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蛋黄酱

楼诚|东凯|沙李|拒绝BE|自干五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六章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楼诚101/杜方】同一屋檐下

第十六章



这一晚方孟韦辗转反侧始终没有睡着,又偏偏不敢在床上乱动,就怕一个不小心会惊醒枕边人。 


黑暗中,方孟韦悄然偏过脸,身旁的男人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早就仰躺着呼呼大睡了,哈喇子从嘴角一路流到枕巾上,也不知道是心大还是当真没心没肺,一个烫手山芋说丢就丢,也不考虑一下接手的人会有多苦恼。 


市局高岭之花皱了皱鼻子,好气啊。

一是气隔壁那个讨人嫌的男人,但更气这个轻而易举就被牵动情绪的自己。


他撑着床榻想坐起身,想把碍眼的某人胖揍一顿,但念头刚冒出来没多久他就作罢了,毕竟以杜见锋的脾气,不仅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给点颜色就开染坊,就算当面挨上一拳没准也会抛出一通打是亲骂是爱之流的歪理,然后生生把人气得七窍生烟。 


纠结到最后,方孟韦终归还是没有下去手,只能赌气似的拉过被子,试图将那个突如其来的告白,以及那个告白所带来的种种烦恼统统抛诸脑后。 


反正第二天,太阳总会照常升起。


杜见锋这一觉睡得十分舒坦,天一亮便醒转过来,浑然不知方孟韦一路熬到凌晨四点才堪堪睡着,梦里还睡得不安分,眉头紧紧皱着,也不知道是在烦恼什么。


杜见锋的大黑眼仁滴溜溜地转,卧室的门关着,竖着耳朵听了听,隔壁几个小鬼头好像也没醒,但他还是做贼心虚地四下张望了一圈,确保身边没有闲杂人等,这才弯下腰,用食指偷偷戳了戳方孟韦眉间的皱褶,见他没有更多的反应,又稍稍屏住呼吸,按着蹙起的眉头试图将它扶平一些。 

 

不过这一回,方孟韦忽然低咛了一声。 

这下杜见锋不敢搞事情了,从缩手到躺倒一气呵成,然后掀起被角往脸上一蒙,睫毛抖了几下又微微睁开一条缝偷看。方孟韦本来就睡得浅,外面稍有动静就有醒转的迹象,杜见锋在被窝里吐了吐舌头连忙屏住呼吸,等身旁的人呼吸重新平稳下来,才缓缓将蒙在脸上的被子一点点放下,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次他再也没敢造次,只老老实实躺着。


早上六点,方孟韦准时醒了过来,因为压根没睡饱的关系,眼里能明显看到一条条血丝,眼下还能看到明显的青紫色,但他没有翻过身继续睡,而是起身多坐了一会儿,很快又缓过劲来。


杜见锋挑了挑眉毛,没动。 

他美滋滋的想着,方副局长啊,就不趁这大好晨光啵老子一个吗?别害羞,你只管偷偷的进城好啦,老子保证不拆穿,只悄咪咪地暗爽而已。 


可惜方孟韦并没有看穿旁人心声的能耐,轻手轻脚地就下了床,没让某人沾到半分便宜。


杜见锋左等右等没有反应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他到底也不是个会继续傻等下去的人,方孟韦都起床了,他也不好意思继续赖在床上干耗,马上也囫囵着爬起来。


方孟韦正在厨房里煎蛋,香味远远就传了过来,杜见锋咬着牙刷,带着满嘴的泡沫循着香味就跟了进去,脑袋还往灶台凑,身体有意无意地贴向对方的后背。


方孟韦哼了一声鼻音,别把牙膏泡沫掉在锅里! 

杜见锋这才悻悻地后退,一路吐着泡沫回到卫生间。


这时候,小鬼头们也陆续起来了,杜思杰的眼睛半肿着,杜思念昨晚窝在屋里看书看到深夜,天亮了还是一脸睡眼惺忪,出来的时候还在揉眼睛打哈欠,就只有杜思军跟杜见锋一脉相承,睡得又饱又好,而且一夜无梦,模样要多精神有多精神。 


论厨艺,方孟韦总归不是杜见锋的对手,等后者刮完胡子出来,厨房又再度成为他的主场,方孟韦也不跟他抢,扁扁嘴还是心有不甘地把锅铲递过去。


这顿早晨一如往常的丰盛。

孩子们捧着碗吃得可香,方孟韦虽然一向嘴硬,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手艺确实好,而且他也尝得出来,对方有刻意迁就他的口味,将粥和小菜的味道做得清淡一些。 

