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四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四章


送别方孟敖和凌远,杜见锋仍旧揽着方孟韦的腰不肯撒手。 

“差不多就行了,幸亏我解释得够及时,才没让我哥继续误会下去,否则我看他瞧你的眼神,胖揍一顿都是轻的。”

方孟韦打开他的手。

杜见锋却不依不饶,一只大手仍旧贼溜溜地往人家腰上贴,甭说,咱们方副局长的细腰确实让人爱不释手,何况再往下挪一点——那个圆润挺翘的臀部曲线,啧啧。 

“依我看大舅子还挺宽容的,吃晚饭的时候气氛不是挺融洽的嘛,说到底,即便他一开始有所误解也没有真的把老子押到厕所揍一顿,看来还是很给老子,咳,很给你面子的。”

小区里还算幽静,隔了两条马路的那座市民公园则是专属于广场舞大妈的地盘,一边是排舞,一边是交谊舞,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小区内并没有遭受广场舞音响的袭扰。

这里绿化覆盖率很高,这也是方孟韦当初看中这里的原因之一,即便是在炎炎夏日,两侧枝叶繁杂的行道树也能将热辣的阳光阻挡在外。

树冠顶端疏密相间,星光若隐若现。

趁着晚上的好月色,杜见锋特意邀请方孟韦一起绕着景观小道兜一圈,权当是饭后消食了。

树下凉风习习,小道边是特意修建成波浪形的绿篱,能为这里休憩的人们提供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沿途可见一对对小情侣旁若无人地依偎在一起,暖黄色的路灯下情意绵绵。

 

杜见锋一向健谈,天南海北的奇闻异事都能信手拈来,绝不会在聊天的时候出现冷场,这种牵就和照顾让一向寡言的方孟韦觉得轻松舒适,不经意间便淡忘了时间的流逝。

途经健身区域的时候,树下已经摆满了藤椅板凳,乘凉的老人们不约而同的围坐在一起高谈阔论,而孩子们则在一旁追逐打闹,一个熊孩子正快步往前跑,脖子却扭向后面,朝跟随在后的小伙伴喊话,因为注意力全集中在后面的关系,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路过的杜见锋和方孟韦,整个人直直撞了上去,得亏杜见锋拦得快,熊孩子只是踉跄了一下,人总算安安稳稳落在老兵怀里。 

熊孩子赶紧向他赔礼道歉,说完便一溜烟地跑了。

“现在的孩子啊,真是让人操不完的心。” 

杜见锋揉了揉刚才被撞到的腿,随即好像联想起了什么,突然膝盖一弯,捂着大腿嗷嗷喊疼。

方孟韦的额头一片黑线。

这假摔的水平未免也太差劲了吧,要是刚碰到就摔还能有点说服力,现在都快过去十几秒了,反射弧哪有这么长的?虽然心里不停地腹诽,但方孟韦还是伸手扶了杜见锋一把,勉为其难配合他的演出。

“特战队员的身子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抗造了?” 

“唉。”杜见锋装模作样地给自己找借口,“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方孟韦上下打量着男人身上铁板一般结实的肌肉,看他打死一头狮子都不成问题:“要不是你刚才及时接住,只怕那孩子一头撞到你身上,你没事,他反而会被弹飞出去,还能把你撞疼了?” 

杜见锋沉吟两秒,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撞到蛋了。”

不扶老太太就扶你!

饶是方孟韦也忍不住破了功,暗暗推了他一把,好不容易才憋住笑:“既然你伤得这么重,要不……我抱你回去?” 

“你还想再把伤口绷坏一回啊?”

杜见锋那模样壮的跟牛犊子似的,就算两个方孟韦加起来也未必抱得动他。杜见锋当然不会强人所难,何况他也不舍得,当然什么都不做刚才就没有必要故意装虚弱了,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地说:“那,让老子靠一下肩膀?” 

演了好半天就这么点要求?

