦?我听说他好像出现场的时候受了伤,难不成是伤口有了反复?”

凌家和方家一向交好,凌远学生时代也经常去方家串门,比起方孟敖这个性格独立不时还会做些离经叛道之事的哥哥,方孟韦这个弟弟显然要成熟懂事得多,一向是家里最不需要操心的一个。


“和他的伤也没关系。”


凌远彻底糊涂了,跟这个没关系,跟那个也没关系,那到底跟什么有关系啊?


“事情是这样的……”方孟敖欲言又止,口气越发沉重起来,“我刚才去孟韦那边走了一趟,结果发现——”


“发现了什么?” 


“孟韦可能背着家里偷偷结婚了,再不济也是同居。”


“他年纪也不小了,有对象也很正常嘛,他再不像像样样找一个,家里才要着急吧。”

凌远不以为意。 


“好像还生了孩子……三个。”


凌远一惊:“那方伯父岂不是要当爷爷了?”


“若只是这样我也不用那么头疼了,可他那个对象竟然是个男的!”方孟敖一想起那个陌生男人抱着方孟韦上楼的画面,一口牙都快咬成碎渣了,“也不知道那小子给我弟弟灌了什么迷汤!他是想跟男人还是跟女人交往都无所谓,但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跟家里说一声呢!还一生就生了三个?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产生不好的影响!”


看那三个孩子的年纪,起码有七八岁了,都该上学了才对。 

算起来他们出生的时候刚好能对上方孟韦毕业那年,时机卡得如此巧合,也怪不得方孟敖要胡思乱想了,他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高,否则一向听话的方孟韦为什么执意要离开家自谋出路,现在他明白其中的缘由了,很有可能就跟这些孩子有关! 


正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准方孟韦外表和普通男人一样,就是体内多了个类似子宫的器官呢?所以他才要请来专家替他答疑解惑。


“老凌,要不你给孟韦好好看一看,你是医生肯定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到激动处,吐沫星子喷了凌大院长一脸。 


“等等,我觉得你说的事有点匪夷所思,中间应该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某人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凌远仔细整理了一下,从里面挑出几个要点来复述,毕竟里面的内容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很有必要让陈述者重新确认一番。


但方孟敖始终斩钉截铁,一口咬定自家弟弟替一个男人生了三个孩子,三个小鬼蹦蹦跳跳还跟在后面管两个人叫爸爸,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再说了,我的专长是肝胆外科,就算要给他看,也该找妇产科——或者男科才对吧?”


“反正子宫和肝胆离得近,都一样。” 

直接带方孟韦去医院检查固然也是一种办法,但方孟敖担心弟弟身上的特异之处, 


“菲律宾离中国也很近。”凌远无力地吐槽了一句,仰头扶住额头,“行吧,可能就算我出马也未必能派上用场,但还是陪你走一趟吧。”


此时的杜见锋还在催促小鬼头们排队去洗澡,可刚旋开水龙头试温就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他奇怪地蹙蹙眉,谁在惦记老子呢? 




(未完待续) 

 


评论 ( 47 )
热度 ( 13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