 

杜见锋知道他吃出了饭菜的变化,自认还把握得不错,便一个劲地瞅他,从表情到眼神都明显写着夸我夸我。 

 

原以为这些军营里摸爬滚打的铁血汉子最擅长好勇斗狠,没想到撒娇卖乖居然也是一把好手,而且脸皮厚的很,骚话满天飞,给他个方向盘,这小子就敢一脚油门踩到底,恨不得一个加速直接飞上天,也不知道那些纪律啊条令啊是不是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方孟韦却只管闷头吃饭,根本不朝旁边看。

无奈某人的眼光自带电流,扎得他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对面的三个小鬼头也是,关键时刻都不知道配合他的演出,而是替他们不是亲爹胜似亲爹的杜爸爸排忧解难。


“杜爸爸怎么一直在眨眼睛啊?”


“眼睛里进沙子了吧?”


“杜爸爸,我帮你吹吹吧,吹吹沙子就跟着眼泪流掉啦。”


“有方爸爸在旁边呢,你添什么乱呀?” 


“喔……这样啊。”


杜见锋也是惯会就坡下驴,立刻捂着眼睛嚷嚷疼,动静大的恨不得全天下都能知道,反正他也明白方副局长一向明察秋毫,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的小心思,干脆也就不藏着掖着装矜持了,怎么夸张怎么来,演技要多浮夸就有多浮夸。 


方孟韦被孩子们闪闪发亮充满期待的眼神架在火上烤,又被杜见锋从指缝里漏出来的坏笑二重扎心。

 

合着不按照套路还不能走了是吧?

原先在单位里斗智斗勇,怎么现在病休在家也要斗智斗勇了? 


眼见方孟韦的脸色有越来越黑的趋势,杜见锋挠了挠眼睛,急忙改口:“哎哟哟,沙子好像弄出来了?” 

 

“到底弄出来了没?”


“大……大概弄出来了吧?” 


“嗯?”


“弄出来了!”

刚才能言之凿凿说眼睛进沙子了,现在也能言之凿凿自己打自己的脸。 

 

方孟韦低头夹了一整个咸蛋黄,还状似殷勤地送到他嘴边,就不信堵不住这张嘴! 


告白后的第一次交锋,以方孟韦的胜利告终。


上班前,杜见锋提起过几天会有几个老战友到A市来,顺便看看几个孩子,方孟韦点点头,老战友难得有机会见面,总要好好聚一聚,既然要来看孩子,不如就直接在家里准备一桌招待客人吧,倒是要准备些什么样的菜必须得提前考虑起来。 


杜见锋担任教练的校足球队已经结束了所有赛程,今年他们的成绩还算不错,在市里拿到了前三名。比赛结束,教练也不用天天去学校报到了,这些天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


长达两个月的暑假已经逐渐临近尾声,三个小鬼头很快也要转到附近的小学继续就读,方孟韦已经开始有意识地缩减他们在外面玩闹的时间,今天虽然是杜见锋带孩子出门,但精神领会得十分到位。


杜思杰去了活动中心的阅览室,挑了几本历史故事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看,完全不需要别人操心。


然而他才翻了十来页,一块圆形的橡皮就骨碌碌从旁边滚过来,碰到手肘以后方才停下。


杜思杰对此视若无睹,仍旧盯着自己手里的书本,这回,又换成一支笔从旁边飞过来,不偏不倚刚好砸在书封面上。 


杜思杰还是不予理会。


“喂,我的东西都碰到你了,你还敢不睬我!” 

说话的是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如果杜思念在场,也许会发现他就是之前和哥哥吵架还差点动手的对象。 


人家都主动开口了,再假装无视确实有点困难,杜家三兄妹的老大只好慢吞吞地从书后面露出脸来,桌下的脚旋即冷不防地踩上对方的鞋子。


那个横眉竖眼正在发火的男孩疼得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你、你、你干嘛踩我!” 


“是你说要我踩你的嘛。”


男孩在打嘴仗上显然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忿忿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扣在桌上,仿佛拿出这样东西就能立刻壮大自己的声威。 



 


(未完待续) 


评论 ( 21 )
热度 ( 144 )

© 蒜泥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