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三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三章



通过凌远之口,方孟韦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按照他的说法,何孝钰孕期的妊娠反应有点厉害,只能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休养,情绪一度很差,所以凌欢就搬了不少书过去帮她打发时间,里面就有些奇奇怪怪讲什么A什么O的小说,在那个世界观里男人女人都能生孩子,方孟敖兴许也在无聊的时候翻过几页,又加上关心则乱,难免会胡思乱想。 


方孟韦禁不住扶额。

原以为自己的说辞足够敷衍过去了,现在看来,那边的误会绝对已经根深蒂固,不赶紧把话说明白,只怕他又要给自己插上想象的翅膀,干脆直接上天了。

 

而此时,方孟敖已经半个身子探进敞开的主卧,虽然他只是站在门口而已,但里面那张双人床,以及双人床上摆在一起的枕头还是让他觉得眼前一辣。


“哥!”

方孟韦晚了一步赶到,一看对方的表情就知道惨了。 

他和杜见锋一直是同床共枕,就连衣服鞋袜都摆在同一个柜子里,要是这些被方孟敖发觉那还了得,怕是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了。 

 

“还说他只是在你这里租地方?”

有见过访客睡房东床的吗?有见过别家的孩子管房东叫爸爸的吗? 

方孟敖气得额角青筋直跳,指着床边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起的睡衣睡裤,敢情这两个人生活上已经不分彼此了啊!


“你先别着急,听我解释。” 


方孟韦不想惊动还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孩子,更不想让杜见锋卷进事端,就想偷偷掩门跟哥哥私下细谈,然而方孟敖有限的耐性现在已经完全被消磨殆尽了,在他看来,弟弟掩人耳目的举动反而更加可疑。


啪。

方孟敖硬是把着门不让他关,兄弟两人之间的争吵自然也就失去了屏障。


一个指责弟弟胳膊肘往外拐,在家人面前都不肯实话实说,一味护着外人给对方打掩护。方孟韦则是一脸冤枉,他和杜见锋行得正坐得端,不说是相濡以沫,好歹也是相敬如宾,呸,是相处融洽! 


方孟敖却一个字也不相信,证据都明明白白放在那里了,当他是瞎的嘛,随即又是一串连珠炮式的发问,勒令他必须说清楚和这个叫杜见锋的体育老师究竟是什么关系,三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方孟韦倒是想好好解释,但当哥哥的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还在喋喋不休问个没完。虽说他和杜见锋不一样,是空军出身,可一旦激动起来也是个不输人的大嗓门,一开口便声势惊人。 


其实方孟敖只是急着把满腹的疑问一股脑地倒出来而已,只不过急起来完全顾不上口气和措辞罢了,但外面的人不明就里,还以为他们是兄弟吵架,而且明显是方孟韦落了下风,一脸着急却始终找不到插嘴的机会。


杜见锋将炉灶上的火关小,连围裙都来不及脱就走出来,但孩子们的反应比他还快,杜思军和杜思念已经一人一边死死抱住方孟敖的大腿,一个啊呜一口咬在大腿上,另一个则是小粉拳

伺候。 


方孟敖吃痛地弯腰,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不许欺负方爸爸!”

杜思军瞪着大眼睛,争着要给方孟韦出头。 


杜思念平常文文静静的,力气也不能跟哥哥和弟弟比,但哭鼻子却是把好手,眼泪一掉嗓子一嚎,竟硬生生把方孟敖的嗓门给盖了下去。


杜思杰倒是没有去跟方孟敖比力气,几句话就将弟弟妹妹煽动起来,杜思军也跟在姐姐后面哭了起来,不一会儿屋里已是哭声一片,高高低低此起彼伏,鼻涕眼泪全揩在方孟敖的裤腿上。 


方孟敖顿时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方孟韦哭笑不得,忙抽了几张纸巾给两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小不点擦脸,杜见锋在杜思杰的脑袋上叩了一下,当哥哥的不去劝着弟弟妹妹也就罢了,还火上浇油,是嫌现在的场面还不够乱嘛!但埋怨归埋怨,叩完还是轻轻在头旋顶上揉了一把,接着便一手一个把杜思念和杜思军抱到怀里。


方孟韦站在他身旁,柔声细气地哄着,杜见锋就配合地做出各种滑稽的鬼脸,好一会儿,两个孩子才终于破涕为笑。杜思军还伸手勾住方孟韦的脖子,整个人都在往他身上赖,说什么也不许他离开,眼睛却戒备地盯着一旁的方孟敖,仿佛那是企图夺走他家人的大坏蛋。


杜见锋忙拍掉他的手:“你方爸爸还伤着呢!”