方孟韦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骂他傻,但还是拉过对方的手勾到自己颈后,杜见锋立刻顺杆爬,故意歪着身子倚向他,却没有真的把全身的力道都逼过去,让紧靠的两人保持恰到好处的平衡。

“走慢点。”

“嗯。”

演着演着还真有点入戏了。

杜见锋一瘸一拐地走,方孟韦小心翼翼地扶,难得两个过惯快节奏生活的人能够步调一致地放慢脚步。杜见锋不时用余光偷偷瞄向身侧,他自知演技拙劣,借口也是糟糕的一塌糊涂,原以为方副局长火眼金睛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戳穿,谁知对方居然点到为止,居然就这么心照不宣地演了下去。

耳畔吹起的碎发挠得人脸颊上阵阵发痒,杜见锋心里也跟猫挠了似的,他不由得想,如果这出夫妻双双把家还也能继续下去,假戏真做该有多好?

 

等到家进屋,杜见锋都没从瘸腿状态里缓过来,孩子们看到自家老爸走路不便的模样纷纷信以为真,立刻围过来嘘寒问暖,又是递水又是送毛巾的,殷勤得要命。

厚脸皮如杜见锋都有点心虚了,连连说老子没事,才终于把小鬼头们劝回去。 

杜见锋仰躺在床上,唉,受之有愧。 

“怎么,现在又不装了?”

方孟韦弯下腰望着他笑。

视角和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醒来时何其相似。

杜见锋瞬间有些晃神,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和对方四目相对时的情境,还脱口而出老子不是弯的——望着鹿眼里倒映出的自己,他犹如醍醐灌顶,忽然什么都想通了。

事无绝对,只要碰到对的人,是四方形还是三角形,是直的还是弯的,那都不是个事儿! 

男人嘴角微弯,一双桃花眼里碧波荡漾,方孟韦没来由地看晃了眼,没等他回过神来,杜见锋已经揽过他的脖子,不由分说吻了上去。 

呼吸转眼便被掠走,侵入的气息起先只是生涩地啄吻,但很快便无师自通地探出舌头,甚至主动纠缠着,在湿润的口腔中步步蚕食。

 

方孟韦缺乏亲密接触的经验,被困在炙热的怀抱里动弹不得,明明是他压在对方身上,却怎么也挣不开紧贴的胸膛,那双手的主人曾是守卫国土的利刃,骁勇善战,无坚不摧,是谁也无法轻易驯服的勇猛野兽,现在却温柔无比地抚过他的脸颊和黑发,然后带着一股兵痞的蛮横,覆压在后颈上。

 

此时的杜见锋满脑子都是,X的,好软好香,根本无暇去思考为什么自己还没有挨打。

 

一吻过后,嘴角的涎液还意犹未尽的牵连着。 

方孟韦红着脸匆忙抹过嘴边:“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知道。”

然后呢? 

“是老子错了。”

“错在哪里?”

“当初不该说老子是直的!” 

“这就是你认识到的错误?”

方孟韦气不打一处来。 

“没办法,老子是处nan!”

理直气壮。

 

是处nan了不起啊喂?

方孟韦猛地瞪大眼睛。

 

“对!老子是处nan!当了十几年的兵什么都干过就是没有谈过恋爱!所以老子没办法瞻前顾后、没办法装腔作势、没办法欲拒还迎,没办法言不由衷!喜欢就是喜欢,对你有好感就是有好感!没办法骗你说老子不喜欢!” 

杜剑锋朗声道。

 

没错,处nan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不掩饰不欺瞒,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他为自己能够初尝这种感觉而欢欣不已。 

他在军营里学会了格斗、射击、潜伏、侦查,学会了肩负责任,也学会了无畏和刚强。

唯有爱情无法靠人教授,只能自己去找。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 

那是世上最好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方孟韦!老子喜欢你!想跟你好!你就说乐意不乐意吧!不乐意也无妨,老子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打今天开始,老子就要追你了,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你这是告白还是寻仇?” 

斯文如方孟韦,今天也忍不住要爆粗。 

“呃……洗干净屁股等着? 哎哟!”

一个枕头扔到脸上。 

(未完待续)

评论 ( 17 )
热度 ( 147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