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二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给杜方投一票吧♪(^∇^*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二章


方孟敖和凌远登门的时候,杜见锋正在给三个小鬼头轮流擦头发,杜思杰和杜思军一入夏就剃短了头发,用毛巾搓两把就干得差不多了。

杜思念是女孩子,如今也到了爱漂亮的年纪,最喜欢各种带蝴蝶结的发绳和发圈,方孟韦对她也更上心一些。小姑娘乖乖坐在沙发上,湿哒哒的长发被分成两股披在肩膀两侧,方孟韦先帮她把打结的头发梳开,再用吹风机仔细吹干,动作十分小心,生怕把孩子弄疼了。

门铃响起,杜见锋还以为是快递,赶忙应了一声快步来到玄关,然而预想中的快递员并没有出现,而是两张从来没有见过的生面孔。

站在前面的那位打扮休闲,眼睛和嘴唇和方孟韦似乎隐约有几分相似,他皱着眉头看起来面色不善,看人的眼光显得气势汹汹。后面那位看起来就斯文多了,眼光对上的时候还露出十分友善的微笑,友善里似乎还有些许无奈。

“大哥,凌远哥……你们怎么来了?”

方孟韦从后面探出头来,旋即一愣,这两位可是稀客。

原来是方孟韦的兄长和朋友,杜见锋岂敢怠慢,赶紧又是打招呼又是递拖鞋的,殷勤地要命。方孟韦率先介绍了他的身份,然后三个孩子也跟着挤在一起,管两位陌生的大人喊舅舅。

方孟敖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光说人家是学校的体育老师,只用了“同居人”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然后决口不提他在家里的身份,怎么看都有点欲盖弥彰避重就轻的意思。

得了吧,堂堂市局副局长家的门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吗? 

 

“就光是个体育老师这么简单?”

方孟敖对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保留意见。 

“我没听说他有做别的兼职啊。”

方孟韦这样一本正经的人,难得也有装傻充愣的时候。

他倒是想直截了当说清楚,同居人虽然措辞略显暧昧了一些,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事实无误。主要是孩子们还在旁边,他实在不好当着他们的面说出真相,虽说他和杜见锋两个人的关系光明磊落,但他不愿打破孩子们美好的幻想,破坏这个精心为他们营造出来的家。

方孟敖看弟弟始终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对杜见锋的不满更重了,也不知道这个体育老师身上到底有什么非凡的魅力,是手里提得动刀了,还是姿势特别sao了?方孟韦居然会为了他胳膊肘往外拐! 

 

“之前队里要参加演习,任务压得很重,就一直没能批出假来。”方孟敖放下手里的水果和补品,拉过方孟韦左看右看,确定人没变瘦,脸色也保养的不错,这才没有先去声讨杜见锋,而是埋怨起弟弟来,“瞧你,挨了一枪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好歹住院的时候家里能过来照顾一下,你倒好,连我都瞒着不说,要不是我在A市有几个老相识在搞刑侦,你是不是打算瞒着家里一辈子?”

“我也是不想让你们担心。”方孟韦回道,“大嫂产期将至,我还等着要给未来的小侄子小侄女发压岁钱呢,再说,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嘛。”

方孟敖意味深长地瞥了杜见锋一眼,在他看来,弟弟之所以没有告知家里自己受伤的事情,想必是为了隐瞒这个男人和孩子的存在吧。

这个叫杜见锋的小子看着人高马大的,怎么事情都被撞破了还畏首畏尾的不肯说实话,反而让方孟韦护着他,这也太不像话了,一看就是个没担当的货色! 

不满归不满,方孟敖虽然心里恨得牙痒,但对面到底是自己的亲弟弟,总不好当众给他难堪,总算忍着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

“以前离家出走把家里的重担都丢给你是我不对,如今成家立业才知道那时候做出的决定有多不负责任,现在才想起补偿是不是晚了,你已经不把我这个哥哥当自己人了?”

“这是哪儿的话!既然来了,不如和凌远哥一起在家里吃顿便饭吧,反正菜都是现成的,你觉得怎么样?”

对于兄长突如其来的关怀,方孟韦的确有些不知所措,但面对来自家人最直白不过的关心,他还是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归根结底,那原本就是他渴望不已的东西。

杜见锋泡好茶水,自己没有急着表现,而是把茶杯交给杜思杰和杜思念,凌远笑眯眯地接过送来的茶水,直夸两个孩子听话懂礼貌。见状,杜思军也捧着一个苹果也献宝似地送过去,凌远被他一脸夸我夸我的小表情逗得直笑,也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方孟韦此时完全没有一点危机感,全然不知道自己和杜见锋在楼下的公主抱镜头被老哥撞了个正着,还在夸杜见锋的厨艺如何如何高超,简直赞不绝口。

在他面前,杜见锋一向耳根子软得要命,多夸几句就撸起袖子进了厨房,说什么也要在未来大舅哥面前好好表现表现才行。

和往常一样,杜见锋掌勺切配,方孟韦就负责打下手。 

今天有客人在,菜式自然要比平常更丰富一些,除了一些家常的鲜炒时蔬、红烧肉、小煎排骨,还额外换了一道他最拿手的鱼头豆腐汤。 

锅里的红烧肉已经收汁,一揭开锅便香味四溢。

杜见锋挑了一块肥瘦相间的,吹了吹送到方孟韦嘴边,让他尝尝咸淡,后者也乐得在灶边偷嘴,张嘴咬了一口,觉得没预想中那么烫舌头,才将整块肉都吃进嘴里。

“好吃。”

“是吧!”

两人会心一笑。 

方孟敖坐的位置能将厨房的情况一览无遗,看到这两个人的亲密互动也不由得咋舌。 

常威,还说你不会武功!

赶紧把那只臭爪子从我弟弟肩上滚开! 

如果再不转移注意力的话,方孟敖可能真的会如此脱口而出。

他只好耐着性子借口自己头一次来,然后一个一个房间慢慢逛过来。 

方孟韦忙活完了,便回到客厅陪凌远说话。

“我看我哥的样子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

尤其是把凌远一起拖来这点,方孟韦多少有点不安。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认定你给那位同居人生了三个孩子。” 

凌远答道,毕竟他已经提前受到过一次弟控智商掉落的冲击了,口气还能维持平铺直叙,就算觉得好笑也能憋住,但对面的方孟韦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当即把刚喝了半口的水全喷到对面。 

 

凌远默默抽了张纸巾擦脸。 

他一直都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但今天好像确实遇水不利啊。

 

 

(未完待续) 

评论 ( 23 )
热度 ( 126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