小鬼头只好一脸委屈地往回缩了缩,方孟韦白了杜见锋一眼,弯起指节在杜思军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


这一连串互动无比自然,完全没有方孟敖插足的余地,就好像他们原本就是一家人一样。


他瞬间有些恍惚,自从母亲和妹妹因意外身故之后,家里的空气就开始变得冷冰冰的,父亲实在不是一个擅长和孩子相处的人,如今想来,他在物质方面确实完成了一个父亲应尽的义务,但在情感上给予的东西却实在少得可怜。 


眼前的场景让方孟敖莫名回想起母亲和妹妹还没有离世时的那个家。

也许这才是弟弟说什么也要坚守这个地方的原因吧。

因为他梦寐以求的家就是这样。 


方孟敖有些欣慰,又有些自责。

归根到底,是他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才会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臭小子把孟韦拐跑。 


“谁要欺负你们的爸爸了,舅舅是这么坏的人吗?”

想到这里,大舅子肚子里的火才算渐渐平息下来,他用力扯出一个像样一点的微笑,让自己看起来可以显得平易近人一些,免得老是板着面孔吓着孩子。


“刚刚明明好凶的。”

杜思念嘟囔着,又往杜见锋的怀里躲了躲。 


方孟敖脸上顿时挂不住了。


还是方孟韦及时打圆场:“舅舅是担心爸爸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才生气的,不是因为别的。” 

 

“杜爸爸明明可疼方爸爸了,是我不好,才害方爸爸的伤口裂开的。”

杜思军歉疚地低下头。

 

“杜爸爸最喜欢方爸爸了,对不对?”

杜思念也跟着帮腔。 

 

“是啊,杜爸爸最喜欢方爸爸了。” 

杜见锋若有所指地冲方孟韦眨眨眼,在喜欢两个字上还着重强调了一下。 


方孟韦没来由得耳根一红,这家伙也真是的,当着方孟敖的面也敢信口开河,搞不好他会信以为真。年轻的副局长脸皮薄,只好先把孩子托付给杜见锋照顾,随后便拉着方孟敖去了阳台,再让大哥这么误会下去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还是趁早把真相跟他说清楚为妙。 


两人长谈了许久,误会终于解开了。

方孟敖一脸神清气爽,看人的眼神明显和善多了,晚饭也吃得十分尽兴,还十分难得地跟杜见锋碰了几杯。 


临告别的时候,方孟韦打算下楼送一送,便嘱咐三个小鬼头在家里要乖乖的,爸爸一会儿就回来,孩子们立刻点头答应,然后照例向他要亲亲。 


方孟韦只好弯腰逐一亲过来,等到杜见锋面前却不免犹豫——方孟敖和凌远已经换好鞋,都在门口看着呢。 


好吧。

看在孩子的份上这回就勉为其难地忍了。 

方孟敖抬头望天,不断告诫自已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 


啵。


亲脸颊的声音落在耳朵里还是有些刺耳。 

还真亲了呢。

做戏要做全套也真是不容易啊。 

他显然还是心疼自家弟弟更多一些。 


一行人快到小区门口时,杜见锋却突然从后面追了出来,原来方孟敖的手机落在沙发上了。 


“麻烦你亲自送一趟。” 

方孟敖伸出手和杜见锋握了握,今天一直看对方不顺眼,现在终于可以放下芥蒂表达善意了。 


“小事一桩罢了,不必客气。” 


既然来了,杜见锋便顺道陪着方孟韦一起送客。

凌远和方孟韦走在前面,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后者的表情明显有些古怪,但跟在后面的方孟敖和杜见锋也在说话,完全听不清前面那两人所聊的话题。 


“不好意思啊,之前误会了你和孟韦的关系,多谢你这么照顾他。”

方孟敖说。


“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杜见锋咧嘴笑着。


“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难事,记得跟我说。”


“那我就先谢谢大舅子了。”


说话间,走在前面的凌远和方孟韦已经停下来,小区门口已经到了,杜见锋理所当然地站在方孟韦身旁,还一手揽着他的腰,年轻的副局长似乎一没有觉得他这么做有什么不妥,欣然接受了。 


方孟敖一路走到马路对过才后知后觉地停步。

 

“不对,我总觉得这小子看孟韦的眼神有古怪。” 

如果是做戏的话,未免也太逼真了一点,难不成那小子—— 


凌远赶紧从后面捂住方孟敖的嘴。 

可消停点吧你。 



(未完待续) 


评论 ( 36 )
热度 ( 138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